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委派挑战 —— 第3-8天

下面是30天授权委派挑战的更新内容,今天(周一)是挑战的第8天。

第3天

头两天建立起一些前进势头后,我今天决定采用更内省的方式,花大概75分钟在日记里探讨团队合作的可能性。我写出自己的理想团队看起来会像什么样子,团队成员可能有什么价值观,随后我又根据这些描述理清潜在的招聘流程。

下面就是我列出的一些价值观,直接从日记里复制粘贴过来:

关心在乎 —— 这是非常重要的价值观。关心在乎有虚假的,也有真诚的,我们需要团队成员都位于真诚一侧。我们应当假定自己的所有意念在世界面前透明可见。团队成员会深入地关心在乎个人成长,关心在乎帮他人成长,关心在乎创造一个更清醒自主和追求成长的世界,这些非常重要。我们的很大一部分工作动力,应该源于关心在乎和彼此互联。当有人加入清醒成长俱乐部或参加现场活动时,我们将显而易见地真诚关心在乎对方,并非假装如此。我不认为需要把关心在乎叫做影响力或个人贡献等单独的价值观,因为关心在乎会自然而然地表现出影响力或个人贡献。如果我们充满意义并持续一致地表达关心在乎,就能积极正面地影响人们的生活。

事实真相 —— 坚守事实真相很难。我们组建的团队,不会满足于那些与事实真相不一致的轻松答案。有时不断出现的新真相会令我们感到害怕,尤其是在一个变化越来越快的世界里。但我们需要转向事实真相,直面它们。

优雅 —— 找到优雅的解决方案可能挺难,但这应当成为我们奋斗争取的理想结果。优雅解决方案包括高效性和有效性。如果我们的解决方案在某些领域不够优雅,对找出更好解决方法保持开放态度,就应成为我们的本性表现。

聪明 —— 我们是聪明人服务聪明人。我们要面向聪明自觉的受众。我们不会降低自身理念来吸引那些低标准人群。我们提供的服务要合理有益于人。

探索 —— 我们必须愿意破除陈旧模式。我们不能只是等着改变发生在自己身上。我们需要不断寻找新的可能性。

适应性 —— 这个世界不断变化得越来越快。变化将使我们无法懈怠,它会让我们不断脱离个人舒适区。我们需要习惯驾驭改变的浪潮。我们需要保持灵活性。

乐趣 —— 这一点不言而喻。我们是喜欢玩耍,热爱乐趣的人士,拥有健康的幽默感。

持续性成长 —— 我们把成长看作长期投入,不仅作为个体,也是作为团队。我们喜欢挑战自我。

以下是我对如何找到满意团队成员的一些想法:

上面说的价值观对我该如何招聘潜在的团队成员有何帮助?

首先,团队成员需要具备相应技能。价值观彼此一致确实重要,但除非潜在人选具备合适技能,否则大家无需谈论一起工作的话题。对于一个小团队,每个人都需要给团队添加某些重要价值。

从我的读者中找到想要一起工作,而且价值观一致的人选,相对而言比较容易。但很多人在技能和专业精神上并没有太多可提供的价值。因此对于某些岗位,先进行能力测试会是明智做法。我喜欢Stu McLaren采用的方式,他会在考虑面试任何人之前,先让对方完成一些简单的网上任务,以测试其能力水平。若对方无法聪明地完成测试,也就无需再跟进面试。其他人也推荐过这种做法。有位经验丰富的团队领导告诉我:除非对方具备合格技能,否则无需谈论一起工作。

我也见过创业朋友们遭遇的一些问题,他们团队中有些成员虽然价值观非常一致,但技能水平不足。重做工作会是个头痛问题,因此团队成员首先需要具备合格能力品质。当然,有些人可能需要培训后才能按照特定方式完成任务,但这也非理想选择。

另一种推荐做法是聘用新人后给出试用期。在不做出更大聘用承诺的情况下看对方工作表现如何。一般的试用期是90天。这段时间足以看出双方能否建立健康的工作关系。如果大家不能彼此受益,那么明智选择就是让此人离开,再试用其他人。

招聘需要花费耐心,它并非我们可以匆忙完成的事情。如果有人只是想找份工作,入职的紧迫感快过组建这种团队所需的合理时间,那么我们就可以很轻松地拒绝对方。我们需要真正想投入一份长期合作关系的人选。

对方作为个体,有没有长期致力于个人成长的证据?过去几年中,此人在自我投资上做过什么事情?他们是否主动拥抱过挑战?他们是否愿意拓展自我?他们是否经历过失败并东山再起?面试过程应当让对方做出这些回答。如果此人拥有成长思维,而非固化思维,应当会有大量证据说明此事。

此人关心在乎帮助他人成长吗?如果关心在乎是真诚的,就应该有充分证据,表明此人在自己的成长道路上帮助和支持过他人。我们应当能找到可以证明此事的人们。如果我们看到的都是自私自利的行为,就应该继续寻找合适人选。我们无法将就容忍假装关心在乎的团队成员。

我们的生意事业在某些方面会违背社会陈规习俗。清醒自主成长的某些方面可能与社会主流态度恰恰相反。我们需要的事业伙伴,应该能应对处理好这些方面,面对自己在这份生意事业中扮演的角色,他们要能应对处理好大众的评判,而不会尖叫着逃离。我们需要的事业伙伴,要能把这个工作看成实践领导力的机会,而非感到道歉或怯懦。所以我们应该寻找证据,表明事业伙伴有意做出非主流选择,并愿意应对这种选择带来的结果。我们需要的事业伙伴,不会在相信自己是正确的情况下,对社会压力妥协。如果有人能作为个体做到这些事情,他们便很可能成为我们团队的绝佳人选。

此人有着清醒明智的头脑吗?他们看起来聪明自觉吗?他们会对各种问题给出细致周到的回答吗?

此人拥有良好的幽默感,能在喜乐玩耍的文化氛围里工作吗?他们能在喜乐玩耍的工作风格,以及专业和胜任表现间做好平衡吗?他们愿意在工作中注入自己的个性吗?

我以前犯过的一个错误,就是对那些缺乏相关技能和经验的人选,花了太多时间和他们谈论怎样一起工作。我遇见过许多精彩出色,忠于内心,追求成长的人们,所以找到拥有相同价值观的人选对我而言相对容易。对我的其他一些创业者朋友来说,找到价值观匹配的人选则会较难。

有些人喜欢先找价值观一致的人选,然后给这些人培训必要技能。我发现这种做法也存在限制性,因为最好情况下,我也只能将人们培训到自己现有的技能水平。这意味着至少在最开始,我的知识和技能会成为整个团队的天花板。我认为自己最好能找到那些在我弱势的领域具备明显优势的人选。

上面这些清晰认识能帮我节省时间,因为现在我知道若对面前人选的技能和经验感觉不到兴奋,就无需再提前和对方谈论一起工作。如果我只对他们的价值观表现出热情,那只表明双方会有潜在的友谊,但并非真能成为团队伙伴,至少不会在较短时间内成为团队伙伴。技能实力并非一切,但它们确实重要。

第4天

今早在清醒成长俱乐部按惯例开团体培训电话会期间,我把开头的教育培训部分委派给志愿做此事的一位成员。这是我们连续第二周采取这种做法。在此之前,我从20178月开始便一直亲自做这部分的培训,所以委派给他人是个挺好的步调变化。

这项挑战里一个有趣的拓展目标,就是看大家能否在我不亲自参与任何培训部分的情况下,完成整个培训电话会 —— 同时仍能给所有俱乐部成员提供有益价值。我可能只作为观察者参与电话会,但不必做任何实际培训。我仍喜欢做培训电话会,但若能看到自己不必每次亲自参与,大家仍能完成培训,将是非常令人惊叹的体验。我只是想确保大家能以仍会服务好俱乐部成员的方式,来做成此事。不过我的确认为此事越来越有可能做到。

这是个即便没有特殊技能或培训,价值观也能发挥巨大作用的领域。有些技能确实要通过经验积累才能培训获得,但只是做个真正关心在乎帮助他人的人,就能对这种培训有极大帮助。即使你不太确定该如何帮助某人,能够倾听鼓励对方,相信对方,帮助此人考虑各种选项,仍会对其有很大帮助。我感觉大家在未来很多年里,会从俱乐部的培训中探索这种价值观与技能实力之间的平衡状态。

为了扩大俱乐部规模,我知道培训工作会是自己必须更多授权委派的领域。如果俱乐部人数加倍,我可能仍会亲自做培训,但超出那些人数后,我便看不到自己能在不精疲力尽的情况下处理好所有培训工作。所以我必须在此领域更深入地进行授权委派。鼓励那些想探索彼此协作培训的成员来做此事,看起来就像朝着这个方向走出的很好一步。

甚至在挑战开始前,只是接受这个挑战,已经在不断转变我对未来可能性的感受。这个挑战让我开始质疑那些设想必须亲自完成的事情 —— 最终我得以放弃其中某些设想。这个挑战也帮我主动寻求更多帮助和社交支持,甚至在自己之前感觉这样做会太难的情况下,也得以付诸行动。

我收获的一个关键意识觉悟,就是授权委派对其他人而言也可能是件好事。在清醒成长俱乐部里,授权委派可以为俱乐部成员创造更多机会来拓展自我,面对恐惧,并步入领导者角色 —— 这些都是好事。我认为自己以前的限制性信念是,若自己倾向授权委派,就是在放弃个人责任。

我现在明白如果想让生意事业的内部获得成长,比如组建一个团队,就需要在生意周围创造出更易交换渗透的多孔薄膜。我不能在生意内部和外部维持一个坚固墙体,比如明确区分顾客和员工的界线。我必须允许人们有跨越这条界线的更多可能性。否则生意的内部永远无法得到成长 —— 生意外部也将同样如此。

这部分挑战让我感到有点紧张。能交换渗透的边界超出了我的个人舒适区。它更难预测。我对自己生意的内外都很了解,因为我从2004年开始都一直在经营它。离开自己感觉行之有效的领域,会有点让人捉摸不定。

用《星球大战》做类比,这个挑战让我进一步把自身角色想成尤达大师,而非天行者,要去鼓励每位俱乐部成员发现并追求自己的英雄之旅。不过话说回来,尤达大师住在一个臭沼泽里,这样除了最具决心的访客,其他访客都会打消见他的念头,或许这个类比也不太合适。🙂

我把第3天花在写更多日记,以理清自己想从30天试验中收获什么上。我不想只是连续一个月随机外包委派些事情,所以自己思考还能在这个挑战上取得什么进展。

我最终想到了这些可能实现的进展:

1. 外包委派些个人任务,以便进入授权委派的思维心态,并完结一些事项(更换泳池灯泡,安装热水循环泵等)。

2. 聘用个新的庭院工人(可以和第一个事项同时处理)。

3. 记录发送清醒成长俱乐部每周电邮的工序(包括安排培训电话会事宜),实现Rachlle从头到尾接管的目标。

4. 外包一些简单的生意任务(比如音频转文字等)。

5. 记录一些让虚拟助理去做的工序,理清我的初始需求。

6. 开始了解虚拟助理服务,聘用兼职的虚拟助理。

我不确定自己是否会坚持完成这些事情,因为这对我来说是个新领域,我也很难预测自己在30天里能有多大进展。但事实上,我已明显有了些不错进展。

第5天

下面是我在清醒成长俱乐部论坛上为今天更新的进展日志:

“多谢Magic的服务,新的热水循环泵现已装好,正按照设定的参数良好运转。

我不认为Magic用最高效的方式处理了这件事情,但他们确实帮助推进了事情的完成。他们打了很多电话来寻找能完成这项工作的人选。不过因为拉斯维加斯确实有假合同工的问题,我也不能完全责怪他们。这件事最终彻底完成确实让我感到解脱。在开始这个挑战的同一周就做完此事显得有点梦幻,因为自己已经把它推迟了多年时间。

我很喜欢Magic处理了困难部分,找到合适人选确实是个苦差事。

更换泳池灯泡也处于进展之中。灯泡的电源线有部分短路了,下周就应该有人来更换。”

我必须说搞定这件事感觉非常酷。但几小时过后,我意识到自己在头两项任务上要花的费用挺大。我之前选择的是每分钟59美分(每小时35美元)的按需付费方式。Magic在第一项任务上花了83分钟,另一项任务则花了几乎4小时。若我之前选择他们的月度付费方式,那么不管每项任务要花多长时间,我都只用为其支付20-30美元。尽管我承担得起自己的选择错误,当那个选择确实糟糕,我对之前所做的决定感觉不太好,有点后悔不该如此。

所以我当天晚些时候给Magic发了封电邮,解释了自己的处境,询问能否获得部分返现,或采取升级到月度付费的补救方案。结果Magic很高兴地接受了我的提议 —— 我真喜爱这种出色客服!—— 现在我使用的就是每月支付399美元,允许提出16个服务请求的套餐,这样每个外包任务的服务价格便降到25美元。我还给Magic引荐了两位客户,额外获得两次服务机会,所以目前我仍有16个服务请求可用。

现在我感觉公平了许多,不再有后悔情绪。新服务套餐意味着我无需为Magic在任务上花的时间操心。不管他们在一项任务上花了10分钟还是几小时,我在每个服务请求上付的费用都一样。

但每月能用16个服务请求(目前还剩25天)对我来说也是个拓展体验。自己要外包委派更多任务。我如何在剩下的三周半里想出要外包的众多任务呢?

我还未完全理解的是,Magic对单个服务需求的定义,这个定义范围到底有多宽广?我能对Magic说:请帮我计划一个秋天的三周夏威夷之旅,其中至少包括三个小岛,瓦胡岛必不可少。,并把这算成单个服务请求吗?我想很可能不行。我想对他们的服务限制有更好了解。目前我对继续使用Magic感觉挺不错,而且现在有了更多服务请求能在试验期间使用。

我也想在这段时间尝试其他外包服务,但也发现深入使用单个服务对自己很有吸引力。这让我想起自己在2016年分享的《里宽,里深》那篇文章中提到的做法。

第6天

周六我让Magic帮忙处理一套旧的负重训练器械,那套器械放在我车库里落灰已有11年。我告诉Magic他们可以自由选择处理方式 —— 捐给慈善机构,免费送给某人,直接当垃圾扔掉,全都可以。

这套器械没什么特别之处,我后来用更好的装备替换了它,但一直没找到机会处理掉旧的。我曾尝试捐给慈善机构,但慈善机构不想来取已经装配好的器械。

Magic目前正在处理这个任务。他们已找出两家有可能想要这套器械的慈善机构。如果找不到想接收的慈善机构,Magic建议在分类广告网站上发布信息,看有没有其他拉斯维加斯本地人士想拿走这套器械。

我很喜欢这种处理任务的轻松方式,只用拍个照片发条短信,事情就能向前推进。把任务委派给Magic确实能让事情动起来。

我也喜欢Magic在幕后处理某项任务时,他们会告诉我可以期待何时收到下条状态更新信息。对于这项任务,他们告诉我可以在周一下午5点收到下条更新信息。

此事感觉像是值得委派的一个挺好任务,因为其中涉及我不必现在着急解决的简单问题。我只用定义出想要的结果 —— 基本就是让这套器械从我的车库消失 —— 然后其他人会创造性地想出做成此事的方法。

我在第6天还做了些其他小的授权委派活动,包括发电邮给Magic,请对方说明单个服务需求的定义范围。

第7天

下面是第7天我发布在清醒成长俱乐部论坛上的日志更新内容:

“今天我花了些时间复查自己的待办事项清单,汇集了未来3周内我能潜在委派给Magic的一列任务。我想出了大概20个点子,但有些还存在疑问。我看不出用Magic去做简单预约安排的价值,因为很可能自行完成此事的时间,都比向Magic解释清楚任务的时间要短。打个2分钟的预约电话,看起来并不像值得外包委派的好任务。

对于什么类型的任务适合外包委派,什么又不适合,我正逐渐拓展出良好的识别感。

我仍有15个服务请求可用,所以在如何使用它们上,自己可能需要发挥点创意。

我有过的一个想法,就是找位WordPress开发者,编写一个能用于记录培训电话会内容的自定义文章类型(CPT),这样在网站上添加电话会记录稍微轻松容易一点。我可以去做此事,因为自己已经为个人网站上的新闻版块编写过CPT。但看看能否外包这个编程任务,可能是挺好的试验做法,而且这种编程工作不是特别复杂。

此外若能编写出CPT,其他人(比如Rachelle)想在网站上发布电话会记录也将轻松容易许多。目前用Beaver Builder模板的方法也挺容易,但有了CPT会更加简单。”

只是我不太确定这个WordPress编程任务需要花多大功夫。根据自己当前技能和以前做过类似任务的经验,我可以轻松看到与独自完成相比,我在授权委派时要花更多时间定义并解释这项任务,然后找到胜任人选来完成它。但就像某人指出的那样,这个委派任务的真正价值,可能是找到某位能合作不止一次的优秀WordPress开发者。这样我可能在第一个任务上损失些时间,但会在以后的任务上节省时间。现在我甚至不确定那些未来任务会是什么,但显然在某些领域,除非将授权委派作为长期投资看待,否则它并非合情合理的做法。

我感觉到目前为止,自己在这项挑战上的步调走得还不错。脱离个人舒适区可能让自己感到有点压力,因此多用几天进行内省(主要用写日记的方式思考想法点子,以及各种可能性和接下来的行动步骤),再花几天直接采取授权委派的行动,我感觉像是正确做法。我并不想疯狂地度过30天,让这个挑战充满随机任意的委派活动。我想要可持续性地转变自己的想法和行为。

第8天

今天我和Rachelle更进一步,让她接管了每周发送清醒成长俱乐部电邮的任务。她现在就写着那封邮件。我预想要再用一周时间,才能把整个工作流程委派给她,包括安排培训电话会的时间,在清醒成长俱乐部论坛上创建讨论帖,写作并发送电邮等。这些事情都不难,但委派出去后每周都能帮我节省一点时间。Rachelle在这些事上已经比我做的更好,她为邮件添加了论坛每周热点话题的内容。

我意识到很多授权委派任务都与卸除各种小事相关。每周在一项任务上节省10分钟看起来可能不多,但若我们养成卸除这些任务的习惯,节省的时间就能积累起来。此外,我能看出如果坚持这种做法,自身专注水平也会随着时间不断提升。

写这篇文章时,我又听到Magic发给我的信息提示音。他们研究了一些处理旧健身器械的可能性。其实他们还想出了我甚至没能想到的可能解决方案。Magic发现离我10分钟路程远的一家健身房,愿意给会员们发送电邮,看有没有人想免费拿走那套器械。喔这个点子确实不错。Magic仍在努力寻找愿意接收这套器械的慈善机构,但若这条首选道路走不通,健身房那边也是挺好的备选方案。

我很喜欢Magic在这件事上对我价值观偏好的考虑。捐给慈善机构最符合我的初衷,尤其是我对这件事并不着急。如果慈善机构拿到器械后把它卖掉,我也毫不介意。接下来的选项是找到可能想要它的某个人。最糟结果就是把它当垃圾扔掉。

我也很喜欢自己可以对此事的实际解决过程保持超然状态,并有其他人愿意致力于解决它,无需我的太多参与。

查看原文:

Delegation Challenge – Days 3-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