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客观现实把你击倒

你是否曾感到客观世界正把自己击倒在地?是否曾觉得自己好像要应对一大堆问题和烦恼事情?倘若这个宇宙是客观的,它就不会真正在乎你的感受。但若这个宇宙并非客观的,结果又会怎样?如果你其实生活在其他类型的现实世界里,比如一个模拟环境中,结果将会怎样?

此外,假如模拟现实正有意向你发送额外问题和挑战,或许企图阻止你继续走在当前道路上,结果将会怎样?假如你是生活在某种虚拟世界里,这个世界本身正尝试让你转向一条奖赏更多的不同生活道路,结果将会怎样?假如你对现实世界客观本质的个人信念,其实妨碍了自己的前进道路,导致你采取的生活模式和行为方式,实际上会邀请这个世界不断惩罚自己,结果将会怎样?假如你只是因为无知和忽视而对抗着这个世界的运行法则,结果将会怎样?

现实世界很可能就是个模拟环境

若你认为自己生活在一个客观现实世界,而非模拟环境里,请考虑任何宣称能证明现实世界客观本质的证据,也可能是模拟结果。

一个足够强大的模拟器可以模拟科学现象,模拟宗教体验,也可以模拟死亡和亡后生活。它并不需要同时模拟整个客观宇宙,只用模拟出那个宇宙的一个有限窗口 —— 即你当前感知到的周围环境。

模拟器可以潜在地模拟想法,感受和信念,包括假设现实世界是客观存在的这种信念或偏见。而且模拟器也能潜在地改变那些想法。

为证明现实世界真是客观的,而非模拟环境,你必须展示证明现实世界客观本质的证据,也不可能是由某个足够强大的模拟器模拟而来 —— 这属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很像是要你在做梦时证明自己并未做梦。作为证据的一部分,你必须证明自己并未处于某个模拟器之中。

请想象自己真的处于某个模拟器之中,然后那个模拟环境又试图向你证明它并非模拟结果。它如何能做到此事?也许它会模拟出一些高度客观的人物角色,来试图与你争论这种可能性。但那些争论能作为有效证据吗?当然不能。

你甚至无法证明自己当前感知范围外的事物是否真的存在。即使你变换环境位置,也只能感知到经由个人有限感官渠道获知的事物。

例如,你无法证明巴黎此刻存在于世。你可以载入关于巴黎的某张图片或某个视频,但你看到的只是那张图片或那个视频,而非实际的城市。任何游戏世界都能做到同样的事情,在内部渲染出关于巴黎的各种图片。即使你到了巴黎,能看到面前的一部分城市,也无法证明整个城市的存在。你只能感知到此刻感知的结果,而那种结果有可能只是某种投射影像。你无法证明自己现实视角之外的任何事物当前也正被渲染呈现。假如巴黎只是个模拟结果,你将毫无知晓此事的方法。

假如你真的相信现实世界本质上是客观的,那该怎么办?请注意相信现实世界是客观存在,其实是个基于信仰的决定。此事并没有实际证据 —— 它也永远不会有 —— 因为一个足够强大的模拟器,可以模拟出看起来客观的现实世界。所以若你选择把某个潜在错误的假设变成个人信念,那你扮演的角色就是个基于信仰的人物,更加远离做个理性之人的角色。

在模拟环境里,你依然可以显得非常科学,实际和接地气,但自己所做的并非客观科学,而是模拟科学。因为你永远无法知道自己处于何种现实之内,当你进行探索和试验时,考虑自己有可能一直处在模拟环境里,将是明智之举。

探索模拟环境

认为现实世界可能是模拟环境的理解认识,也会邀请我们去探索模拟环境里还存在什么可能性。我可以在模拟环境里做成什么事情?那个兔子洞里还有什么东西?

结果你会发现…. 洞里还有许多兔子。

当有人探索模拟环境的可能性时,假如最终结果本质上一无所获,此事也就没那么有趣。我们将很容易退回到对现实世界的客观假设。如果那种探索只是个有趣的思想试验,没有实际价值,你很容易会把它当作死胡同舍弃,回归客观生活的熟悉感觉,继续朝着身体上的死亡前行。

不过,事实很少会这样。当人们开始探索现实世界的模拟属性时,通常发生的是各种变化将一波波涌现,似乎你已允许模拟环境向自己揭示它的更多真实本质。一种典型的体验就是许多古怪变化开始发生,还经常发生得十分迅速,让人很难再退回到客观的思维心态。取决于你对客观现实的依附程度,这些变化有可能使人感到不安,或令人觉得神奇 —— 或是两者兼而有之。

面对现实世界的模拟理解模型,我喜欢它的地方在于,它能同时融合客观性和主观性。模拟环境依然要遵循某些法则。我们可以把它说成拥有特定功能属性的代码。但模拟环境也允许存在灵活性和新鲜感。它的代码可以做出更改。

我尤其发现,把自己想成活在一个更大模拟环境里的模拟生命很有价值,我就像有了自我意识的一段代码。这种想象会帮我思考自己愿意扮演什么角色,以及我渴望对自己重新进行何种编程,比如改变行为方式,转变个人身份,改换生活环境等。

摆脱个人劣势

在那些开始探索现实世界模拟本质的人们身上,我看到的一个特别常见的表现模式,就是他们开始摆脱各种个人劣势的束缚。若你认为这个现实世界有可能是模拟环境,某些个人劣势便显得没那么重要,因此人们倾向于舍弃它们,以取得更快进展。

例如,很多人会思考:如果这个现实世界可能是模拟环境,那我到底为何还要模拟每天重复去干如此无聊乏味的工作?这简直是浪费生命!另一些人在感情关系上也会有类似反应:我到底为何要在这份并不匹配的感情关系上投入那么久?我确实需要脱离这种环境,与更和谐一致的人物角色进行交往。基于这种意识领悟,人们通常能很快完成转变。

这种模拟视角常会导向实际和富有意义的改变,尤其是在工作、财务、感情关系和健康等生活领域。与采用客观现实模型相比,人们在采用模拟现实模型时,常会体验到更好结果。一个关键原因就是他们不再过于客观化地看待自己。他们会认为假如这个现实世界是模拟环境,当然就有了更多可能性,他们很可能本该过着一种更加有趣的人生。他们本该活出一些精彩有趣的人生故事。他们不该浪费模拟环境令人称奇的处理能力,总是渲染呈现枯燥乏味的人生故事,应对各种无聊重复的问题。

增强你与现实世界的感情关系

人们也会改变他们与现实世界本身的关系状态。这个宇宙不再显得冷漠或无关紧要。它现在成了一个由可塑代码构成的神奇游戏世界,其中存在值得探索的巨大可能性空间。它还是个有着许多挑战的世界,但像任何游戏世界一样,那些挑战本身充满乐趣。恰当的挑战可以帮你在这个世界里塑造有力的游戏角色。

若你认为这个宇宙是纯粹客观的,很可能会在现实世界里注入太多固执与停滞的观念,而自己或许还未意识到此事。我们尤其难以和客观宇宙产生富有意义的感情关系。人们更容易和沉浸式游戏世界,以及其中的人物角色产生有趣的感情关系,许多人恰恰是这样做的。与在客观世界里的生活相比,人们倾向于在游戏世界里取得更多成就。部分原因就是客观世界会弱化人的力量。

为何客观世界会大大弱化人的力量?客观世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它缺少有趣目标。好的游戏世界包含众多有趣目标和任务要求。那些目标和要求通过预先设计被编入游戏,你会因为达成它们而得到奖赏。你的游戏角色将不断进步并越变越强。你可以解锁新奖赏,获得面对全新挑战的通道。游戏世界会奖赏你按照它的规则一直玩下去。

一个客观宇宙能给人什么奖赏?本质上一无所有。到最后它只会用死亡来惩罚一切事物。客观宇宙并不关心你做了或没做什么。最起码这个事实会令人十分不安,它也许解释了到目前为止,人们为何发明出4200多种宗教。显然许多人无比渴望一个更有趣和更富意义的世界。当你添加了一些人生目标(宗教就是典型例子),这样做至少能让生活感觉更有趣和更富意义。

幸运的是我们并不需要宗教这种负担或非理性选择,才能过上有意义的生活。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我们可以通过更仔细地留意观察,创造出和现实世界更有意义的感情关系。注意现实世界奖赏什么,就多做那些事情。注意现实世界不奖赏什么(或惩罚什么),就少做那些事情。然后研究了解现实世界的奖惩模式。这样做将帮你与模拟环境的法则保持和谐一致,之后你就会开始更好理解如何过上更心满意足的生活。

这种做法听起来几乎太明显了,不是吗?但事实是你很可能实践得并不好。你可能仍在做着现实世界会惩罚自己的事情,并未做足够多现实世界会奖赏自己的事情。此外,你也许还未弄清那些奖惩模式是什么。我打赌现实世界给你的惊讶体验要远多于自己在乎承认的程度,或者你一直困于某些循环生活模式,无法解锁自己希望看到的真正流畅生活体验,而且对可能存在的替代选择盲目无视。

主要问题在于若你太客观地看待现实世界,自己就不愿冒足够多的风险。你想采取过于安全的玩法。好的游戏世界会奖赏冒险。模拟环境也可能奖赏冒险,有时还十分大方。冒险会使生活好玩有趣,更有参与感,但冒险也必须得到足够频繁的奖赏,才会让它值得去做。因此,人们倾向于在游戏世界里让自己的游戏角色去冒很多风险,但若他们认为自己活在一个客观世界里,对风险的容忍度便大大降低(同时奖赏也大量减少)。

现实世界里的奖赏是什么?它们不计其数 —— 情感,朋友,金钱,健康,自尊,交往关系,身体愉悦,好玩体验,现实成就,社会地位,等等等等。

这些看起来可能像客观性的奖赏事物,但客观宇宙并不在乎你是否获得那些奖赏。客观宇宙并不在乎你有多少钱,健康状况如何,个人感受怎样。它对你完全漠不关心。你对它来说也无关紧要。

若你相信自己生活在一个并不在乎个人存在,个人目标,或个人幸福的宇宙世界,那种信念会对你产生什么作用影响?对大多数人来说,这种生活看起来十分消极无力。如果生活本身并不在乎我们,自己又为何要麻烦去玩人生游戏?采用这种生活模型,几乎保证会产生许多问题,妨碍你体验和获取生活给予的奖赏。

令人不快的游戏世界

请想象玩一个沉浸式的视频游戏,但游戏里其他角色并不在乎你做的任何事情,你会有何感受?假设没人请你从恶魔手里拯救他们。美丽公主不在乎你是否救她;她对被坏蛋奴役也不介意。有些游戏角色可能会抱怨自己的生活,但没人邀请或期望你做任何事情。即使你试图帮助拯救他们的世界,仍然没人真正在乎,而且那样做也没有任何奖赏。若你完成某个任务,没人会给你任何礼物,因为他们毫不感激你的付出。有些人还可能因为你的努力尝试而叫你傻瓜。另一些人则说:“你这样做只会让自己送命,还可能让我们所有人的生活变得更糟。不过谷仓倒需要清扫一下,也许你应该在那儿找到自己的用处。”

这种游戏给人什么感受?你会喜欢玩它吗?很可能不会,但那就是很多人试图玩人生游戏的方式。而且游戏体验也和你预料的一样。

但是,当你考虑我们可能生活在一个模拟环境里时,它会让你不禁好奇:这里的游戏规则是什么?它有哪些任务要求?宝藏藏在哪里?我必须去做什么,才能打开通向这个世界更有趣部分的通道?这种好奇心将引导我们与生活建立全新关系。

很多时候人们面对生活时做的第一件事却是质问:我到底为何仍在打扫这个该死的谷仓?

若你在生活中做决定时主要采用客观视角,那种做法到目前为止效果如何?你弄清楚生活的奖惩模式了吗?你的生活是否与那些模式和谐一致?你觉得自己冒了足够多的风险吗?你在个人成长上的投入足够吗?你是否在创造有趣多彩的人生故事?你是否感觉现实世界也在乎这些事情?

当你探索模拟视角时,可以领会到模拟环境有它的游戏规则,但也能看出自己存在于此,有着更伟大的人生目的。至于你如何与那个人生目的保持一致,会有灵活选择。我当前最喜欢的生活方式是专注于创造有趣人生故事。当人生故事的进展陷入停滞时,我便感到模拟环境开始踢踹自己,要让人生故事朝着更有趣的方向推进。但只要能不断推进故事发展,生活就倾向于为此给我奖赏。当采用这种生活模型时,我也觉得对生活有了更多参与感。

相比之下,客观宇宙世界并不在乎你有什么人生故事。当我过于倾向客观视角,通常就会失去和人生故事进展建立的联系。我将屈从于制造乏味或重复生活故事的陷阱。但自己很少能立刻注意到这种问题。相反我注意到的是,以前能顺畅流经生活的奖赏回报感,开始逐渐干涸。我注意到更多烦恼(惩罚)开始显现。我会有更多沮丧体验,并开始与现实世界争斗。之后我才意识到:真该死… 如果这是个模拟环境,我可以采取不同做法啊。一旦我开始与那种要让人生故事变得有趣的创造精神保持一致,顺畅自然的感觉几乎能马上回归自己生活。

我在做决定时频繁使用模拟环境的生活模型,就是出于一个简单理由:它很管用。它是创造出我渴望结果的有效方式。

我尤其高兴地看到,其他很多人也用这种模型体验到了强大结果。对我来说,这也是很有趣的故事进展。通过邀请其他人进入这种探索,我看到大家甚至能创造更多可能性 —— 只要我们和现实世界,还有彼此之间,培养出协同创造,合作共赢的相互关系。

我们可以用很多不同方式来看待现实世界的模型,而且没有哪个模型能成为实际真相。现实世界的真正本质并不可知 —— 其简单理由就是我们可以为同一事件映射出多种不同意义,而且没有一种映射想法能被证明正确或错误。但有些映射想法要比其他想法更强大有用。有些映射想法会让我们更容易体验到自己渴望的结果。所以不断朝着探索,实践和选择最实用映射想法的方向前进,便是合乎情理的做法。

客观视角自有它的位置作用,但从个人层面来讲,各种事件在客观世界面前通常显得毫无意义,所以在做重要决定这件事上,客观视角并不像其他生活模型那样有用。通过使用能引发人生目的,意义和动力的映射想法,我们将收获更多杠杆优势。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19.02.19

查看原文:

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19/02/when-objective-reality-beats-you-dow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