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无需克服搭讪焦虑

很多人用搭讪焦虑这种标签,来描述与新认识的人开始交谈的恐惧。这是种常见恐惧,许多人把它认定成阻碍自己享受深入丰富社交生活的绊脚石。

真相却是克服“搭讪焦虑”很大程度上会分散个人注意力。它实际上并非一个你要解决后,才能享受丰富社交生活的问题。它是种想象出的障碍,会使人感到能力不足。而这种能力不足又被当作迷惑/分神/转移注意力的手段,用来回避亲密体验,以及压抑众人个性的其他方面。

我认识的那些真正擅长街头搭讪的人都告诉我,他们“几乎从没”用这种方式找到一份好的交往关系。从结果看,这种社交途径常是个死胡同。

从我的经验所知,那些擅长在街头与陌生人搭讪并随意开始交谈的人,最后都掉头变成了“搭讪教练”。为向人们售卖这种技巧,他们到处鼓吹大众沟通能力不足的问题,让人们觉得要享受丰富社交生活,搭讪就是个需要拓展的,重要而关键的技能。但现实情况是,这种技巧更有可能导致永无止境的重复体验,让人只得到彼此兼容度很低的浅薄交往关系。

没错,你可以从直面沟通恐惧和随意搭讪中获得满足感。是的,克服这种障碍也会产生其他益处。若你相信这些好处,就快点把它完成。你将在一周专心致志的练习中取得巨大进步。之后你就能继续做其他更重要的事情。

但若一周过后,接着又是一周,又来一周… 然后是好几个月… 最后过了好几年,你仍感觉需要拓展这种技能,才能享受深入满足的社交生活。那你就在犯一个巨大错误,把这种小技巧当成了使自己陷入停滞的障碍。如果你一直告诉自己非得先克服搭讪焦虑,才能享受更丰富社交生活,就别再这么干。

这里有个简单类比。在街上随机搭讪陌生人的沟通技巧,类似于商业中使用的上门推销。对某些生意而言,那也许是种有价值的技能。而且有众多书籍、视频和销售培训师可以教你怎么做。通过一些练习你会克服对上门推销的恐惧和抵制。但为获得生意上的成功,这真是一种你需要拓展的重要或关键技能吗?当然不是。

你显然不用依赖上门推销这种技巧去创建一份兴盛事业。但若你说服自己相信在拥有兴盛事业前必须擅长这种技巧,那就是个巨大的限制性信念。

这与人们对搭讪焦虑的过度关注,本质上一样。搭讪只是种微不足道和无关紧要的技巧,但人们却把它当做无法拥有自己渴望事物的借口 — 往往长达数年!

唉,你知道的… 我希望能有很棒的感情关系和更好的朋友,但不幸的是自己有社交焦虑问题,所以…

我需要狠下决心每天出门练习社交技巧。耶… 我就该这么干… 这样自己最后便会像那些酷毙的搭讪能人们一样了。但我先得有个麦芬方便搭讪… 也许是香蕉坚果味的… 现在你看,这个麦芬不错诶。

喔… 这个教练举办特训营帮人们学习如何在街上随机搭讪陌生人哎。不过它得花4000块。唔… 要是我能付得起的话该多好。但现在自己付不起,所以只能等啦。也许有一天我就能参加它…

又过了几年,同样的台词又从人们嘴里蹦了出来。

当你有这些想法时,你是什么感受?自己能力不足?还不够棒?还没准备好拥有自己想要的?仍处在学习模式中,而非体验和享受模式?

因为我有很多擅长此道的朋友,即:已搭讪过成千上万次的人。我问过他们中的一些,请他们坦率分享另一侧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我所听到的,与你从一个克服了上门推销恐惧的人身上看到的极其相似。它是种有效的个人发展途径,那些人最后确实非常善于此道,他们也很高兴做到它。但这种方法其实并未给他们带来想要的交往结果。

他们变得擅长在街上跟陌生人交谈,这样挺不错,但其实他们并不想花数天时间只在街头跟人说话。善于在街上与陌生人谈天,没能帮他们创造和享受真正想要的那种交往关系,但他们中的一些人错误认为这会有极大帮助。很多情况下,对这种技巧投资,其实干扰了他们去享受高度兼容的优质交往该做的那些事情。

如果你大量练习上门推销技巧,就会非常善于上门推销。如果你不断练习与随机认识的人开始交谈,就会善于和随机认识的人开始交谈。但别指望这些技巧能给你带来超出此外的其他东西。

基于和朋友们的这些谈话,我意识到即便在这种技巧上大量投入,它也无法帮我创造出自己寻求的最终结果。我想跟高度兼容的人们享受亲近、亲密的交往关系 — 结识那些伟大的朋友、美妙的爱人、忠于内心的商业伙伴。我不想耗费日子在酒吧和咖啡厅里跟人挑逗调情。

因此我放下在街上随机搭讪的想法,采用了一条不同路径,专注于真正想要的结果。这种方式十分奏效。我得到了想要的结果… 事实上还极其丰盛。

与整天在外面随机跟陌生人搭讪相反,我正与自己爱慕的女人一同共享意式咖啡和深入交谈,彼此温柔地依偎在一起,一同体验欢乐的浪漫历险,跟好朋友们共享晚餐,和她进行灵魂交融的做爱,或与自己喜欢也喜欢我的人们去做任何我享受的社交活动。

解决搭讪焦虑的替代途径是什么?你还可将个人努力专注在哪些地方?

对我来说,第一步就是专注于个人欲望。更深入地辨清、明晰、接纳并拥有我真正喜爱的体验。我已在此类话题上写过大量文章,这里就不再重复。

若你发现正专注于自以为需要克服的各种恐惧、阻碍或限制信念上,尤其当你陷入数年时间都在解决同一阻碍的情形时,就先停下一段时间,别再这么干。倘若在辨清一个阻碍后的30天内,你都没能将其克服,那你就是在犯怂,把它用作自己不能继续前进的借口。请将那该死的阻碍放到一边,忽视它,重新专注于你的渴望。在个人阻碍上费神无法激励你干成任何事,只会让你在阻碍上继续费神,那是永无止境的枯燥重复和时间上的巨大浪费。

我可以选择担忧搭讪焦虑,或是选择专注于跟真正喜欢的人一同依偎时的甜密享受。我可以想象自己靠着她坐在沙发上,感受来自火炉的暖意,轻柔地将手指穿过她的秀发,用指尖探索她的脸庞,在她面颊上留下温柔亲吻,看着她美丽微笑,听她发出轻微呻吟,让自己身心松弛于彼此间温暖绵柔的能量之流。我甚至可以想象正与她展开一段好笑的谈话,谈论那些外出到街上整天搭讪的家伙,他们还想着搭讪能帮自己拥有我们此刻尽享的美好体验呢。而她将不屑一顾地朝那些家伙翻翻白眼,就像她总会做的那样。

之后她将露出顽皮的微笑,用自己顺从的气息说道:“主人,你的奴隶又想要淘气啦。”

获得这一切根本无需搭讪。

专注于搭讪焦虑后接着又是什么?难道我们还要别人再培训自己如何克服依偎焦虑

首先,请将自身渴望放在第一位。你那些愚蠢可笑、鼻涕横流的恐惧根本无关紧要。

第二步,我学会了向全世界广播自己想要的事物。广播行为本身其实并非最重要的部分。关键是摆脱任何挥之不去的,对拥有想要事物的羞耻、恐惧和愧疚感。向外广播就是一种很好的方式,来检验自己是否已具备那种正确心态。假如自己还无法向外广播,我便知道仍有要解决的心态问题。当自己最终越来越投入到这些渴望中时,我会感到与之足够和谐一致,能在广播自身渴望时不再担心其他人的评判或任何后果。倘若我打算满足自己的各种渴望,这就是一种很好的测试方法,来检验自己是否已做好准备,接受拥有这些欲望后的所有结果。

第三,我会调整自己的生活方式,以便能更自然频繁地遇上极可能和我兼容的人们。过去几年里,我一直都在进行大量旅行和演讲(并且更少写博客)。旅行时我也更喜欢和朋友们住在一起,而非选择酒店。我会参加更多聚会。我会答应更多团体的社交邀请。

我会考虑哪里可能聚集更多好的匹配对象,就经常让自己身处那样的环境。这个方法很奏效。这种有组织的接触方式让我认识了大量和自己兼容的人们 — 这些人热爱自我发展,热爱开放关系,而且喜欢旅行。在这类氛围下,没人真的需要搭讪。大家的兼容性如此之高,以致于好的匹配对象常如磁铁般相互吸引。大多数时候,会有共同朋友把匹配双方介绍给彼此。整个交往过程毫不费力。

若你不知道自己最好的匹配对象可能聚集在哪,请直接去猜。你可能会猜错。那就从错误中学习,再猜一次。你也许又会猜错。但你终将找到通向自己部落的路径。只是别光坐在那里连猜都不猜。你是没法通过写日记和自我分析的方法找到的。我曾花费大量时间参加无聊、尴尬和毫无意义的社交聚会。可那就是我今天得以享受刺激、有趣和令人兴奋社交聚会的原因所在(而且同时还能依偎拥抱着自己喜欢的人)。

第四,我学会了给出自己想要的特定邀请,而非其他纯属扯淡的要求。如果我想依偎拥抱一位女子,就会邀请她一起依偎。如果我想和她一起玩三人游戏,就会邀请她参加三人游戏。如果我想花一整天跟她探索一家艺术博物馆,就会邀请她一起看看艺术。我有众多不同兴趣。我喜欢荣耀这些兴趣并与人一同分享。关键是在此时此刻,全身心荣耀自身各种渴望。

没有虚伪邀请。没有其他企图。我邀请的就是我想要的。我让其他人来选择接受或回绝。不用劝告或说服。若对方没有充满热情地说是,我就会把它当成说不。如果一个人回绝了我的邀请,我便去邀请其他人。

如果不确定自己想要什么,我就邀请某个人和自己花更多时间在一起相处和交谈,以便我们能更好地彼此了解。我会谈论个人最喜欢的交往类型。我也问对方最喜欢的交往类型是什么。我将从中提前看出双方有多么兼容。而且我会毫无羞耻感地展露自己。如果我分享的是个人生活里的重要组成部分,比如开放感情关系,而另一个人表现出畏缩反应,我很可能会更多谈论它,而非转移话题 — 部分原因就是想看看,对方是否会如此容易被吓跑,从而尽快发现在面对一个真实的我时,她们是否不能或者不愿完全接受。

第五 — 这也是我最近才学到的一课,它为我释放出一层全新的强大富足感 — 我必须对那些实际上并非自己想要的邀请,做出确定的拒绝回复,即使它们与我想要的十分接近。我必须停止让人们再试图劝告或说服我做某事。就像我朋友Michael Lassen最近所说的(大意如此):假如你不能痛快地说是,那就是不

人们是如此容易在部分匹配事物的领地中迷失。我们被别人说服去接受那些无法令自己真正兴奋的事物。但仅仅“足够好”的交往关系又常把我们遗留在空洞和孤独的状态。请对这些只是够好的东西说不,如此你才能专注于邀请那些极好的交往关系。假如一份交往难有进展,请迅速放弃,继续快速前进。别去“修补那份感情关系”。若一份交往处理起来像个工作,你们之间就不够兼容。

如果你不知道想要什么怎么办?这根本就不是个问题。不要把清晰感的轻微缺失变成另一个虚假的拦路石。若你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很好。我也常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就是你开始探索、试验和猜想的时候。直到你已尝试过某物,你是没法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的。而且就算已经尝试过,你可能还要多试几次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喜欢。但别因你不知想要什么这种理由,就坐在那里像个树桩一样,假装自己没法付诸任何行动。

我还没吃早饭呐。我现在好饿啊。但我不知道想吃什么。我对此太困惑了。哦不!估计我得挨饿了… 我好可怜哪… 要是我能更清楚知道自己想吃什么该多好…也许我该读读另一本书来帮自己想明白早餐吃什么…也许我该写一份早餐使命宣言… 对头,就是这个!我需要坐下来写出个人想法把它搞明白…

上面的话听起来很蠢是不?好吧,那就是你在发邮件跟我抱怨不能付诸行动,只因为你不知道想干什么时,让人听起来你有多蠢的感觉。

当不知道想吃什么时,你仍会吃点什么,对不?你怎么成功吃饱的?好吧… 请在你的社交和感情生活中,使用同样的方法。一顿糟糕的饭菜不是什么世界末日。继续探索和尝试新事物,你就能了解自己喜欢的是什么。之后你便可拥有更多自己喜欢的,和更少自己不喜欢的。

如果你真感到困惑,那就吃些你知道自己会讨厌的东西。我有时对想吃什么感到困惑就会这么干。我故意做些明知自己不喜欢的东西。然后还是把它吃下去。这是个很好的课程,用于教导自己永远不会让缺乏清晰感,阻挡我前进。

在2009年走出自己的婚姻后,我便一头扎入探索者生活模式,主动邀请各种新的交往关系和体验。我现在仍身处这种模式,但与了解到自己不喜欢什么相比,我已学到更多自己喜欢什么。所以现在我能更好邀请自己所想要的,并避免那些不感兴趣的事物。与自己以往所有体验相比,我更热爱现在拥有的生活方式,但我仍在不断尝试。我继续拥抱新的事物

假如你步入一种社交环境,却感到社交上的孤立怎么办?这完全正常。那是一种反馈,告诉你与周围其他人的能量没处在同步协调状态。这标志着你的直觉反应很好。如果这种感觉经常出现,很可能意味着你跟不兼容的人们在一起相处得太频繁。

有些人把这种状况看成交往能力不足。我认为大多数时候,那只是一种彼此不兼容的感受。

感到社交上的孤立并非意味着你需在改善与人交往上费劲。许多情况下,这都是很有强迫感的解决办法。我认识的试过此方法的人们,常发现那是条死胡同。最后他们都放弃了努力… 有时甚至比以前更回避交往。

如果你感到社交上的孤立,也许那就是一个信号,提示你要摆脱那些不适合自己的,仅是部分匹配的对象。停止在他/她们身上投入精力。让那些旧有的、越来越不兼容的能量中途退出。先把旧的事物释放。

之后你便可邀请新的事物。考虑那些你能轻松交往的人们类型,跟他/她们在一起时你会享受到极其自然的人际关系。将他们找出来。使用不断尝试和从错误中学习的路径,直至你找到自己部落。你的部落就在那里,但当你忙着忍受那些部分匹配的对象,希望他/她们能变得更好时,你是看不见自己部落的。

我常发现有社交焦虑的人士,更倾向于喜欢坦诚直接的交往。但他/她们常被最不直白的朋友和家庭成员环绕。倘若他/她们在这些人面前表现得直接,其他人就常感到冒犯。

这些人更愿和能够朴素坦率沟通自身想法与感受的人交往,而非应付那些戴着社交面具和盔甲的人士,费劲揣测他们表达的微妙意图。

我可以良好处理每个人都十分谨慎和间接表达的社交情形,但如果能避免的话,我宁愿不去应付它们。在这些情形下,我常感觉无聊和没精打采;它们都令人感到虚伪、压抑、不自然和单调乏味。我更喜欢身边有这样的人陪伴:他/她们在沟通时朴素坦诚并有自主意识,而且也欣赏我用这种方式来和他/她们沟通。我当然也享受一些有微妙表达的情形,但并非那类穿戴面具和掩饰暗中企图的微妙表达。

你真的需要克服搭讪焦虑(以及各种类似标签)问题,才能享受深厚丰富的社交和感情生活吗?当然不是。假如你想,也可在这些问题上付诸努力,但别把它们用作自己难以拥有渴望事物的借口。你完全能轻松绕开这些所谓的阻碍,冲向个人胜利的终点。

现在,来顿早餐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