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化和健康

在追求健康的意念上,比如渴望减轻体重,极化又扮演着什么角色?极化对减重这样的事情也有实际用处吗?

比方说你想减轻体重,于是形成下面这个意念,XXX代表目标体重:

我的体重要达到XXX斤。

这个意念的极化方向是什么?这是个以爱为基础(能量向外流出)的意念,还是以恐惧为基础(能量向内流入)的意念?看你现在能否弄清这个意念的极化方向。随后我会和你分享它的答案。

若你猜想这是个被恐惧极化的意念,那就错了。遗憾的是,如果猜想它是被爱极化的意念,你也错了。正确答案是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十分棘手。若你觉得受到戏弄,我表示抱歉,但请容我继续解释…

别忘了极化方向只适用于某个想法的能量,而非它的内容。所以只有想法的单纯文字描述并不能指明它的极化方向。而我只给了想法的表述内容,并未提供足够背景信息来供你决定它的极化方向。

与你在想法上投入的能量相比,自己用来描述意念的具体用词其实无关紧要。像“我的体重要达到XXX斤”这样的意念既可存在极化方向,也可保持中性状态。实际情形将取决于你想减重的目的。

你是因为想获得更多能量去服务他人(爱的目的)才要减重吗?还是因为想获得更多能量去追求个人利益(恐惧目的)才要减重?

也许你想减重是因为那样能帮你吸引到某位伴侣。但你想要吸引伴侣,是因为自己渴望在更深层次上向他人表达爱(爱的能量/向外流出)?还是由于自己害怕孤独(恐惧/向内流入)?

我们产生某个意念的真实动机可能非常复杂。你也许有十几个有效理由让自己想要减重。但当你不断自问:“我为何想要此事?”,并追溯每个理由的根源时,终会得出混合了爱与恐惧的动机目的。你要么是因为自己渴望表达爱而想要某样事物,要么就是因为渴望平息内心恐惧。

极化的整个理念告诉我们,你的意念越是极化(要么纯粹去爱,要么纯粹恐惧,但不要两者混合),它就越容易变成现实。

恐惧和爱都是强大的驱动力量,但把它们混合在一起时,两者将彼此削弱。极化方向混合的意念是应该做到的事情。而完全极化的意念是必须做到的事情。

假设你是光明使者,有着爱的极化方向。自己意识到需要减些体重。你减重的动力最终来自于服务更伟大福祉的决心。因为我们都可以成为彼此的行为榜样,而你想成为他人的积极榜样。你想拥有充沛能量以实现自己的人生目的。你想对自己的身体有良好感受,这样也能帮助他人对他们的身体有良好感受。你让自己达到的健身水平,是由服务和激励他人的渴望所驱动。对于真正被爱极化的人士而言,这是非常强大的激励因素。

现在假设你是暗黑使者,有着恐惧极化方向。你意识到需要减些体重。你减重的动力最终来自服务自身利益的决心。你对成为他人榜样并不关心,但额外的体重会阻碍你实现个人目标。你需要充沛能量来实现自己渴望的成功,而且更好看的体形会让你更容易吸引到满足个人欲望的伴侣。减重还对你的职业发展有帮助。另外,让自己比周围的人们身体更棒十分重要,因为你和他人始终处于竞争状态,更棒的身体会为你带来竞争优势。你让自己达到的健身水平完全是由服务个人需求的欲望所驱动。其他人是胖是瘦无关紧要,除了会让你相比之下看起来更棒。对于真正被恐惧极化的人士而言,这是非常强大的激励因素。

有趣的是光明使者和暗黑使者可能吃的是相同饮食,采用了相同锻炼方式,最后达到了相同健康水平。但他们各自出于非常不同的理由在做此事。光明使者的驱动力量是服务和激励他人的内心渴望,暗黑使者的驱动力量则是主宰他人的竞争欲望。所以光明使者更倾向于帮助他人减少体重,鼓励人们改善饮食方式和锻炼习惯。暗黑使者只是为了个人利益才帮助他人。

光明使者和暗黑使者对健康有多重视,取决于他们的具体人生使命,以及他们表达极化方向的方式。对某些人来说,高水平的健康状态非常重要。对其他人而言,仅有必要达到一定程度的健康状态。

你很可能既非光明使者也非暗黑使者,但仍可在减重意念上应用极化方向,让它更容易成功。下面就有两个例子。

用爱的方式减重

要想用被爱极化的方式减重,你可以为也想减重的人们组建一个互助团体。你会帮大家一起减重,像庆祝自己的胜利一样庆祝他人的里程碑进展。你还能开通一个博客,和世界各地的人们分享减重洞见。你甚至可以基于减重意念,发起像“赚取百万试验”之类的群体试验,让大家跟踪报告个人进展。若有相应能力,你还可提供免费服务或收取象征性费用,以帮助尽可能多的人。这种帮助他人的决心承诺将提升你自己的减重动力。减重不再是应该做到的事情 —— 而是必须做到的事情。人们会把你视为他们的行为榜样。你不只是为了自己做此事,而是成为团队的一部分。这个例子能帮你理解如何从被爱极化的立场来着手减重吗?

用恐惧方式减重

你又该如何用被恐惧极化的方式减重呢?忘掉帮助他人,这件事全是为了你自己 —— 你的愉悦和痛苦。此时你将用恐惧制造更多压力,自己被驱使获取成功。一旦确定目标体重,你便和自己讨厌的某个人打赌,要在特定日期达成目标。你知道若自己失败,对方肯定会无情嘲笑。如果他人不想跟你打赌,那就承诺若自己失败会付钱给对方。同时确保周围有人证明此事。如果你有博客,请在博客上公布自己减重前的照片,向读者许诺会在特定日期前达到目标体重,并将公布减重后的个人照片… 倘若自己失败,你就会发布一个自己做着某件极其尴尬之事的视频。另外,假如实现目标,请许诺给自己放个假或有其他某种奖赏。经常想想你在异性眼中(或同性眼中,如果那是你个人偏好的话)有多性感,以及你在性爱满足上会有多么好的表现。这个例子能帮你理解如何用恐惧极化方向来减重吗?

单纯的文字无法说清极化意念,因为我们剥夺了意念的能量部分,但我想这些例子足以帮你看到整体全局。对于每个例子,我们都用极化能量使意念变得非常强大。

混合做法会怎样?

若你尝试结合两种做法,将会发生什么?若你把爱的策略与恐惧策略混合使用,结果会怎样?若你尝试这样做,终会产生被削弱的行动目的… 只有两个应该完成的理由,而非单个必须完成的理由。混合两种极化方向的问题在于,它们会彼此抵消,所以你的动力将极大减弱。与混合两种极化方向相比,单一极化方向会提供更佳清晰感和专注度,更强劲地驱使你行动。你如何能同时去表达爱和恐惧?

你瞧… 为使用恐惧极化方向,自己必须持有与爱的极化方向并不一致的思维心态,反之亦然。若你从未尝试过此事,它看起来会有可能,但在现实情形中这种做法并不管用。你也许能部分混合两种技巧,但若个人潜在动力只源于服务他人或自私自利,自己选用的所有技巧也是出自单一动机,你将收获最佳结果。虽然如此,若你依然认为混合做法会管用,就请放手尝试,看看会发生什么结果。它很可能是你需要经历的体验,而且与只是阅读文章相比,你将从亲身尝试中学到多得多的东西。

你当然可以把这篇文章中的理念应用到其他生活领域,比如感情关系,家庭和财务。使用极化意念就是为了高效管用。拥有支持自己的人际关系显然要比毫无帮助更好,所以两种极化做法都想获得良好的人际关系。拥有更多资源也比身处破产或负债状态更好,所以两种极化做法也致力于获得充足资源。但两者潜在的行为动机并不相同。被爱极化之人寻求资源是为提升自己的服务能力。被恐惧极化之人寻求资源是为增加个人收益,而非其他任何考虑。致力于服务他人,却无法自给自足的人无法成为优秀的光明使者。总想主宰他人但四处拖着超重百来斤身躯的人,也不会成为厉害的暗黑使者。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07.03.09

查看原文:

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07/03/polarity-and-health/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