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打击

个人成长新手们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个人自尊包裹在短期努力结果里。当短期结果低于个人期待时,这种思维便经常导致自我责备和过度担忧。

假如使用真实,爱和力量的视角(个人成长的三个基本原则),我们就能看出为何因为犯错和失败而自我打击,其实是没法帮你成长的无效做法。

真实视角

当通过真实视角观察时,我们可以看出为何因为犯错而自我打击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由于所有输入信息都会对大脑进行编程,我们可以预料消极负面的自我对话,尤其是习惯性的负面言语,只会降低个人未来表现。当进行消极的自我对话时,我们本质上在对自己编程,导致做出糟糕表现。我们就像一台安装了病毒的电脑,在拖慢自己的运行速度。

当你犯错时,作为个体去责备自己并非解决问题十分有用的方式。有些问题可能是因为超出自己掌控的外界环境所造成。即使你由于无知或糟糕表现而犯错,更明智的做法也是将这个错误看成一个软件问题。你的思维或行为上的某个不足导致出现这个问题,因此最好做法就是致力于提升改善个人思维和行为(即你的思维软件),这样才能避免在未来出现相似问题。

作为一个拥有智慧大脑的人类,你就是台学习机器。而一台通过编程降低自身表现水平的学习机器,并无太大价值。试图避免犯错确实能防止出现一些错误,但犯错就是学习过程的本质。一台砍除自己犯错能力的学习机器,终将变成一台无法进一步成长的静态机器。

要想继续学习和成长,非常重要的做法,就是接受错误必将发生以及那便是你学习方式的事实。你也许从小开始便被教导或训化相信,犯错是十分糟糕的事情,必须尽力避免… 或者若自己犯错,那便意味着你是个有欠缺的人。然而,随着变得更清醒自主和自我觉知,你将看出这些都是脱离现实真相的愚蠢想法,自己可以清醒选择抛弃如此无用的信念。这些信念都是倒退的老旧思维。如今我们生活在一个知识无比丰富的时代,持续学习和成长要比避免犯错更加重要。

爱的视角

若你陷入因为犯错而自我打击的习惯之中,请考虑这种状态对个人整体幸福感的影响后果。让自我形象与负面努力结果包裹在一起,是否让你更幸福快乐?把自己想成失败者对你的情绪有什么影响?这种思维多半会产生恐惧、担忧和压力等负面情绪。

若你把失败与个人自尊包裹在一起,那么你就不只是遇上失败,你还变成了失败本身。你便是一个错误。这意味着你将无法再信任自己做出明智的前进决定。你不得不预想自己遇上更多失败,而那些失败又将对个人自尊造成进一步负面影响。这是种充满压力的状态,它将促使你在拓展自我上退缩不前。你很可能不会去冒进一步破坏个人自尊的风险。你做出的尝试越多,自己面临失败的风险就越大,你的自我形象也可能进一步坠落。当需要去冒另一个富有价值的风险时,这种状态很可能导致你紧张退缩。你的学习和成长速度会变慢,自己也进入停滞状态。

通过爱的视角,我们能看出当自己的生活与个人欲望和谐一致时,人们成长得最快。你想在余生都过着一种停滞的静态生活吗?这种前景与你理想的存在状态和谐一致吗?你是否想追求安全,直到死去都基本保持停滞状态?

另外也请考虑你和他人的交往关系。若你形成允许失败体验降低个人自尊的习惯,自己将更难去冒各种社交风险。社交领域充斥着或大或小的失败。有时你会被人拒绝。有时你会出现尴尬的社交行为,而人们会注意到此事。这些失败经历会帮你校正个人行为,但若你没法处理好失败体验,便会阻碍自己变成社交老手。你将一直困于社交尴尬的阶段,导致出现某种程度的孤独感和与他人的断连感。若你对犯错和失败没有那么大的抵制态度,就能更快打造社交技巧,从而享受丰富社交生活的香甜果实。

此外,追求成长的人们倾向于聚在一起,这样他们可以相互鼓励以实现更快成长。在这种社交网络里,人们通常不会为那些喜欢自我打击的人们留出空间。此种情形就像不吸烟者会避开吸烟者,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前者没法忍受后者的味道。同样,陷入低自尊下降螺旋的人们,也倾向于吸引和这种思维模式共振的社交关系,比如施虐者和其他消极思维者。你的社交网络最终会反映出你的思维状态。

无论你喜欢与否,因为失败体验而自我打击的做法会有严重的社交和情绪后果。当你已陷入会强化当前停滞状态或下降螺旋的社交状态时,克服自我打击行为感觉就像要把自己挖出一个深坑。

力量视角

因为犯错而自我打击也会弱化你的力量。请想象苹果手机里的智能语音助手Siri表现出这种行为模式。假如你每次向她寻求帮助,她将因为犯错而自我打击,随着时间过去,她开始更新自身程序来试图避免犯下更多错误,结果将会怎样?最终Siri会开始听起来像个悲哀的弱者。

嗨Siri… 有什么好看的电影?

天哪,我不知道。你并不喜欢我上次给出的建议。

你是否知道如果我们严厉苛责Siri,她有时还会维护自尊?

嗨Siri… 你糟透了!

我已经尽了自己最大努力,Steve。

你会如此容易地原谅自己吗?你会因为犯错就是学习过程的自然一部分,而接受那些错误吗?

始终相信自己尽了最大努力,难道不是更富于力量的做法吗?你可以继续学习、成长和提升,但暂时为何不能直接接受已经尽了自己最大努力的事实?若你可以做得更好,自己就已经做了。

因为犯错而自我打击毫无意义。但从错误中吸取经验教训,将它们用在提升改善自己的未来想法和行为上,却是收益极大的做法。

请把生活中的挑战想成力量训练的一种形式。你不会对训练的杠铃太重而哀叹惋惜。沉重杠铃会帮你变得更加强壮。它们就该富有挑战;否则你便不会有太大成长。

成长 vs. 自我责备

由于自我责备与真实、爱和力量的成长三原则脱离一致,这种做法只会拖慢你的前进脚步。最好情况下你也只是停滞不前,最糟情形则会使你陷入人生的下降螺旋。要想避免这种绝望深坑 —— 或将自己从深坑里挖出来 —— 解决方案就是把自己看作可编程的个体,意识到你的运行程序可以改变。请别再将自我和脑中编入的程序软件混为一谈。请意识到就像Siri一样,你也能不断学习和成长。你完全可以升级自己的思维软件。

考虑到自身思维软件的当前状态,你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没法期望能做得更好。你的思维和情绪软件所表现的就是它被编程的样子。若你想看到更好个人表现,就需要升级自己的软件。对人类而言,这意味着用全新体验来训练自己。它也意味着在学习过程中主动面对更多错误和失败。

你能否在犯下某些大错后不失个人自尊?这是清醒成长的关键挑战。

我在人生中也承受过一些巨大的失败体验。自己有过一次破产和一次离婚经历。我还被大学开除过,在青少年时期多次被捕,因为没法按时交房租而被赶出公寓。我可以想到众多理由来打击自己。然而我的自尊状态仍无比坚定积极,对自己的成长道路有着绝佳感受。我从这些体验中学到许多东西,假如没有那些体验,我将无法获得现在拥有的强韧思维软件。我明白如果想要学习和成长,就必须允许自己给犯错和失败体验留出空间。

展望未来几年,我预想自己甚至要犯更多错误。我也会从那些错误中学习和成长。为了不断提升改进自己的思维软件,我必须保持这种态度。用自我打击的方式给自己注入低自尊的思维病毒,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那种做法如何能提升我的生活表现?我只能利用病毒感染自己的相同方式,通过新的思维程序来提升个人表现。我将学习攻克思维病毒,最终变得更加强大。这也是重新理解各种自尊挑战的绝佳方式 —— 那些挑战的出现就是为了帮你打造更强大的韧性品质。

这类成长思维在你的生活中常见吗?你的大多数朋友是否都在用这种方式思考?我的大多数朋友便是如此。不然的话我为何想把他们当作朋友?若有朋友只是因为我会偶尔失败,便让我觉得自己无能或存在缺陷,那么找这种朋友有何意义?在我的生活里,有这种消极负面态度的人们,都被我叫做不算朋友😉

忠于成长的监督责任

个人成长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是监督责任。当你追求富有挑战的目标时,拥有能为你监督负责的人会特别有帮助 —— 这些人将密切关注你的进展。在清醒成长俱乐部里,我们现在每个月都有监督性挑战,大家同意至少坚持一个月落实某项行动,比如完成一个新的30天挑战。在挑战过程中,大家会和全体成员定期分享个人进展,包括每天在共享的网络文档中输入进展信息。

这种监督责任对许多人都很管用。额外增加的社交压力会让人更有可能成功。但有时我们也会达不到要求。自己漏掉一天行动,或没能完成原本想要完成的任务。

在这种情况下,自我打击依然毫无意义。就像我们之前所看到的,那种做法并无帮助。相反我们需要寻找能调整思维程序的方法,从而提升改善自身行为表现。我想要分析自己的想法和行为,同时避免出现毫无用处的自我责备。自我打击绝非解决方案。

监督责任是种强大工具,但我们必须谨慎使用。我们需要避免当自己未能达成意愿时,用监督责任的理由斥责自己。我认为使用监督责任的恰当方式,就是通过添加积极正面的外界压力,让自己进入接受挑战的甜美地带,同时感到有付诸行动的强劲动力。此外,当我们犯错或经历失败时,可以将监督团队用作个人智囊团,来帮助自己诊断问题和做出调整,从而增加前进成功的几率。

监督责任不应成为个人自尊的额外威胁。寻求监督责任的目的在于帮我们更快速高效地学习和成长。它是提升我们生活表现的工具。

积极重构思维,给犯错留出空间

当我学习公开演讲时,帮助自己克服紧张感的最大内在转变之一,就是采纳了听众始终站在我这一侧的信念。听众并不想让我失败。演讲失败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他们当然想让我出色完成演讲。我现身演讲是为了支持听众,听众在那里也是为了支持我。我们都想看到彼此最好的表现。若我犯了个错,那没什么。大家都会犯错,有时看自己犯错还挺有趣 —— 甚至有娱乐效果。只要我看出大家都站在同一侧,我便能自由放松地尽最大努力演讲。

对自己有极大帮助的另一个思维重构,就是把自己想成探索者,而非某位专家或导师。导师这种称谓听起来太完美无缺。而探索者总会犯错,因为那就是探索过程的一部分。探索者所分享的总是处于探索过程中的作品,因为世上总有更多值得探索的事物。

我也认为探索者的身份有着更深入的诚实性。专家的身份标签可能受到外在挑战,因此有些人会有防卫它的需要。作为专家仍能失败并犯错吗?这种身份标签看起来似乎更难给失败留出空间。若你是位专家,为何还会失败?在这种身份标签下,人们便倾向于掩盖所犯的错误,以保护个人品牌(或自身形象)。但在幕后,专家也是像其他人一样的人类。他们也会犯许多错误。他们也会拖延耽搁。他们也会一次又一次达不到个人要求。

我喜欢探索者的标签,因为它让我感觉与现实真相更和谐一致。若你喜欢这种标签,请自由自在地采纳它。在这种身份标签下,我们可以自由学习和成长,也能根据成长需要允许自己搞砸事情。你可以从崖壁摔落后依然做个探索者。你无需为了假装完美而防卫探索者的身份标签。甚至小孩子都能成为探索者。

更深入一点讲,我认为特别有用的做法,就是采纳整个宇宙都永远站在你这一侧的信念。它是应对犯错和失败的极富力量的视角。生活为何要这样待你?你为何必须经历这些艰难时刻?它们只是为了帮你学习和成长的人生训练。它们就是提升你清醒意识的力量练习。

你可以采用的最强大的思维重构做法之一,就是在本来倾向于贬低自己的地方应用感恩之情。与失败时自我打击相反,请尝试说出感谢你。感谢宇宙带给你一个充满意义的成长挑战。看着出现在你面前的练习负重,兴奋地感到它会帮你成长得更加强大。

你越能在不失自尊的前提下应对错误和失败,自己就能越快成长,你的成长体验也能更加宏伟和宽广。

查看原文:
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18/02/beating-yourself-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