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中的喜悦

昨晚拉斯维加斯迎来了一场暴风雨。由于雷声太大,闪电太亮,我根本没法入睡,所以决定起床呆上一会儿。半夜3点左右,我到楼下吃了根香蕉,喝了杯花茶。然后自己走到门外,坐在后园观赏这场暴风雨。

风暴是从南面袭来,每分钟我都能看到不远处落下几根闪电,随后便是让窗户嘎嘎作响的隆隆雷声。随着云团越来越近,强风乍起,大雨也倾盆而下,但周围温度一直保持在24度左右。我安全地坐在门廊屋檐下,并不会淋到雨水。

我在屋外坐了大概一小时,像自己经常喜欢做的那样,思考着存在的本质。当时尤其琢磨的是我们在人生中体验的不同情绪感受。有些人感到悲伤。另一些人感到快乐。有些人感到愤怒。另一些人感到恐惧。有些人心如死灰。另一些人满怀希望。但它们都只是暂时存在 —— 没有情绪感受能永远持续下去。

我注意到这些情绪感受会在人们回应特定事件的同时出现。在某些事发生后,我们便有特定的情感反应。在很大程度上这种情感反应是自动发生和不知不觉的。

情感反馈

有些人很享受自己的情感反馈,甚至期待它的出现,因为那种反馈对自己来说通常是积极体验。例如,陷入爱河或处于激情状态的人很可能对自己的情绪感受充满感恩。

另一些人却讨厌他们收到的情感反馈。一些人把自己的情感反馈视为问题,甚至用药物阻隔自己与情感间的联系,另一些人却用心体会那些反馈信息,意识到它是自己需要做出改变的信号。

我就把自己的情绪感受看作电脑游戏里的反馈显示板。这种显示板上可能包含像弹药,健康,地图位置等游戏角色的状态信息。下面就是我对个人情绪感受的类比解读:

  • 当我感到快乐时,那意味着我的游戏角色弹药充足,健康良好,进步稳定。
  • 当我感到困惑时,那意味着我的游戏角色可能已经迷失,或他仍未弄清游戏的运转方式。
  • 当我充满压力时,我的游戏角色可能弹药不足和/或健康不佳,并未感到对前方的挑战做好准备。
  • 当我感到害怕时,我的游戏角色可能需要在应对下个挑战前,更多练习一会儿。
  • 当我感到沮丧或不堪重负时,我的游戏角色可能需要其他游戏角色的帮助,或直接放慢一点脚步。
  • 当我感到充满动力时,我的游戏角色正处于最佳挑战状态。
  • 当我感到悲伤或失望时,我的游戏角色是时候舍弃各种依附物(比如自己刚失去的炫酷装甲),并向新的体验敞开自我。
  • 当我感到厌烦或漠不关心时,或许我的游戏角色已经搞定当前的难关设置,他需要一个全新的,更有趣的挑战… 甚至可能需要换个游戏。

当这些情绪感受出现时,它们有时看起来就像昨晚隆隆作响的风暴。但即使身处这种风暴,我们仍能在其中找到平静位置。虽然你的情绪感受是出现在个人意识中,它们却并非你的意识,你可以自由地停下来,从容呼吸,并超越那些感受。这样做并不会消除情绪感受 —— 它们仍将存在 —— 但你会开始从旁观者视角审视它们,而非把它们与自我认知混淆在一起。与之相似,当我坐在闪电,雷声,强风和大雨中时,自己平静地观察着它们的存在,但没有选择把自我与风暴等同看待。我观察着风暴,却并未变成风暴的一部分。

观察你的情绪风暴

当经历强烈情绪感受时,你会观察情绪风暴,还是会成为风暴的一部分?你是否会在快乐,悲伤,愤怒等情绪涌过个人思维时,见证体验它们?还是会停下来记住这具肉身并非真正的你… 它只是你在这个实体世界的游戏化身?

我并非暗示你可以控制情绪风暴,或暗示你需要这样做。风暴就是风暴。当你观察到它时,它已经出现。但通过转变个人视角,你不必再把自我认知与情绪风暴混淆在一起。你可以直接在一旁观察它。

当你玩电脑游戏时,就像任何老玩家可以证明的那样,也许会不时体验到强烈情绪感受。那些情感可能包括恐惧,悲伤,沮丧等等。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可能把那些情绪感受看作消极负面体验,而在玩游戏时,它们却被视为乐趣的一部分。怎么会这样?你能在玩一款让自己感到恐惧的惊悚游戏时,实际上无比享受吗?完全可以,因为你知道自己并非游戏里的虚拟角色。你意识到那是种模拟体验,游戏角色的命运并非你的真实命运。

你可以把同样的视角转换做法也应用到现实生活中。你的肉身就是自己在实体宇宙里的游戏角色。现在请转变个人视角,让它超越你的肉身,进入正在体验这个现实世界的意识层面。允许自己享受乐趣,即使在体验到看似消极负面的情绪感受时也能享受乐趣,不让自我认知与那些情绪感受混淆在一起。去观察那些情绪风暴,而非成为风暴的一部分。

你不必相信什么神明,不朽事物,灵魂或任何类型的更高自我,才能超越游戏角色所属的意识层级。你只用设想一种更高层级的观察视角。请注意你能在玩游戏或看电影的同时,理解其中人物角色的观察视角;即使那个角色是虚构的,它的观察视角仍会对你产生情绪影响。你不必改变精神信仰才能享受游戏或电影,也不必改变信念才能让个人视角超越肉身自我。

喜悦

当经历这种视角转变时,你便会开始注意到某种微妙的背景感。我仍犹豫是否该把它叫做情感体验,因为你无法在体验其他情绪感受的同一层级上感受到它。我能给出的最好类比就是想象去玩恐怖电脑游戏或看场恐怖电影。在现场体验里,你可能有紧张,焦虑或不安的感受。但在那些感受背后,是一种更微妙的感受体验,你可以把它叫做好玩,享受或愉悦感。你正享受着游戏或电影带来的更宏大体验,但与当前屏幕内容给你的低层级体验感受相比,那种体验享受属于完全不同的层级。

与之相似,当你感到悲伤,愤怒或沮丧时,也可以停下来注意到那些情绪背后的不同层级感受。为观察到这种感受,你必须走到暂时存在的情绪风暴之外,直接见证旁观它一小会儿。我倾向于把这种背景感受想成喜悦感,但你也完全可以给它打上其他标签。它是种快乐舒畅,不断拓展,抚慰人心的感受。有些人可能把它叫做入定,神明意识,或全然一体感。再次强调,我仍犹豫是否该把它叫做情感体验,因为它并非能在普通情感的层级上被感受到。它更像是一种意识存在的状态。

情感演变

这种意识状态很有趣的地方,就是它能把看起来消极负面的情绪感受,转化为更积极正面的体验感受。例如,假如感到悲伤,我就会停下来,让个人意识升到悲伤情绪之上,直接观察它一会儿,那种情感便会转化为被我称作美妙忧伤的体验。我知道若你从未有过这种体验,此事听起来可能很奇怪,但悲伤确实可以变成一种非常令人愉悦的情绪感受。悲伤开始让人感到无比美妙,自己对它充满深深感恩。我只想尽情吸收并充分享受它。

请想象观看一部令人伤感的电影,或许是让你潸然泪下的那种。一方面,人们可能给伤感打上消极情绪的标签,但若你舍弃内心对伤感的抵触,它其实可以成为积极正面的体验。看部伤感电影事实上能带来强烈的愉悦感,但那种愉悦感并不属于和伤感相同的感受层次。它就像位于伤感舞台背后的一块喜悦幕布。

这种令人喜悦的演变对其他情绪感受同样适用。这类情感状态无法仅用词汇标签便获得足够表达;但我常用的一些词汇标签,也许能帮你体验到那种情感状态上的升华转变:

  • 悲伤变成美妙的忧伤
  • 愤怒变成滑稽的发火
  • 沮丧变成孩子气的期望落空
  • 冷漠变成宽慰人心的完美感受
  • 内疚变成灵魂深处的宽恕行为
  • 恐惧变成不可阻挡的勇气表现
  • 孤独变成平和宁静的万物一体感
  • 困惑变成巨大的好奇心
  • 失望变成充满爱的感恩体验

将个人意识提升到超越当前情绪风暴的状态,是无比美妙的转化体验。与抵制个人情绪感受不同,你完全彻底地接受它们。这就让体验到那些令你不悦的情绪状态背后的喜悦感受成为可能。

当个人意识提升到情绪风暴之上时,你仍能读取那些情绪背后表达的信息。但现在你将处于更强大有力的意识状态,能清醒选择自己的回应方式。你可以对风暴做出明智回应,同时不受风雨的影响。

接受你的情绪向导

很可能因为昨晚风暴所致,我们街区的许多交通灯今早都出了故障。在我看来,这是对人类情绪所扮演角色的绝妙隐喻。没有情绪提供的指示信号,我们便缺少需要前往何方的向导。我们会困在原地,停滞不前。当我们对情绪感受不理不睬,便失去了对内在向导的联系,每处交通灯都会变成停止标志。

当我望向此刻的窗外,风暴已经过去,太阳重新照耀万物。没有风暴能永远持续。当然,你仍可以通过把自我与风暴混淆在一起,对它紧抓不放,跟随它四处活动,从而延长风暴的存在时间。很多人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情绪风暴。但若你保持静止,只是观察风暴本身的活动,风暴便将很快自行远去。

当你出门尝试与风暴搏斗时,自己是否胜利过?当然没有。你会被风吹得东倒西歪,被雨淋得全身湿透。风暴只会让你看起来愚蠢无比。但当你直接坐下,静观风暴时,也许就能意识到风暴看起来很好玩。我们并不需要抵制那些情绪风暴,更不需要把自我与它们混为一谈。它们就是实体宇宙中生活的自然一部分。

拓展情感智慧

要让人们接受自身情感状态看起来与周围人完全脱离一致的事实,可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你的情感反馈独一无二,因为你的人生道路也独一无二的。或许你周围的所有人看起来都活得十分满足,自己却总感到郁闷压抑。或者你周围都是冷漠麻木的人们,自己非常沮丧失望。即使感到与生活里的其他人并不和谐一致,你也必须学会信任自己的情绪感受。

当你审视人生道路,看到的只有一路红灯时,断掉那些信号灯的电源并非解决方案。解决方案也许是你正困在错误道路上,需要做出重大改变 —— 比如找到新工作,新感情关系,新思维,新灵感,和新环境。不管你用多少药品,甜品,酒精或其他改换心情的物质麻醉自己,那些情绪感受都会长久伴随着你。我知道短期来看吃几片药是更轻松容易的解决方案,尤其是在自己信任的人们递来那些药片时。但请停下问问自己那些药片是否真有必要,对自己是否合适。你是否花了时间退后一步,静观情绪风暴,以便看它是否包含你还未准备好倾听的真相信息?

当我注意到自己有摄入大量甜品,咖啡因,或做无聊娱乐活动的冲动时,便能追踪到自己正难以应对的某个情绪风暴。那便是我必须提醒自己退后一步,静观风暴,接收其背后信息的时候。我经常因为恐惧那些信息对自己可能提出的要求,而抵制听取信息。但当我最终倾听它时,信息内容总是比我想象的更加温柔与宽容。我在听过后常有无比感恩的感受。

当我们与实体世界的肉身角色关联太深时,很容易对经历的情绪风暴感到不堪重负,以致于会直接阻断它们背后传达的信息。但请记住你的肉身角色并非真实的自我。你的意识存在能接受多种观察视角,而肉身角色这种低层级的第一视角只是其中之一。我常发现更富力量的做法,就是设想拥有意识存在的视角,它能包含实体世界发生的一切 —— 若你喜欢也可叫它上帝视角。从这种视角出发,我能看到肉身Steve只是我在实体宇宙的游戏角色,对于他个人经历的现实体验,我感觉并不需要抵制或过于依附。所以即使肉身Steve可能会不时经历情绪风暴,更高层级的观察者却好玩有趣地看着那些经历体验的发展变化。:-)

我注意到过去几年,尽管自己在让个人生活与自我最深层,最真实的欲望相一致上取得良好进展,我经历的情绪风暴却未停止。但我应对风暴的能力变得更强。不过因为能力更强,新的风暴也会以不同级别出现在自己面前。它们几乎总会在我最虚弱的时候出现,攻击我生活中与内心向导最脱离一致的部分。在成功幸免于一次风暴后,内心向导会再次引导我进入另一场狂风暴雨。那种状态就像玩游戏时你的游戏角色会不断上升到更高级别,但所有怪兽也会同样升级。不过,这正是游戏好玩刺激的地方。我感觉取得真实进展的生活领域,都是自己愿意主动拥抱人生游戏,不断面对全新挑战的领域,即使那些挑战会引领我直面更大“怪兽”。与五年前相比,我可能有了更强大的游戏角色和更多可用资源,但自己的挑战也在同步增长。尽管我的游戏角色经历着情绪旋风,自己却更享受那段生活旅程。这种旅程可能不时让人感到害怕,悲伤,沮丧或失望,但它也不可思议地好玩有趣。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07.08.27

查看原文:

The Joy of Sadnes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