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你的白痴地带

天才地带的观点在我许多朋友中间都很受欢迎。这个观点说的是我们应该把更多时间花在自己干得极佳的事情上,并尽可能委派或清除其他所有事情。

请想象你是名外科医生,身边有支帮你处理其他所有事情的手术团队。他们会完成所有准备工作。然后你进入手术室,去做只有你能完成的手术。在外科手术的天才地带里,你就是整个团队的中心,其他人都是辅助角色。你的团队会支持你完成自己做得最好的事情。

这大体听起来像个挺好的观点,对某些人而言它显然也很适用。但我发现这种观点有其局限性,它并非我会在自己身上使用的生活模式。我不喜欢那种观点带来的生活方式,即无聊乏味的生活方式。

我在专注于个人天才地带时遇到的问题,就是自己用高度完善的技能工作时,不会再获得太多成长体验。我倾向于从反复踏出个人舒适区的生活中,收获更多人生价值,比如自己当前正进行的授权委派挑战,这种挑战会使自己远离个人天才地带。

若选择坚守天才地带,我就永远不会尝试授权委派,因为授权委派并非我现在的强项技能。它属于我最弱的那类技能。我的意愿是把这个技能领域变成自身强项。我也预想做到此事要花费数年时间。只要在这项技能上付出足够多的努力,我便能预想未来的自己会挺擅长授权委派,甚至可能做得非常出色。这也是我打造其他很多技能的方式,使其达到自己能充分利用的程度,比如编程、写作和演讲。

我必须穿越自己的白痴地带,才能在这些领域获得提升。假如坚守原来的天才地带,自己今天仍会是个程序员,但我不认为那是条富有价值的人生道路,尤其是在为他人创造积极影响的意义上。

变得擅长授权委派这件事,令我深受吸引(也是令我感到害怕)的地方,就是它会让我把更多时间花在个人舒适区之外。如果我有一个团队帮自己做各种任务,自己也要花更多时间身处授权委派的白痴地带。与花大量时间身处天才地带相比,这种生活对自己更有吸引力。我热爱突破不胜任的状态,变得越来越胜任的那种体验。

我热爱致力于个人成长 —— 那就是点亮我内在光芒的事情 —— 这也要求我花大量时间去应对包含失败、拒绝和尴尬体验的种种生活挑战。当我处于个人白痴地带,而非天才地带时,我经常对生活感到更有热情。处于白痴地带时,我也成长得更快。我不会给自己制造压力,期望总有出色表现,这样我能更多享受乐趣。我预想自己会时不时失败,所以不为失败而担忧。我会和风险一同玩耍。

在我看来,天才地带并不像它听起来的那样重要或有用。它只是人生许多工具里的一种。

我倾向于更强调身处个人乐趣和热情地带。若我确实拥有值得一提的天才地带,我更愿把它想成自己有刻苦追求学习体验的能力,包括能面对大量失败和挫折却不失热情。

对于这个授权委派挑战,以及在完成最初的30天挑战后,自己还能向何处深入发展,我充满了动力和热情。但目前自己感觉正一头扎在白痴地带。每天我都会收获看起来十分深刻的经验教训,但对那些经验更丰富的人们而言,这些收获可能显得不值一提。然而我更喜欢这种白痴状态,因为我正在快速学习,我能以各种新的方式收获成果。我对这种授权委派技能还不特别熟练,但就是因为它是种新的人生工具,无论当前技能水平如何,我已经能用它做些好玩有趣的事情。

我猜你可以说我的天才地带,就是能一次又一次地热情探索自己的白痴地带。我认为这种说法有点牵强,但若你对天才地带的概念依附不放,觉得需要为它进行辩护,我也只能用这种说法来回应你。

许多人对找出自己潜在的天才地带感觉挺挣扎,好像它是我们生而有之,应该在日后的生活中被探索发现的事物。我倒认为大家可以在人生中开发拓展多个天才地带 —— 关键词是开发拓展。它也包括一些探索和发现过程,但主要是关于学习、实践,还有积累经验教训。

倘若不愿拥抱自己的白痴地带,我们又如何能期望拓展出天才地带?我们都必须穿越那些蠢笨阶段,才能打造出各种技能。

根据我培训其他人的经验,天才地带对某些人来说有其价值,但总抱有这种观点很容易适得其反,让我们困顿不前。我们可能浪费了许多时间搜索自身思维、心灵和精神世界,以求发现某种内在的天才资源,然后却成果甚微。我们会找到诸如自己很擅长和人打交道之类模糊的答案,或是凭空猜测那些答案。或许我们真正该做的是仰仗双手双脚,帮自己开发拓展出那些天才能力,并在前进途中偶尔跌倒爬起。

最糟的做法就是倾向于掩藏自己的白痴地带,这个人生陷阱会引导我们假装拥有天才能力,而非开发拓展出任何真正的天才能力。我们会对能力不足感到羞愧。许多人都明白能力不足会受到批评指责,拥有天才能力会受到褒奖。但若我们想拓展出某些天才能力,更容易的途径就是全然拥抱并享受那些能力不足的阶段。

你知道是什么让我越过了那个人生陷阱吗?自己在十八九岁时被逮捕过四次,而之前我还是名全优学生。我把生活搞砸透了。自己还因此差点坐牢。但与坐在大学计算机课堂上相比,我从那些疯狂鲁莽的经历中收获了更多价值。我学到自己可以犯下很多错误,却仍能不断学习和成长。我学到人们可以尽管批评指责我,自己则能调皮地同意对方并继续好好地生活下去。我学到当自己真实展现个人不足或天才能力,不试图假装有相反结果时,我和周围人群的联系会感觉更加深入。

若要在充分利用自己的天才地带,和在白痴地带中学习与成长之间做出选择,我必将选择后者。我在白痴地带中花的时间越多,就会越少感觉不自在,自己也能越快地学习、成长和拥抱新体验。我依然感激欣赏自己的天才地带,但若没有拥抱个人白痴地带的习惯,我也不会有值得一提的天才地带。

我不愿固守在外科手术的岗位上。我对其他人选择这种生活路线毫无问题,我只是不会给自己选择那条道路。对我而言,外科手术上有天才表现太像个陷阱和牢笼。

即便如此,倘若自己真的需要做外科手术,我也更愿由手术机器人来执行 —— 这台手术机器人是由一群在各种领域(包括手术和机器人领域)表现出色的人们开发制造,他们喜欢拥抱自己的白痴地带,探索用新的方式思考手术过程,意识到用更宽广的做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才是更好结果。他们选择把手术委派给技术工具,然后将人生继续用在探索更多白痴地带上。

如果我们不拥抱自己的白痴地带,就无法获得进步。我们应当钻研那些令自己感到害怕的黑暗生活领地。坦露自身恐惧。驯服心中恶龙。庆祝自己仍在不断学习和成长。无论一路上拓展出何种天才能力,我们都可以寻求让它变成更持久的形式—— 通过写作、视频、软件、技术和流程等方式,把它嵌入这个现实世界。

仅仅做个某方面的天才是保守老旧的思维方式。如果我们寻求做个天才,技术发展终将使我们变得像个白痴。我认为更有用的目标是习惯于频繁脱离平衡状态的生活,超越个人局限,克服自身恐惧,探索广阔的白痴地带,和那些同样在这样做的人们分享拥抱而且依然对生活充满热情,因为我们每天都在学习和成长。

查看原文:

Loving Your Idiot Zon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