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幸福和收获成果的思维模型

模仿榜样是个人发展领域相当常见的一个概念:找到某位正拥有你想要结果的人士,学习了解他们是如何做到的,然后基本复制他们的成功路径。

从客观立场来看,这种做法合情合理。假如世界本质上是客观的,这类模仿榜样的做法就该挺管用。但它对你真的管用吗?

核心原则 vs. 榜样模型

不过比模仿榜样更好的做法,就是理解各种成功结果背后的核心原则。之后你可以把这些原则更灵活地应用到自身情形上。我听说这便是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采用的做法。和基于对他人管用的方法,通过推理类比来实现成功不同,显然他更喜欢基于物理原则,从头开始打造属于自己的成功模型。

我喜欢用相似方法来应对个人发展挑战。虽然自己发现学习他人很有价值,但我在复制他人路径时并未收获太好结果,即使尝试这样做,我的创造性本能和直觉也倾向于引导自己走上完全不同的实践道路。

但我确实喜欢根据基本原则去思考,比如真相,爱和力量三原则。每个成长挑战都有它的真相一面(本质是什么),爱的一面(我想要什么),以及力量一面(我能创造什么)。对于如何解决某个问题,实现某个目标,或在生活进展顺利时保持其连续一致性,这些原则发挥的作用就像基本搭建模块。

客观性模仿做法存在的问题

不过模仿榜样是个非常客观性的概念,它根植于某些客观性假设。

一种假设是对他人管用的做法很可能对你也管用。这对某些简单事情来说可能没错,比如按照某份菜谱做顿饭,但对于更大型项目,比如创建一份生意事业,便存在太多复杂性,导致人们很难知晓是哪些因素造就了最终的成功。甚至那些公司高管写作关于个人成功原则的书籍时,也常会附注警示提醒和免责声明。

对于每种被当作黄金成功原则分享的建议或法则,我们通常不难找到它们的反例。大家会发现那些成就显著的公司也存在糟糕领导体系,糟糕团队合作,缺乏清晰愿景,以及其他混乱问题。显然美国经济在2019年表现出色,但相比之下美国政府的状态简直不堪入目。假如某些政府官员针对这种经济成就的成功原则写了本书,你会想要模仿他们的方法路径吗?我更愿剪烂那本书,然后把它冲进马桶。

我已发现自己在学习研究和模仿他人成功模式上获取的结果很有随机性。有时这样做挺有帮助,但大多数时候我不得不说完全是白费功夫。

自我榜样模型

与试图模仿他人成功模式不同,通过更深入地研究自己,我一般会收获更好成果。我已花了多年弄清个人优势和劣势(真相),自己最大的欲望和兴趣(爱),以及个人最佳行动方式(力量)。

这是种不同类型的榜样模型。与效仿他人模式并试图移植到自己身上不同,我会创建出个人成功模式的思维模型。

但若用孤立方式审视自己,这种做法也存在局限。因为外部环境结果并不完全取决于我。我需做好自己那部分工作,但现实环境也有它的发言权。有时当我踏入外部世界,相信对自己有了更好理解,清楚知道为改善个人成果需要做什么时,现实只会一巴掌将我扇回老家,一切从头开始。这种事在你身上是否发生过?

这种做法是个好开端,但若你打算创建属于自己的榜样模型,也必须创建出合适的现实世界模型。另外,你还需要创建出自己和外部世界相互关系作用的模型。所以你在此至少需要三种模型。

外部世界的模型

寻找客观性榜样模型的做法,同样承认外部世界对我们最终获得的结果有发言权,但这种做法存在一个无法证明,却很可能是错误的巨大假设:即你的外部世界与他人的外部世界完全相同。如果这个假设并非真相,那该怎么办?如果我们的外部世界其实各不相同,又该怎么办?

你的现实世界和我的完全一样吗?如果不是,那么为让模仿做法有效,客观模型就需要承认这些外部世界间的差异,并提供某种适用于不同世界间的转换矩阵。但它们通常无法做到此事。

即使从纯粹客观的立场审视各人的外部世界,我们也很难把它们叫做相同世界。倘若存在一个所有人共享的客观世界,显然大家并没有统一的环境条件。只用看看富人和穷人生活环境的差别,我们便很难说人类每天都生活在相同世界。我生活的个人世界并未遭受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的困扰,但很多人都有此困扰。我生活的城市有自己的金字塔,城堡,埃菲尔铁塔,布鲁克林大桥,自由女神像,大运河,火山,海盗船,而且彼此都在步行范围内。

若你想应用客观榜样模型,通过它改善个人成果,一个建议就是从和你有非常相似环境条件的人那里学习 —— 包括身体,社交,文化,教育等方面的条件。

主观现实的榜样模型

我发现在模仿榜样上,最有效的做法就是将整个概念转移到主观现实的思维方式上。

假设这个世界是模拟现实,其中包括你的个人角色身份。我们仍能创建和使用各种榜样模型,但现在我们需要能用于模拟的模型信息。这些模型信息包括你是谁和你是什么,这个世界是什么,你和这个世界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我通常用起来效果很好的一套简单模型信息如下:

  • 我是个处于发展模式的清醒意识生命,正被自己在这个现实世界的经历体验所塑造,而这种经历体验只是暂时的。当我结束了这个世界的存在,很可能会继续探索其他维度空间的学习经历和体验。
  • 这个现实世界是模拟结果,包括我的角色身份,它与虚拟世界很相似。
  • 我和这个现实世界的彼此关系是,我是受训者,现实世界是培训者。无论自己是否配合,整个模拟环境都会试图训练我。但若自己配合,训练过程会更容易,而且在配合良好的情况下,我也能更快完成训练并享受训练过程。抵制训练或不承认这个现实只会制造停滞状态,并拖慢所有进展,除非我能领会明白此事。

有了这些模型信息(我承认为让文章保持简洁,我过于简化了模型信息),自己应用榜样模型的做法也非常不同。

我应用这些模型信息的主要方式,就是注意自己的现实环境会奖励什么,以及不奖励(或惩罚)什么。奖励可以是某种外部结果,但我倾向于更重视自己的能量特征和情绪反应。自己同样会考虑缺少奖励或惩罚的情形。

我喜欢这种方法途径的地方在于,它和我在人生中有过的许多经历体验融合得很好。

客观世界的基准法则并不会随时间发生改变。我们设想物理法则在今天会像一年前一样管用。但在模拟世界里,各种法则都可能发生变化,有时还会突然变化。所以昨天对你管用的方法也许今天就不再管用。

你是否曾尝试从过往成就体验中提取自己的成功方法,但在重新应用那个方法后,结果要么无效,要么极其糟糕?这种事在我身上便发生过许多次。过去对我管用的方法对今天的我毫不管用。我认为那是由于现实世界有时改变了法则,很可能是为确保我能持续进步。它不允许我停止成长,维持现状太久,它也不会让我一直困于重复的生活循环。起初我发现此事极其令人沮丧,但现在我感觉合情合理,自己其实很感激这种状态。知道自己生活在一个不允许我永远保持停滞的世界里,感觉挺好。

我的模拟世界似乎有十分明智的算法,会逐渐让现实情形衰退,直到自己明白是时候改变方法途径。若我顽固抵制改变,模拟世界终会开始打破以往管用的生活方面,将我震出个人舒适区。我已懂得通过清醒走在成长道路上,选择配合而非过多抵制,很大程度上可以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为期60天的“沉浸体验”课程,就有很多这方面的更深入练习和实践。

当我尝试应用客观榜样模型时,它以前起过一点作用,但在探索新事物时管用时间挺短,效果也有限,后来便不再管用。现实世界似乎允许我在进行新探索的早期阶段学习他人经验,但不会让我在那种状态停留太久。这种方法途径早晚会失效,通常还是很快失效。

幸福快乐

如今我会用极具协创性的方式处理和现实世界的相互关系。我会大声和现实世界交谈,提出各种要求,并在感觉应当积极行动时拓展自我。当我处于这种流畅自然的思维心态,实际效果非常好。自己内心感到幸福快乐,而且很享受那些令人愉悦的行动结果。

拖延我前进步伐的一件事,就是误解了幸福快乐对于自己,还有对模拟现实,到底意味着什么。过去我曾以为幸福快乐就是平和,满足或宁静的生活状态。但若试图把它们当做自己的主要生活模式,我的现实世界常会惩罚这种行为。也许你在那种生活状态里会收获更好结果,但它对我并不管用。

所以若我试图用冥想方式应对生活,那种做法将受到惩罚,我最终会感觉更糟 —— 整个人显得无聊厌烦,没精打采,焦躁不安,好像自己正落于人后。外部压力也随之而来。现实世界似乎把我对宁静状态的追求看作逃避放弃,就像我在试图回避训练。它最后总会给我这种回复:我不能让你这么做,Steve。

当试图追求那种幸福快乐时,我并不会得到幸福快乐,也不会得到自己喜欢的外部结果。

这引导我询问自己的现实世界到底奖赏什么行为,以及当我与生活的训练一面合作时,它到底会如何奖励我。

刺激感

我必须承认宁静生活对自己来说有点无聊乏味。短暂身处那种状态还好,但我不想一直去过那种生活。

所以我琢磨自己应该尝试创造的幸福生活,或许是更让人兴奋的模式。可能我需要的是高刺激感的生活版本。

这确实比试图生活在宁静状态对我更管用,当体会到创意项目、旅行冒险和新社交体验的刺激感时,我也确实很幸福快乐。我可以在这种模式下生活更久,但现实也不会让我一直停留在那种状态。最终它会让我放慢速度并踩下刹车。

我原以为高刺激感就是人生,宇宙和一切事情的答案,那种想法有时看起来很正确。但长远而言那并非可持续的做法。现实世界不会让我在每个清醒时刻都生活在那种状态。反正自己也不确定一直想要那种生活。我同样喜欢丰富多样的生活状态。

但至少这是我想出的人生拼图的关键一块。通过把幸福快乐定义成刺激感,兴奋感,乐趣,探险,风险等人生体验,现实世界的奖赏要比追求宁静生活高出一个数量级。

2016年我和Rachelle花了30天时间体验迪斯尼乐园生活,结果好玩极了。多年前我很想尝试为期10天的Vipassana冥想静修课程,但现在已经没了兴趣,尤其是听Rachelle聊过关于那个课程的平淡体验后。我肯定这种课程对某些人来说很棒,但我相信假如亲自尝试,我的现实世界不会奖赏那种行为。不过现实法则以后也可能发生变化,我们未来再看。

平衡

明白自己需要刺激感的确是解答人生拼图的重要一步。之后我需要做的就是倾听现实世界,留意自己何时处于流畅美妙的奖赏状态,何时又没有。我在什么时候内部感觉很好,外部结果也很美妙?那就是现实世界最棒的奖赏组合。

对我来说,处于高刺激感的生活状态,大概会给自己创造70%的幸福感。其他平衡这种状态的生活模式有:放松,休息,感情,关系,亲密行为,独处,以及平和与宁静体验。

这种平衡如同构思你尝试创作的一首歌曲。你想让多种乐器一同和谐演奏,有时关键就是从正确乐器开始演奏,然后其他乐器便会自然归位。对我来说,刺激感就是自己人生乐章的关键部分,但其他部分也很重要。

就像我在昨天文章里提到的,要让自己与现实世界的舞步保持一致非常难以捉摸。我经常忽视那些同步信号(或试图顽固地否认它们),但自己正越来越擅长和现实舞步协调一致。我只是需要不断练习,而拥有正确的思维模型会提供极大帮助。糟糕的思维模型有可能让你数十年都停滞不前。

你和你的现实世界模拟器

我的现实世界模拟器当前似乎正奖赏某种平衡状态,但不要假设你的模拟器也有相同作用方式。你的模拟器可能有着不同作用法则,或者你在世间要经历与我不同类型的训练(或毫无训练)。

训练思维心态对我有着奇妙效果,因为它让我始终处于成长状态,它不会让我安于现状,但也允许我有足够的休息和娱乐时间 —— 以及进行人际交往和建立亲密关系的时间。我无法每天全部处于高刺激感的生活模式,但可以每天有大段时间这样做。写作对我来说就是种很有刺激感和幸福快乐的活动体验,所以每天写作让自己感觉很棒。

若你试图用客观方式模仿我的做法,我想你很可能会收效甚微。相反,请更多关注你和自己现实世界模拟器之间的相互关系。我在这里分享的内容就像李小龙说的指向月亮的那根手指,《投资在你的核心方面》一文对此做过解释。不要把手指误以为是你要望向的月亮。月亮代表的是你和自己现实世界之间美好的协同创造关系,强化这种关系是你要真正追求的目标。当你处于强大健康的关系状态,生活便会令人享受得多。

我的首要建议是关注生活何时给了你奖赏感受,何时又没有。你会把什么作为模拟现实世界对自己的奖赏?你的内部感受如何,自己想看到什么外部结果?

如果你感觉生活奖赏并未流向自己,或许模拟世界就是在告诉你需要调整自己的做法。请大声和你的现实世界对话,问它想要你做什么。求它给出指引。让它提供各种暗示和线索。当强烈的积极感受推动你朝着新方向行动时,请留心关注。对我而言,当自己的想法转入正确方向时,常会出现兴奋,紧张和冒险感。

你认为自己的现实世界是如何运转的?它也在训练你吗?你对它的运转模型有何不同看法?请信任自己的最佳思考结果。

信任

我的现实世界尤其喜欢挑战自己,要比以往更信任它,它对自我信任也会给出奖赏。所以我喜欢提出的一些好问题有:

  • 若我更加信任自己,会去做什么事情?
  • 若我更信任自己的现实世界,会去做什么事情?
  • 我能信任现实世界会给自己需要的事物吗?
  • 若我不断拓展自己,我能信任现实世界会支持自己吗?

你和自己现实世界的关系和我的可能不同,但我想所有长期性的关系都需要建立在信任基础上。

因为我致力于治愈信任伤痛和深化对现实世界的信任已有很多年,自己明白信任在所有关系中有多重要,包括我和自己服务的人们之间的关系。我喜欢和那些信任我,信任自己,也信任现实世界的人们一起共事。当人们高度信任时,大家可以共同走得更远。我们可以坦诚沟通,多年间相互支持,那种体验无比美妙。我很感恩自己的现实世界在我处于低信任模式时并未放弃我,还不断邀请我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有高度信任感的人。高度信任的关系会给人极大满足,无论是在个人层面还是专业层面。信任感将打开通向真实,深入和持久友谊的大门。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20.01.03

查看原文:

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20/01/mental-models-for-happiness-and-resul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