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出更以行动为导向的性格品质

你是否曾感觉自己的性格过于犹豫,喜欢自我审查?也许你有了付诸行动或分享某事的想法,然后脑子里又出现另一个声音,说服自己放弃这个想法。

或许你犹豫了一会儿,琢磨着更明智的做法是付诸行动还是按兵不动,大多数时候你的选择是退缩不前。也许你开始行动后又撤销或删除了自己做过的事情,因为脑子里那个声音总在发出下面这些反对意见:

  • 我并非真的需要分享这些内容。
  • 这件事并不重要。
  • 有人可能不喜欢我要说的话。
  • 假如我错了该怎么办?
  • 假如事情发展结果不好该怎么办?

这些就是自我压抑的声音,人们或多或少都有此问题。遗憾的是,如果不对这些神经网络进行足够有力的训练,我们最终会过度压抑自我,导致太多个人潜能得不到开发。假如不能采取足够激励人心的行动,我们便很难改善提升自己的生活结果。

自我审查的问题

下面是自我审查造成的问题。虽然有时少说话确实很明智,但若这样做得太频繁,我们便会强化与自我压抑相关的思维模式,并让其他生活领域也受到此模式的影响。

当你压抑表达自我的想法时,这种行为不会仅限于那几个想法。你将训练个人思维更善于普遍性地自我压抑。这可能让你一直陷于自己讨厌的工作,不和谐融洽的感情关系,以及对自己无益的生活习惯。

若你的生活还不够精彩,一个主要原因便是对自己压抑和审查得太多。当你这样退缩不前时,又如何改善提升自己的生活结果?

你可能想要向前行进,冒些风险。自己可能有了拓展自我的想法点子,要步入感觉更和谐一致的生活状态。然后那个压抑自我的声音又悄然出现,说服你放弃这种选择。于是你一直困于当前情形,自己人生又流逝了一年。当你过度压抑自我时,时间的流逝便显得没那么友善。

犹豫

犹豫的最佳本意在于防止你犯错。犹豫的目标是让你保持安全。它试图减少你要承受的各种损害,尤其是身体,社交和财务方面的损害。

但不是所有错误都要同等对待。有些错误恰恰是绝好的学习体验。错误经常是通向成功的垫脚石。除非犯过很多错,否则你也不太可能实现真正大的成功。

犹豫会让我们困在个人舒适区里,因为坚守熟悉环境看起来像是更安全的赌注。探索舒适区外的世界似乎风险更大。

遗憾的是,犹豫对你撒了谎。它用安全和舒适生活的承诺引诱你,真正给你的却是停滞和衰退的现状。那是因为当你原地不动慢慢变老时,整个世界却变化得越来越快,最终让你剩下自己已彻底落后的人生印象。你也确实落于人后,因为这是个行动主宰的世界。

很多人在进入老年时都带着对曾经错失机会的一堆后悔。他们允许自己激动人心的想法点子被自我压抑的声音一次又一次否决。倘若你能阻止,请别让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当犹豫许诺你可以晚点再考虑某个想法点子,比如等有了更多时间再慎重思考,调查研究或与人讨论时,它也在对你撒谎。在现实生活里,推迟拖延常会扼杀那些好点子,让它们根本无法落实。你要么会陷入反复思考那个点子的循环状态,要么将最终彻底忘了那个点子。不管是哪种做法,你都永远无法进入坚定的行动阶段。这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

立即行动

立即行动的最佳意图在于让你尽快收获回报。这种冲动做法的目的是增加个人收益。

但当你越来越倾向于行动时,会发生其他某些事情。你或早或晚会进入实施自己想法点子的心流状态。你将训练那些行动做法成为更主导的人生状态。随着自我压抑的声音消退到生活背景里,大量发挥创意和自我表达的行动将不断涌现。

持续活在行动模式中无比美妙。它是种觉醒鲜活的存在体验。只要你能保持恰当平衡,那种体验将充满刺激和乐趣。

你仍可以选择休息并享受大量空闲时间。在休息时,你也能快速决定该为享乐,放松和恢复去做什么。你可以在工作,休息和玩耍的同时享受流畅的行动状态。

我最喜欢的旅行方式是直接挑个地方出门旅行。脑中出现某个目的地后一两天便到达那个新地方会超级好玩,如果行动得足够快,有时甚至几小时内我就能抵达。

我有位朋友在机场下飞机后,接着用随机方法挑选了随后的旅行目的地。结果那个地方就是他刚离开的同一个国家和城市,于是他跳上一架返程飞机,收获了更多奇妙冒险体验。这种做法听起来可能有点疯狂,但请问你自己这个问题:哪种风格的行动会制造最棒的回忆体验?

你认为我的朋友会在更老时后悔自己的冲动行为吗?我严重怀疑他会后悔。如今他反而有了一个值得分享的炫酷故事。多年后他还会积累更多令人愉悦的收藏回忆。

你上次有了旅行到某个地方的想法是什么时候?然后又发生了什么?你很可能告诉自己未来某天到那儿旅行会很酷。但为何不能现在就去,不能快到只用安排好交通和住宿便可?你能意识到自己可以在一两天内抵达,对不?那为何不现在就行动?没错… 那些讨厌的自我压抑思维会提出大量反对意见。但只要你的行动思维足够强大,自己仍可现在便动身旅行。

当你考虑付诸行动,尤其是采取那些重大和富有意义的行动时,请直接问自己:

我是想要这种行动带来的回忆?还是想要错过这种行动留下的回忆?

这些问题在某些棘手决定上给了我极大清晰感。老实说,有时那些问题的答案真会推动我跨出个人舒适区。即使某趟旅程看起来有点令人害怕或不适,但显而易见我会珍视付诸行动后带来的回忆。接着我便会有这种想法:去他的… 我想自己的确需要做这件事。

平衡思维

当你考虑付诸行动,尤其是以某种方式表达自己时,最初可能出现某种情绪反应 —— 或许是恐惧,担忧或焦虑 —— 那些感受能打破你的平衡状态。

当因为情绪冲击而感觉失去平衡时,我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拿起三张空白纸和一支笔,写出浮现的各种想法和感受,直到三张纸全部写满。整个过程大概要花45分钟,但那些时间投入完全值得。它能帮我把内部能量从情绪大脑转移到逻辑大脑。这种做法会足够彻底地处理好情绪感受,让我能清晰思考个人问题,处境或机会。使用纸笔(而非电脑打字)会放慢我的书写速度,为自己提供更多思考时间,所以那种处理方式感觉更透彻。若你挣扎于各种分心想法或感受,想重新获得更清晰敏锐的思维,我便推荐这个处理方法。它是恢复平衡的绝妙方式。

我知道若在自我压抑的方向上过度倾斜,将导致厌烦停滞的状态。因为没能采取足够多的行动,我终会感到陷入困境或受阻停滞。那是一种窒息感。有时觉得就像自己正落于人后,整个世界在身边呼啸而过。

不过若自己太冲动行事,就像以前做过的那样,我会因为个人行动过于随机和混乱而产生额外压力。这便是让我在18-19岁时被捕四次的那种失衡状态。我会实施或说出脑子里出现的任何疯狂想法,不管它是否合法。

最终我学会了更主动地平衡那些思维模式。我喜爱身处行动之流带来的刺激感,但不需要混乱行动造成的随意性刺激。有助于创造恰当平衡状态的做法就是设定雄心勃勃的目标,清醒选择成长挑战,让个人生活与核心价值观和人生目的感保持一致。这种做法能为行动和抑制构成的循环回路提供总体性的方向指南。

为创造出恰当的长期平衡状态,你必须通过一次又一次拓展个人舒适区,来主动邀请不适感的出现。你必须不断鼓励行动回路,以免过度压抑自我。

抑制自我压抑

下面这个近期例子,就说明了我在自我压抑回路活跃的同时,如何通过倾向行动回路,从思维层面应对处理个人情形。

昨天自己脑中跳进一个想法,我想为即将发布的Stature(高度)课程创建Facebook群组。对于那些想跟志同道合的人们有更多交往联系,正决定是否要加入这个深入探索课程的人们来说,我认为创建群组会让课程发布更好玩有趣。因为自己以往课程在刚发布时都有几百人注册参加,我预想也会有几百人对最新的深入探索课程感兴趣。我已经看到一些人想与那种发布能量建立更直接联系的证据。

这并不是个新鲜想法。它在过去几周已多次出现在我脑子里。但每次出现时,我的另一部分思维就会压抑它。现在不行… 我太忙了… 也许等发布下个课程时再做吧… 我需要先调查研究一下… 我的很多读者都不喜欢Facebook… 我并不真的需要这样做… 我可以把它添加到点子清单里,晚点再考虑… 

自我压抑想法常会以某种听起来很有逻辑的反对意见形式出现,而那些反对意见倾向于阻止进一步的深入思考。反对意见会让你脱离困境,给你留下推迟是最好选择的印象。但反对意见其实是进行更深入理性思考的障碍。

于是我搁置了那个想法一段时间。但这个反复出现的自我压抑表现,结合其他近期出现的自我压抑表现,让我感到自己在压抑模式上滑落得过远。我了解身处那种模式太远会有的风险,所以决定是时候让钟摆晃到另一侧,鼓励个人思维去采取更多行动。

我想在2020年拥有更以行动为导向的性格品质,所以需要校正个人思维,刺激更多行动想法并抑制自我压抑的想法。这引导我做出在《365天全年挑战》中分享的承诺。自己打算在2020年每天发布博客。

像这样切换人生钟摆会奖赏并激活我的行动神经网络,同时抑制自我压抑的神经网络。这个承诺会让我每天都感到更以行动为导向。

由于承诺完成这项挑战,我的日常生活在充满激励的行动中变得更加丰富。我在想法点子出现时就立即行动的表现更好。自己对保持采取更多行动的状态感到充满动力和能量,这对于我们要开展的新深入探索课程也是极佳感受。

昨天创建Facebook群组的想法又跳进我脑中,但这次自己的思维模式已经不同。因为我一直在用坚持发布博客的承诺刺激个人行动回路,自己已转变内在的思维平衡状态。我仍会听到那些犹豫不决的想法出现,但它们已不再像激励行动的声音那么频繁和强大。

让咱们想想这个承诺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因为自己其实从12月24日便开始了博客发布挑战,我已经有一周的进展。每天我仍能感受到活跃的自我压抑神经回路,但它们已不再产生我为何不该每天发布博客的可行理由,而且肯定不足以抵消我已做出的公开承诺。所以现在那个自我压抑的声音在试图表达反对时听起来非常软弱无力,而且会很快投降:哦没事了… 你继续写吧。随着积极行动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这个自我压抑的声音每天都变得越来越安静。

因此昨天那个点子跳进脑中后不久,我便问Rachelle能否研究一下如何设置群组并在当天完成创建。她也同意了。但随后我很快感觉这种做法仍是自我压抑的把戏。委派出去真会更快完成此事吗,或者它只是另一个延迟策略?我在想:创建一个Facebook群组到底能花多长时间?于是自己搜索了具体做法,发现它其实挺简单。然后我便立即动手去做。几分钟内新的群组就创建完成并对外开放。整个过程比我预想的更简单。

接着我想自己应当开始邀请人们加入群组。当然我仍会听到脑中出现各种自我压抑的想法:我该先小心查看群组设置吗?我和Rachelle难道不该先拟定管理规则,以确保我们知道在做什么吗?

但行动再次发出更响亮的声音,因为我一直在训练它变得如此。它粉碎了自我压抑软弱无力的延迟策略,我立即开始邀请人们加入群组,比如通过在博客新闻页面宣布此事的方式。

距离公开发布还不到24小时,我们的群组已有177人 —— 每个小时的人数还在增加。看到这种结果感觉非常棒。若我压抑了那个想法,这个数字就是0,因为整个群组都不存在。现在我已有足够人数让这个群组变得有趣和富有价值。

请注意通过立即付诸行动而非压抑某个想法,我也收获了一项新技能。我现在知道如何创建并管理一个Facebook群组,而自己24小时前还不知如何去做。如果这个深入探索课程的群组发展顺利,我们还可以为其他课程创建类似群组,使那些课程也更有社交性。

我还打算在新群组里进行一些实时的视频聊天互动。虽然多年来都知道Facebook有此功能,我以前却从未做过此事。假如付诸行动会更好玩有趣,促进成长,自己又为何要继续压抑这个想法呢?

若你对新的性格塑造深入探索课程感兴趣,我们当然也欢迎你的加入,这个课程将在1月1日正式发布。你可以在facebook.com/groups/stature找到我们的群组。它现在有多少成员了呢?

在行动和自我压抑间进行平衡

平衡你的行动和自我压抑思维回路是持续一生的挑战。接受这个事实是好事,这样你就能清醒思考接下来需要用什么方式训练自己的性格品质。因为自己在某方面出现失衡便自我打击毫无意义。失衡问题总会发生。请将失衡表现看作一份邀请,重新训练自己的性格品质,以创造出你渴望的平衡状态。

回顾过去一年。你是否采取了足够多激励人心的行动?或感觉自我压抑是过去一年的主导声音?你的决定是否过于冲动和混乱?自己是否创造出足够值得珍藏的回忆?

你在2020年想要什么结果?你想要一个更平静,更受控,更自我压抑的一年吗?还是想要一个更大胆和自我表达更充分的一年?你想进行更多内省和反思吗?还是想充分行动和收获成果?

从最近和读者的互动中,我了解到大多数人感觉2019年离自己渴望的结果还相去甚远。他们想在2020年把平衡状态转向更多行动和更大胆的自我表达。他们想更进一步,超越个人舒适区,更少自我审查。他们想把自身性格品质塑造得更以行动为导向。

不过他们也想更温柔地对待自己和他人。他们喜欢善良和同情,不想让自我表达无意中变得过于苛刻和有评判性。温柔而勇猛很符合他们许多人的自我期待。

做到这样完全可能,但并不容易。这也是我们要用一个新深入探索课程的形式来共同探索的原因。

请意识到若你的2019年让自己感到失望,除非主动踏出个人舒适区,你的2020年也很可能令自己失望。我也会进行这个深入探索,因为自己想要2020年变得更以行动为导向。等到情人节时,我在2020年写的文章就比2019年全年写的都多。所以我需要训练自己更偏向行动而非自我压抑。这样做的部分原因在于好奇心。我确实想知道以这种性格品质过完一整年会是什么样子。与以往相比,让创造性表达成为个人现实生活更重要组成部分,那将是什么样子?

我认为这种生活听起来好玩刺激,尽管过起来并不舒服。我正主动选择更不舒适的一年生活,因为自己认为性格塑造带来的影响完全值得,更别提这种行动也会给他人创造的所有涟漪影响。请注意此事与个人价值观和人生目的的和谐一致性—— 那也是我们的前进指南。

若你也想训练自己拥有更以行动为导向的性格品质,我便邀请你在今年尽一切所能做出这个承诺。承诺主动退出个人舒适区,踏入成长领地。别让另一年充满自我压抑和自我审查的时光从指间悄然流逝。请找到你今年响亮的自我表达之声。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19.12.30

查看原文:

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19/12/creating-a-more-action-oriented-character/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