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该拥有多少目标?

你该拥有多少目标?多少目标会太多… 或是太少?

提出这类问题甚至是否合乎情理?

假设我们尝试想出一个恰当数字。具体答案将取决于很多因素:

  • 你考虑的是什么类型的目标
  • 你的目标有多可行或多不可行
  • 那些目标彼此间的互补性怎样
  • 你主动实现那些目标必须付出的时间和精力
  • 你在追求那些目标时可能遭遇的阻力
  • 你平均能多快实现那些目标
  • 你从他人那里能得到多少社交支持
  • 你在目标上必须投入多少金钱和资源
  • 你坚守某个目标和在实现它之前就舍弃的可能性有多大
  • 你当前要面对的分心因素有多少
  • 你能从容应对多大的压力

很快我们看到具体答案会变成… 要由实际情况来决定。

事实真相是为了想出适合所有情形的理想解答公式,存在太多考虑因素,太多不可预测性,而且目标设定和实现过程还存在太多固有的混乱问题。用具体数字回答这个问题看起来挺无望。

但我们也别这么快放弃努力。

假设你问我一个人该有多少目标,我会自信告诉你应该有42个。你所寻求的答案就是42.

你可能会问:“为啥42?为啥不是41或43呢?换成别的数字不行吗?”

假设我的回复是:“不行 —— 41太少,43太多。你就是需要42。这样不多也不少。”

然后你很可能想知道具体原因。其他数字到底有何问题?什么让42如此特别?

我现在可以给你42为何是理想数字的各种原因。我可以告诉你设定42个目标对自己总是很管用,其他目标数字总令我失望。我可以引用某个报告表明42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个完美数字。我可以告诉你42之所以管用,是因为它就是人生,宇宙和一切事物的终极答案。但不论我说出什么数字,你毫无疑问都难以信服。你会从我给的任何答案里找出漏洞。你会告诉我自己的情形为何与众不同。你就是那么喜欢争论,对不?但当然你说的都是对的。

这个问题的麻烦之处在于问题本身。若我们稍微修改这个问题,就能更容易看到麻烦出在哪里。

目标是结果

一个目标就是一种结果或成果,所以应该拥有多少目标这种问题与去问我该拥有多少结果非常相似。

显然我的答案仍是42。你应该有42个结果。这种回答听起来甚至更可笑,对吗?

让我们稍微重新表述这个问题。请尝试这样问:我可以拥有多少结果?

假设我又说是42。你可以有42个结果。现在那个问题听起来就像你在征求许可,是不?若我说你可以有42个结果,你很可能会抵制对自己能有的结果施加限制。

如果你仔细想想,现在其实合乎情理的答案只有一个。

那个答案就是一。

对你的人生之路来说,在任意时刻合乎情理的说法就是你正经历体验一种生活结果。其实我们也只有一种生活结果。那个结果就是你此刻所处的生活状态。

这一结果像个巨大的生活截屏,包括你的身体,思维,情感,财务,家庭,社交关系,设备数据,以及其他所有现实情形的瞬时状态。

若你的生活是款视频游戏,我们现在点击“保存游戏”按钮,你的唯一结果就是那个保存的游戏文件。无论定义你当前的生活状态需要多少数据,以便晚点可以重新载入复现与现在完全一样的结果,那些数据仍然可以只用一个文件保存。它会是极其巨大的文件,但我们只需要一个足够大的文件来保存定义你任意时刻生活结果的所有数据。

去问你该有多少目标就像去问那个文件里要保存多少数据元素。具体答案取决于你要对单条数据细化到什么程度。

例如,我们要如何定义你身体层面的数据点?这些数据点可以包括你的体重,身高,肤色,灵活性,体力等。我们可以像定义角色扮演游戏里的某个游戏角色那样,编写一长串定义你身体状态的数据。

若我们回到之前的问题,将相同点子应用到目标设置上,就能更清晰地看出那个数字问题为何毫无用处。你可以只定义一个身体层面的目标,比如保持特定体重,或把相同目标细分成另外10个或100个目标,比如你想在不同运动项目上达到的力度,速度或灵活度。目标的具体数量将取决于你把那个大文件分成有意义数据点的细化程度。

但对这些数据点的定义很大程度上是主观臆断的。我们可以设定1个综合目标,或10个或100个更小目标,它们都能定义同样的生活结果。这种做法也适用于职业目标,财务目标,感情关系目标,健康目标等。

但不管设定多少目标,我们仍可通过把所有目标合并成一个庞大的生活结果看待此问题。无论怎样,所有数据都缩减为单个保存的游戏文件。一个文件。一个结果。

一个目标其实是一个预期结果,并不一定要是经历体验的生活结果。但借助定义你想保存的游戏文件的视角,来思考目标设定依然很有趣。

有意义的目标

若你思考只拥有一个目标,那等同于思考你人生的总体愿景。你会如何定义那个愿景?即使那个愿景有很多细节,你又将如何总结它的关键点?

假设你玩游戏时在中间某个地方做了保存,有位朋友问你:“嘿,你玩到什么程度了?”你该如何描述自己的保存位置?有哪些细节对你来说很重要?什么是有意义的数据点?此处的关键词是有意义,即那些数据点对你有何意义。

你会说自己的游戏角色刚玩到第14级吗?你会说自己在某个村庄外的小旅馆位置保存了整个游戏吗?你会说自己在完成特定任务到一半时保存了游戏吗?还是会提到上面所有事情?不管你如何描述,都是正确做法。

把各种目标列成数字清单的做法与此相似。具体数字其实无关紧要。唯一重要的数字就是一 —— 你的一个总体愿景。

让我们重新回到之前所提的关键问题。

你可以有多少结果?一个。你有一个数据文件。一个结果。一种成果。你可以在不同时间拥有不同结果,就像只要自己想要,你可以拥有几十亿个游戏保存文件,但在任意时刻,你真正拥有的只有一个结果。

你应该拥有多少结果?仍然只有一个。一个人生。一种结果。

你该拥有多少目标?一个。若你需要一个数字答案,那个答案就是一。不过当我们面对这个特殊问题时,你可以说零也是有效答案,这意味着你不设定任何目标,让宇宙自然决定事情的发展结果。但在那种情况下,你依然可以说自己有一个目标,就是看看若不清醒主动地设定任何目标,会发生什么结果。但两个数字间的差别并非真的那么重要。

这个问题的回答其实比它最终看起来的样子更为有用和实际。与过分操心目标数量相比,请更深入地思考能统领所有小目标的那一个总体目标。你会如何定义自己总体性的宏大目标?只要你喜欢,可以拥有42个次级目标,但若你把所有目标总结起来,自己会得出什么结果?什么是你的宏伟愿景?什么是你的唯一目标?

这真是个令人畏惧的问题!那种畏惧感很容易让我们逃回个人舒适区,转而去问“我该设定多少个目标?”这种较不让人害怕的问题。

顺便说一下,这个问题最令人畏惧的答案是什么?是一个,对不?那是我们非常不想听到的答案。但它也是最简单的答案。

若你一直在回避直接提出并严肃回答这个更宏大的问题,请意识到你阻止自己前进的一种做法,就是提出自己其实没法回答的障碍性问题。那些障碍性问题会用作你的反对理由,阻碍自己面对更令人畏惧和更艰难的问题。为何要如此?因为若你不去回答那个更宏大的问题,就不必针对它采取行动。若你以足够理智的态度真正回答了那个更宏大的问题,而且获得一定程度的清晰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接下来你就必须朝解答问题的方向采取严肃认真的行动。你知道是时候向着最伟大的道路更进一步。而那种做法将使你直面内心最深处,最黑暗的恐惧。

你准备好了前往那条伟大道路吗?还是宁愿在安全道路上玩得更久一点,不断提出那些障碍性问题?

另外请注意到你已在回答这个更宏大的问题。你已经有个保存的游戏文件。你已经有个挺具体的结果。你也许不喜欢当前的游戏状态,自己可能想改变它,这都没问题,但我们在此真正要吸取的经验教训是,当自己用提出障碍性问题来回避更强大问题导致的恐惧感时,要立刻意识到这种表现。你看得出它是自己在面对某个强大挑战时,回避事实真相的一种形式。

但与此同时,若你仍关心要设定正确数量的目标,请选择42吧。这个数字每次都管用!事实上,WordPress(Steve使用的博客软件)正提示我这篇文章已经有42段了 —— 真令人毛骨悚然。;-)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19.12.31

查看原文:

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19/12/how-many-goals-should-you-hav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