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助内容批判者

在自助内容上瘾者的对立面,我们会找到自助内容批判者。自助内容批判者是对和个人发展相关的任何事物都已彻底不抱幻想的人们。他们认为整个自助领域除了充斥骗子一无是处。那些批判者不认可人们其实能通过清醒自主的意念实现改变的观点。他们认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任何人对此都无能为力。

怀疑者 vs. 批判者

与批判者不同,怀疑者存在疑惑,但仍有足够的开放心态和逻辑态度,去考虑新的输入信息。怀疑者主要通过提出问题的过程寻求真相。有时真正的真相无法非常容易地确定下来,所以怀疑者必须学会在大多数时候与模糊结论和不确定性共同生活。但对批判者而言,只是存在怀疑,就是立刻把整个自助领域打上错误标签的理由。若你尝试和批判者讨论他/她的信念是否正确,常会面对一些充满情绪化和思维封闭的争辩回击,很少能得到逻辑回应。

我认为任何领域都应当敞开双臂欢迎怀疑者,但批判者很难融入自助领域,因为批判者会激烈抵制清醒自主成长的本质,尤其是从他人那里寻求帮助的观点理念。清醒自主的成长需要拥有一定程度的开放心态和甘冒理性风险的主观意愿,但批判者还未获得足够的安全感来克服自身恐惧。因此,批判者走的主要是条缺乏清醒自主意识的成长道路。这是一条更缓慢和更痛苦的成长道路,但批判者对成长本身的抵制是徒劳无用的。成长源于变化,而变化不可避免。

在自己生活中,我很高兴和真正的怀疑者互动。我对思维开放的怀疑者抱有极高的尊重态度。我常认为自己就是个怀疑者,因为我并不容易信任各种新想法观点,直到亲身应用并有过第一手体验结果后,自己才会做出判断。例如,我相信存在星体投射,因为自己就做过这种事很多次。如果从未亲身体验过,我将很难理解接受星体投射。我们的网上论坛里有许多怀疑者,他们常会通过提出有常识和深思熟虑的问题,帮助论坛参与者们把各种讨论保持在现实接地气的状态。怀疑者对那些抱有非常强烈(但或许并未获得公开证明)信念的人们是极好的平衡力量。他们常会带来十分有趣的讨论结果。我经常很享受和聪明的怀疑者探讨各种观点想法,因为那种讨论过程也有助于自己的成长追求。我并没有充足时间去回应所有针对自己提出的问题,但我很感激生活里总有人会质疑我的观点,行为和意念。自己每次发布新博客文章时,那种感觉就像我有一群朋友在帮自己预先测试文章里的想法观点,揭露其中的任何漏洞缺陷。

怀疑者和批判者之间肯定存在模糊地带,但我相信两者的分隔线就是批判者的封闭思维。怀疑者会为寻求真相而进行思维开放的争论,但批判者的目标就是要让其他所有人显得错误。有时批判者会尝试躲在怀疑者的旗帜背后,但当他们的观点想法受到挑战时,最终便用情绪化和思维封闭的报复言行自毁形象。在我们的网上论坛里,怀疑者常会做出显著有价值的贡献,而批判者最终会因胡乱发言和/或进行人身攻击等违反论坛规则的事情被禁言。但他们真的忍不住那样去做,因为批判者的本质就是要潜意识地从论坛中变现出自己的反对力量,以便证明个人预想信念的正确性。

批判者的行为动机

我认为批判者觉得有必要攻击和诋毁那些追求个人成长的人们,存在以下几个原因:

  • 无力感 —— 批判者常会否认自己存在缺乏勇气和/或能力去改变的生活部分。他们发现自己无法做出必要或重要的改变,但又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因为那会让他们感到无力。而明智的解决方案,也是批判者排斥拒绝的事情,就是承认自己存在的问题和渴望的结果,即便当前并无可用解决方案。没有明显解决方案的问题依然是个问题,一种我们不得不接受的情形。就像在《清醒生活的勇气》一文里提到的,能够承认接受我们生活中存在无法解决的问题,终将创造出可以解决那些问题的勇气和能力。批判者更喜欢幻想出现实世界严肃挑战的完美解决方案;但长远而言,这种做法只会让他们越加虚弱。
  • 不安全感 —— 批判者试图通过让周围都是同一阵线的人,来让自己感到更安全,而那些人也是停滞不前,不怎么喜欢成长的群体。批判者会从人数中寻找安全感。他们并未在内部感到安全,所以尝试从外部制造虚假安全感。这种行为包括劝阻妨碍他人实现有可能成功的新追求。批判者无比担忧被人甩在身后,对他人试图领先进步的想法感到受威胁。批判者对你尽可能保持平庸状态有着强烈兴趣。批判者有可能在你感觉消沉时帮上一把,但此人绝不愿帮你超越他们。被同伴群体抛弃是批判者最大的恐惧之一。从终极意义上讲,批判者进行的是场注定失败的战斗,因为人们无法从静态位置找到真正的安全感。但这个事实反正也无法阻止批判者去尝试行动。
  • 对未知的恐惧 —— 恐惧变化的批判者可能担心他人的成长会破坏自己舒适的常规生活。但变化是不可避免的。批判者对变化的抵制只会推迟它,而通常当变化最后发生时,反而极其剧烈 —— 不再是渐进转变,而是巨大的破坏。
  • 恐惧被拒绝 —— 批判者可能把他人的成长欲望解读为对自己的拒绝。例如,若你决心改变饮食并减肥,那些过胖的批判者便可能将你的决定理解为对他们个人选择的排斥拒绝。假如批判者感到自己落于人后,这种恐惧也可能导向嫉妒。

我对批判者们深怀同情,自己也有幸在过去两年见证很多批判者超越了狭隘思维。有点让人伤心的是,我也看到有位批判者行动过度,最终变成一个自助内容上瘾者(否认现实的另一种形式),但我喜欢看到批判者的个人思维能更开放一点,成为心态更健康的怀疑者。批判者做到此事需要付诸极大勇气。事实上,对任何人而言,要承认自己“并未在当前道路上找到任何快乐喜悦,必须寻找另一条出路”,都需要付诸极大勇气。

批判者提供的经验教训

虽然我不会煞费苦心地邀请批判者们共进晚餐,但对自己生活中的批判者仍很感恩,因为他们提醒了我不要落入过于依附某个想法观点的生活陷阱,导致对各种新的可能性视而不见。无论何时感到自己需要情绪化地维护个人观点位置,而非思维开放地探索它,我都看得出是需要显得正确的那部分喜欢批判的自我在发声。因此我会提醒自己注意,我并非自己的想法观点,不需要过于维护它们。

批判者还提醒我,人们需要寻求现实可衡量的努力结果,而非成为自助内容上瘾者那种自欺模式的牺牲品。自助内容上瘾者会把原地打转的行为活动错当做成长体验,而批判者会将这一切都反驳为毫无进展的借口。但当你开始思考个人成长结果是否强有力到足以刺激批判者情绪爆发,你便知道自己正取得某种进展。:-)

尽管看起来可能挺古怪,我在自己的成长追求上越是成功,便会看到越多批判者在周围自爆。据说自我成功就是最好的复仇,但获取成功也是抵消批判者低意识水平影响的良好手段。在成长努力上取得成功的人们,有助于驱动批判者质疑自身的思维局限,开始提出他们长久以来一直回避的各种问题。起初批判者们可能是出于沮丧、愤怒或嫉妒才那样做,但至少这种质疑就是走入正确方向的第一步。当你追求自身成长时,将不可避免地发现自己也会感染其他人同样追求清醒自主的成长。当你最终影响感染了一个批判者,那种景象将令人叹为观止。

最优成长模式

自助内容上瘾者和自助内容批判者的存在,引导着我们走向两者的中间位置,既要避免轻信受骗,也要防止完全封闭思维。两种极端表现都是次优策略。如果你的标准过于宽松,就可能在太多糟糕内容上浪费太长时间。如果你的标准过于严格,又可能错过实现真正进步的许多大好机会。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最喜欢的行为偏好,我一般更倾向于采取更宽松一点的标准。我甘愿遭受一些额外的挫折、失败和损失,以便发掘自己有可能错过的机会和获取的经验教训。有时这种做法回报丰厚,有时却一无所获。但它肯定是趟快乐有趣的人生之旅。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07.04.05

查看原文:

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07/04/self-help-cynic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