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懂无穷可能性

你可以说我们每天能相对轻松地作出各种简单决定,是因为只用在少量选项中进行选择,这让作出好决定变得更简单容易。

例如,若你家里只有这么多食物,或附近只有这么多商店和餐馆,就可能发现更容易决定每天要吃什么。你不必考虑无穷多的选项。自己会把专注力缩窄到最可行的选项上。

但对于作出更重大的人生选择又该怎么办,比如接下来应当探索什么职业道路?这就是你可能感觉自己被淹没在无穷可能性的境遇情形。此时有太多因素需要考虑。很多决定可能导向积极正面的结果,但也有很多决定可能导致不良后果。

在此情形中拥有清晰感指的是什么意思?当要考虑如此多选项时,你又如何能实现清晰感?

简单回答就是你必须塌缩可能性空间,让它变得更小。你必须以某种方式缩窄自己的选项数量。

你如何能做到此事?难道不是所有事情都存在可能性吗?

你也许有这样的感受,就是在每时每刻,自己都可以作出任何可能存在的决定。但这种感受真的准确吗?

让我们考虑个简单决定,比如下顿饭该吃什么。一方面,看起来你可以去吃可能存在的任何食物。若你生活于大城市,在步行或开车距离范围内就能选择许多餐馆,这种情形也许非常真实可行。你可能真有成千上万个不同的食物选项唾手可得。

你甚至偶尔会对所有选项感到不堪重负。但不知怎地你仍做了决定,而且每天都在作出这些决定。即使决定不吃任何东西也是一种选择。

你到底是如何做到此事的?你如何在面对数量如此庞大的可能性时,仍能作决定?

当你实际作出这种决定时,自己并未考虑所有可能选项。你只考虑了一小部分可能性。你通过只关注某些考虑因素,清除掉大部分选项,从而塌缩了选项空间。你可能考虑了情绪,时间,成本,相对距离,个人喜好,以往记忆等因素。有时你还会直接采用某些思维模式。最终你可能发现自己挺快作了决定。然后自己便经历体验到决定结果。

若你得到糟糕结果,未来可能就会避免再次作出相同选择。若你获得好结果,未来就更可能作出相似选择。

所以随着时间过去,你可能拓展出某些内在试探法,以帮自己作出更好选择。你能依靠过往经验,指导自己的未来选择。

当面对新境遇情形时,你可以半随机地作个选择,或基于像是否方便之类的较简单因素作出选择。你也可降低个人期待,不过分担心遇上糟糕结果,理解在缺乏经验时,自己更可能遇上这种结果。

但你还有另一个选项,就是让别人为你作决定。例如,若是前往的新城市有熟人,你就可以请对方推荐吃饭的地方。

当你是个孩子时,让他人为自己作决定很可能就是经常体验。他人决定喂你吃什么,你就直接吃什么。你对吃过的东西也会有内在反应,从而帮自己打下日后单独作决定的基础。

请注意这些内在反应蕴含的力量。我认为有时大家并未给它们足够多的关注。

你是如何发现自己最喜欢的食物?很可能是尝了一堆食物,并在吃过后关注自己的内在反应。在此过程中,你学会了预测吃某些食物会给你最喜欢的内在反应。当然最终决定还涉及其他因素,比如陪你吃饭的人员喜好,或自己吃某些食物的频繁程度等,但随着时间过去,你将学会根据以往经验作出预测。

所以首先你必须通过作些随机选择或让他人为你作决定的方式,对可能性空间有足够好的了解。最终这将改进提升你对自己喜欢吃什么的清晰感。

这时我们可以说,自己所寻求的清晰感,便是预测自我对不同事件内在反应的能力。随着经验积累,这种预测能力也变得更加准确。没有经历体验,我们将无法作出准确预测,也就没法期待自己拥有明智的清晰感。

这便是反直觉的地方。我们也许认为获得更多体验和把自己暴露在更多选项与可能性之中的做法,会导致不堪重负的感受。它属于选择上的悖论,难道不是吗?我们拥有的选项越多,正确选择就显得越不清楚,自己也越感觉不堪重负,对不?但这种想法只适用于未经探索的空间。

假设你走进一家红酒商店,自己想买瓶红酒。假设你在购买和品尝红酒上完全是新手,可能就很难作出选择。你有太多可以考虑的选项,难以作出好的决定。甚至在作出决定后,你仍可能自我怀疑。

但现在假设你是位评酒大师,自己走进同一家红酒商店。你还可能像个新手那样感觉不堪重负吗?你更可能发现自己很容易作出好选择 —— 一个给自己带来积极正面内在反应的选择。你仍不得不面对同样多的一大堆红酒,但自己更丰富的品酒经验,会把可能性空间缩减到可控大小。你脑中对这个空间的出色认知地图,会帮你排除掉商店里不太可能产生理想结果的整个区域。你很可能只用考虑比新手少得多的选项,并能以更少压力和更轻松的姿态作出选择。

经历体验会压缩现实世界。随着你不断积累个人认知和技能经验,自己的选择范围也将得到完善提升。你会懂得该去哪里和该做什么,才能实现让自己满意的有价值结果。反直觉的事情在于,随着你扩大自己的体验圈,自身清晰感水平也倾向于不断增长。随着你不断探索存在无穷可能性的庞大空间,自己将构建起能为混乱状态带来秩序的思维模型,这些思维模型会起到简化你对可能性空间个人印象的作用。

表达这种观念的另一种方式,可以说清晰感至少属于探索者与探索领地间彼此关系的部分结果。身处未知领地里的新手探索者,没法指望拥有太多清晰感。但若新手不管不顾地直接去探索,即使最初探索之路颠簸坎坷,探索者也会逐渐熟悉了解那个领地,而且探索者在此领地范围内的清晰感也将不断增加。

现在把同一位探索者转移到新领地并重复相同探索过程无数次。每个新领地都会发现各种惊讶之事,但每次惊讶体验都会改进完善探索者的思维地图和思维模型。最终那位探索者将变得不再频繁感到惊讶,甚至可能变得善于找到新领地里最富价值的地带。清晰感体验就是源于探索者不断提升完善的复杂思维地图,还有越来越精妙细致的个人偏好。这是因为认知水平和个人欲望,都是通过经历体验进行着完善与打磨。

我们可以公平地说 —— 并坦然承认 —— 在经历体验之外,人们将无法找到清晰感。经历体验就是清晰感之母。这种领悟会为我们指出勇于行动的方向。若我们渴望获得清晰感,就必须忙于获取丰富经验。我们拥有的最大收获,一般就是通过求取新奇鲜活的经历体验,而非重复以往体验来实现。因此,若你想加快获得清晰感,就请养成拥抱新鲜迥异体验的习惯。去你从未去过的地方。做你从未做过的事情。尝试你从未尝试的经历。这将使你拥有三重好处,升级提高自己理解现实世界的思维模型(真实层面),完善打磨你的个人欲望范围(爱的层面),并增强你开辟道路以实现个人欲望的能力(力量层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