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性式营销推广

今年1月我删除了自己的Facebook和Instagram账户,所以发布新创作的“Amplify”(扩展增强)课程时,并未使用社交媒体与广告宣传。我确实在YouTube网站上分享了加入课程的邀请视频,但那个视频只有几百人的观看量。

我感觉自己被要把生意事业焦点转向内在的想法点子所吸引。与向外争取其他网站和社交平台上的人群关注不同,我想只专注于离自己线上中心世界最近的社区人群 —— 即我的博客读者,邮件订阅者,课程参加者,以及“清醒成长俱乐部”的会员们。

我真的不需要用社交媒体或广告宣传,来经营一份可持续的生意事业和过上好生活,而且我越是坚持服务好核心受众,自己似乎也越是享受那种经历体验。这对我的工作动力也很有好处。

我一直在Amplify课程中分享的关键主题之一,就是专注于你和自身创造性心流状态间的相互关系有多重要。要留意任何会潜在弱化或破坏这份关系的事物。

我喜欢实践自己宣扬的事情,而且每次开发出新课程后,它都会让我更深入地思考如何把那些想法点子应用到自己的生活与工作中去。正因如此,我总能获得些进步提升。

我想若自己像对待发布Submersion和Stature课程那样,在Facebook网站上花几千美元打广告,Amplify课程的报名人数会更高一点。广告在过去确实给我带来了收益。但这样做需要我有个Facebook账户,而自己现在不喜欢开通Facebook账户。所以我自愿舍弃那份额外收益。没有Facebook的生活完全值得。

我也发现当自己专注于和谐一致感,内在动力和积极正面的人际关系,而非把收入作为最高优先考虑时,个人收入似乎也始终表现不错。大量支持都会相对轻松地涌现出来。

此外,我还发现当自己舍弃那些不和谐一致的想法点子,个人思维会获得清空释放,接收到更多好点子。例如,当我舍弃广告收入,随后一年开始举办现场工作坊时,就在第一个工作坊上遇到了现在的妻子Rachelle。与让她进入我的生活相比,自己宁愿不要那些广告收入。虽然我的网站流量不如当初布放广告时那么高,但如今的收入反而比那时更好。另外我对目前的收入流结构感觉和谐一致和富有动力得多。自己也不想再考虑销售广告的生意模式。

不过在营销推广上,我做过一件非常古怪的事情。我做那件事是因为它只用花上几分钟,但不知怎地,它看起来似乎挺管用。我并不完全知道它为何管用,但自己不断看到这种做法能产生积极效果的证据。

无论我何时发布新课程,自己都会提出某种类型的灵性请求。在我的思维之眼中,自己会召集一群灵性向导,请他们寻找那些匹配适合我课程的人们,并推动这些人参加课程,比如通过给对方一些鼓励信号或同步性事件的方式。我会在脑中构想与那些灵性向导交谈,告诉对方自己的课程是什么,并能给人们带来什么好处。接着我再问他们是否认识任何会从中受益的人群,并请求这些向导指引他们的受众群体参加我的课程。自己也会让那些灵性向导自行弄清该如何做到此事。

对我而言这只是一种思维框架,无需信仰任何灵性向导,因为它只是一种行动方式。这种做法快捷简便,我猜也没什么害处。而且它看起来确实管用。我总会听到人们述说遇到有趣同步性事件和鼓励信号的故事,推动他们前来参加课程。这种结果也鼓励着我不断采取那个做法。其实我现在已把它写在自己发布新课程的待办事项清单上,这样每次发布新课程时都会记得去做。

若你知道我并非爱给灵性向导委派任务的唯一创作型专业人士,会不会感觉惊讶?我认识其他采用相似方法的人们,他们似乎也发现这样做挺有效。再次说明,它只是一种行动方式,你不必非得信仰某些灵性向导才能这样做。

我认为工具是比信仰更有用的说法 —— 一种信仰只是你已粘连在自己手掌上(或眼球上)的一样生活工具。

我不会只依靠这种灵性方法做营销推广,但它的确是个实践和谐一致行动的好例子,自己这样做时不会有任何抵制心理。所以它看起来像是应当放进自己生活工具箱的更好工具,相比之下在Facebook网站上打广告,会让我做起来有些抵制感受。

有时抛弃抵制感受,转向新的流畅自然的生活领域,会带你进入非同寻常的人生方向。我喜欢这样做,因为它能为我的生活增添些刺激感和多样性,并让我的创造性工作不再感到过于乏味或容易预测。

我想很多人恐惧的是,如果自己舍弃了只是部分匹配的某个工具或机会,他们将无法找到任何能替代它的更好选择。也许那样做会伤害他们的生意事业。我却偏好更信任个人直觉,更看重自我的幸福快乐。那会让我感到自己更足智多谋,我也终会想出感觉更和谐一致的更棒点子,收获更有效的结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