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于内心的人生动力

我在1998年的一次经历对自己产生了深入持久的影响。我和妻子Erin在一家本地汤品和沙拉店吃午餐,自己注意到旁边有个女人正在清洁桌面。她看起来十分伤心和沮丧,就像刚被上级主管责备,或是得知了什么糟糕新闻。

我和Erin当时并不富裕 —— 甚至吃那顿便宜午餐都有点超出我俩的预算 —— 但在准备起身离开时,我直接走到那个女人面前,递给她5美元并说道:我知道你很可能并不欣赏自己干的工作,但我想让你知道我们认为你干得很棒。

那个女人的面部表情立刻发生了变化,从伤心转为真诚的感恩。她看着我的眼睛说:真的太感谢你了。她尽了最大努力不让眼泪流出,但似乎不太成功。我记不清她还对我说了什么,但始终记得她脸上的神态。在那一刻,我们真正是以人类对人类的形式在彼此交往。我怀疑她看重的并非是那5美元 —— 她所看重的,是有人认可自己是一个真正的人。我和Erin都被那次体验深深打动。

那件事教我懂得,即使自己处境不佳,我仍有能力为他人带来积极变化。我不必去做某件非凡的事情 —— 30秒对一个陌生人说些善意话语便已足够。

为那个女人做的小事忽然让我摆脱了个人忧虑。至少自己暂时进入了更高的意识层级迅速上升到喜悦状态。我并未保持那种喜悦状态太长时间,但这次强有力的参照体验使我变成了一个不同的人。

在我的成年生活中,自己体验过两种主要形式的人生动力。第一种是以自我为中心或自我意识驱动的动力。那是获得成就,做到个人最好,取得成功的人生动力。第二种是以他人为中心或服务驱动的动力。那是向外给予,提供帮助和做出贡献的人生动力。

以自我为中心的动力让我在1994年创办了自己的电脑游戏公司。它是我当时想做的事情。很多年里那种人生动力都很管用。它把我带到体面的生活位置,但我最终看出那是条死胡同。我知道无论在实现个人目标上取得多大成功,自己永远不会感到真正满足。

2004年开始创建StevePavlina.com网站时,我将主要的动力燃料从服务自己转为服务他人。与专注于我想做什么不同,自己专注于想要给予什么。这种思维转变帮我开始超越狭隘自我意识,不再过分操心自己的各种问题。我知道自己正专注于某种更重要的事情。我在此事上远未接近完美状态,自己也仍在两种形式的人生动力间徘徊往复,但做出贡献的内心渴望始终是两者中更强烈的一方。无论何时注意到自己正陷入自我意识驱动的人生动力,我都会感到缺乏内心激励,更加不堪重负。那也是我会寻求暂时休整,与真正重要的事情重新建立联系的时刻,比如练习冥想或写日记。

我真希望自己能用语言文字充分表达基于服务的人生动力带来的巨大喜悦感受。当处于那种喜悦状态时,我知道无论个人环境条件怎样,自己都没有其他再想做的事情。过去两年间,我经常对自己说:不管生活中发生什么事情 —— 包括身体、社交或财务层面—— 我都能始终选择专注于给予。当我处于那种状态时,其他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我停止作为一个分离的个体存在于世,而是融汇为神圣一体的自我表达。

当专注于服务自己时,我感觉就像在抽取自身的能量储备。但当我专注于服务他人时,那种状态就像连接了一块无比强劲的电池。能量会流经我的身体,而非出自我的身体。我变成一根导管,而非某个终端节点。我会有完全彻底的激励感和满足感。

请给自己机会去体验这种喜悦状态。在未来两天里的某个时刻,请为你不认识的某个人做出一个小小善举。我之所以建议选择不认识的人,是因为你将体验到踏出个人舒适区的威力另外你还将体验到无论身在何处,自己都有向外给予的力量。请让这件小事对你来说不会是大的牺牲,但能给他人带来积极变化。你可以对他人说出几句赞扬,写封鼓励信,送个小礼物,帮次小忙。当你这样做时,请以内心为中心;感受想要去做真正无私之事的内心渴望。不要在意其他人会有何种反应。

现在请花上片刻发出让这种机会自然出现的意念。无论是什么意念,都用语言大声表达出来。这里有个简单的建议做法:我现在要做一个简单易行,忠于内心的服务行动,它会给某个人的生活带来积极变化。

如果今天访问我网站的所有人都实践这个简单建议,大家一起就能做出成千上万的服务行动。即便是一个善意的姿态也能带来积极变化。你今天会做什么事情,帮助某个人的生活变得更好一点?

查看原文:

Heart-Centered Motivati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