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授权委派的各种障碍

随着30天授权委派挑战的持续进行,针对克服与授权委派和外包任务相关的限制性信念,我想和大家分享些个人想法。

上周我邀请一起进行这项挑战的其他人士,分享了他们在此领域遇到的障碍。当涉及授权委派和外包任务时,什么想法、信念和态度会拖我们的后腿?

下面就是我对众人分享内容所做的总结,都用一句话来表达:

公平性/对他人价值观的个人推断

  • 让别人去做我不想做的任务显得不公平。

  • 我对把任务以低薪方式外包给其他国家的人民感觉很糟糕。

  • 人们最好去忙他们自己的任务项目,而非去忙我的。

  • 人们应当独立自主,不该依赖我。

  • 我不想在其他人身上施加权力。

  • 我想要外包的任务只够别人兼职完成,人们不会只想兼职完成我的任务。

  • 让别人打扫我的卫生间或洗衣物挺尴尬。

控制

  • 没人能像我一样擅长这些任务。

  • 让自己保持控制状态对我而言很重要。

  • 我处理事情的方式太独特了。

  • 我其实喜欢去做洗衣、购物和其他看起来不太重要的任务。

  • 有些任务就是没法授权委派给他人。

信任

  • 我很难找到值得信任的人。

  • 如果我信任别人查看我的文件、系统、银行账户、密码、管理员权限等,那么他们可能背后使坏。

  • 如果我发现有人确实干得很出色,他们最终可能辞职创办自己的生意…. 还可能复制我的生意模式,和我竞争。

  • 如果不详细检查所有行动步骤,我如何知道某个复杂任务能否恰当完成?

感觉没有做好准备/没有看到授权委派的价值

  • 我的工作系统还不够好,其他人可能没法有效运转它们。

  • 聘用别人的时机还没到。

  • 把任务高效分配给别人之前,我需要先想清如何完成每项任务(并擅长此事)。

  • 我只是个学生,母亲,艺术家等。

  • 我并未身处授权委派的位置,因为自己没有一份生意。

自尊问题

  • 我以为自己是谁,可以授权委派?

  • 谁想为我工作?

  • 我以为自己是谁,想让自己的生意增长10倍?

成本开销

  • 我付不起钱聘用别人(或组建一个团队)。

  • 在准备思考如何授权委派前,我需要先赚到特定数目的钱。

  • 我付的钱要比那个任务对自己的价值更大。

  • 我负担不起自己想要的服务质量。

  • 我现在有的时间比钱多。

时间/缺乏耐心

  • 我太忙了,找不到授权委派的时间。

  • 我要授权委派的任务太小了,自己做起来更快。

  • 在授权委派这件事上投入,看到积极回报要花的时间太长。

  • 招聘过程花的时间太长。

  • 找到合适人选要花的时间太长。

  • 解释任务和记录流程比我直接完成任务花的时间更长。

  • 其他人工作得太慢了。

缺乏技能

  • 我不擅长授权委派。

  • 我不知道如何授权委派。

  • 我没法组织起一个团队。

  • 我还未精通掌握个人高效表现,没有准备好管理别人。

  • 我到底该从哪里开始着手?

  • 我以前试过授权委派/外包任务,结果不起作用。

  • 我只是个冰球运动员而已。

找到合适人选的挑战

  • 我很可能找不到合适人选来授权委派自己的任务。

  • 即使找到合适人选,他们也可能在被聘用后很快离开。

  • 我聘用的人不会想我一样在乎那项任务,或像我一样充满动力。

  • 找到具备正确技能、经验和价值观的人很难。

  • 找到值得信任和依靠的人很难。

  • 许多人就是没法很好遵从指导。

  • 我到底该如何找到可靠人选?

恐惧他人评判

  • 我不想被人看作懒惰、娇生惯养,或精英主义。

  • 如果我外包创意型工作,会被看作利用他人,试图冒名顶替别人的创意成果,这可能意味着我缺乏正直品性。

担忧复杂性

  • 我自己去做所有事情要简单容易得多。

  • 授权委派会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复杂。

  • 如果我最终对要管理很多人感到不堪重负,那该怎么办?

  • 我讨厌事无巨细地管理他人。

  • 想要拓展自己生意的想法看起来很吓人。

  • 如果我组建一个团队,可能会失去灵活性。

  • 我真想对其他人的生计负责吗?

恐惧错误和失败

  • 我可能会搞砸此事,聘用错误的人。

  • 如果我必须让某人离职,可能会非常艰难。

  • 其他人的错误可能让我赔很多钱。

  • 如果授权委派让我在错误方向上走得更快怎么办?

  • 如果我给人付钱太少或太多怎么办?

  • 如果我花光了钱,不得不解雇人,尤其是那些指望我生活的人,我该怎么办?

  • 如果我搞砸此事,有可能毁了其他人的生活。

回避对质

  • 我不擅长对质,比如有人工作表现糟糕时。

  • 我不喜欢跟踪检查,尤其是自己可能不喜欢我发现的结果。

请不必纠结于我对这些内容的分类,因为其中一些本可归到不同类别里。上面的分类方式只是为了方便说明。

如果我们把这份巨长的清单压缩为那些概括的群组,可以得到下面这份较短的清单:

  • 公平性/对他人价值观的个人推断

  • 控制

  • 信任

  • 感觉没有做好准备/没有看到授权委派的价值

  • 自尊问题

  • 成本开销

  • 时间/缺乏耐心

  • 缺少授权委派的技能

  • 找到合适人选的挑战

  • 恐惧被人评判

  • 担忧复杂性

  • 恐惧错误和失败

  • 回避对质

虽然我们损失了点细节信息,但这份清单要更容易管理。

现在让我们考虑一种无比简单的授权委派场景。请想象你要前往星巴克,授权委派一位专业咖啡师做杯拿铁咖啡,即:你要去那里为自己点杯饮品。上面这些相同的反对意见,在这个场景里看起来会像怎样?

  • 公平性/对他人价值观的个人推断 —— 咖啡师很可能有比给我做杯咖啡更好的事情去做。

  • 控制 —— 没人做的玛奇朵咖啡能像我做的那样。我就是玛奇朵女神!

  • 信任 —— 如果他们撒谎,用的豆奶不是有机类型该怎么办?如果他们因为贪图便宜,秘密使用转基因大豆又该怎么办?

  • 感觉没有做好准备/没有看到授权委派的价值 —— 现在喝咖啡时间太早。事实上,我也许根本就不该喝咖啡。

  • 自尊问题 —— 我以为我是谁,拿着台不是苹果牌的破笔记本电脑坐在时髦咖啡桌旁?

  • 成本开销 —— 有正常思维的人谁会花8美元买杯拿铁?我只用25美分就能给自己做一杯。

  • 时间/缺乏耐心 —— 排队的人太多了。点餐单上的内容也太长了。

  • 缺少授权委派的技能 —— 若我点不出想要的合适饮品还堵了后面的队伍其他人感到厌烦并说我太蠢该怎么办?

  • 找到合适人选的挑战 —— 星巴克里所有长满痘痘的咖啡师都糟透了。他们永远不会把我的咖啡杯填满 —— 咖啡离杯口总是还有半英寸。而且他们总是叫错我的名字。

  • 恐惧被人评判 —— 如果人们因为我喜欢星巴克,就说我是个贪图享受的势利眼该怎么办?没人知道会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 担忧复杂性 —— 如果点餐单上的选择太多,我如何决定该点什么?

  • 恐惧错误和失败 —— 若我点了种从没喝过的饮品,结果自己很不喜欢,该怎么办?那会糟透了。

  • 回避对质 —— 如果他们做砸了我点的咖啡,我不得不让他们重新做一杯,自己该怎么办?

事情就是这样,以上所有担心都真实有效。也许用星巴克举例让那些问题看起来有些荒唐,但这些反对意见对人们来说都可以是真正的问题。这些反对理由都能用于做出不去星巴克的决定或回避现代世界里的其他任何事情。

也许你能靠自己做出更棒的咖啡。外面买的拿铁会很贵。喝咖啡并非你的本质需求。人们可能因此评判你。你可能会犯错,或者咖啡师会犯错。很多事情都可能出现差错。

但是若你确实想要点杯咖啡,很可能仍会去做此事,尤其是当你能应对处理人类偶尔表现出的不完美。这件事完全可行,你也可能有一次美好体验。取得成功完全有可能,甚至还极有可能。即使你开始几次做得不好,也可通过经验打造个人技能,随着时间过去做得越来越好。

成百上千万人都会在今天光顾星巴克。而且成百上千万人都会在今天授权委派各种任务。不做这些事情的有效理由确实存在,但人们可以应对处理好它们。

如果我们把这些潜在问题看作不去尝试的各种理由,就会让自己停滞不前,妨碍个人发展道路上的进一步成长。但我们也可以把这些问题看作潜在的成长体验。

让我们从成长视角看待这些反对理由。每种反对理由的成长潜力是什么?

  • 公平性/对他人价值观的个人推断 —— 也许我会非常享受让人时不时服务自己,若我欣赏感激对方提供的价值,他们可能也会享受提供那些服务。稍微表现出一点感恩就大有帮助。或许我可以学会更懂得表达感激,多说一些感谢。

  • 控制 —— 也许我可以学会不要太有控制欲,更放松一点,这样也能让我的生活更轻松顺畅。需要控制一切对我会有很大限制。

  • 信任 —— 如果我能更信任这个宇宙,让身边围绕值得信赖,真诚关心我最佳利益的人们,难道不精彩美妙吗?世上确实有值得信赖的人们。也许我也能致力于成为更值得信赖的人。

  • 感觉没有做好准备/没有看到授权委派的价值 —— 大多数人在授权委派时并未感觉做好准备,然而他们仍会倾向去做此事。授权委派是项技能,而且像其他任何技能一样,拓展它需要花费时间。由于这项技能处在我的舒适区之外,期望自己感觉做好准备将不切实际,所以我在开始授权委派时,当然不会感觉做好了准备。我的舒适程度将随着经验积累而得到提升。

  • 自尊问题 —— 相信自己值得帮助,而且人们喜欢帮助我,会是件很美好的事情。感到自己十分重要,而且自己的目标和项目也十分重要非常美好。这意味着我必须开始致力于对自己真正重要的目标和项目。如果我不尊重和珍视自己的工作,又如何期待其他人也能如此?

  • 成本开销 —— 也许我会为预算原因而从小的委派任务开始做起,但自己可以在这件事上先做一小点投入,或者若自己做的事情有趣且有价值,还可以去找那些愿意免费帮我的人们。我也可以授权委派那些能立刻帮我产生收入的任务。这件事有着成长空间。即便自己走出的只是微小一步,我现在也可从力所能及的事情开始做起。

  • 时间/缺乏耐心 —— 如果我有明智投资者的心态,拓展出追求长期投资成果的耐心,结果将会怎样?我可能要预先做好心理准备,但随着时间过去,我将收获巨大奖赏。

  • 缺少授权委派的技能 —— 请想象当自己非常善于授权委派,许多事情都能在我不必亲自参与的情况下得到处理,那种生活会是什么样子。这是我可能追求的最棒技能道路之一。在缺少出色团队的情况下,我的发展会一直受限。

  • 找到合适人选的挑战 —— 精通团队建设的技能,知道如何吸引出色、有天赋,以及忠于内心的人们来帮自己完成任何渴望实现的项目,那种状态会有多美妙?而且我也会充满乐趣地去做此事。

  • 恐惧被人评判 —— 被人评判并非真正问题所在;我对评判的恐惧才是。我需要主动邀请这种评判的出现,这样才能超越它们,不再如此怯懦。也许我可以培养出面对他人评判的更佳幽默感。

  • 担忧复杂性 —— 如果我更擅长授权委派,其实可以让自己的生活更轻松简单,因为人们会帮我处理各种事情,我也可以花更多时间进行探索,充分利用个人优势。

  • 恐惧错误和失败 —— 请想想若我不再对犯错感到纠结,自己可以学习和成长得多快。各种错误就是能帮我成长得更强大的课程。主动拥抱错误,而非恐惧它们,是更合情合理的做法。

  • 回避对质 —— 要想获得力量,我需要学会如何坚守自己想要的结果,并帮助他人也提升自身标准。我没法期待人们能完美无缺,但我可以期待他们不断进步。如果他们没法或不能满足我的标准,我就必须让他们离开。我配得上和那些关心品质的聪明人共事。

在开始这个30天挑战前,我就有上面提到的许多限制性信念,大多数都隐藏在自己脑后。我让它们阻止自己采取行动。有些看起来还像是挺有效的反对理由。我可以一直说时机还不理想,也可以一直担心添加人手会让生活变得更复杂,还可以一直回避因为某人表现糟糕或价值观不一致而让其离开的可能情形。

我之所以最终同意尝试授权委派,就是因为这些挑战蕴藏的绝妙成长潜力。这条挑战之路可能不会轻松容易,但它会充满有趣的经验教训,以及个人和专业方面的有益收获。

查看原文:

Overcoming Blocks to Delegati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