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相睡眠试验更新内容

以下是关于我两相睡眠试验进展(每天睡觉两次,睡眠时间一长一短。译者注)的快速更新内容。从我开始这次试验以来,已经过去9天时间。

首先,适应两相睡眠并没什么大不了。与我进行多相睡眠试验(每天睡觉多次,每次睡眠时间大致相同。译者注)时的头一周相比,这种适应难度至少容易了一个量级。现在我的身体已经能很好适应两相睡眠,但要在思维和情绪方面对它感到舒适自如,可能还要花上更长一段时间。我仍感觉它有点奇怪,但这种情形也在预料之中。

在两相睡眠头几天,那种感受很像时差反应。我对白天的时间流逝状态感觉不太一致。在此期间,我很依赖Paraliminals冥想音频作为额外的提神工具 — 当自己需要更多清醒状态时,Praliminals音频能非常有效地消除倦意,让我额外保持警醒几个小时。

有几天早上5点起床确实挺难,不过自己通常在此时间起床的习惯,对我肯定有所帮助。

适应期里一天中状态最糟的时间就是早上后半段,大概是从上午9点到11点。我一般在下午3点到5点,与晚上9点到11点间状态最好。有时我对在晚上11点还感到非常清醒有些惊讶 — 采用单相睡眠时,我一般在晚上11点已经入睡。

当吃更清淡的食物时,我的适应阶段肯定也更轻松容易。如果吃些像糙米饭这样的熟食,大概饭后30分钟,我就会感到有些倦意。但若坚持食用新鲜水果和绿蔬果汁,自己通常就觉得没什么问题。

现在我总体上感觉良好。时不时还有些阵阵困意,但这种状况正在不断好转。

与自己在单相睡眠时习惯的状态相比,我在双相睡眠时感受到的“警醒 vs. 困倦”日常生活节奏完全不同。晚上10点后还感到完全清醒让人觉得有点奇怪。这部分生活需要些时间才能习惯。我觉得有了额外多出的高效时间,而这些时间都是自己以前入睡后的那段时间。

就在昨天我才发现用了多年的闹钟,其实有个小睡按钮。我把小睡时段定为90分钟,所以现在自己需要做的全部事情就是按下那个按钮,闹钟在90分钟后便会自动响起。它是个挺复杂的闹钟,还包含一个iPod插接底座,所以现在发现这项功能真的很及时。

不过我的小睡时间并非总是90分钟。有时我也入睡困难,或无法一连睡足90分钟。今天我在小睡时用了30分钟才睡着,然后在闹钟响起前15分钟便已醒来。所以大概只睡了45分钟。不过我猜这种情况会随着练习不断改善。另一种可能性是,也许我在晚上并不需要睡够4.5小时。自己可以将此时间缩减到3小时。但我暂时会坚持睡4.5小时 — 我想给自己更多时间来习惯当前的睡眠模式。这种模式现在的效果足够好,我想锁定已经拥有的状态。自己以后还可以再做调整。

有一位两相睡眠者提到,自己白天在沙发上短睡,晚上在床上长睡时,获得的结果最好。在沙发上和在床上小睡我都尝试过,自己并未注意到两者间有太大不同。我目前更喜欢在床上小睡。和从沙发上起身醒来相比,我并未发现从床上醒来要更加困难。

总体而言,我确实喜欢这种睡眠方式。两相睡眠看起来的确是种两全其美的做法。我每天都能持续清醒到午夜,而且仍能在第二天早晨5点起床。有两天晚上我10点过后还外出活动,就是因为我依然清醒。生活在一个许多地方会开门营业到很晚的城市确实挺棒。(Steve住在拉斯维加斯。译者注)

不过我还需要点时间对这种睡眠方式感觉舒适自如。面对我既可早起还能晚睡,无需在两者间进行选择的概念想法,自己的头脑理清它还有点困难。而且我还能每天这样生活。

看起来我在这种睡眠安排下也更加多产高效。那些额外多出的清醒时间,每天可能只有60-90分钟,却很容易注意得到。它也许听起来不像很多时间,但的确感觉像是很多时间。许多两相睡眠者报告,自己在这种睡眠模式下精力更为充沛。我认为自己也只是刚开始体验到这种效果,不过感觉确实很棒。

我在这种睡眠模式下也感到更为放松。与自己真正需要的时间相比,我觉得好像每天都拥有更多时间。有几天晚上,当我预想是时候放慢行动准备睡觉时,看完时间后才发现自己离入睡时间还有2-3个小时。我一直都不得不想些额外活动来填补这段时间。由于开始了这项睡眠试验,我已经听完4到5个音频课程(从1小时到8小时的课程都有),还读完了2本书。能有额外时间投入到个人成长之上,真是件好事。

我还未确定下来的一件事,就是每天在什么时间小睡90分钟。与自己习惯的20分钟小睡相比,90分钟感觉确实像很多时间。起初让自己睡这么久是挺难,但我正逐渐习惯这种更长时间的小睡。我已试过在不同时间小睡,早到下午2点,晚到晚上8点都有。大多数日子里,我都是从下午5点到7点开始这种小睡。我依然不知道哪个时间点对我来说会最好。我还必须继续试验。我有着生活方面的灵活性,可以在自己想要的任意时间小睡,因此自己主要考虑,就是如何实现总体能量水平和警醒程度的最佳状态。

我并不确定采用始终一致的日程安排来小睡有多重要,或者每天变换小睡时间点是不是也没什么问题。目前我是等着出现某种压力界限来告诉自己何时该去睡觉。这种压力界限与我在多项睡眠期间体验到的相似,当自己接近下个小睡时间点时,就会感受到这种压力界限。它更像一种温和的困倦感,会随着我没有睡觉时间的延长而逐渐加大。

此刻我对两相睡眠的效果非常乐观,所以想继续坚持下去。Rachelle下周就将回到拉斯维加斯,我很好奇当有人和自己住在一起时,这种睡眠方式的效果又如何。她甚至暗示也许想和我一起尝试这种做法。

喔… 我还有2个半小时才到睡觉时间。现在该干什么呢?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