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创造体验

创造某种事物的行为,不管是一篇文章,一首诗,一个网站,一个电脑程序,还是其他某种人类创意表达,都是我最珍惜的活动体验之一。

让自己全然进入高度创造性的心流状态通常要花些时间,不过一旦身处其中,除了当下时刻和流经自己的各种想法点子,我会失去对其他所有事物的觉知。我会忘了自己是谁,并失去所有时间感。我甚至感知不到自己的手指在打字。

当处在这种心态时,对于任何试图让我脱离它的事情,自己都有强烈的内在抵制。我会锁上房门,忽视手机电话。如果有人敲门,我将立刻喊道:“走开!”我的防卫反应是潜意识和自动产生的 —— 自己几乎不会清醒意识到。通常我甚至想不起那些打断经历。妻子有可能进入办公室对我说些事情,我甚至记不起她进过房间。

我常把这些创造性时段称作“前往自己的洞穴”。我告诉家人有只熊会守着洞穴,试图进入洞穴将很不明智。我的办公室里其实有多只熊(木头的,纸制的,壁挂艺术品等),所以进入办公室后很容易至少看到其中一只。我甚至有只在挤捏后会发出吼叫的毛绒熊 —— 对于任何潜在的侵入者来说,这是挺有用的警告方式。若你熟悉各种动物,可以说熊就是我的图腾之一,无论自己何时身处创造性洞穴中,他都会为我站岗放哨。假如这种说法对你而言太新潮,你还可以说这种“熊”式个性会在创造性时段接管我的潜意识自动反应。

一旦我沉浸在创造某种事物的状态里,常会保持那种状态直至完成富有意义的工作量,比如写完一篇文章等。除非因为即将赴约,或身体出现饥饿或疲倦之类的不堪重负感,我将耗尽所有可用时间。

举个例子,我的上篇文章《设定你的首要专注领域》,是从晚上6点开始写起。从想到写作主题,到全部写完,最后在刚过午夜时发布,自己一口气写了六个小时。我记得晚上7点看过一遍时钟,但之后便失去所有时间感。在随后的五小时里,我根本没有离开椅子,甚至没有上洗手间。我还忘了吃晚餐。自己也没有注意到家里其余人在何时入睡。我是在凌晨12点半上床睡觉,清晨5点醒来后仍感到焕然一新。

由于某种原因,这些高度专注的工作时段倾向于减少我对睡眠的需求,那类体验很像做了一次长时间冥想。我做的创造性工作越多,自己需要的睡眠似乎就越少。

我从未碰过毒品,但自己可以想象毒品能引发与这种状态相似的欢畅体验。那种状态在许多方面就像我的意识思维经历了一趟旅行。我失去对实体世界的意识感知,临时进入一个超越实体宇宙的世界,一个只有纯粹想法和观点的世界。

通常我并未觉得自己像是进入创意工作的感应频道 —— 我偶尔有过进入感应频道的体验,那是种完全不同的感受体验。但大多数时候我也没有觉得自己像是在清醒地机械完成工作。创意工作是种思维活动,但它进行得毫不费力。若我由外向内地考虑这种状态,它看起来像是一种工作。我会想:“是时候再写篇文章了。我需要几个小时来完成此事。”而且它看起来也像是需要付出努力的活动。但当自己处于创造性的心流状态时,那种状态根本不像是工作。我并不在乎做完它需要两小时还是六小时 —— 当自己无法感知时间时,具体时长似乎也无关紧要了。

随着自我意识在创造活动期间逐渐消融,我会进入和自己在探索的想法点子融为一体的状态。如果针对高效写文章,我会感觉自己就像是高效本身。如果针对勇气写文章,我会感到完全无畏。如果针对爱或喜悦写文章,我有时会出现非常强烈的体验感受,眼泪都会流下来。但直到视线模糊或面颊发痒,我才会意识到自己在流泪。进行创造活动期间,我暂时会成为自己创造的事物本身。

做着创造性工作时,自己不会担心做的是对还是错。我直接允许想法点子充分表达自己。创造行为就是在想法空间的探索漫步,最终的创造性作品只是许多探索路径里的一条。每条路径都为整个探索空间提供了一个独特视角,因此所有路径都正当有效,值得考虑。我们探索的路径越多,对创意空间的理解就越好。

有时当我重读旧文,尤其是多年前写过的某篇文章时,自己对创作那篇文章时抱有的思维心态已不再产生共鸣。我早已探索过其他人生路径,拓展了个人视角。因此,我从来不会用写过的任何作品完全界定自己。那些想法观点会流经我,但不会定义我。我只是个表达渠道而已。

当我创造某样事物时,自己的目标是去探索围绕着某个想法点子的有趣路径。随着开始探索整个想法空间,我会不断遇上一个又一个岔路。产生某个创意作品,就是去探索许多岔路里的一个有趣分支。不过即使单个想法点子的岔路分支都会无穷无尽,所以我们的创造潜力也无穷无尽。真正扼杀创造力的做法,是对特定的岔路分支依附不放,意识不到其他岔路的存在。你抵制探索的岔路越多,自己也会变得越缺乏创造力。

当我回归测试探索的意识状态时,便会重获敏锐的洞察感,能清醒选择最有利于现实情形的行动视角。当面对要解决的某个问题时,自己会评估哪个视角对当下处境最有帮助。例如,若我想提升个人健身水平,与懒惰生活道路相比,自律的生活道路就会显得对我更有用。

我最棒的一些个人成长体验,便是来自对相反想法观点的创造性探索。要想真正理解某种视角,你必须理解它的替代选择。例如,除非你理解了贫穷,否则无法知道何为富有。除非你理解了恐惧,否则无法知道何为勇气。

创造行为是对各种想法观点的冒险探索。有些探索道路会让人原地打转,有些会是死胡同,还有些会导向美妙宝藏。但没有哪条单独的道路能为你提供所有答案。真正重要的是创造之路本身。

当你尝试一种创造行为时,不必担心产出的会是好结果还是坏结果。请直接穿越想法点子的世界,体验经历属于你自己的创造之路。有些路径看起来可能比其他路径更有价值,但所有路径都同等美妙。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07.01.01

查看原文:

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07/01/my-experience-of-creativit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