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出点子

随着我们对被动收入系列话题的不断深入,你可能已想出创造被动收入流的各种点子。但你如何知道哪些点子真正值得追求?

保持简单

你的第一个被动收入想法,很容易有贪大求多,不自量力的问题。若你在完成大项目上有过一连串成功纪录,那就别让我的话妨碍你。但如果你有很快气馁和放弃的做事倾向,我就建议你先放低个人雄心壮志。从一个你自信能实际完成的简单项目开始。

与其挑战一个200页的写作项目却永远完成不了,不如写完一本30页的电子书,再以7美元标价出售,每月都给你带来些销售收入。项目虽小,你却能给人们提供些真实有用的价值;项目太大只会让你垂头丧气。

请将那些早期项目,当作你对个人成功肌肉的训练手段看待。对未来成功的最好预言工具,其实就是过往的成功。所以先想着创造些简单成功结果,着手实施那些大小合适的项目,把它们做成并发布出去。一旦你完成几个这样的项目,再考虑向上拓展,挑战更宏大的项目。即便是那些看起来简单的项目,你也能从中学到很多东西。随着你做事效率越来越快,以后也能更轻松地开拓挑战更大项目。

由于对细节的忽视,你也很容易低估完成项目需要的时间。我创业早期在开发几个游戏项目时,原本预估只用2-3周就能快速做成一个独特新颖的街机游戏。但事实上头款游戏花了我6个月才完成。当自己即兴预估时,会有太多隐藏的做事步骤被轻易掩盖,比如创建游戏安装文件,制作音乐和声响特效,编写文档,设置在线订购系统等。

若你以前从未创建过被动收入流,自己的首个项目就可能包含很多一次性步骤,比如设置网上购物车。不过一旦你完成了这些初始工作,只用将其插进同样的收入系统,就能更轻松创建出相似收入流。

请试着别在个人第一个被动收入项目上过度兴奋,想着马上就能大获全胜。把你的注意力放在学习摸清门道,首先创造些小的良好收入流上。之后再扩大规模,创建更多收入流。若你的第一个收入流每月甚至能产生50美元收入,我想说你已有很不错的开端。获得从0到50美元月收入的增长,通常要比从50美元上升到500美元的月收入更难。

激励灵感 vs. 市场调研

在怎样选择能产生收入的创意项目上,存在两个主要学派。一个是跟随自身直觉,做任何能激励你的事情。若你想出一个新项目的点子,就立刻付诸行动。另一个做法是对人们实际想要购买的需求进行调研,然后为此目标市场创造些东西。这便是经典的“找到需求并填补空白途径”。

我倾向认为在结合使用两种途径时,能取得最佳结果。首先,我会让自己沉浸思考,试着理解人们到底想要什么。我可以通过网上研究、调查反馈,或直接跟人们交谈去完成此事。多年来我已当面见过数百位自己博客的读者,特别是在我举办的工作坊上。所以这能帮我更好理解读者需求,知道自己提供什么服务和产品会对其有用。

若你有个人网站或现成受众,便于完成市场调研,那就是开始这项工作的好地方。但你也可直接从其他网站轻松搜集此类信息。

我在开发电脑游戏时,是从制作简单的街机游戏开始,因为那类游戏相对而言更易设计和创作。但自己游戏当时的销售状况并不好。所以我做了些市场调研,寻找用户对新游戏的强烈需求在哪里,特别是自己感兴趣的游戏类型领域内。我在游戏下载网站(游戏开发者会在此发布自己游戏的免费演示版本)花了数小时,观察哪些类别的游戏拥有最大下载量。我还下载了几十个游戏演示版本,以获得更直观的感受,了解市场上还存在什么产品,各种游戏的受欢迎度如何。以及我能贡献什么样的游戏,可使其足够独特,又让人感到熟悉好玩,从而获得更佳销售结果。

那便是我决定制作一个益智类游戏的原因。益智游戏的低端市场拥挤不堪,尤其是match-3类型游戏(玩家通过游戏规则,将3个以上相同元素按照一定规律聚集在一起(成行或成列),以消除它们。译者注)。但我能看出益智游戏的高端领域当时并未提供充分服务,其中仍有不少可观需求。人们在那一类别中下载的都是些平庸游戏。这个调研结果帮我意识到,若能制作一款这种类型的高端游戏,就很可能获得热销。

我认为这种沉浸式思考是个不错开端,它能帮我缩小专注范围,让想出好点子不致成为令人难以招架的任务。思考出结果后,我就能在感觉有好机会的游戏类别中,创作好产品。

随后我开始通过头脑风暴,思索潜在的设计想法。我发现在构思想法时,获取大量输入信息极有帮助。经过大量搜集信息,我注意到其他人作品存在的欠缺,这帮我看出自己能够拓展的不同方向,从而贡献出别具一格的作品。

一旦有了激励自己的想法点子,仍有大量落实工作需要完成。为创作一款那样的高端游戏,我用去大概4个月扎扎实实的设计工作,也只创建出5页设计文档。其他所有工作 — 编程、美工、音乐、音效、游戏级别设计、测试,还有发布 — 又用了我2个月时间。但这款游戏上市头一个月,其销量就比我以往创作的4款游戏总量还要多。随后几个月,我从它上面赚得的收入,比此前其他游戏加起来的总和还多10倍。这就是市场调研的力量。假如你卖的是人们想买的东西,便可获得好得多的财务收益。

如何做市场调研

我在进行市场调研的方式上并无特别之处。市场调研手段繁多,若你过度使用,很可能陷入分析瘫痪的境地。我采用的是一种非常轻便的方式。

我主要会寻找两个问题的答案:

1. 人们已经在买什么?

2. 那些有着高需求低供给,我又能提供潜在服务的空缺机会在哪里?

有时直接回答第1个问题并不容易,因为你很可能没有接触其他人销售数据的途径。但你常可利用他人公开数据,做些合理猜测。我不知道其他游戏开发者的销售数据,但我可以去下载网站,查看每种演示版游戏的下载量,以及每个类别中有多少款游戏。然后我就能计算特定类别里每款游戏的平均下载量。假如我看到在单款产品平均下载量方面,某一类游戏是另一类游戏的三倍。嗯… 那推测这类游戏可能让我获得比另一类游戏高三倍的销售量,就并非什么难事。

我还可以查询某位开发者的网站流量,看其受欢迎度如何(例如通过Alexa.com)。而且我私下认识许多游戏开发者,因而对于谁在赚钱,谁又赚不到钱有着总体感受。所有这些信息结合起来,便会给我能在哪里赚到大钱,哪里又没钱可赚,提供不错的想法见解。

在90年代后期和20世纪初几年间,我看出创作休闲游戏的开发者们收益都很不错。我那些销售卡牌游戏和益智游戏的朋友每年能有6位数年收入。尤其考虑到平板电脑和手机游戏的扩张,这些市场在今天甚至更加庞大。

在创作激励自己的事物与人们想买的事物之间,实现两者平衡可能颇为棘手。其中肯定有些运气和偶然性。但我已见过多次,当创作者最终同意给顾客提供他们想要的结果,而非试图劝说顾客接受自己已经创造的作品时,前者要比后者的收入好上10、20,甚至50倍。

我是认为你该牺牲自己的艺术品位来满足大众需求吗?当然不是,我不认为有这样做的必要。我倒认为大多数人感到必须做出非此即彼的选择,制造一种虚假的分裂结果,是因自己受到获取丰厚收入的限制信念和思想障碍影响。我并未感到必须要牺牲个人艺术品性来取悦他人。事实上,我感觉对他人需求给予更多关注,反而让我成为更好的艺术家。我喜欢有更多顾客会欣赏我的作品。

若你认为必须做出非此即彼的选择,我鼓励你好好询问自己这是否确为事实。你能否弄清其他人想要购买的事物,再专注于追求充满灵感的想法,从而让个人作品落实在两者重合区域附近?我认为这完全可行。

很多时候,当艺术家们宣称自己是未被发掘的天才,悲叹没能从做着热爱的事情上获得收入时,我认为更有可能的真相,只是其艺术作品还不够优秀而已。

我认为一些最好的艺术品,就是伴随强大的社交成分发展而来,意即其中存在艺术家与鉴赏者之间,持续不断的反馈改进。

做出合理交易

知道人们想要什么的另一好处,就是你知道自己何时在某种程度上违背了那些需求,并能在去除自欺思想的情况下,做出清醒选择。

基于自己做过的调查,我预想今年早些时候举办的“清醒成功工作坊”,会比“清醒感情关系工作坊”销售得更好。结果当然确实如此。“清醒成功工作坊”的注册人数比“清醒感情关系工作坊”多出两倍。

我可以提前预测到,假如选择其他主题,自己会比感情关系工作坊赚到更多钱。我接受这一事实,但即使知道举办感情关系类工作坊赚的钱更少,我仍受到内心激励,想举办一个这样的工作坊。我觉得较小的群体规模,对讨论这种话题更有好处,因为其中内容将更具亲密性。

所以在这种情形下,市场调研就给了我该抱何种期待的想法。我可以做出信息充分的选择,而且在销售结果较低的情况下也不必产生任何失望情绪。

当你把其他考虑因素置于收入之前时,能对交易结果有所了解便很有好处。这样你就能问自己,拥有创造个人渴望作品的自由度,是否值得它所带来的财务影响。做出这些选择没有对错可言。它本质上就是个人偏好。你可以在不同时期做出不同选择,再看每种类型的项目最终表现结果如何。

接受风险

实践崭新和未经检测的想法,总存在一些风险,但每个人在对待风险的容忍度上有着不同水平。

若你对风险容忍度较小,我就建议你多做市场调研,从而在找准需求上有更佳结果。这样你就不必浪费时间,创造某些没人会买的东西。

若你对风险容忍度较大,便可抓住机会做些难以进行市场调研的新项目。这种成功远不能得到保证,但你可能刚好碰上某种不为人知的市场需求。

这些做法本质上就是个人选择,而且你的偏好可能会根据生活中进展的其他事情发生改变。它如同任何形式的投资一样。你是想采取安全玩法,只处理相对而言可以预测的结果,还是想抓住机会探索未知领域?

我早些时候提过的Site Build-It建站服务和Getting Rich With Ebooks(《用电子书快速致富》。缩写GRWE)的电子书创作项目,都对在特定领域如何利用各种工具进行网上调研,给出了解释说明。SBI的调研工具能帮你看出哪里是创建一个赚钱网站的良好潜在领域,GRWE则能帮你在电子书领域研究预计会有好销量的潜在话题。

假如你更像个冒险者,便可绕开这些工具,直接追随任何激励你行动的想法。你有可能碰上确实赚钱的新项目,但也可能最后完全失败。谁会想做这种事情?我有时就喜欢这样。当你推断在结果不如意时,自己也能应付相应情形,主动尝试某些新事物并一路见证其发展,也是一种激动人心的经历。对于一些小型项目,这种做法尤其可行。此时就算项目失败,不利结果也没那么糟糕。

由于已有足够被动收入流支持个人生活,我可以在新被动收入流上尝试更多机会。但若只是刚开始创业,我可能会更保守一些,确保自己着手的项目能预测到强劲需求。

大量调研工作都可通过免费工具和公开信息完成。例如,通过查看亚马逊网站的销售排行数据,你就能看出任何一本书相对其他书的销售状况。对于所有种类产品,你都可通过查看公开数据,对任何特定产品的销售状况,获得大体了解。只要你有良好的网络搜索能力,这种事情便不难完成。

灵感激励优先

有时我会在完成任何市场调研前,就获得激动人心的灵感想法。在此情形下,我仍可做些事实调查,验证自己想法是否可靠。也许我当时对它兴奋不已,但问题在于:这种产品能否卖得出去。

例如,几年前我产生提供私人培训的想法,但不知道该确切提供什么培训,或是如何定价。我感觉那是个应当追求的激励人心想法,但对它仍有很多不确定性。因此我决定通过在eBay上提供1小时咨询服务,并邀请人们竞拍购买,来测试这个想法的可行性。

在eBay最终撤销竞拍交易前,我的竞拍价格已达到1000美元。显然eBay不想让人们提供无形产品来销售。一般情况下,eBay执行这条政策时都不怎么严格,因为其电商平台上仍有其他大量无形产品。但我的竞拍价格很可能有点过高,没能躲过他们的雷达侦测范围。

幸运的是,竞拍过程持续得够长,足以让我相信在培训服务上存在很不错的需求,于是我开始提供此服务。我并未给这项服务进行太多推广,因为知道其定价已超出大多数人承受范围。但想接受这项服务的人不会在意其价格。

这就是一个例子,可以用来说明激励性的灵感想法最开始怎样出现,然后我又做了点调查研究和测试,以便在许下行动承诺前进一步验证其可行性。

这方面的另一个例子,是我着手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一个新3日工作坊。此工作坊不同于我以往举办过的任何活动。它不会有固定话题,不会有提前计划的内容,不会有预先安排的练习,也不会有写好的活动材料或手册。这将是我和现场观众共同创造转变性经历的一次试验。我们要面对的挑战,就是全程跟随灵感之流来行动 — 同时仍让其成为对所有参与者而言,充满互动和成长激励的一次体验。

因此,这将是充满更多灵活性的一次工作坊。我会全程协助此次活动,但不会像以往举办工作坊那样,对活动结果有太紧密的控制。它将是一次富于平衡性的活动,让大家保持在充满灵感创意和成长体验的甜美地带,又不会落入混乱之中。

在一月份举办的“清醒成功工作坊”中,有人想让我分享一个会让自己感到富于挑战的目标或项目。我当时就分享了这个新工作坊的基本想法。之后我很快认为它不切实际。我对自己说,谁会真想参加像这样的工作坊?对作为演讲者的我来说,它似乎像个有趣体验,但我很难想象有太多人想注册参加它,尤其是我还无法实际告诉人们该从中期待什么。

但有人回复道:“我其实挺想参加这种活动。”接着另有人说道:“没错,这个主意听起来很好玩。”做过一个快速调查后,我发现当时房间中2/3的人都对参加这种工作坊挺感兴趣。我很惊讶如此多的人会对这个想法产生共鸣。它对我来说一直都像个疯狂点子。最后的反馈结果让我更严肃地思考起来。我真的可以举办这种工作坊吗?

为进一步确认,我和一些演讲家朋友谈起这个想法,其中有两人告诉我:“没错,我就做过那样的工作坊。”我询问他们活动结果如何,他们都说了像这样的话:“是我办过的最好工作坊。人们都非常喜欢!”他们告诉我这种活动的自发性表现得非常美妙。他们还指出那些愿意参加这种工作坊的人士,就是会确保其成功的那类人;这种活动会吸引到能帮助所有参与者共同创造美妙体验的人们。

经过另外几次关于这个想法的交谈后,我最终决定将其付诸实施。它有风险,因为我确实不知该如何销售没有固定话题的工作坊,所有参与者都将现场追随任何会激励我们的灵感之流。有一部分的我仍认为这是个疯狂想法,但另一方面我又感到尝试新事物的美妙体验,要比追求销售结果的确定性更为重要。就我所知,这个想法很可能成为一次全垒打。但能够知道最终结果的唯一方法,就是去尝试。

这其实是完成市场调研的另一种方式。直接投入其中,在现实世界里测试你的想法点子。之后你便会知道结果。这种途径的好处是,你可能恰好碰上切实可行的点子。然后便可围绕它创建事业。

勇气优势

若你比大多数人更勇敢无畏,这份勇气会给你带来极大优势,因为它能消减你面对的竞争对手。公开演讲之所以收入丰厚的原因之一,就是有太多人害怕如此,因而它不像其他领域那样充满竞争。所以若你愿意进入其他人害怕涉足的领域,你的大部分潜在对手就会将其市场份额拱手相让。

如果要总结这篇文章中想出点子的各种做法,那就是选择创业想法与个人的风险容忍度大为相关。你的风险容忍度越低,就越想依靠市场调研,通过了解市场需求来指导个人决定。随着风险容忍度增强,你将能承受更倚重追随灵感的创业项目。但即使在这些情况下,你仍可通过一些市场调研,对那些想法点子进行验证,从而给你足够自信以继续前进。

假如你准备好经历前方的麻烦,创造些价值与人们分享,即使创收只是你众多考虑中的一项内容,我想至少做些适度市场调研,以便对自己期待的收入结果有大概认识,也不失为一种合理做法。

要是你一个点子也想不出怎么办?请试试点一大杯拿铁咖啡 — 也许喝拿铁能帮你流淌出一些好点子。;-)

对这篇文章中的观点能起到很好平衡帮助的另一篇文章,是《成为一名黑带选手的几率有多大?》。它能帮你回避某些市场调研方面的陷阱,例如陷入思考成功几率的停滞状态,而非在最佳机会上勇敢下注行动。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