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于抵制感受的清晰感

我们为何要麻烦自己追求清晰感?为何要专注于各种目标和前进方向?这难道不是一种依附心理吗?我们为何不能对生活采取一种更灵活开放的态度?为何不能让一些事情都顺其自然?

若你质疑清晰感,目标或自主选择方向的价值,我便鼓励你尝试相反做法一段时间,看那种生活结果如何。放松融入当下生活。不必操心设定目标。不必操心选择前进方向。只用放松生活,让这个宇宙去处理各种细节。

这是种完全有效的生活模式。有些人花了大量时间以这种方式生活,而且很多人似乎过得还不错。

体验这种生活模式的关键就是学会臣服。你能臣服于生活带来的一切吗?你能允许所有事情呈现它们的本来样子吗?如果你能臣服,就会体验到源于臣服的清晰感。请把它叫做自我满足。你将感到所有事情的本来样子毫无问题,也不会强烈渴望改变自己的生活环境。你会十分满足。

当你对臣服于眼前一切的感觉并不好时,又会发生什么?若你对当下生活情形的某些方面感到有些抵制,结果将会怎样?若你感到有点不满,或非常不满,结果又会怎样?若你更愿身处其他某个地方,拥有其他某种人生体验,结果将会怎样?假如当下体验感觉并不够好,结果又会怎样?

假设你花了很多时间自娱自乐。比如看电影,和朋友网上聊天,玩游戏。在一段时间里你可能觉得挺好,但最终你开始对不断重复同样的生活感到有些抵制。你可能开始对那些生活习惯感到厌烦,眼前的生活情形开始失去乐趣,你可能感觉是时候转变到其他某种生活模式,即使自己并不确定新生活模式看起来是什么样子。

这便是我们内心升起对清晰感的渴望之时。当下生活体验让人感觉并不和谐一致,你感到是时候转向其他某种结果。当现有生活让人感觉完全和谐一致的时候,你会有表现为自我满足的清晰感,所以自己不再渴望其他任何结果。

人们对清晰感的渴望源于抵制心理。正是你对当下现实生活的不满才让个人欲望清晰起来 —— 包括对新生活方向,新生活结果,新生活模式的清晰感。

你能看到自己对清晰感的渴望与个人对当下生活情形的某些抵制感受间的相互联系吗?你能看到抵制感受如何刺激自己对新的生活方向、前进目标或生活模式渴望更清晰的了解吗?更普遍地说,你能看到各种生活目标也源于自己的抵制感受吗?

请考虑这句俗话:需求是发明之母。需求激发创意。抵制感受激发清晰感。

我想建议大家采取一种有趣的转变做法。请停止抵制自己的抵制感受。注意到抵制感受正推动你脱离当下生活情形,激励你挑选一条不同的生活道路。抵制感受就是那粒种子 —— 那个需求 —— 激励自己朝着新方向采取行动。

抵制自己的抵制感受很常见 —— 我们试图淹没自己对当下现实生活的不适,不满或失望感受。但抵制自己的抵制感受,其实会让你受困停滞,因为你并未让自己的不满感受像能推动自己朝新方向前进的弹簧那样充分挤压。当各种抵制感受出现时,请充分体会它们。让自己去感受悲伤,感受愤怒,感受沮丧,让那个情感弹簧充分挤压弯曲。

信任你的抵制感受有它强大的存在目的。信任它们会指导自己找到新的生活道路。信任它们有其必要 —— 它们就是需求本身 —— 起着发明之母的作用。

若你停止抵制自己的抵制感受,常会更快收获清晰感。请别再用各种分心事物淹没它。让自己尽情体会你正出现的感受。和那种感受对话,针对它写日记,深入探究它,让它挤压弯曲。邀请那些抵制感受给自己带来全新层次的清晰感。

为更快获得进展,请看自己能否真正欣赏感激那些抵制感受。欣赏感激失望,不适与悲伤感受。留心注意那些感受,感谢它们帮你指出了更好的生活方向。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20.01.23

查看原文:

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20/01/clarity-from-resistanc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