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闪亮的那只熊

像很多家长一样,我也喜欢鼓励自己孩子在艺术上的发展。家中办公室正对办公桌的墙上,就挂了块软木板,自己会骄傲地把孩子们最新的艺术创作钉在上面。

几天前,女儿艾米丽(6岁)告诉我,她想再为我画只熊,添加到我的收藏软木板上。之前她已描摹了大概10只我给她画的原始版的熊。

她计划用相同流程创作第11只熊,但这次我让她尝试从零开始画只自己的熊,而非再去描摹。女儿朝我耸了耸肩,便跑到自己房间试着画了起来。

大概30分钟后,我走过女儿房间时听到她在哭泣。当我问她出了什么问题,她甚至哭得更加大声。接着她对我咆哮着(几乎就像只熊那样)喊道:“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我甚至画不出和其他熊一样的熊来!自己画太难了!我做不到!”

我给了女儿一个拥抱,让她平静下来。然后向她解释说:“艾米丽,我没想让你画只像其他熊一样的熊啊。我想要你画出自己版本的熊。我甚至不在乎它看起来是不是像只熊。我只想看到你创造的东西。我想要艾米丽的原创画作。”

我对她解释说这件事根本不可能失败。她要做的所有事情就是创造某样东西。女儿怀疑地望了我一眼,但还是同意再尝试一下。

过了一会儿,艾米丽来到我的办公室,清理出软木板上的一块区域,将她最新画的熊钉在上面。她不再感到沮丧… 只剩下高兴快乐。

艾米丽画的熊也许不像描摹的那些熊一样精致或统一。那只熊的边缘可能还有点粗糙(若你靠近看的话)。大多数人甚至可能看不出那是只熊… 或许以为是头水牛或牦牛。

显而易见,仅仅因为我是她老爸,艾米丽画的熊在我看来就无比珍贵。这幅画表现了女儿的创造力和父女间的特殊关系。但除此之外它还有更多意义。

软木板中间的那只熊在一群熊里格外突出。他独一无二。事实上,正是其他熊作为背景,才让这只熊展现出自己的独特性。

描摹的那些熊面对中间这只熊肯定感到非常困惑。他为何不跟其他熊一样?为何他的边缘线条曲曲折折,而非流利笔直?为何他看起来浑圆一团,而非轮廓分明?什么给了他显得独特的权利?难道所有熊不该全都一样吗?

在公开环境里,描摹的那些熊会忽视,嘲笑,并尽最大努力回避中间那只熊。但在灵魂深处的私密环境里,描摹的熊们会渴望更像那只独特的熊。软木板中间那只熊的存在,不断提醒着他们自己所没有的勇气。在思维层面,周围的熊会憎恨中间那只熊的独特性,但在心灵层面,他们又会喜爱那只熊的独一无二。

中间那只熊比其他任何熊都更闪亮,不管多么努力地尝试,其他熊都无法转移目光。与此同时,他们对身为一只描摹的熊感到绝望,希望自己能成长为更闪亮的某种事物。

中间那只熊是清醒自主意识创造的结果。其他熊则是克隆复制品。

你又是什么类型的熊呢?你的人生是清醒自主创造,还是克隆复制的结果?你是否努力想跟其他人一样,还是能召唤出自身勇气,成为中间的那只熊… 如此闪亮地散发光芒,甚至其他熊也开始反射出你的亮光?

倘若一个六岁的小女孩都能做到此事……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07.02.15

查看原文:

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07/02/the-brightest-bear/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