专注自律 vs. 关怀

昨天发表过人生价值和生活目标的帖子以后,我看到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抛弃关注和自律的价值观。这些价值就不重要了吗?还是因为我已经能灵活掌握这种价值,所以不必再费心考虑?

其实都不是。

讽刺地来说,当我面临选择时,这些价值观起不到任何作用。它们看似有很高的价值,我也认同这种观点,却极其缺乏实用性。

它有助于关注焦点吗?

关注什么?约束自己去做什么?

如果你将这些价值观用错了地方呢?

在我19岁的时候,我非常关注入店行窃。我每天都思考,不断改善模式,要求自己采取行动。我很擅长,可这算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吗?

后来我专注于电脑游戏业务。这份专注使得我在其他方面也颇有成就,但同时也让我在某些领域表现欠佳。当我想写些文字来帮助别人时,有时我会因此惩罚自己,因为这件事情分散了我的精力使我不能完全集中于游戏开发。但我仍然有动力写下去。我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成为一名博客作者、演说家,也没有想过会写1000多篇文章,更没有想过会成为被译为好几种语言的书籍作者。那个时候博客还不像现在这样流行。所以写作即使看似是有价值的工作,如果我坚持了我所认为更有意义的事我也会仍然继续开发电脑游戏,而把写作当做我生活中的干扰。

看看你自己的生活,问问你自己如果关注越来越集中对你产生了积极的效果。你得到回报了吗?它是不是也可能阻碍你在其他某些领域的发展?你确定你所关注的一定是最好的吗?

对我来说,集中和自律最后会使人受益,却未能达到我所期望的效果。我直觉上感觉到有些东西已经流失了。我很专注地做过一些事情,并能约束自己行为,但是往往最后都会让压力很大,很有压迫感,这就很讽刺地造成我再也难做到十分专注。部分我是抵制,这不是由于懒惰。

我最终意识到抵抗与无感有关。很多时候,我关注的事情让我感觉没有成就感,尽管开始我对结果的期盼很高。最深层次的动力和动机没有发生。

你最好的焦点是什么?

这引起了我的思考。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使我集中注意力,产生更少的抵抗情绪,变得更加积极充实呢?

最终我找到了这个焦点,就是关怀。

这种价值观在我生命中根深蒂固已经好多年,但是最近我才真正明白它对我有多么重要。

我开设这个网站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很关心帮助别人。如果你本身就怀有关爱之心,不会屈服于作家的文字。言语总是流动的。我发现要阻止我写作很难,我也不必阻止我自己进行创作,因为我关心我所写的主题,我关心我的读者。如果我不关心这些,就不会再写作了。

怀有关怀之心也是我坚持吃素的原因。我非常同情小动物,不忍心看它们遭受不应有的磨难,所以我尽自己所能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以此共同创造一个更加具有同情心的世界。在这样一个相互联系的世界,可能很难做到事事完美。但不管怎么样,我已经尽我所能。即使受到伤害,我也不会封闭自己的心。我知道快乐和悲伤同根同源。

相比于非素食主义者,那些素食主义者更能处理好人际关系,主要是因为他们与周围的同伴联系更加紧密。即使你开始是像我一样为了养生而吃素,最后也会发现你的心脏变得不那么堵塞(无论是身体上还是隐喻上)。这会让你更强烈地感受和表达爱。在这条道路上走了几年之后,你回头看过去的自己,会不寒而栗地意识到你曾经是多么的残酷和阴暗。这种效果通常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显现出来,但很多素食者都体验到了这种效果。你如果不能对人心怀关爱,也就更不可能对动物做到真正的关怀。当你打开心扉,你会变得更有同情心,开始可能很难建立一段深刻的友谊,因为你的期盼太高,但是,当你与同怀关爱之心的人相处久了以后,这段感情会来的比你之前所经历的任何一段都让人印象深刻。

关心是我在人际关系中使用的首要价值观。我喜欢深切地关爱他人,通过情感、关注、嬉闹等来表达关爱,我喜欢让别人心神愉悦。这就是为什么比起一夫一妻制,我更喜欢一夫多妻制。在我看来,把照顾一个以上的人看作是欺骗是不对的。在很多人当中,做爱是表达关心的一种方式,但对某些人来说,这是一个给予和接受爱的有力渠道。如果我要约束自己,那么我可能会提醒自己给Rachelle做按摩,或者告诉她我对我们的爱情很是感激。或者,我可能会在朋友的Facebook页面上发布一些鼓舞人心的话语,或者在Twitter上发布一个可能会鼓舞人心的文章。

另一方面,关怀使我很难与艾琳分开。我最不想做的事就是伤害她。除非让我觉得我们彼此的关怀远远不够,否则是没有什么能够切断我们的关系的。因为艾琳和我以不同的方式给予和接受爱,所以我们要用别人的方式来表达关心,这是一种挣扎。因此,我们不得不放手让对方去寻找更合适的合作伙伴。我们继续关心彼此,但现在我们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

当看到其他没有打开心扉的人努力寻找一些值得关心的东西时,我看到他们为此而痛苦。我已经看到,当人们终于敞开心扉,开始关心别人的时候有多快乐。通常情况下,要首先转过头面对曾经让你心碎的过往——并不刻意控制眼泪。是什么让你哭泣?如果你允许自己每天都去关心它会发生什么?

慈善的新高度

我新确定的人生价值使我更加明确我要专注的是什么。

专注于赚更多的钱或取得更大的成功并不会激励我做好本职工作。这常常会让我感到更有压力。但当我专注于关心他人,意识到我们都是更伟大的人类的一部分时,一切都变得很美好。即使我可能有点累或昏沉,我也会感到兴奋。这些只会给你带来动力,不会让你有一丝的压迫感。我的思绪变得敏锐而警觉,我的思绪变得清晰而专注,就像我正沿着一条流淌着水流的河流行走。我能集中精力。我的胸中有一种温暖而强烈的感觉。当我从那个地方写作的时候,人们似乎对它产生了共鸣,我的话语常常与他们生活中的事件同步。实现了更大的和谐。

当我专注于关怀和统一性这样的价值观时,我感到更加充实。我变得更坚强,更自律,因为关怀是一种强烈的激励。如果你不关心你在做什么,你就很难约束自己。但当你真正在意的时候,你就很难不采取行动了。实际上,你必须克制自己。

有趣的是,这难道不是社会对我们所做的吗?当某些激进分子走出去,表达他们对某些问题的深切关注时,你会发现他们会受到固守传统的人的抵制。

你愿意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里?生活在一个专注而有序的世界里,你会最快乐吗?什么样的意象会带来这样有序的社会景象呢?也许是纳粹?

或者你宁愿生活在一个充满关爱的世界里?生活在一个人人都关心彼此,关心赖以生存的星球上又会是什么感觉?这难道不会让我们更专注、更有纪律、更有效率吗?

我选择后者。我明白万物终究是在变化的。我认为我们这个星球最需要的是让我们更多的人觉醒和关心,不仅仅是通过感觉,而是通过行动。在我们的历史上,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学会关心彼此,而不能像是我们创造了一种新的东西。

当我仔细聆听敲打在我心弦的音符时,它们汇聚成了一首音乐。那音乐很美。

查看原文

Focus and Discipline vs. Caring

帮助别人超越自己

我们常说要帮助朋友能和我们站在近乎同等的高度却不会让他们超越自己。

比如说,如果一个朋友正在经历一场金融危机,你会竭尽所能保住他的抵押物赎回权。但是你会帮着他变得比你还富有吗?

如果你的朋友正在感情生活中痛苦地挣扎,你会帮他寻找比你现处的感情还要深的爱情和满足感吗?

你会帮朋友超过你吗?

你能毫无妒忌地做到这点吗?你能为他们的成功感到由衷的开心吗?

还是你也会像 Morrissey 唱的那样,“我讨厌朋友变得很成功”。

你帮助别人也是有个限度的吗?

帮助朋友超过我

我最早是在我还是一个童子军时明白了这个道理。十二岁时,在父母的驱使下,我参加了当地的童子军。我想可能是爸妈朋友的孩子有在童子军队伍的,所以他们才会萌生这种念头。

我勉为其难地参加了 961 团的第一次见面会,但是就仅是这一次机会就让我深深地爱上了这支队伍。原因之一是20岁的搜救员队长罗伯特•吉布斯(鲍勃),十分具有冒险精神,喜欢户外运动,所以我们每个月都会去野炊,也会去卡特琳娜岛进行为期一周的夏令营,去箭头湖参加冬令营。因为我以前野炊的时候常常会带一个白色的海军空帽,所以他给我起了个绰号叫吉利根。他甚至在授予我证书时也会填我的绰号“吉利根 帕沃利亚”。

在童子军团,我第一次了解了各种急救工具,野外生存技能,雕木,还有许多其他的技能。

……我喜欢悬崖跳水,浮潜、独木舟、射箭,步枪射击、背包等等。我强迫自己不断尝试新的东西,最终获得了21个荣誉徽章,有时,一天就能赢得五个。我也开始培养一些早期的领导能力,担任巡逻队长和高级巡逻队长等角色。

在童子军中,长官会不断鼓励你升级,包括童子军、新手、二等兵、一等兵、星级、生命级和鹰级。每个级别都有许多要求,例如获得特定的勋章,担任领导角色,以及做社区服务项目。前期升级很容易,但随着你的级别越来越接近鹰,这些要求变得越来越具有挑战性。

我的目标是生命级,但是在我18岁之前,没有升到鹰级。有一段时间,我很失望,因为我没有付出更多的努力升到鹰级。然而,我确实帮助我的一些朋友完成了他们的“鹰级”目标。起初,我有点嫉妒他们。但当我看到他们被授予鹰牌徽章时,对我来是一种极大的鼓舞。我发自内心为他们祝贺,因为我为他们的成就贡献了力量。我为他们感到骄傲。

一位童子军朋友做了一个服务项目——清理社区公园。工作很辛苦,但当我们看到公园变干净后,心理都会有满满的成就感。

分享成功

如果你帮助朋友取得成功,会从心理层面也获得这种成就感。这份成功也就成为了你的成功。

当你帮助别人超过你时也更是如此。当然了你如果能达到和他们同样的高度最好不过,即使没有,你也仍然可以把它当作你的成功来庆祝。

你帮助的人会从这份成功中获得嘉奖和荣耀。在他们的制服上会挂有酷酷的新勋章,但这也不能妨碍你分享他们的快乐。

你可以不经别人允许就一起分享他们的喜悦。不管他们对你的付出作何态度,你都可以在心里默默地庆贺。

我还是会想着能升到鹰级,而不仅仅停留在生命级。但是一想到我帮助别人超过了我,并且达到了我达不到的高度,这种遗憾就会平衡很多。直到今天,我每每想到鹰级,都会记起那些优秀的男孩,以及我在帮助他们达到鹰级所做出的努力。在我看来,鹰级已经成为了一种帮助别人的人格标志,而不再仅仅是个人成功。

被淘汰

我已经写了六年多个人成长的博客,我看到很多人在我所能想到的生活的每一个领域都用我分享的想法来超越我。

人们把我养生的文章作为他们保持健康的动力,并且最后会达到比我还要健康的水平。另一些人则用我所分享的丰富的东西赚了10倍多的收入。博主们使用我的博客建议来帮助他们建立一个比我的流量还高的网站。

即使回到我写博客之前那段写关于电脑游戏开发文章的日子,有些人也会相信我会帮助他们的生意取得成功。最后他们已经取得的成功并远远超出我所做的任何的游戏设计。我帮助别人激发了他们游戏设计的灵感,然而这些游戏其实我是可以亲自创造的。

总的来说,我觉得我的个人成就与我所分享的工作相比,是相当渺小的。

保持谦卑受教

我为我所处的角色倍感骄傲。通过分享我最好的经验,我可以帮助人们获得我从未实现过的成功,这是非常令人欣慰的。

这既鼓舞人心,又令人谦卑。这让我明白我们之间可以互相受教。

我也从反面看到了这点。我已经能够利用某个领域老师的想法来取得超越他们在这些领域的成功。通过将他们的见解与我之前的知识和技能相结合,我能够在某些方面取得比他们所能做到的更大的进步。然后我反过来就可以成为一名教师。

例如,在一月份我做了一个关于建立大规模网络流量的演讲,与几十位著名的转型领导者分享我的意见。我感到很荣幸能够回报那些教会我这么多东西的老师。当我看到他们齐聚一堂从小辈人那里获取知识,尊重我分享的见解,我就更加明白了,我需要继续向以我为师的人学习…绝不感觉自己是个专家就拒绝学习。

当你帮助一个朋友超越你时,你可以和他们一起庆祝他们的成功。他们的胜利是你自己的。如果你能保持足够的谦逊,你也可以向他们学习。不要让骄傲阻碍了你的工作。

感恩

庆祝你的个人成就和成就是件好事。成功是团队的努力。一定要对那些帮助你的人表达你的感激之情,如果你有一天能超越他们,那就考虑一下给他们帮助吧。更好的是,分享你的见解,让大家都能从你身上学到东西。

生活是团队协作,不一定是一场竞争。我们可以玩这个游戏,当我们中的一个人登上月球时,我们都会庆祝。

我想看到你能超越我。然后我可以和你一起庆祝,希望你也能转过身来教我一些东西。
我想知道我的童子军团长这些日子怎么样了。他现在已经50多岁了。如果我能找到他,我很希望大家能聚在一起,赶上来。谢谢你对这么多男孩的激励,鲍勃,谢谢你这么多珍贵的回忆。

顺便说一下,关于这个话题的,有一部非常感人的电影,是霍兰德的作品。如果你从没看过,我希望你去看看。它确实展示了激励他人的力量。

查看原文:

Helping People Surpass You

辛苦工作 vs. 懒惰

来自Slacker Manager网站的Brendon Connelly,向Fred Gratzon和我发出挑战,希望我俩进行一次博客对决。Fred长期以来都是位企业家,还是《懒人成功法》的作者。直到Brendon发起这场挑战前,我都从未听说过Fred,但我期待双方将进行一次有趣辩论。看起来Brendon会以问答形式主持这场挑战,开始时间是3月21日,下周一。 继续阅读辛苦工作 vs. 懒惰

演讲比赛更新内容

昨天我代表自己所在的地区(我所在地区包括5个独立演讲俱乐部),参加了2005年Toastmasters国际演讲比赛。比赛举办地是拉斯维加斯的卢克索酒店。在金字塔造型的卢克索酒店前方,有个巨大的狮身人面像,而演讲比赛就在位于狮身人面像左爪的一个房间内举办。我必须说这是自己第一次在狮身人面像的爪子里做演讲。超长的矩形房间里有着典型的卢克索仿埃及装饰布置,因而大家感觉就像身处一个大型的法老坟墓中。拉斯维加斯绝对是举办公开演讲的独特之地。:) 继续阅读演讲比赛更新内容

活在价值观中,第二部分

没有什么最后能比你自身思想的正直更为神圣。

— 拉尔夫·瓦尔多·爱默生(美国作家)

在这个价值观系列文章的第一部分中,你学到了一个步步相扣的过程,可以用来推导个人价值观并对它们进行优先排序。在第二部分里,我们将探索如何以正直态度活在你的价值观中,利用它们做出明智决定并付诸行动。 继续阅读活在价值观中,第二部分

你的个人问责系统

在实现目标上的一个艰难挑战,就是能够一直清醒意识到这些目标并保持在行动轨道上。你有多少次设定完一个目标,怀抱最佳意愿开始行动,然后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忽然意识到这个目标不知怎的已从生活缝隙中溜走? 继续阅读你的个人问责系统

对个人价值观进行优先排序的网上工具

基于本网站的《价值观列表》一文,Douglas Wagoner最近创造出一个全新网上工具,可以帮你发现个人价值观并对其进行优先排序。它将带领你逐步完成一个排序过程,创造出属于你自己的个人价值观层级列表。我认为它还能广泛用于辨清公司、家庭、组织等团体的价值观。大家不妨一试。

多谢,Douglas!:)

查看原文

活在价值观中,第一部分

我读过的许多书籍,都不断强调去理解个人价值观,并辨清生活中什么对自己最重要,会有多么重要。但直到写这篇文章时,我还没有遇见一本书,能以足够深度探讨这个极其有用的概念。我读过的大部分探讨价值观的文章,都是引领你经历一个找出自己当前价值观的过程,然后就把工作留在了那里。不过我想带你更加深入这个丰富主题,向你展示如何明智地将个人价值观与自身目标连接起来。

在这篇文章的第一部分,我将引导你经历一个步步相扣的过程,从而找出你的个人价值观,并为各项价值观做出优先排序。由于这是在许多个人成长书籍中都能看到的一个常见练习,所以你完全可能已经有了这样一份列表。不过,我仍鼓励你读完这个练习过程,因为它将帮你深化对自身价值观的理解。 继续阅读活在价值观中,第一部分

关于价值观列表

今天我在精选文章部分发布了一份价值观列表。未来写作关于如何发现个人价值观,并在生活中与之保持和谐一致的文章时,这份列表将起到参考作用。但我想与其等到那篇文章完全写好,不如现在就把这份列表先发布出来。 继续阅读关于价值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