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自主地赚钱

金钱有多重要?有多少钱才算足够?金钱是个人精神道路上的分心干扰吗?还是必要之恶?有些人比其他人的钱更多是否公平?贫穷比富有更高贵吗?成为一个开悟的百万富翁有无可能?

甚至在高度清醒自主的人们中间,金钱仍是有争议的话题。作为个人,你很可能在许多场合争辩过这个主题。整个社会面对金钱的态度都如此不一致,也难怪人们充满困惑。

金钱是积极正面的资源,还是降低清醒意识的分心干扰?

就像大多数人一样,我也是伴随着关于金钱的混杂思想长大。在某些时候有钱是好事;在其他时候金钱则是必要之恶,或追求真正重要事物的分心干扰。

一方面,我能看到有钱是好事。我们不难承认金钱可以带来某些好处。有些问题能用金钱非常容易地解决。金钱可以提供食物、衣服、住所、暖气、交通工具、教育、技术、娱乐、医疗等事物。鉴于社会当前的运行方式,如果你有很多钱,就有许多解决方案。金钱肯定无法解决你的所有问题,它也可能制造出各种新问题,但总的来说,金钱无疑是解决问题的强大工具。

我认为励志演说家厄尔·南丁格尔的说法最棒:

在金钱管用的领域,没有什么东西能取代金钱的地位。

另一方面,在某些事上我并不喜欢金钱扮演的角色。我不喜欢它在某些“特别权利”上被当作看门人使用,比如获得恰当的医疗,健康食物,或体面教育资源等。我也不喜欢金钱会引诱人们用欺诈手段获取它。虽然自己挺欣赏如今众多行业巨头取得的成就,但其中不少公司获取财富的手段让我难以苟同。

关于金钱的冲突信念

在自己大部分人生中,我始终困于针对金钱的不一致态度。从客观角度讲,物质财富看起来像是好东西 —— 我肯定应该追求它。从主观角度讲,它看起来又想个巨大的分心事物 —— 我为何应该需要钱?从智识层面讲,财富看起来很好。从直觉层面讲,财富又让我感到无关紧要。在看待金钱这件事上,我还未想出一种能从多个视角都达成和谐一致的方式。

你是否一直挣扎于类似的内心冲突?倘若如此,你可能并不孤单,因为这种内心冲突很大程度上是社会训化的结果。有些影响力量告诉我们金钱非常重要,同时有其他影响力量告诉我们金钱并不重要。看看各种节假日里发生的事情。广告商们要我们去消费,消费,消费。我们花的钱越多,假期就能过得越好。给妻子买条钻石项链(本身毫无价值,但却贵得离谱),她便会永远爱你。另一方面,我们可能看过像《生活多美好》(It’s a Wonderful Life)那样的经典假日电影,告诉自己要正确看待金钱,感情关系远为重要。人们周围充斥着各种混杂信息。

这种社会训化也影响着我们的感情关系。基于他人的收入或财产状况,你会做出何种推断?若你知道某人的财务状态,但从未见过对方,你会对他/她做出预先判断,在其身上附加可能并不真实的性格品质吗?你对一位百万富翁会做何推断?对某个完全破产的人呢?你对和收入是自己10倍的人约会有何感受?与收入是自己1/10的人约会又是何种感受?

我相信这些混杂想法导致很多清醒自主的人也觉得金钱本身是问题所在。可能更好的做法是找到一种根本不用钱也能生活的方式… 至少将金钱的影响缩减到最小。假如金钱真是清醒生活的分心干扰,那么最清醒自主的选择不就是彻底回避金钱?也许我们可以放弃在世间的所有财物,选择修道院的生活?

在宗教领域,金钱通常也扮演着令人困惑的角色。按说耶稣并非特别富有之人,但如今的天主教会却财富万贯。根据《联合国世界杂志》报道,天主教会单是拥有的金银财产便价值几十亿美元,再考虑教会遍布世界的不动产,艺术收藏,以及免税待遇,由天主教会控制的财富总数令人惊愕。虽然鉴于整个组织的复杂性和规模,具体财富数字很难估算,有些人相信教会才是这个世界最富有的实体,教皇控制的财富比地球上任何公司或政府都多。无论此事真假与否,教会的财富状态肯定和耶稣生平形成了有趣对照。当你展望自己的财务未来时,应当以耶稣为榜样,还是以教皇为榜样?或是完全选择其他榜样?

我们可以更深陷入财务信念令人困惑的泥沼,但我不认为那种做法有任何帮助。所以让我们把各种社会榜样放在一边,全新审视金钱在生活中应当扮演的角色。

什么是金钱?

金钱是种社会资源 —— 而且是主要社会资源。金钱本身并无任何固有价值,但我们通过社会共识给它赋予了价值。若我给你100美元,你就可以从社会提取100美元的价值。这种做法之所以管用的唯一原因,就是人们一致同意那100美元具有特定价值。如果大家同意金钱毫无价值,那么金钱无论怎样都不会有任何价值。

由于它是种社会资源,金钱并非完美的交易媒介。任何事物的价值,包括金钱在内,都是由社会共识决定。它可能只是两个人之间的共识,比如你从他人手中购买一件物品,也可能是一大群人之间的共识,比如你去买卖上市公司的股票。

当个人估价大致匹配社会共识时,你便认为定价公平合理。当个人估价偏离社会共识时,你就会认为某件物品定价过高或过低。

尽管这样做会有严重后果,但你可以自由选择退出金钱代表的社会契约体系。大多数人发现这种做法完全不切实际,但只要你愿意如此,便可选择不给金钱附加任何价值。然而,若你仍想使用社会资源,就需创造出自己的社会契约模式。它可能包括物物交易或其他交易形式,或者可能涉及利用关系资源满足自己的社会需求。

对大多数人而言,金钱代表的社会契约系统拥有的好处多到难以忽视。虽然货币交易系统远非完美,它却比其他替代选择更加高效。通过给社会交易赋予货币价值,并让金钱在人际间转移变得轻松容易,社会交易也变得相对轻松简单。买日用品,上班工作,用电或上网,都是社会交易的例子,通过社会共识,所有这些交易都可以缩减成转移金钱。

甚至金钱本身都可以指定价格,任何背负债务的人都能证明此事。若你今天就想用钱,可以通过日后支付更大数额的金钱来购买它。

所以金钱本质上是社会信用。它是来自社会的欠条,让你可以在任何时候取用特定数量的社会价值。你拥有的金钱越多,这个社会欠你的便越多,你能提取的价值也越多。

如何赚钱

让我们考虑一下赚钱意味着什么。由于金钱是种社会资源,赚钱便意味着更多获取社会资源。当你花钱时,就是在把金钱转换成价值。但当你赚钱时,就是在把价值转换成金钱。

赚钱的一种方式是售卖财物。把一件物品卖出去,你会收获相应钱款。另一种选择是以某种价格得到物品后再用更高价格把它们卖出去。各种公司在这个星球上挖取资源并将其售卖营利。对个体而言,赚钱的形式可能包括低价买入物品、股票或债券,再以高价卖出。

或许最常见的赚钱方式就是出售个人时间。找份工作去用个人时间交换美元。自己贡献高社会价值的能力越大,你的赚钱潜力也越大。时薪10美元和时薪100美元之间的差别,就在于后者拥有更大社会价值。这种差别并非任何人的“过错” —— 其差别在于人们对特定工作的价值形成的社会共识。请注意绝对价值与社会价值之间的差别。顶尖运动员在绝对意义上可能并未做什么有用工作,但他们的报酬是基于自己所提供服务的社会价值,而这种价值当前十分高昂。

赚钱的另一种方式是创造一个为自己赚钱的系统,比如经营生意。这是我的最爱,因为它比出售个人时间的杠杆作用大得多。我发现长远而言它的风险也小得多,因为拥有和控制一个赚钱系统,要比在他人裁断下用个人时间交换金钱更安全可靠。

你也可以通过出售金钱本身来赚钱… 即投资。通过向他人借出你的金钱或财产,你可以赚取利息和/或分红。你的赚钱方式将取决于自己的投资对象。投资于一份新生意和投资于某个犯罪组织完全不同。前一种投资形式是在创造社会价值;后一种则是在盗取价值。

当然,赚钱的最后选项就是盗取金钱。从历史角度看这一直都是个很流行的选项,但我在此不会对它做严肃考虑。

若你思考赚钱这件事,它其实有两种基本方式:

1. 做出社会贡献,并收获与你贡献的社会价值相当的报偿。

2. 利用市场低效问题,不贡献任何价值地获取金钱。

第1种选择包括找份工作,经营一份提供产品或服务的生意,转卖有额外附加价值的物品,或对这些做法进行投资。第2种选项包括转卖毫无附加价值的物品,赌博,占别人便宜,犯罪,或对这些做法进行投资。

下面是对以上两种策略的另一种总结说法:

1. 做贡献。

2. 占便宜。

除非你已用某种方式退出货币交易体系,否则当前就在用这两种方式或其中之一赚钱。很可能有一种策略在你的生活中处于主导地位 —— 你要么正创造着真正价值并因此获得报偿,要么就正在占便宜,偷取他人创造的价值。

请注意第1种做法对货币交易体系的存在和繁荣至关重要,但第2种做法并非如此。占便宜者能存活的唯一方式就是偷取贡献者创造的价值。但归根结底必须有人做出贡献,否则占便宜者将没有能够偷取的价值。

顺便说一下,安·兰德写过一篇令人心醉神迷的小说,名为《阿特拉斯耸耸肩》,内容是关于若世界上的贡献者们转而建立属于自己的社会,留下占便宜者们自生自灭,那时会发生什么。贡献者的社会变成了天堂般的世界,而占便宜者的社会最终分崩离析。安·兰德认为以贡献者为代价来奖赏占便宜者的社会体系是邪恶的,贡献者们应当自由决定如何使用他们的工作成果(以及是否愿意支持任何占便宜者)。

某些程度的占便宜行为在人们预想之中。比如孩子们会占父母的便宜。那些无法做出贡献的人们会占贡献者的便宜。无论我们何时不付钱地享受他人的劳动成果,我们就是在占便宜。我们都在占自己祖先辛勤劳动成果的便宜。但最终我们必须决定是要在余生继续占人便宜,还是开始做出真正的贡献。我们要一生都做占便宜者吗,还是想成为贡献者?

显然人们的生活既包括做贡献也包括占便宜,但什么才是你今天创造收入的策略?你会贡献社会价值吗?还是在其他贡献者提供的价值上占便宜?

让我们对两种可能性都做些考虑。

占便宜的思维心态

选择占便宜模式意味着你正获取大于自身所做贡献的社会价值。你的专注点是索取而非给予,因此你从社会系统中拿走的要多于自己返还的。占便宜者的思维心态认为你可以始终依靠他人来弥补自己的懒惰。它是种享受不劳而获权利的思维心态。因为你仍需获取食物、衣服和居所之类的价值 —— 这些都是必须由他人向你提供的价值 —— 你的生活便是以其他人的付出为代价。你的负担也许正被他人承担,比如自己的父母,或者可能被整个社会分担,但不管是哪种方式,你都是通过吮吸社会的乳头才得以生存。

有时人们会对占便宜变得习以为常,以至于很容易忽视它。很多人看起来干着做贡献的职业,却暗藏着占便宜的思维心态。他们想在做出尽可能少贡献的同时获取尽可能多的社会价值。他们只做必要的赚钱工作,却想尽可能多地占取便宜。这样的人没有激励内心的职业,因为工作只被他们看作达到目的的手段,而非做出真诚贡献的渠道。请环顾四周,看你能否识别出自己生活里的占便宜者们。谁更想要索取,而非给予?

占便宜者思维心态的另一个名字就是贫穷匮乏思维心态。因为你没有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价值,你获取的金钱也必将来自他人。它是个零和游戏。不管你获得了什么,其他人必有损失。

占便宜者的思维心态会让达成财务富足非常困难,因为要在这种思维心态下取得财务成功,你必须去拥抱被大多数人视为消极负面的某些价值。你的收获是他人的损失,所以自己变富就需要利用更多人。为了通过占便宜的方式有所收获,其他人必须用真正的价值来填补你的索取。因此你积累的财富越多,你从他人那里盗取的也越多。

大多数人无法面对以他人为代价让自己变富的想法,所以占便宜者思维心态常会导致自我折磨的表现。若你陷入这种生活模式,自己对金钱将体验到一种爱恨交加的感情关系。一方面,你可能想要更多金钱,但另一方面,你也许对赚太多钱感到拒绝,因为你知道自己赚的越多,其他人付出的代价也越大。例如,若你想作为专业扑克选手谋生,便知道自己赚得越多,其他人输的钱也会越多… 这可不是高度清醒之人实现财务富足的最佳动力。

有些人能通过降低自己的意识觉悟水平,来绕过在财务上自我折磨的问题。他们学会了在赚钱时不去理性思考自己赚钱方式的各种后果。他们想出种种辩解理由来解释自己的行为做法,不让个人意识觉悟阻挡赚钱道路。从终极意义上讲,这便是犯罪者的思维心态。

你越是靠近占便宜者的思维心态,就越难体验到财务富足和保持清醒自主的状态。最终你必须在两者间做出选择:是保持清醒自主,还是变得富有。如果屈服于占便宜者的思维心态,你就无法同时拥有两者。若你发现自己困于某种收入水平,无法再向上发展,自身潜藏的占便宜者思维心态,很可能就是罪魁祸首。这种思维心态会引导你去问:“我如何才能赚到更多钱?”而非去问:“我如何才能贡献更多价值?”它也是导致你认为赚更多钱是个坏主意的思维心态,因为你的收获会是他人的痛苦。

贡献者的思维心态

现在让我们考虑一下贡献者的思维心态。这种思维心态承认赚钱的最好方式,就是提供公平价值来做交换。创造真正的社会价值,再接收与那份价值相称的报偿。鉴于市场低效问题,有时你的报偿会过低,有时会过高,但其基本理念就是你将通过做贡献来赚钱。

若你想以贡献者的身份获取收入,就必须贡献社会价值,而非个人价值。许多想成为贡献者的人士都困于这个概念。个人价值是你认可的价值 —— 你可以自由决定什么事情对你个人来说具有价值,没人同意你的想法无关紧要。但社会价值是由社会共识所赋予。若你相信自己的工作极具价值,但实际上没人承认此事,那么你的工作就有很高的个人价值,但社会价值很少或根本没有。这里是关键:你的收入取决于自己工作的社会价值,而非个人价值。

若你想从创意工作中获取收入,自己的工作就必须具备社会价值。这件事上不存在变通做法。没有社会价值,便没有收入。若你的技能和辛勤工作没有与创造社会价值保持一致,你就无法作为贡献者创造收入。

这并非一个公平系统 —— 它只是货币交易系统运行的方式。因为金钱是以社会价值为背书的社会资源,当你只能提供很少或无法提供社会价值时,自己没有报偿便合乎情理。人们常说“找到需求并填补它”,这句话的确真实可靠,其中的需求指的便是社会性需求或欲望。

例如,这个网站就有相当程度的社会价值。你或我作为个人是否看重它,其实在财务层面无关紧要。它能成功创造收入,是因为整体社会共识认为这个网站具有某种程度的价值。那份社会价值让此网站产生收入变得有可能。倘若这个网站没有任何社会价值,它便没有任何收入潜力。

贡献者思维心态的另一种称呼是富有思维心态。这种思维心态认为财富可以通过创见和行动创造出来。你的收获只是自己贡献的社会收益的反映。若你想获得高收入,就必须贡献出大量社会价值。你创造的社会价值越多,自己赚到的金钱也越多。这是种共赢思维心态,因为你在为他人福祉向整个社会系统提供价值。

在贡献者的思维心态下,你收获的金钱就是自己社会服务的报偿。你所赚到的钱如同社会在对你说:“为了交换你贡献的价值,你将有权在自己选择的任意时候从社会中提取X数额的钱款。”这种事情简直太美妙了!

你个人收入的唯一真正限制,就是自己能创造多少社会价值。若你想赚更多钱,就请拓展个人技能和才华,从而有利于创造出大量社会价值。提高个人收入的最佳方式,就是弄清如何提供更多社会价值。请专注于给予,收获部分很大程度上将自行解决。奖赏社会服务的系统早已就绪,因此你需要做的所有事情就是将你的服务接入已有的交易市场。

用做出社会贡献的方式创造收入是非常积极正面的体验。所以它不会像占便宜者思维心态那样降低你的清醒意识。在贡献者思维心态下,财富和清醒意识并不冲突。事实上,它们彼此间有着极佳的协同效应,尤其是若你能把一些收入重新投入到拓展自身贡献上。

若你采纳了贡献者的思维心态,请意识到不少占便宜者有时会误将你视为他们一员。当你致力于提升自己的社会贡献,从而赚得更高收入时,占便宜者会把他们的价值观投射到你身上,认为你已变得贪婪,肯定是在利用他人获取个人收益。不过别让占便宜者阻碍你的前进道路。请让你的灵感动力源自想要提供更多社会价值的渴望。只是因为其他人误解了你的前进动力,你就限制自己贡献的价值,这样做并无可敬之处。

无偿贡献

在贡献者思维模式下,你始终有无偿做出贡献(即提供免费服务)的选择。如果不想要,你就不必收取自己所做工作相应的全部社会价值。

我喜欢拥有这种选择,因为它意味着甚至那些没钱负担的人,也能享受到我的工作成果。我在这个网站上投入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所以在我看来它肯定不是免费获得。但由于我能利用技术手段保持低运营成本,自己可以在无需让所有访客支付阅读费用的情况下,提供丰富的有价值内容。为自己收获的价值付费完全是可选选项,每位访客都能自行做出是否付费的决定。

金钱就是社会信用,当你婉拒了自己劳动成果本该收获的金钱时,就是婉拒了你已赚得的社会信用。虽然婉拒自己赚得的社会信用完全没有问题,请一定考虑一下若你接收了这些社会信用,可以用它做些什么。你能重新将其投入到更大或更美好的贡献上吗?倘若如此,那么有报偿的工作就比无偿工作更合情合理,因为你可以用那些钱拓展个人使命,服务更多人。金钱会放大你已有的样子,若你已经是位贡献者,更多钱就能让你拓展自己所做的贡献。

你还可以致力于在付费工作和无偿工作间实现良好平衡。两者无需变得非此即彼。

清醒自主地赚钱

贡献社会价值是清醒自主赚钱的主要策略,但只是这样做依然不够。社会价值存在的问题是,你的个人价值无法和社会共识认可的价值完美一致。我肯定若地球上的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整个社会对某些产品和服务的需求将出现剧烈变化。例如,如果所有人像我一样,新鲜水果和蔬菜就将拥有更高的社会价值,而工厂化饲养会变得毫无价值。

当你试图提供的社会价值无法与个人价值实现和谐一致时,你的内在动力将非常虚弱。你不会深受激励,因为你要做的是自己感觉应该去做的事情,而非你想要去做的事情。我常在那些以为某个博客主题能赚大钱便跳入博客界的人们身上看到发生这种事情,但由于无法忍受一直写作相关话题,他们坚持几月后便会选择放弃。请别对自己干这种事情。

另一方面,若你试图只满足个人价值,不提供任何真正的社会价值,你便会患上饥饿艺术家综合征。你可能深受某种令自己感到内心满足的工作激励,但那种工作却无法支付生活账单。请也不要对自己干这种事情。

解决方案是找到你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的重叠区域,并在那个重叠区域内工作。这将允许你去做自己热爱,并能创造出其他人也看重其价值的事情。不要强迫自己在正直品性和个人收入间做出选择 —— 请同时选择两者!

社会价值和个人价值会随着时间不断发生变动,所以请准备好适应变化。在自己20多岁早期,我创立了自己的电脑游戏生意。起初它与我的个人价值完美一致,但没能与社会价值保持一致 —— 我热爱那种工作,但无法赚到任何钱。经过多年努力后,我最终达到平衡点,自己在享受工作的同时也能过上挺好生活。后来我的个人价值发生变化,尽管开发游戏仍有社会价值,但它无法再继续激励自己。于是在那时,我选择改换职业,开办了这份个人发展的生意事业。

个人发展是个有着高社会价值的事业领域,它也与我的个人价值观有着美妙的一致状态。因此,我可以在此领域创造出持续性收入,同时感到非常满足。请不要低估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间保持和谐一致的重要性。若你想清醒自主地赚钱,两者都至关重要。

除非你极不灵活,否则展望出一条既能贡献社会价值,又能与个人价值和谐一致的生活道路应该不会过于困难。若你仔细思考此事,应该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对大多数人而言,更困难的挑战是如何完成转变。在这件事上我请大家参考阅读《人生的意义:转变》一文。

和谐一致的贡献

有两个简单的意识领悟可以帮你达成对金钱和谐一致的思维心态,并超越自身限制性的财务信念。首先,你必须清醒自主地采纳贡献者的思维心态,并舍弃占便宜者的思维心态。其次,你必须找到一种生活方式,让贡献社会价值和满足个人价值达成一致。一旦你内化了这两种意识领悟,便可在创造丰富收入的同时,服务于更伟大的善意。

若你想在不降低个人清醒意识的情况下创造收入,就必须摆脱自身限制性信念。阻碍自己去赚更多钱并不能服务更多人。限制你的收入只会限制你所做的贡献。要赚更多钱的清醒明智理由,就是你可以很好利用那些社会信用。利用它们去拓展自己服务他人的能力。若你过着高贵可敬的生活,那么你能收获更多钱就是件好事。你会是那些金钱的出色管理人。流经你生活里的钱越多,你能投资到自己人生使命上的资源也将越多。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06.12.06

查看原文:

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06/12/making-money-consciousl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