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观现实和非暴力

主观现实视角认为整个世界 —— 即你看起来是客观的实体现实世界 —— 都是自我意识存在的投射结果。这种视角暗示你能真正改变的只有自己。若你想解决世上存在的暴力问题,也只能通过转向内在来解决。致力于消灭自我内在的暴力成分,争取成为一个非暴力的人。这意味着你要负起严肃认真的个人责任,那种责任远大于在纯粹客观的世界视角下拥有的典型体验。

我们可以考虑最近一名19岁学生在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制造的枪击案。我们应如何解读这种暴力事件?又该做出何种回应?

对这种事件的解读和回应,与人们的文化背景有着深入联系。美国流行媒体一般会鼓励人们做出下列回应:

1. 立刻陷入基于恐惧的意识状态。“哦,天哪。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2. 感到震惊,厌恶或愤怒。“有人应该对此负责。”

3. 看到情形获得控制处理感到放心。“我看到现场有警车和救护车了。”

4. 无动于衷。“很高兴这件事结束了。下个电视节目是什么?”

如果我们被激励采取行动,那些行动也不是针对自己,而是针对“某个系统”。比如攻击导致这些问题的任何外部邪恶事物。我们设想导致暴力的因素就在外部世界,自己只是非自愿的暴力受害者。对此并不负责。暴力是那些实施攻击的人的过错 —— 你懂的… 就像枪击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那个年轻人一样,不知怎地突然失控发狂。每过一段时间,有些人就会丧失理智。你却永远不会是这种人。你是守法公民… 消费者… 纳税人。那些身份默认你是个正常的好人。你只用在晚上等看连续剧的时候不断吃着汉堡和炸薯条就行。哦对了,若你感到有点消沉,这里还有些你应该知道的药片。别担心它们的副作用;我们保证你会安全无恙。看看那些吃了药的人有多高兴!

愤怒模式

我们被教导在回应某些堪称灾难的事件时表现出愤怒模式,完全能获得整个社会的接受,比如为33名死于枪击案的学生感到愤怒。“哦天哪,太让人痛心了!怎么发生这么可怕的灾难?”当然,我们却会忽视地球上每天有15万人死去的事实。或许其他149967名亡者都注定倒霉,所以不用在意他们。

或许更会让人接受的做法就是在攻击“现实问题”上投入一点精力。“所有人都该加入我们支持控枪的活动!没错,让我们消灭那些邪恶的金属玩意儿!”

我们还能加入一些哲思,做出更精致的愤怒表现。“这种问题只会出现在美国文化里,因为美国人称颂暴力。”

然后还有充满道德责任感的愤怒模式。“哦,那些受害人的家庭太可怜了!请和我一起为那些受害学生的家人捐款吧!”给某人寄出一张支票,你便显得圣洁高贵。

在你准备发邮件纠正我的看法之前,我想先声明自己对客观视角并无成见。如果它是你的主导信念系统,请自便。但主观视角暗示我们无论从主观还是客观角度来看,那些回应做法都没有太多影响作用。那些做法只会改变问题显现的方式,但永远无法彻底解决它们。

关于暴力的主观视角

主观现实视角对发生的事件会有不同解读,因此也有不同的回应。这种视角里没有与你分离的“外部世界”。假如世上还有暴力,那是因为你的意识存在中仍有暴力成分。因为你自身的想法不够和谐安宁。你在自己的思维中攻击自己,将个人意识分裂成相互对抗的不同部分。这在客观世界中便显现为各种形式的暴力行为。如果我们内部不够和谐一致,外部世界也将如此。不可能有其他结果。

事件本身是中性和毫无意义的。即使从纯粹客观的视角看,枪击事件也没有意义,它肯定不是灾难,因为“灾难”是种主观的人为标签。我们的想法和情感为事件赋予了意义。若你说某个事件是灾难性的,那就是你将体验到的现实感受。但没有什么客观宇宙法则把那些事件贴上灾难之类的标签。你挑选那些标签,只是因为那些事件反映出自己内心抵制的各种想法。若你感觉自身想法需要得到社会认可,也会变现出一群支持自己的志同道合者。但自己要有何种反应的责任依然只会落在你自己肩上。

在我看来,主观现实的解读方式要比客观视角更能给人力量。我并非暗指一种视角正确,另一种视角错误。但我想说主观视角更有可能引导人们采取积极行动,产生真正改变,而且改变结果从两种视角来看其实都很不错。请记住为了让改变发生,它必须基于个人自身。你必须做出改变。

下面就是对看起来暴力的外部事件的一种主观解读方式:

1. 注意到那个事件。从主观立场来说,若你注意不到具体事件 —— 如果那个事件永远进入不到你的意识范围内 —— 它便永远没有发生过。

2. 注意你对那个事件的情感反应。它让你有何感受?

3. 接受你对自己所创造事物的责任。你,也只有你自己对变现出这种事件负有100%的责任。不是枪手,也不是受害者。只是你自己。若你在自己的现实世界里观察到暴力行为,那就是因为你内部正怀有暴力想法。在某种程度上你正和自己搏斗。你的情感反应也指出自身内部的相互关系。例如,若你对暴力无比愤怒,那是因为你正抵制和压抑自我内部的暴力成分。描述出你对外部事件的个人反应,你对产生那个事件的内部情形也就有了很好描述。

4. 对事件进行解读。这个事件如何成为你想法的投射结果?你就是这个现实世界的做梦人。你为何会有这种梦境?梦境里主要的象征物是什么,它们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这个事件能否提供某种经验教训,如果有,那是什么?例如,若你在这个世上感知到有人被杀,那么你又一直想杀掉自己的哪部分意识存在?有没有某部分自我,是你拒绝接受并想让它死去的?

5. 改变自身想法。若你发现这个事件令人不悦,觉得需要改变世上的某件事情,那你必须改变自己内在的什么地方?你如何能成为自己想在世上看到的变化结果?

当我刚开始涉足主观现实视角时,起初对认为自己能创造个人现实里一切事物的想法感到难以承受,但经过一段时间后,我逐渐明白主观视角如何能推动自己获得极大成长。那种视角要让我对自己经历的一切事情负责。所以我不会说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枪击事件需要任何人负责,除了我自己之外。从主观视角来看,是我变现出了整件事情,自己要如何回应也是我的责任和我的选择。

我不打算太深入地探讨此事 —— 那将需要另一整篇文章来说明 —— 但我能很容易的用一种对自己富有意义的方式,把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枪击事件解读为一个梦境。例如,这个事件里的关键数字(枪手19岁,死亡33人)对我而言就有重要意义。自己19岁坐在牢房时做出了要转变人生的决定,并在33岁时发布了StevePavlina.com个人网站。枪击事件也发生于我和妻子Erin在亚利桑那州塞多纳市度过的周末即将结束时,这个周末揭露并最终解决了我们对一些生活决定的许多内在冲突。我并未把这个事件看作任何形式的灾难。它并未导致我感到愤怒,希望看到有人被惩罚,或对看人生闹剧上瘾。这个事件只是个事件而已。

我很确定自己会因说出这些话而像往常一样收到潮水般的愤怒邮件,但对我而言这个事件十分完美,看到它发生在我内部没有产生任何抵制心理。我预想只有一小群人在读到此文后能理解那种主观视角。我知道愤怒潮流远容易被社会接受,我对愤怒行为的拒绝反而可能制造出人们对我的愤怒表现。但我也能接受这种事实。

主观型回应

主观型回应致力于实现内在变化,而内部变化也将显现为外部变化。所以若你对暴力有负面回应,主观视角会引导你解决自我内部与暴力的相互关系。

当我对暴力行为有负面回应时,便会转向内在,寻找自身内部的暴力成分,即自己压抑和拒绝承认的暴力成分。不管我们取得多大进展,总能向着更深入的平和与非暴力状态再进一步。我们的情感回应则会告诉自己该从何处着手。

去年我在这样做时,低头审视了自己的衣物,注意到穿着的皮鞋和皮带。从1997年开始我就是饮食上的纯素主义者,但自己承认仍有可以改进的地方。如今我能审视全身穿戴,看到裤带和鞋子都不包含任何动物材质,自己不会为了衣着而杀死任何动物。这些产品的价格要比同类皮质产品贵上两倍,几年前我还很容易为自己辩护不该额外花那些钱。但今天的我已无法想象其他选择。但这个选择与金钱毫不相关。我只是因为有天审视内部自我,不再喜欢看到的结果 —— 一个为了避免给自己带来不便而给伤害动物的行为辩护的人 —— 我决心改变那种状态。我的改变并非是要攻击“存在于外界”的问题。它只是想舍弃自我内部的暴力成分。不过那种内在转变仍会显现为外部变化,向着更少暴力的世界一次走出一小步。

不久后我还增加了对一家纯素慈善组织的每月捐款,这样做并非因为我试图为攻击世间存在的问题提供更多资助,而是体现了我内在不断增加的同情心。这种内在变化带来外部变化的经历简直让人叹为观止。你可以说我的生活方式变化和捐款会成就某些外部变化,但我根本没把那些外部行为看作成因。它们只是外部显现结果的一部分。真正的成因是我意识本身的内在变化。

当从正确角度审视时,主观视角和客观视角能够达成和谐一致。你只是必须理解主观变化始终先于客观变化。在没有做出内在变化的情况下,试图强迫发生外部变化的做法是无效的。例如,只要我内部仍有未能解决的暴力成分,自己去攻击外部世界的暴力行为便毫无意义。用暴力对抗暴力只会招致更多暴力。但解决内部暴力成分的行为本身,才是产生外部解决方案的根源。

变现出客观结果

主观采取的内部变化会显现为客观的外部结果。若你未能在外部关系中看到任何变化,自己的内部也就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例如,倘若没有几百人的话,我也影响过几十人转变放弃吃动物食品。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人们给我写过很长的信件,给我讲述他们身上发生的改变。有些人不再吃牛肉。有些人不再吃任何有母亲的动物。有些人尝试之后又回到自己原先的饮食方式。但发生这些事情并非因为我总去攻击外部世界虐待动物的问题。它们之所以发生,是因为我不断致力于提升完善自己。

无论自己何时出现对虐待动物的内心抵制,比如看到有人狼吞虎咽一只鸡腿且毫不在乎动物遭受的痛苦,我便知道问题并非出在他人身上。问题也不在于伤害动物的“社会系统”。所有这一切都是自我意识存在的投射结果。真正的冲突发生在我内部。如果转向内在,我就能看到自己确实在与缺乏同情心的那部分自我搏斗。那也是看见他人的虐待行为为何令我困扰的原因 —— 因为那些行为与已经存在于内部的自我某些部分产生了共鸣。是我变现出这一切,来帮自己变得更有同情心。真正的解决方案就是永远别去攻击他人的残忍或缺乏同情。我要做的是重新梳理内部关系,对同情心在自己生活中扮演什么角色形成新的理解,从而在内部创造出平和而非痛苦的状态。

当我致力于用这种模式处理问题时,终会做出个人改变。即便自己只是在思维上有所转变,它也能扩散影响到我的行动和结果,最终创造出外部变化。这本质上就是我努力帮助人们成长的方式 —— 无论何时在他人身上发现问题,自己都会承认它们也是属于我的问题,并致力于从自身内部解决它们。

你必须成为自己想在世上看到的变化结果,这句话千真万确。不管什么事情令人感到愤怒,都请意识到问题的根源在你内部,并致力于提升完善自我。奇怪的是这实际上也是你为解决外部问题能做的最好事情。若你想要帮助治愈这个世界存在的问题,就必须首先治愈自我内部存在的那些问题。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07.04.17

查看原文:

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07/04/subjective-reality-and-nonviolenc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