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观现实与政治

如今的媒体对当前美国的政治气候有许多观点。但主观现实视角对那些政治事件又有什么解读?

若你从梦境世界或现实模拟器的角度看待现实生活,当前发生的政治事件是怎么回事?

我将与你分享一些自己的解读看法,不过因为主观现实视角是相对而言的,你从中得到的解读内容可能与我的非常不同。所以请从你自己的主观视角提出问题,不必过于看重我给出的解读看法。当你试图采纳应用他人的视角看法时,常会在主观现实的世界里遇上麻烦,因为那样只会用客观化他人观点的方式破坏主观现实模型。

我通常喜欢将现实世界想成个人清醒意识的培训学院。虽然我的确认为这个现实世界存在一些随机性,但当外部世界突然涌现某些事情时,自己喜欢琢磨那些事情有什么意义,以及它们对雕琢我的清醒意识有何影响。我也会思考内外和谐一致的前进道路在哪里。

事情的意义是什么?

我们开始着手的一个好地方,就是回顾某些外部事件,了解它们从主观现实的视角来看有什么意义。

我建议大声描述最近一直盘旋在你脑中的某些外部事件。听到自己用来描述它们的那些言语会很有帮助。

我们举个例子:

特朗普正用移民车队事件搅动大众恐惧和反移民仇恨情绪,尽管那些车队里的民众是在逃离艰难处境,并希望寻求庇护。CNN最近拒绝发布特朗普的付费广告,声称广告内容充满种族主义。

现在请你也审视自己对此事件的内部反应。下面是我对它的描述方式:

昨天我在网上看了特朗普的反移民广告,内容简直荒谬可笑,我很好奇谁会蠢到相信那种广告。它更像是哄骗恶搞,而非真正的广告宣传,让我想起电影《星河战队》里的广告片。

特朗普是个让人讨厌的糟糕领导,令整个国家感到难堪的对象,当你从不给脑子排毒时将会发生什么的绝佳例子。当我现在被贴上美国人的标签时,自己会觉得有些恶心。我们本应拥有更好的领导人,不只是为了美国,而且是为了其余世界。我希望他尽快辞职或被弹劾,这样我就不必再有那种还要嚼上两年无味口香糖的感觉。真希望能有一个让人耳目一新的真正领导者。他的娱乐价值早已耗尽,我认为美国人民配得上比在白宫乱发微博的家伙更好的总统。

另一方面,我也觉得他对美国和整个世界来说是件好事。我想鉴于特朗普的无耻表现,人们正做出强烈的反对回应。这种回应表现仍有许多愤怒和怨恨成分,但我认为它终将带来人们对诚实和可敬领导者的渴求。特朗普提醒我们看到极差的领导人会是什么样子。这种情形也让我欣赏感激任何真正领导力的出现,自己肯定要比以往做出更多领导表率。

不过我确实对特朗普感到抱歉。有这么多人反对他,甚至手下的工作人员都试图排斥他,他肯定要应对处理很多压力,那种情形可不轻松容易。有时他看起来就像个被操控的棋子,困在自己没法轻易逃脱的处境里。我打赌愤怒抨击他人的做法,可以给他一些面对更困难感受的内心缓解。或许那也是他为其他人提供的价值 —— 激起对方的愤怒以使其超越沮丧和绝望状态。

我只是为了举例才分享上面的个人看法。你也许对相同事件有完全不同的内在反应,那样毫无问题。你甚至可能对我的反应抱有某种反应 —— 这也毫无问题。但暂时,针对自己选择琢磨的任何事件,请专注于观察你的内在反应。把它大声说出来,或写下来。让你的内在感受充分表达出来,不用担心为它们向任何人做辩解。你不必公开分享自己的内心反应。只用私下清楚了解自己的真实感受。

现在如果通过主观现实的视角审视发生的事件,你看到的是什么结果?假如这是个梦境或模拟现实,那些事件对你来说可能有什么意义?请尤其关注你对眼前事件的内在反应,将它作为自己解读内容的一部分。

这也是解读可能变得困难的地方,因为无论你对任何外部事件投射个人感受,现在都必须考虑所有事情发生在自己内部,它也是对个人成长发出的一份邀请。

下面就是我想到的解读内容:

正如一个国家必须决定如何管理自己的边界,作为个人我们也必须考虑相同的事情。

当涉及管理边界时,我有时挺难找到合适的校对标准,移民车队情形恰好反映出这个问题。完全开放边界看起来不像明智做法,但彻底拒绝那些寻求更好生活的善良人们似乎也不明智。若有可能,我们需要的是看起来公平共赢的解决方案。妖魔化那些试图进入美国的人们并不合情合理。假如自己身处那些人的境遇,我很可能会采取相同做法。

尽管讨厌承认此事,我对自己也有特朗普表现出的某些行为态度感到惭愧,只不过我是针对那些内外缺乏一致的人们,而非针对避难的移民。我可以把特朗普看作一部分自我的象征性代表,尤其是自己边界受到侵犯时的内部感受。

其次,还可以从领导力角度进行审视。特朗普提醒我一个人有可能从他的基本盘获取强力支持,甚至足以面对巨大的反对力量。但他利用基本盘力量的做法我认为毫无荣誉可言,自己努力的方向则是在维持个人边界的同时,和人们以有荣誉感的方式彼此交往。

当你进行这种解读时,我鼓励你把它写下来。若你的解读有点朦胧模糊也没关系。不用担心要把它写得非常紧凑清晰。当我回头阅读自己写下的内容时,它给我的感觉比自己想看到的样子模糊得多,但那就是我的真实想法。通常你对主观现实会有某种理解感受,但它可能很难用语言文字清晰表达出来。

此时事情的意义看起来可能还有点模糊不清,所以我想明智做法就是另外提出一些问题,把你的洞见认识变成可以落实的行动。

那份成长邀请是什么?

若你认为自己的梦境世界或模拟现实类似于培训学院,那么它试图培训你去做什么,或成为什么样的人?它发出的成长邀请是什么?

下面是我的回答:

对于这件事,它感觉就像一份探索领导力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的邀请,尤其是在涉及内外一致性和管理边界的问题上。鉴于特朗普的领导方式如此幼稚,它也可以看作现实世界发出的一份邀请,看我在领导个人生活上能否做得比他更好。在领导力方面,我要为这个宇宙世界提供什么表率?假如特朗普做得太烂,优秀的领导力看起来又像什么样子?

领导力在梦境世界中意味着什么?它与我们如何创造这个梦境现实有关。特朗普用妖魔化他人的方式提升与自己基本盘联系程度的做法,在我看来并不像真正的领导力。那种做法在梦境世界只会制造闹剧和分裂状态。

我希望看到出现更多诚实、道德的领导人,可以提出富有意义的愿景,创造出超越个人基本盘的积极涟漪影响。

我对这种更深入探索领导力的邀请深有共鸣,因为不久以前,我还有过退回个人基本盘的经历。我放弃了各种社交媒体,包括删除Facebook和Twitter账户。我只想专注服务已经与自己事业和谐一致的人们。我也经历了一次个人转变,在今年四月再次结婚 —— 而且是和外国移民结婚。我想这是自己经历的重要人生阶段。

在我看来,这种主观现实的解读代表了对探索领导力的一份邀请,我们需要的领导力既要有正直和包容性,还要实现平衡与和谐一致感。它邀请我重新校准一些更微妙的领导方式,而非像自己以往做过的那样,采取非此即彼的极端做法。

你将如何实践这份邀请?

当你想清了那份邀请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是很棒的一步,但不要止步于此。请决定如何将那份邀请变成行动,然后付诸行动。

在确定具体行动前,先辨清自己想改变拥有的内心感应,对你会很有帮助。之后你可以想出与那种内心感应和谐一致的具体行动。

下面就是我想创造出的内心感应:

新的内心感应会让自己觉得有更多能量流向拓展社交关系,但不是杂乱随意的拓展。我想拓展自己工作的深度和影响范围,与更多欣赏它的人们进行交往,并吸引更多彼此支持的人际关系,尤其是在商业层面。

我过去经历的社交拓展阶段最终过于消耗自身精力,这次我想更好地建立一种大家共赢的交往关系。请把它想成一种更谨慎的社交拓展做法,要比以往更有选择性。

一旦你辨清了内心感应,接着请把它细化为能付诸行动的扎实做法。下面是我的一些具体做法:

1. 我将逐渐回归社交媒体,但会谨慎处理,实行更好的边界管理。我最近创建了一个新的Instagram账户(@steve.pavlina),并接受他人邀请,认领了一个Facebook群组账户,这个账户从2012年起便有人在以我的名义运营内容。所以若你喜欢,现在可以关注这些社交账户。只是请注意我可能并非在亲自管理那些账户。

2. 为升级自己对其他社交服务的和谐一致感,我将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花钱进一步推广自己的工作事业,尤其是新的深入探索项目。我想让自己和那些社交服务之间形成共赢关系,不想有占对方便宜的感觉。我还想邀请更多已在使用那些社交服务的人们也收获共赢的客户关系。对我而言,这是种向外拓展,寻求建立更多共赢关系,并且仍能保持良好边界与和谐一致感的练习。若你对此类社交服务没有和谐一致的感受,请不必加入那些社交群组。

3. 我将继续开发与自己客户的愿望需求一致的更多产品和服务,并开始在广告上投资,更广泛地宣传它们。我们最近的深入探索项目已让数百位参与者深受其益,所以我会花钱进一步推广这类产品服务。

当你经历这种用主观现实视角解读外部事件,然后一路将它落实为行动步骤的过程时,就把现实世界里发生的各种事情,与个人成长道路联系起来。

我们对某些政治事件有强烈反应的一个原因,就是它们搅动了自己内部渴望觉醒的某些力量。如果只会对外抨击斥责,我们便忽视了个人成长的一份邀请。这种忽视通常缘于对成长挑战的某些内心抵制。

根据个人经验,当在工作上处于非常舒服的状态时,我将很难接受邀请,又进行一轮向外拓展。我对事情可能的发展方向有自己的担心,所以会谨慎前行。但我知道若踩下刹车,自己将无法与人生故事想要前进的方向保持一致。

主观现实和客观现实间有种古怪的联系。基于个人过往经验,我知道当自己从主观角度解决某个问题时,那个问题也倾向于从客观角度自动得到解决。事情发展的实际结果有很多种。我认为最有可能的是自己对特朗普行为的担忧将减少。在客观世界里,出现这种结果可能是因为特朗普改变了个人行为,或总统位置被人替代,或他不断被边缘化,除了发微博没法再干其他事情。至少从我的视角来看,故事的发展很可能出现某种变化。但当我不接受和理解这类事件的意义,它们便倾向于自我放大。当你不在主观层面倾听时,各种事件在客观世界里似乎就会叫得更响。

两者间联系的另一个方面,就是当你从主观层面解决了问题,也倾向于为客观世界的解决方案做出贡献。对于一个把寻求避难的人们妖魔化的政客,应对他的解决方案是什么?一种解决方案是换掉此人,但那属于集体解决方案,很难转变为个人行动步骤。我认为更属于个体层面的解决方案,就是把此事看作在自己影响范围内成为更棒领导者的一份邀请。寻求成为那种糟糕行为的反向指路灯塔。这种做法完全可行,并在邀请我们成为整体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我对外部事件的解读对你而言也许没有多大意义。更重要的是你能经历整个视角转变过程,做出属于自己的解读。正如功夫大师李小龙所言:“我的话就像指向月亮的一根手指。别把注意力集中在那根手指上,不然你将错过欣赏月亮的圣洁光辉。”

Steve Pavlina(史蒂夫·帕弗利纳)

2018.11.04

查看原文:

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18/11/subjective-reality-and-politic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