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相睡眠 — 结束试验一年后

从我终止多相睡眠试验到现在,几乎已有一年时间。若你从未关注过那个试验,我在5个半月的时间里(从2005年10月到2006年4月),坚持每四小时睡觉20分钟的睡眠模式 —— 每天总共有6次小睡,大概2小时睡眠。自己针对这个试验一路写了博客,你可以点击上面的文字链接,找到关于试验的所有博客文章。

适应多相睡眠要花上很多天,我在试验头一周感觉就像一只僵尸。有次我直接坐在沙发上盯着白墙看了90分钟,没法形成任何想法。但最终我得以适应多相睡眠,它是我人生中最不寻常的体验之一。

我很幸运自己的生活方式能为实施这个试验提供所有便利,包括在家工作,日程灵活,家人支持。大多数尝试多相睡眠的人们都无法让这种睡眠模式融入日常安排,而且他们需要极大自律来避免睡眠过度。你可以对小睡安排做点调整,但调整余地并不大。一旦从小睡中醒来,你离下次小睡只有3小时40分钟。在适应多相睡眠的过程中,你也许每天能额外多出一些清醒时间,但要牺牲很多日程安排上的灵活性。

最终我放弃了多相睡眠模式,回归单相睡眠,主要是源于社交方面的原因。自己在此系列博客的最后一篇《回归单相睡眠》中,也做了解释。我周围的其余世界都不是多相睡眠。但是,经过那场试验后,回归原来的睡眠模式和以前的睡眠体验并不相同。某些试验影响跟随我留了下来。

此处可插入诡异的科幻音乐…

别误会,我并未被僵尸鬼怪附身… 尽管有些人可能会把我近来对主观现实和极化状态的写作热情,看成自己着了魔的证据。实际发生的事情是,我对多相睡眠的部分适应能力似乎保留了下来。

多相睡眠的小睡能力

适应多相睡眠的一个关键,就是能在20分钟小睡里成功进入REM(快速眼动)睡眠状态。在典型的夜间睡眠期间,你一般直到入睡90分钟后才会进入第一次REM睡眠周期。所以首次尝试多相睡眠时,你最初会遭遇严重的睡眠剥夺问题,因为自己在小睡期间无法获得任何REM睡眠状态。你在小睡醒来后会感觉更加疲惫,而且很多天,甚至很多周里都感觉像只僵尸。

如果你能扛住睡眠剥夺问题足够久,自己的身体终将适应那种状态,你会开始在小睡中经历REM睡眠。做梦活动就发生在REM睡眠期间,所以当你开始在小睡时做起梦来,自己便知道进入了REM睡眠。一旦开始出现做梦状态,你可能还需要花几天补偿之前被剥夺的睡眠,然后重新开始感觉运转正常。REM睡眠能使你感到充分休息和焕然一新。

适应多相睡眠后,我可以直接躺下去小睡,把闹钟设置成20分钟后响起,迅速入睡,并在醒来后记住极端清晰的梦境。多相睡眠试验期间,我通常能在几分钟内入睡,并在闹钟响起前一两分钟自然醒来。我在那些小睡时段里做的梦都极其清晰生动,自己能体验到一种时间膨胀感。即使只睡15分钟左右,我的梦境却感觉像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自己醒来后经常惊讶于时间只过去了那么一小会儿。

有趣的是如今我仍有这种能力。我猜它可能已成为永久性的适应状态。今天下午我便有次小睡,做了个似乎长达一小时的梦,自然醒来后感到焕然一新,而且清楚记得整个梦境。但自己躺下睡觉的全部时间只有13分钟。只要处于相当平静的思维状态,我基本上仍能在白天任何时候做到此事。

另外,夜间单相睡眠时,我常会在上床入睡20分钟后醒来,并能记起非常清晰的梦境。自己一般醒来后还能相当容易地重新入睡。总体而言,自己现在夜间睡眠的质量,感觉和未做多相睡眠试验前的睡眠质量没有任何不同。

思维清晰感

现在无论何时小睡,我醒来后都有和多相睡眠期间相同的感受体验。我在以前的一些博客文章里描述过那种感受。它是种极端平和放松的感觉,自己的思维就像一块没有任何背景噪音的白板。在尝试多相睡眠前,我从未体验过那种思维状态。如今20分钟小睡就会让我回归此种状态,而且一般能延续数小时。我现在便处于这种状态。

这种小睡后的思维状态非常适合写作,因为各种想法点子会轻松容易地流经大脑。我在多相睡眠试验期间有着极大的博客输出量(至少对我而言) —— 你可以从我的博文存档(2005年10月至2006年4月)验证此事。

有无永久性的生理变化?

无论是好是坏,我的睡眠生理机能显然在多相睡眠试验后发生了永久性变化。我甚至不知如何才能完全返回试验前的睡眠模式。

我认为这些后期影响挺积极健康,但谁又知道长期性的后果会是怎样?

对多相睡眠的想念

虽然有各种古怪之处,我常会想念自己多相睡眠期间的生活,当然初始阶段的适应期除外。拥有大量额外可用的时间确实很棒,而且一定程度上我挺享受社交时间与独处时间上的那种平衡状态。我喜欢自己总有很多时间去探索各种兴趣爱好。要在夜间照看一屋子冬眠的睡熊(喻指夜里睡觉的家人,译者注)感觉确实挺怪,而且习惯不同日子间的模糊界线也得花些时间,但我的确做完了不少事情。

重新适应多相睡眠?

我目前的睡眠模式是每晚10-11点上床睡觉,清晨5点仍用闹钟起床。这是我在多相睡眠试验前就基本采用的早起模式。自己平均每晚会睡大概6个半小时,一般白天不再进行任何小睡。

鉴于多相睡眠试验后持续留存的后期影响,我很好奇如果再次尝试,自己是否有可能远为轻松容易地重新适应多相睡眠。我是否还要忍受一两周僵尸般的初始状态,或者能在一两天内重新适应多相睡眠?显而易见我仍有REM适应能力,自己相信这是多相睡眠最关键的元素。

假如在首次适应多相睡眠后,一个人有可能相对容易地在单相睡眠和多相睡眠间来回切换,结果将会怎样?假如一个人可以这周进行多相睡眠,下周进行单相睡眠,结果又会怎样?那样的话,你就能获取多相睡眠的好处,同时在多相睡眠难以实施时,回归单相睡眠模式。例如,一个学生可以在考试冲刺期间进行多相睡眠,并在考试后回归单相睡眠。我觉得对自己来说,多相睡眠作为长期生活模式并不实际,但若能在一两天内切换回单相睡眠,我也可以每个季度高效利用多相睡眠几周时间。

我现在并不知道重新适应多相睡眠会是什么样子,但猜想第二次将轻松容易许多。我当然对此十分好奇,但还未决心进行测试。我和妻子Erin讨论过这个想法,但她表示反对,因为她还记得为照顾我的小睡需求不得不做的各种日程调整,尤其是在外出旅行期间。

尽管如此,对于是否要再尝试一次多相睡眠,以便了解第二次适应期会是什么样子,我打算做些考虑。不利之处在于如果做这种试验,我必须准备好花费和第一次试验同样久的时间(甚至更久),这肯定不是轻松容易的事情。

我分享这些信息内容,主要是为了有利于那些正考虑改变自己睡眠模式(单相睡眠,双相睡眠,三相睡眠或其他模式)的人们。我想警示大家的是,一旦你跨过某个阈值范围,事情可能永远无法再跟以前相同。它并非一定是件坏事,但大家不应对这种试验轻视看待。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07.03.27

查看原文:

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07/03/polyphasic-sleep-one-year-later/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