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死亡和解

虽然我有着享受实体生活的强烈欲望,但我知道 —— 真的知道 —— 这种生活只是暂时的。在永恒存在的背景反衬下,我们人类生命显得非常,非常短暂… 仅仅算是宇宙眨眼瞬间。有些人把这看作一个挺严重的问题,但它真的没必要被如此看待。

当某人离开尘世,就像我祖父母几年前过世那样,对我来说他们在另一个世界过得也挺好。当死亡发生,尤其是来得突然和/或猛烈时,有些人可能感到无比震惊,但死亡本身并非是灾难事件。

抵制死亡,对它恐惧,把它作为灾难对待完全没必要。死亡就是死亡。在宏大视角下,它根本没什么大不了。死亡就像从小睡醒来后想着:“喔,这个梦做得挺酷。”许多亡者都把死亡经历看作一次毕业体验。

我对那些死去的人们怀有巨大同情,但那种同情更多是针对大众被社会训化所形成的残破固有的死亡观。我们被教导将自我根植于各种暂时存在的事物 —— 这是保证会感到痛苦的完美配方。

世上没有不必要的死亡之说。我们都需要去死。我们需要经历那种毕业过程,以进入下阶段的存在状态。这些实体生活本该是暂时的。以防你还未注意到,世上没有永恒存在之人。今天行走在地球上的几十亿人都终有一死。有些人的死亡可能延迟,也许看起来还要很久,但毫无疑问永恒时间终将赢得最后的胜利。

我猜这种对暂时存在事物的依附感,源于人们对死后生命延续性的怀疑。若你有过我和妻子Erin的灵媒体验,便不会对此太过担忧。实现灵媒沟通肯定需要些技能和练习,但我已能不时做到此事。做到它的第1要素,就是放松你认为此事毫无可能的信念,尤其是认为它对你来说毫无可能。

有些人依赖自身信仰实现与死亡的和解,我却把更多信任投向第一手体验。阅读第三方报道来试图说服自己相信亡后生活确有可能是一回事。用灵媒方式与你从未见过的某人亡亲沟通,并因为能向对方提供大量验证信息而让那人泪流满面,则是另一回事。面对一个宣称是灵媒的陌生人时,你可能怀疑对方动机,但在自己进行灵媒沟通尝试时,你却不必为此担忧。在我看来,直接体验就是最好的老师。

你是否想过自己愿意如何去死?假设你有选择,你愿如何告别尘世?从自己个人角度讲,我认为被子弹打成筛子是个死去的好方式。真正来场轰轰烈烈的告别。我更喜欢那种死法,而非在睡梦中死去(可能让自己挺困惑),或因疾病缠身死去(太慢)。我认为自己喜欢在离世时有点兴奋刺激感。当你低头看见身上衣服浸透鲜血,感受到全身无处不在的疼痛时,你便知晓自己时辰已到。那种状态很难被误以为是其他任何情形。在那种情况下,你将有机会清醒见证和拥抱自己的离世时刻。若你有太多痛苦,死亡就将变成一种倍受欢迎的解脱,你真正渴望拥有的事物。我想假如对那种死法不怀抵制,它会更加令你兴奋。

好吧,或许上面这段话看起来有点阴森可怕。但我猜若有人觉得需要赶紧把我干掉,自己很可能度过了十分有趣的一生。请大家别对干掉我的任何人太过苛责。我倒挺想搞清楚如何从另一个世界纠缠一下他们,先跟那些人玩些闹鬼的乐子… 当然我的所有做法都将以实现个人成长的名义进行。;-)

普遍流行的社会观会鼓励你反驳我看待死亡的视角,认为它麻木不仁,抽离事外,或许还有点心理变态。但请在此尽力将它看作更深层次的同情表现。我没有试图轻视人们经历所爱之人逝去时的情感痛苦,而是暗示死亡本身并非那种痛苦的源头。痛苦源头在于对暂时存在事物的不健康依附。这个意识领悟就是真正超越那份痛苦的一种方式,通过揭露更大的真相,而非试图徒劳地躲在否认视角背后。

我知道人们很容易得出的结论,就是我采纳抽离事外的视角,是为了回避自身对死亡的恐惧… 这种分析诊断无一例外都来自那些从未见过我的人们。在年少时,我确实有过那种抽离事外的心态,而内心身处对死亡却无比害怕。但之后我经历了很多年的逐步转变,其中大部分转变都是通过探究,内省和某些令人神往的超现实体验。若你允许自身同情心拓展深化,而非让它固守死亡就是灾难的陈旧观念,你便能收获全新层次的意识觉悟。这种意识觉悟绝非抽离事外的状态,而是全然关联的状态。此时你开始看到死亡的真正本质,那与社会训化教导我们的观念相去甚远。

死亡是种价值巨大的陪伴提醒。它不断提醒我们永远别把自己的生活视作理所当然。它在教导我们全然拥抱和欣赏每个当下时刻。但它提供的最伟大课程,就是告诉我们通向喜悦的人生道路,便是以你感觉准备好能在任意时刻死去的方式去活。

请问自己这个问题:“我准备好了现在就死去吗?”若你得到的是否定回答,那生活里什么东西让你感到还未做好准备?死亡在教导你当前的活法有什么问题?你是否太畏缩不前,屈服于内心恐惧,白白错过各种黄金机会?你是否未能荣耀自己最神圣的价值观?你的人生道路是否偏离了内心追求?你希望自己有勇气做出什么改变?

这些问题从主观和客观角度讲都很重要。从客观角度讲,你确实有可能在任意时刻死去,无论个人年龄或健康状况如何,不承认这个事实就是活在否认状态。要超越这种否认状态,你必须找到与死亡本身达成和解的方式,包括你自己的死亡,以及其他仍活着的所有人的不可避免的死亡。

你不必抵达成就阶梯上的某个位置,才能感觉做好了死去的准备。这并非做好准备的正确意思。我肯定没有实现此生想要完成的所有事情,也没有经历完自己想拥有的所有体验。但我确实准备好了现在就可死去,那也是我为何不恐惧或抵制死亡的原因,自己肯定不会将死亡看作一种灾难。我认为关键因素在于,虽然自己可能对没时间完成某些事稍感失望,但不会对我的人生道路或自己希望成为的那种人有任何重大后悔之处。我能问心无愧地死去,知道自己虽然肯定不算完美,但已尽了最大努力,我知道自己的人生动机都荣耀可贵。我相信抵达那种存在状态,就是我们能与死亡达成和解,全然拥抱生命喜悦的最好方式。

当死亡告诉你,你正身处错误人生道路时,解决方案并非逃避和躲藏。解决方案就是更深入地倾听死亡发出的声音,承认你一直回避的真相,做出那些一直凝视着你的艰难改变。不能接受死亡提供的教导课程,才是真正的人生灾难。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07.04.29

查看原文:

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07/04/making-peace-with-death/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