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于内心的旅行

本月,Rachelle和我再次来到欧洲旅行。我们先是飞到瑞士,参加了1月10-11号在苏黎世举办的“生活方式设计大会”。针对探索和追随一条忠于内心、追求成长的人生道路,我在会上分享了自己经历的故事和获得的经验教训。大会办得非常成功,Kai Christen已经决定在2016年1月再次举办它。

这已是我第三次在预先不知何时返美的情况下,只买单程机票飞抵欧洲。参加完苏黎世的大会后,Rachelle和我没有去往任何地方旅行的具体计划。我们打算直接跟随生活里出现的邀请和灵感来行动,对所有新体验持开放态度。

举办大会的周末期间,我们收到了大概八个不同邀请,希望我俩在大会结束后到邀请者家中做客,大部分地方都在瑞士其他城市。从过往经验中我已学到,对于这种选择,不必强迫自己过早决定。我喜欢等待从宇宙中浮现出各种同步性事件,还喜欢看看个人直觉是否会给出强烈的暗示感应,告诉自己接下来该去哪里。当以这种方式做决定时,Rachelle和我几乎总会出现同步性的直觉感应。

离开苏黎世后,我们最终选择与大会的演讲者之一到卢塞恩(瑞士中部城市。译者注)停留几天。就在我们走下火车时,很快碰上了大会的另一位演讲者,但我们之前并不知道他会来卢塞恩,他也不知我们要来此地。当我处于探索者生活模式时,这种“同步性”事件已经发生过太多次。我有两位挪威朋友也来到这里,所以大家最后在一起共进了午餐。

在卢塞恩待过几天后,Rachelle和我单独旅行到了日内瓦。我们在导游带领下高兴游览了CERN(欧洲核子研究委员会),了解参观那里的粒子加速器。之后我们继续旅行到巴黎,接受了在那做客的邀请,于是巴黎成了我们本周停留的城市。

善意

在这一路旅途上,我特别为遇见的人们是多么善良慷慨而感动不已。我们1月9号便已抵达欧洲,到现在都没为住宿花过任何钱。人们总是如此温暖和热情,邀请我们留在家中做客 — 而这些人我们在本月之前都还从未见过。

昨天我们试图从一个自动售票亭买些巴黎地铁票。我本想买套票(10张),但不太清楚购票界面上的套票选项,所以不得不钻研菜单结构来寻找。很快一位年轻女士到我身后排队,因为不想耽误她的行程,我就让她先到自己前面买票。她笑了笑并告诉我们不必着急。当我问她这台售票机能否提供套票时,她很高兴为我们展示了购票流程。

但在试图付钱时,售票机却不断退出我的各张信用卡。我以前遇到过这种问题,欧洲的一些自动售卖机只接受内含安全芯片的信用卡或借记卡。这种芯片卡在欧洲和加拿大很常见,在美国却不是。即使输入了有效密码,我还是无法让某些售卖机接受我的银行卡;它们会自动拒绝消费操作。一般遇上这种问题,我们就直接用Rachelle的加拿大银行卡付款。

那位女士看着我不断被售票机拒绝使用银行卡,而且这台机器还是那个地铁站的唯一售票机。就在我想放弃自己的银行卡,让Rachelle来试试时,那位女士将她的卡插入售票机并为我支付了14欧元。当我们收下套票,并拿出现金感谢她的帮助时,她却婉言谢绝。她告诉我们,自己知道在外旅行会有的麻烦,想让我们感受到巴黎的热情友好。我们对她的慷慨深表感谢,并为她的善意深深感动。

我们终究可以搞清如何靠自己买票,并用Rachelle的银行卡,同样从售票机拿到那些票。但能在急需时获得额外帮助,毕竟让人感到无比美好。这也很好地提醒了我们,在这种机会出现时,同样对他人表现出善意和慷慨,以回报这份美好。

能量传递式的沟通

作为一名博客写作者、作家和演讲者,我很容易认为沟通只与文字语言相关。但仅靠文字语言会让人感到非常空洞。真正的沟通其实是能量传递的一种形式。当沟通各方的能量联系未处于正确状态时,再好的文字语言也无法弥补能量的缺失。而当沟通者之间的能量强烈和真诚时,所用的文字语言几乎无足轻重。

当自己在另一个国家旅行,也不太了解当地语言,试图单纯依靠语言文字进行沟通,会让我感到笨手笨脚和力不从心。但即便无法说出最地道的言语,我也能通过积极的情感氛围很好地完成交流,比如友善、开放、好奇、感激和喜乐的情感。

在旅行时,我还喜欢融入似乎正与自己沟通的周边环境之中。我想更多旅行的原因之一,就是去倾听这个世界想要述说的更多内容。

我们在巴黎停留的公寓,离最近发生《查理周刊》枪击案的地点只有很短一段步行距离。我们一直都能看到额外派遣的警察部署在城市的各个地方,包括一些街道角落,犹太教堂,甚至卢浮宫旁的购物中心附近都有荷枪实弹的警察在四处巡逻。在我看来,这更像是让公众感到安心的团结展示,而非仅仅是一种安全措施。

我在城里感受到的氛围,并非那种受到威胁、没有安全或需要安慰的感觉。整个城市到处都有“我是查理”或“我们是查理”的标语,包括挂在各种建筑物,如巴黎市政厅上的大型横幅。我更愿把这里的氛围描述成团结、同情和关心结合在一起的感觉。

我甚至不完全确定我俩现在为何会在巴黎。我没有要来这里的明显逻辑理由。Rachelle和我2011年曾在巴黎待过两周,因此它对我们而言并非需要拜访的新鲜城市。但不知为何原因,我们感到现在身处这里就是正确选择。

感激

感激之情是我旅行时最具价值的同伴之一。倘若没有感激之情,我想自己的某些经历可能会极其苦涩,而非一直拥有的愉悦体验。

我感激旅行时能有机会结交新朋友。我感激人们给出的各种新邀请,甚至是自己没能接受的那些。我感激各种新鲜体验。

我感激一餐饭。我感激一次拥抱。我感激能和女友分享所有新体验。

昨天和Rachelle游览卢浮宫时,我感激能够见识如此美妙的艺术品。我感激那些艺术家在个人技艺上所做的投入,以致其作品能闪耀至今。我感激自己能走遍如此宏大的建筑,全天都在其中享受探索。

假如我只能在巴黎说出一个法语词,就应当是merci(谢谢)。我热爱这个词汇,因为它提醒我,当自己充满感激和谢意时,这个宇宙也常向我展示仁慈。在觉得充满感激时,善意和慷慨的能量也丰沛地流淌在我的生活里。

信任宇宙

这里有一个你需要自问的根本问题:你信任这个现实世界吗?

如果你不信任现实世界,那你的生活就将总在寻找安全感 — 但最终还是难以感到安全。你基本上一生都会觉得缺乏安全。

但若你决心信任现实世界完全站在自己一边,那么生活就将展现出更加放松、流畅和富于冒险刺激的情调。你可在无需提前知道自己将被带向何方的情况下,邀请和接受各种新鲜体验。你也能期待和接收到大量护佑和协助。

从逻辑上讲,我明白自己实际上无法知道能否信任这个现实世界。但我可以合理预测各种可能性将如何影响自己人生的整体结果。我发现没有安全感的道路要比富于冒险的道路更为无趣,因此我选择信任宇宙。 当我放松下来,信任宇宙会在我追求激励人心的生活中,成为自己坚强后盾时 — 这种选择似乎得到了友善回复 — 而且充满善意。那条缺乏信任的道路看起来则像条死胡同。

下周,Rachelle和我将前往西班牙南部的马拉加市,与“生活方式设计大会”上结识的一位新朋友住在一起。这将是我们第一次拜访西班牙。我感激能有机会游访另一个国家,去学习、探索、成长,获得新体验,并结交新朋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