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我一直渴求的同伴团体

在十多年的时间里,我试过各种方式去创造自己设想可能存在的那种清醒自主,追求成长的社群 —— 它是一个由几十(或许几百人)组成的高度信任的团体,成员们有趣,有爱,有雄心壮志,有荣誉感,有创造性,大家喜爱彼此交往联系,一同分享各自的成长道路,基本上每天都会相互支持鼓励。这个想法是要为所有类型的个人成长挑战,组建一个会提供无条件支持的团体。

那就是我感觉最像自己的同伴团体… 一个我能欢畅呼吸的地方… 一个所有人都理解我们身处此地就是来学习,成长,探索和拥抱生命丰富可能性的地方。

多年间我归属过一些绝妙的成长型团体,比如Toastmasters演讲俱乐部,但自己最终离开了它们。有时只是因为我的成长超越了那些团体。另一些时候则是因为那些团体的专注领域太狭窄,自己感到厌倦,想把注意力转向其他生活部分。离开一个给过自己力量的同伴团体始终会很艰难,但我知道必须这样做才能不断成长,即便自己意识到有些很好的感情关系也将随之消散。这种结果总是苦乐参半。我对新道路会兴奋不已,但仍会想念旧道路上的那些朋友。

最终我决定自己确实想两者都要。我想要能在跟随生活众多迂回曲折的同时,仍能和一个相对稳定的同伴团体交往联系。我需要一个充满志同道合伙伴的团体,大家在其中能献身于在生活所有领域学习和成长,而非只专注于单一方面。

我无法对只追求提升单一生活领域的某个同伴团体保持几十年热情,比如公开演讲,创业发展或市场营销。起初这些团体都很激励人心,但几年之后,我便会逐渐产生继续前进,探索其他生活领域的内部压力。于是我会选择离去,然后重新开始加入一个新的激励团体。这个过程不断重复。自己最终留下一长串总会想念的美妙朋友。

每次都试图与人保持强有力的社交网络联系,也会令人怯步。与美好的人们保持美好的交往关系对我来说十分重要。但试图通过社交媒体,电子邮件,电话短信等方式管理太多网上交往关系,显得过于碎片化。美好的交往关系总会被疏忽遗漏,我没法跟自己喜欢的所有美好人士都保持联系。

对很多人来说,每天和有趣快乐,雄心勃勃,追求成长的人们交往联系的想法,看起来似乎非凡离奇或不同寻常。有些人甚至没法想象这种事情,更别提理解自己为何想要那种生活。我认为令某些人感到畏惧的是,当你加入这种团体时,会感到要对做出个人最佳表现负更大责任,这样才觉得配得上身处那种同伴团体。为提升自己的社交标准,你也必须提升个人标准。

对我来说,加入由追求成长的朋友组成的强大同伴团体十分平常。我过着这种现实生活已有很多年。我可以搬到一个新国家的新城市,很快便融入这样的团体。有时这种事情在我旅行时会自动发生。

我还记得2013年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度过的三周半美妙时光,自己和一群热情洋溢,追求成长的朋友留下许多欢乐回忆,而我只是在抵达布加勒斯特后才刚认识其中大部分人。虽然我只是去那里拜访朋友和度假一段时间,他们却说服我一起即兴举办了一个现场活动。我一直表示拒绝,他们则不管不顾地推进此事,好像只是在等着我回心转意。我开玩笑地说英语里的“no”在罗马尼亚语里肯定被翻译成“yes”了。但他们的行动完全超出我的目标期待,我们最后为50人成功举办了一场振奋人心的活动,而且只提前4天给了大家活动通知。甚至有几人是从其他国家赶来参加我们的活动,包括保加利亚和丹麦。我当时并不知道那种筹办速度有可能成功,因为自己总会提前数月开始筹划现场活动。那也是我学到的关于众人一心力量的强劲一课。

2016年末左右,我有过那种清晰时刻,决定尽自己一切所能,要让这个由追求成长的朋友组成稳定团体的想法变成现实。我思考过克服这个挑战需要真正付出什么努力,而这个挑战成为我人生的一部分已有很多年。我逐渐开始明白这种团体需要存在 —— 不只是为我自己,还是为了其他会从中受益的人们。通过回忆至少过去25年的一连串生活经历,我不断品味这种团体可以成为什么样子,自己几乎就像是被岁月培养成了最终的合适人选。

尽管和这个想法感到身心一致,我仍花了数月时间弄清如何才能真的让它成为现实。我知道它应该是个网上社群,这样人们无论身在何处,都能和团体保持联系。我也知道它必须脱离常见的社交媒体渠道,这样大家才能维持一个与自身价值观和谐一致的纯粹空间 —— 没有外部分心事物或不和谐能量的侵扰。

2017年4月,我终于让这个社群团体变成现实,“清醒成长俱乐部”开放注册后,头几天就有几十人加入。从那以来“清醒成长俱乐部”运转得非常顺利,过去两年在组织架构和有机元素上都有许多进化提升。

我喜爱成为这个团体的一员,自己几乎每天都在私人论坛上非常积极活跃。有时想到大家在未来几年,甚至多年将要一起交往,探索和成长的深入程度,自己不禁为之感到震惊。

我知道今后有些成员会来了又走,但自己也感到我们拥有一个足够强大的核心团队,愿意坚守此地,不断为其投入,尤其是因为他们正从中受益良多。

过去两年间,“清醒成长俱乐部”一直在不断进化成长,几乎就像它有属于自己的思想和引导能量。我经常感觉像是它在指引我前进,而非相反情形。

大家在这个团体里形成了真诚友谊。成员们每天都相互交往联系,经常组织视频聚会。大家对整个团体未来的发展方向兴奋不已,尤其是现在有更多成员正注册加入。达到这种状态经历了很长的学习过程,但这个团体确实行之有效,完全能持续发展。我预想它在未来几十年将继续发展下去。10年20年后它会是什么样子?我没法说清,但自己很高兴见证这个团体的持续进化。

这个目标看起来似乎有着我必须亲自完成的某种理由,就像本该由我去实现它。当我思考自己做成此事需要的各种技能时,整件事看起来如此奇妙。所有成功元素在一起融合得有点太完美。自己需要依靠的一些过往技能包括:丰富多样的技术能力,编程,写作,演讲,培训,社群管理,市场营销,社交沟通,甚至还有游戏设计和即兴表演。然后自己还有面向全世界足够大的合适人群的直接沟通渠道,这又得益于我多年来针对个人成长进行的大量博客写作。

当我思考要让此事以恰当方式成为现实,需要融合的所有技能时… 其他任何做法都可能导致失败… 整个结果看起来显得有点不可思议。这件事的一个附带影响就是激励我更加信任整个宇宙。我感到世界背后运转着某种神秘能量,当自己通过追随与内心和谐一致的道路来接入那种能量时,无论事情最初看起来有多困难或毫无可能,不知怎地生活最后总能顺利运转。

人生中最困难的事情之一,就是学会如何通过不断成长,超越内心不和谐一致的状态,以便能体验真正的和谐一致感。那需要我们放手许多陈旧停滞的事物,以便能邀请获得更有活力的新事物。

明白我确实需要一个自己无法成长超越的同伴团体,是个尤其强大的意识领悟,而达成此事的唯一方式,就是让追求成长的人们形成一个同伴团体。

这其实和我在2004年开创个人发展事业的理由非常相似。我之前从1994年便一直经营着电脑游戏生意,但持续10年后,我感觉个人成长已超越那份生意事业,自己想要探索某种新事物。但我不喜欢做个连续创业者的想法,总要在新领域重新开创事业。我想找到某种能让人投入几十年的生意事业,这样自己可以变得越来越精通卓越,随着时间过去,为自己的事业领域做出富有意义的贡献。那便是我意识到若把个人成长作为事业的核心内容,自己就永远无法超越它的时刻,因为我没法超越成长本身。我可以始终让这份事业感到新奇鲜活。这种做法确实管用。自己的个人成长事业如今已有15个年头,而且仍在强劲成长,我对继续在这个领域工作没有丧失任何动力热情。它感觉就像我的家,只不过这个家总在转变进化和迫使自己提升前进。

我真的很高兴自己没有将就妥协,无论是在社交层面,还是在生意层面。将就妥协短期内可能更轻松容易,但长远来看会困难许多。古怪的是,某种程度上长远来看,事情对我而言其实变得更加困难,因为面对这个繁荣发展的社群,我感到肩负着巨大责任,但它是种美好挑战,因为我感觉在追随这条道路时备受支持。当你肩负巨大责任的同时,也知道有很多好朋友愿做自己的后盾,而且无论何时需要帮助,可以向各种聪明人求教,那种感觉真的棒极了。能收获这种意识领悟,也是强有力的人生一课。

我是完全即兴自发地写了这篇文章… 直接顺着意识想法的奔涌在写作,甚至还未来得及吃早餐。我注意到当自己倾向于信任那种激励灵感时,不知怎地它也会为他人带来价值,经常还是以美妙的同步性事件方式呈现出来。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19.04.28

查看原文:

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19/04/creating-the-peer-group-ive-always-longed-for/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