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感情关系令人惊讶的10个方面

我身处开放感情关系已超过八年,对于这趟旅程,自己想分享其中令人惊讶的一些方面,尤其是和那些想了解这条生活道路中较隐蔽部分的人们进行分享。

在走上这趟旅程的早期阶段,我读过多本关于开放感情关系的书籍,但阅读他人的经历体验并未像我希望的那样有帮助。主要原因是人们实践开放感情关系的方式各不相同,所以即使你认为大家走在相似的道路方向上,其他人的经验教训通常看起来仍有点隔膜。

考虑到这种因素,请在吸纳我分享的内容上有所保留,因为它们都是基于我自己的经历体验和价值观。不过我猜本文的内容很可能让这个博客的许多长期读者深有共鸣,因为大家在兴趣爱好方面已经挺和谐一致。

撇开上面的警示不谈,下面就是一路走来,开放感情关系令我惊讶的10个方面:

1. 思维心态比实践行为更加重要

在开放感情关系中经历高低起伏的循环体验相当常见。有时我们会有丰富多样的交往伴侣,另一些时候则长期只有首要伴侣(甚至没有伴侣)。有些人在频繁跟新伴侣交往上非常积极活跃,另一些人则只会偶尔放纵一下自己。

你如何实践开放感情关系其实无关紧要,因为实践此事的方式有很多。真正能定义开放感情关系的更像是一种思维心态,而非特定的实践行为。实践行为依然重要,但我认为思维心态更加重要,因为思维心态倾向于渗透影响实践行为。若你的思维心态并不和谐一致,搞砸实践体验也很常见,比如你相信自己必须假装单身状态,才能吸引到其他交往伴侣。

当你转变到开放状态时,自己对感情关系生活的看法也会不同。新的关系体验变得有可能。这种可能性会给人极富力量的感觉。即使你并未积极实践开放行为,只是知道自己有了更多选择,也能改变你对感情生活的感受方式。移除了环绕在自己首要感情关系周围的栅栏,会给你带来全新生活视野,即便你仍选择花时间呆在以前围起的相同场地内。

当你不再选择单一伴侣关系,没有栅栏再阻挡你和其他伴侣交往联系时,生活会显现出更神奇的品质。你永远不知一份有趣的新感情关系何时会进入个人生活,而且当此事发生时,你可以自由自在地同意接受它。这为现有感情关系增添了额外的神秘活力,因为总有可能出现新鲜的感情能量,给个人生活搅起波澜。我认为这对防止一份长期感情关系变得陈旧停滞很有帮助 —— 那份额外的丰富多样性会十分健康有益。

若你只探索单一伴侣关系(或独身生活),理解开放关系的思维心态就可能挺棘手。也许它看起来像是太美妙的事情,太丰富多彩,太理想完美,以至于无法变成现实。我明白这种感受。让你的头脑搞清此事的确需要花些时间。

开始实践开放感情关系之前,我脑中存在这种想法已有数年时间。有时它看起来好像很迷人。另一些时候我则半信半疑。接着我又好奇它对我来说是否可能实现。最终我开始用行动去探索它。整个过程花了多年时间,而且曲折反复。

在开放感情关系变得有可能存在之前,你也许先要解决一些自身的限制性信念。不过一旦你终于理解那种思维心态,相比之下具体实践其实相当简单。你基本上只用给出邀请,并接受某些邀请,然后同时和不同的人们一起探索浪漫关系,亲密体验,以及/或者性爱体验。但允许自己这样做并相信你能做到此事,可能要经历许多内部沟通工作。但它是挺有趣的内部沟通工作,那也是这种体验的大部分价值所在。

虽然我并未打算回归单一伴侣状态,但即使这样做了,我想自己对感情关系的视角看法,也会因为开放关系的经历体验而发生永久改变 —— 并且是变得更好。探索开放感情关系属于我个人成长旅程的一部分,而且自己认为它非常宝贵,很像做名纯素主义者21年的经历那般宝贵。也许总结此事的一个好说法,就是开放感情关系帮我对其他人类同伴感到更紧密相连和充满爱意。在人类的社交网络之内,我感到更受欢迎和更有归属感。

2. 开放感情关系比单一伴侣关系更加简单

从表面看,开放感情关系看起来似乎给感情生活增添了复杂性,对不?你需要应对处理更多人,要进行更多沟通交流。你面对的风险也更多,还可能有更多狗血剧情。

当你最初开始探索这条道路时,开放感情关系确实更复杂,但那主要是因为你还未习惯它。它看起来复杂难懂,是因为它对你来说是全新事物。

请想象自己搬到一个新城市。即使新城市比你原来的城市更井井有条和容易找路,你也可能觉得它更复杂,因为你还未了解新城市的街道布局。你的不熟悉感让这个城市最初看起来挺复杂。

探索开放感情关系与之相似。你在最初阶段有很多要学的东西。思维转换可能十分棘手。但随着你不断积累经验,事情也变得更轻松容易。一旦你探索过这种生活方式几年时间,我认为你可能发现它要比单一伴侣关系更简单,更轻松,也更自然。我的确是这样认为。

我将和大家分享些自己这样想的理由。

第一,开放感情关系更简单,是因为大家无需隐藏彼此吸引的内心感受。你可以开放地谈论自己的想法、感觉和观察认识,尤其是当你有位清醒自知的伴侣,能应对处理好面对这些真相之时。当保持诚实更简单易行时,谁又想玩隐藏游戏?

第二,开放感情关系更简单,是因为我实际上能向伴侣征求对其他人的看法,并期望她会给出诚实合理的回答。或者她可能自愿给出个人看法。她会注意到我并未留意的事情。她可能在感觉到其他女人受我吸引时,给我指出此事。她还可能为我指出那些潜在的有趣交往关系。她站在我这一侧,我也站在她那一侧,双方相互支持。

第三,多元之爱(为你伴侣的愉悦而感到愉悦,为你伴侣的幸福而感到幸福)要比嫉妒心理更简单。嫉妒心理混乱复杂,有时还很暴力。你更愿有位喜欢嫉妒的伴侣,还是有位毫不嫉妒的伴侣?你更愿成为喜欢嫉妒的伴侣,还是毫不嫉妒的伴侣?若你的感情关系受到嫉妒心理的感染,所有事情都会变得非常复杂。要想超越嫉妒心理,你必须致力于提升个人能力,自尊意识,以及自我的富足心态。做到此事当然很有挑战,但长远而言,它要比应对处理嫉妒心理带来的各种问题简单得多。若你和伴侣想与其他人不时探索感情关系,与试图拒绝此事并从依附索求和缺乏安全感的立场出发交谈相比,更简单的话语则是:享受乐趣,注意安全。

第四,在单一伴侣的感情关系中,你有的自由更少。人们需要遵守更严格的规则,破坏那些规则带来的后果也更严重。开放感情关系也许仍有规则,但它们很可能是更简单和更常识性的规则(至少在你习惯开放关系后会是这样)。若你并不喜欢某个规则,比如不能亲吻自己碰巧喜欢的另外一个人,你如何在单一伴侣的感情关系中应对处理此事?你会压抑那种欲望吗?还是会为此和伴侣争论?或对伴侣稍微感到有些怨愤?我更愿直接享受一次美好的亲吻。然后也去亲吻自己的首要伴侣。去亲吻我喜爱的所有人!就这么简单!

第五,在一份开放感情关系中,我们更难因为生活中的缺点不足而责备伴侣。因为你有更多自由去探索个人欲望,所以更不可能陷于责备伴侣的状态,或被动等着伴侣去改变。如果你想探索某事,便可完全由自己决定是否要进行探索。这种状态为何更简单?因为和说服首要伴侣去探索他们可能不感兴趣的事情相比,另外找位愿意一起探索的同伴通常更轻松容易。和心甘情愿者一起探索,要比和不情不愿者一起探索更简单。在我当前的感情关系中,这并非是个大问题,因为我和Rachelle在探索方面有着非常相似的兴趣爱好。但对于身处开放感情关系的某些人来说,这会是个挺大的问题。请你也从对方一侧看待此事。你也不必因为伴侣想要你做些自己不感兴趣的事情,而觉得很有压力。相反你可以鼓励伴侣和其他兴趣相投的人们一起探索并享受乐趣。如果伴侣想和其他人分享亲密、性爱或浪漫体验,你知道自己不会对此难以释怀,将是种美好的解脱。

第六,假设你已结婚或对首要感情关系做过长期承诺。自己永远无法再以某些方式与其他人交往联系更简单,还是对和其他伴侣交往联系的可能性保持开放态度更简单?这其实是个视角问题。我发现开放感情关系这条道路更简单,因为它是自己能做出的一种更容易和更灵活的承诺;它不像单一伴侣的关系承诺那样僵硬死板。开放感情关系让未来自我的生活更轻松容易,因为只要未来的我选择如此,他便拥有和其他伴侣探索感情关系的选项(但并非义务责任)。我并未用当下的选择阻碍他,所以他在未来很可能不会感到受困。

第七,你是否只有一位朋友?我猜很可能不是。如果你能同时保持多份友谊,为何不能也同时拥有多位浪漫或性爱伴侣?开放感情关系就是拥有多份友谊的自然延伸。我们为何不能在两个领域都有相似的生活标准?若你喜欢拥有多位朋友,很可能也喜欢拥有多位亲密伴侣。把开放感情关系看作友谊的延伸确实能简化理解这种思维心态;再次强调,此事最初看起来复杂难懂,只是因为你还未习惯它。

第八,也许开放感情关系看起来更复杂,是因为它比单一伴侣关系更加非主流。但其实最主流的感情关系模式,就是假装单一伴侣关系,其中包括单方欺骗或双方相互欺骗(并试图掩盖此事)。所以若你的价值观是基于大众做法,请自由自在地假装身处单一伴侣关系,同时欺骗伴侣,在这条路上你会找到许多同伴。或者就是直接看大量色情片 —— 完全由你选择。在我看来主流选择荒唐可笑;只是因为这些选择更流行普遍,我们很难说它们就更好或更简单。我认为更简单的生活是感到充分被爱,并和那些喜欢你的人们交往联系。

我可以继续解释下去,但自己认为大家已经懂我的意思。再次强调,当你刚开始学习了解开放感情关系时,它可能看起来更复杂难懂,但随着自身经验的积累,这种生活模式会开始感觉更简单,更轻松容易,也更自然而然。我深切感激欣赏开放感情关系的简洁美好,主要原因就是它与我对感情关系的直觉想法和感受非常和谐一致。与单一伴侣关系相比,开放感情关系感觉像是通向感情生活的更优雅道路。

另外想说的是,我是在宗教环境里被抚养长大,所以脑子里原来充满单一伴侣关系神圣价值的无稽之谈,而探索开放感情关系就是卸除这些思想负担的绝妙方式。在此探索道路上你将会遇见的前天主教徒,简直多得荒唐可笑。

3. 当和其他伴侣探索感情关系时,我会更被首要伴侣所吸引

我在2010年第一次有过三人性爱的体验,之后我对女友(现已成为我的妻子)感受到最加强烈的吸引力,这不禁令我有点惊讶。以后每次和其他人交往后,无论是一对一还是三人一起的性爱体验,我都有相似的内心感受。

与他人交往联系并未使我减少对首要伴侣的兴趣。这种体验其实让我更喜欢和欣赏自己的首要伴侣。我认为出现这种结果有两个主要原因。

首先,当我和新伴侣交往时,自己忍不住在思维层面把对方的性格品质与首要伴侣进行比较。这帮我注意到自己非常喜欢Rachelle的那些性格品质,而自己以前可能将其视为理所应当。我会不断注意到更多欣赏感激Rachelle的地方。

当你不常有那些比较体验时,便很容易将长期伴侣视为理所应当。他们的独特之处变得平常普通,你也不再留心注意。但当你和某位缺少那些性格品质的新伴侣交往时,自己仍可欣赏感激这份新的交往关系,并且会被提醒认识到自己非常喜欢首要伴侣的某些方面。那种提醒认识会在新交往关系发生后延续挺长时间。

其次,因为首要伴侣明白我喜欢不时和其他人探索交往关系,自己也就不必隐藏这部分的自我。我不必假装自己没有受到其他女人的吸引,或有其他女人被我吸引。我喜欢这种层面的诚实状态,我也喜欢身处没有欺骗行为的感情关系。欺骗伴侣就是不诚实,难道不是吗?拥有一位坦然拥抱这种诚实感情生活的伴侣,会让我感到更受她的吸引。我被她的真实坦诚,她的理解信任,她对一份毫无虚假成分的真正感情关系的承诺所吸引。

另一方面,开放状态也会暴露感情关系中潜藏的虚弱一面。若和其他伴侣交往后,你发现自己感到与首要伴侣越来越疏离,那便暗示了你的首要感情关系并非像它本来应有的那样牢固,也许双方是时候继续选择各自的生活。

在我前一份婚姻接近结束时,我和前妻尝试过保持开放感情状态一段时间,结果两人一年内便选择了离婚(在一起生活15年后)。在那种状态下,对开放感情关系的探索,帮助照亮了双方一直压抑的更深层次感情问题,就此方面而言,离婚依然是个好的结果。我们经历的开放感情关系阶段,帮助双方以更清晰透彻的认识去继续新的生活。

4. 开放感情关系更不激进

这个方面有点令我感到震惊,请让我慢慢解释。

人们对开放感情关系抱有的一个常见概念,就是它肯定是一种更激进的感情关系模式。如果你想保持开放状态,就必须让自己付出更多努力。你必须在社交上独断坚定。你必须接触更多人。你必须让自己向外拓展。你必须对很多人解释自己的兴趣爱好。

有些人甚至认为如果想在这条道路上收获某种程度的丰富体验,就必须撒谎。人们不会接受你的开放态度,所以你必须隐藏自己已经有了首要伴侣的事实。或者你必须隐藏自己喜欢同时和多个人约会的事实。

我来告诉大家事实真相。有人在追求开放感情关系时的确存在这些想法和行为。但在我看来,这种做法适得其反。它与我的实际体验感受毫不和谐一致。

我认为觉得自己必须在社交上表现激进主动,自己似乎每周都需要寻获新伴侣的思维心态,其实根植于匮乏心理(有时还源于性上瘾问题)。它源自内心的依附索求感。

假如你已有位美丽、温和、有爱、体贴和相互支持的感情伴侣,自己将会怎样?如果你已经和喜爱的对象拥有健康愉悦的性生活… 甚至同时和其他伴侣享受着快乐的性生活,结果又会怎样?你认为那种状态会使自己在追求新伴侣上感到更激进还是更不激进?

根据我的经验,实际结果和大众的想法恰恰相反。开放感情关系令我感到更轻松自在。我感觉非常放松。我有位美妙的首要感情伴侣,自己在此生活领域的需求已经得到很好满足。在上个月,我还高兴快乐地再次结婚。因此当和某位新伴侣交往时,我是从富足而非匮乏的身心状态出发。我可以坦然做我自己,并看双方的交往会发生什么结果。自己无需迫使任何事情发生。

下面的说法听起来可能有点令人难以相信,但我其实发现被动的感情交往姿态效果挺好。我不会出门寻猎新的感情伴侣。大多数时候,我只是让她们自然来找我。

当我回顾过去几年的交往经历时,最令自己享受的那些感情关系有着相似的发展模式。它们都是女方先选中了我。甚至在我有机会选择她们之前,对方已经选中了我。在某种程度上,女方已预先接纳了我,之后她才逐步进入我的雷达范围。即便当时感觉好像是自己在邀请对方开始交往,我其实只是顺从了女方的本来意愿。她可能除了倾向和我交往联系的意愿之外,甚至没有具体的行动想法;但那份意愿已经足够。

这是感情关系中需要领会的非常有趣的微妙之处,如果我没有决定探索这条开放感情关系的道路,我也不确定自己能否领会此事。

如今我倾向于一直持有特定意念,那就是这个宇宙会给我带来快乐、健康、有爱、好玩、有趣的交往关系,而且那份交往会让涉及其中的所有人都获得成长。

在踏上这趟旅程的头几年,我表现得较为激进,因为自己以为我必须如此。我会选择想要交往的女人并主动给出邀请,总体而言那些交往的结果,并不如自己感觉是女方先选择了我的交往。两者间的差别就像逆流而上和顺流而下之间的不同。

下面的说法听起来可能有点古怪,甚至显得啰嗦,但长远来看,我发现自己最受吸引,而且最享受与之交往的那些女人,就是发现我也富有吸引力的女人们。如果某个女人发现我很有吸引力,足以使她愿意付诸行动和我以某种方式开始交往,我就可能发现她也极富吸引力,假如双方亲自见面,我们将很可能拥有一份美好的交往关系。

如今我探索开放感情关系的典型方式或许能直接用懒来形容。不过再次说明,你也可以说这种做法与“吸引力法则”和谐一致。大多数时候,我只是放松下来,让这个宇宙提供那些认为我很有吸引力,并且想要彼此交往的感情伴侣。当某个女人留下想与我交往联系和共同探索的暗示时,我会更加注意这些信号。很多时候女方想让我主动做出邀请,但事实真相是,甚至在我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前,她已经选中了我。

因此,我发现这是一条非常放松自然,并不激进的感情道路。它不是疯狂的淫乱行为,但给我的生活增添了足够的多样性,交往联系和亲密感,我并未感到有改变它的任何需要。我其实挺满足于让女人们来选择我(或不选择我),自己再做出善意回应。也许未来某天我想用不同方式来探索这条道路,但目前我感觉整个宇宙在这件事上干得很棒。

有些人感觉他们必须迫使自己主动出击,以寻获新的交往关系,比如在大街上随意反复地和人搭讪。然而和这些人交谈后,我询问他们用这种方式能多么频繁地找到美妙交往关系时,所得结果通常令人沮丧。他们可以找到愿意约会的对象,有时还能获得性爱,但他们并未发现这种经历幸福快乐和令人满足,因为交往双方并不存在思维/心灵/精神层面的真诚联系。

我感觉更有价值的做法,就是变得更擅长倾听和关注女人们表达的对自己感兴趣的微妙信号… 并通过向这些交往机会表现出欢迎态度,使对方更容易和我建立联系。

尽管这种做法听起来很懒或挺被动,我却要负起做好自己这部分工作的责任。属于我的那部分工作就是专注于成为最好的自己,就是坚持去做自己相信是美好事业的工作,就是拓展自我,不断让自己超越个人舒适区。当我始终与自身价值观活得和谐一致时,就会有足够多我喜欢的女人们也发现我富有吸引力。自己根本不必外出寻获交往对象。

你是否发现自己富有吸引力?你是否对自己今天的样子感到舒服美好?你是否常在上床睡觉时想着,今天过得简直太棒了?如果你能给这些问题做出肯定回答,我想那种相当放松的开放感情关系模式也会对你管用。当你过着顺畅美好的生活时,很可能对他人也将很有吸引力,因为人们会想和你分享一些那种顺畅美好的生活体验。

我想额外说个关键观察结果。我和女人们有过的最棒交往关系,从一开始都会包含许多幽默、欢笑和乐趣。对于那些一开始便过于严肃的人们,双方的交往效果倾向于不是太好。轻盈心灵会让开放感情关系运转良好。这在我的妻子身上尤为真实,她就是我遇见过的最好玩有趣的小丑演员。我俩每天都会让彼此欢笑不止,每天都要笑上很多次。欢笑在我们的感情关系中占据着很大一部分,对于自己其他运转良好的交往关系,欢笑也占据着重要部分。我花了些时间才意识到此事,但自己非常会被那些好玩有趣的女人们吸引。

我认为当你把开放感情关系看作友谊的延伸时,幽默层面发挥的作用就显得更加合情合理。你喜欢和朋友分享欢笑吗?我肯定喜欢。即使去参加专业会议,我也会很自然地被房间里那些好玩有趣的人们吸引。我喜欢欢笑,也喜欢让他人欢笑。因此把这种欢笑元素带到对开放感情关系的探索中,使我感到非常自然轻松。

5. 身处开放感情关系之人是比单身人士更安全可靠的赌注

如果我想在首要伴侣之外和其他人探索感情关系或一起玩耍,在其他条件都一样的情况下,我更喜欢和已身处开放感情关系之人,而非单身女人一起交往。

这种做法看起来很可能反直觉。难道单身人士不是更优先的选择吗?他们会有更多和你相处的时间,对不?

怎么说呢那些已经拥有一位或多位伴侣的女人,也额外提供了社会认同的证据。至少有其他人已经选择她。在我眼中这个事实会将她的交往层级提升一点。

单身人士是风险更大的赌注。这并不意味着她是糟糕赌注,但公平地说,当我们额外考虑此人当前没有其他伴侣的状态信息,那么自己遇到糟糕交往关系的风险也随之提升。她缺少那些拥有伴侣的女人能够提供的社会认同证据。这个事实可能并不重要,但再次强调,她当前处于单身状态也许有着合理原因。

和单身人士交往有点像是购买一件购物网站上没有买家点评的产品。这个事实并不意味着那件产品很糟糕,但我们面对的风险要比购买某件社会认同证据更多的产品稍大一点。

如果在决定是否要和对方交往之前,我们有机会看到此人和另一位伴侣的交往互动状态,那样甚至更好。这是因为你能由此做出信息更完备的决定,尤其当我们要决定是否进行更深入的交往之时。

如果某个女人已经拥有一位或多位感情伴侣,她还想和你交往联系,那简直太爽快简单了。我不必再向她解释自己的生活方式。她很可能会接受并理解我也有感情伴侣的事实。那很可能是一份不会有狗血剧情的交往关系。

对于单身状态的女人,我必须做更多工作来确定她是否合适交往。我不知道她能否理解并接受我的生活方式。即使她宣称理解,我也不知道她能否处理好非排他性的交往关系,除非她在此方面有过先前经验。

当交往各方都至少有另外一位感情伴侣时,那么新的交往关系就倾向于更多关注探索、玩耍和真诚联系,这种交往更不可能受到依附索求感的感染。如果某个女人已经有位稳定伴侣,她最大的情感需求很可能已经得到满足,不再想要或需要我填补其首要伴侣的角色。这种状态将提升双方交往关系的品质,使它和心灵与精神层面的需求更和谐一致。

身处开放感情关系的人们一般不喜欢狗血剧情,他们通常很善于嗅出各种警示信号。其中明显的警示信号之一,就是对方以非常负面的方式谈论以前的感情伴侣,比如以往的感情经历充满怨愤或涉及暴力行为。对身处开放感情关系中的很多人来说,这些负面言论都是一面巨大的警示红旗。他们可能仍会基于友谊和对方交往,但很可能不想更深入地发展关系,因为出现狗血剧情的风险已经太大。这样说看起来可能不公平,但我认为处于开放感情关系里的很多人会同意,预判未来是否会出现狗血剧情的最好证据,就是过往是否有狗血剧情。

有些人其实挺喜欢狗血剧情给自己生活额外添加的兴奋感,但在很大程度上,那些身处稳定长久开放感情关系里的人们,都倾向于像躲避瘟疫一样回避狗血剧情。

不过存在狗血的过往经历并不会立即扼杀一份开放感情关系。真正的问题在于此人是否已经自愈,原谅了过往的悲剧,从怨愤情绪中解脱出来。他们是否准备好了和新伴侣探索一份清醒自主、心灵开放的交往关系?

此外,开放感情关系通常需要做出清醒自主的选择。在决定积极探索开放感情关系之前,人们通常会对这种可能性投入大量思考和反省。假如某人正在探索这条感情道路,即便只是刚开始,他们也很可能比大多数人更自知自觉。

这些人也很可能更擅长沟通交流自己的想法、感受和欲望。实现可持续的开放感情状态需要良好的沟通能力。

开放感情关系中当然有些不喜欢稳定状态的人们,但我和他们没有太多交往,因为大家生活在不同的圈子里。他们通常在一段时候后将自毁个人声誉,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然后大家就会回避他们。

现在你可能好奇为何有人会想和非排他性的人士交往。处于开放感情关系里的人们没法像单身人士能做到的那样,提供排他性交往关系。如果你找到一位绝妙伴侣,想要排他性地和对方生活在一起,那很好。但若你没法找到那种排他性的特别感情关系,又该怎么办?你应该等待多长时间?此时一份美妙的非排他性交往关系(或多份这样的交往关系),就能让你身处充满关爱、亲密感受和性爱体验的流畅生活状态。

正如我的一位非常开放的朋友所说的那样,你会更喜欢谁:100%的失败者,还是稍有不足的成功者?这种说法可能显得有点苛刻,但我认为他说的有道理。开放感情关系中有些十分迷人的伴侣,只要你能接受自己并非他们的唯一伴侣,就能和对方一起探索这种美妙感情关系。与那些100%属于你,但匹配度较弱的伴侣相比,这种开放感情关系可能更有体验价值。

6. 开放状态能提升承诺度

开放感情关系中最常见的谬论之一,就是若你要和他人探索亲密交往关系,就必须减少对首要感情伴侣的忠诚承诺。若你思考此事,它其实没什么道理。我们很容易消除这个谬论。

如果你放弃了其他所有友谊,是否意味着对最好的朋友更加忠诚?当然不是,但那种状态可能意味着你对唯一的朋友更有依附索求感。

你是否需要依靠社会压力来确保首要伴侣和自己待在一起?如果对方有了和其他人感情交往的选择,会发生什么事情?那种可能性是否会让你感到有点害怕?它是否会使你感到更不安全?如果你需要依靠社会压力来保留这份感情关系,自己对那份感情又有多忠诚坚定?

如果你的感情关系足够强大,能应对处理好开放状态,双方仍愿意选择共同生活,我想说那才是彼此忠诚的更强表现,而非试图利用额外规则来防止伴侣逃跑的可能性。假如你们需要那些额外规则来保障感情关系的安全,也许你们中的一个人就该去寻找逃跑途径。双方的兼容合拍性并非应有的那样牢固。

要想保障开放感情关系的安全存在,你必须不断对它所有投入。如果通向其他交往关系的门径保持开放状态,你就没法把自己的伴侣看作理所当然。

你也必须保持对自我发展进步的个人承诺。让自己做个富有吸引力和好玩有趣的人。活得跟个人价值观和谐一致。在其他感情选项面前,让自己成为你伴侣的明智选择。

开放感情关系能提升承诺忠诚度的另一个因素,就是你知道只是为了时不时和其他人玩耍,自己不必跟首要伴侣分手。假如其他感情关系会成为自己感情关系的威胁,那么你的感情关系又有多安全可靠?与缺乏自由灵活的感情关系相比,一份自由灵活的感情关系能很容易让你感到更安全和忠诚。两者间的差别就像顺风弯曲和顶风折断。

单一伴侣的感情关系也会产生更多谎言,尤其是当有人秘密探索其他交往关系之时(这种情况十分普遍)。一份不够诚实的感情关系会是更忠诚的感情关系吗?你可以争辩说,如果为保留那份感情而选择隐藏事实真相,那就是更忠诚的表现,但这样的话他们真正保留的是什么?他们也许保留的是当前的生活安排,但自己对感情层面的承诺其实弱化了。

此事还有另一层意义。我感觉开放状态提升了我对女人们的整体忠诚性。在这条道路上,我无法藏在与某个女人的单一感情关系背后,然后余生都阻止跟其他所有女人发生更深入的交往关系。那扇门会保持开放状态,有时另一个女人会选择穿过这扇门,和我一起探索感情关系。有时这些感情体验会让我脱离个人舒适区。有时拒绝这些和不同伴侣交往所带来的额外学习和成长体验,会是更轻松容易的做法。因此我把开放状态看作要做出的更伟大承诺,它尤其顺应了我对终生学习和成长所做的坚定承诺。

7. 一旦你真正拥有自己的生活道路,各种批评指责会逐渐消失

当我最初走入这个生活方向,公开写作开放感情关系时,收到过各种支持和批评 ——大多是后者。那种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而批评指责的程度似乎也反映出我自身的不确定感。

随着我对这条生活道路感到更舒适自在,并不断积累经验,自己也越来越相信它是我的正确感情关系模式。伴随个人信心的增强,各种批评指责也随之消散。

那些批评指责如今在很大程度上已不存在。虽然以前的博客文章会不断吸引新的读者,我已记不起上次有人对此事给出负面反馈是什么时候。我更经常会收到刚涉入这种生活方式的人们提出的问题,还会听到身处开放感情关系一段时间的人们讲述的有趣故事。

我觉得最好的批评者们很擅长感应出我的内心反对意见,他们把我的反对想法反射给我。他们反对我分享的某些事情,就是因为一部分的自我也在内心反对那些事情。他们能从一英里之外嗅出我的不和谐一致感,那便是这些人感觉最需要让我听见他们声音的时刻。

但当我追求这条感情道路足够久,解决好了自身的各种反对意见后,身边也不再有批评者纠缠不休。他们仍会批评指责我,但通常不会再麻烦自己做此事。那种做法如同批评一块石头为啥要做个石头。石头对这种批评会感到挺困惑,而批评者也会因为做出此种毫无意义的努力而显得愚蠢。

另外想说的是,此事在探索个人欲望上也是很好的一课。开放感情关系会带来对更多欲望的探索 —— 包括浪漫、性和社交等方面的探索。你对和一位或多位伴侣分享内心最深处的欲望感到有多自信?你对经历体验自己想要的事物有没有任何内心反对?如果你在内心反对,也将持续吸引外部反对意见。所以你必须学会真正拥有自己的欲望,同时致力于解决内心存在的反对想法。

你是否感到寻求满足某些欲望过于不切实际?你是否感到自己必须付出额外努力,才能用某种方式实现它们?当然,你真正需要的只是一位心甘情愿的伴侣,只要他们知晓你的兴趣爱好,就很可能有许多人愿意和你分享这种感情体验。

8. 许多人都处于秘密的开放状态

多年前当我公开自己的开放关系状态时,在某种程度上就像打开了一扇通向隐秘社会的大门,只有那些清醒自主选择了这条道路的人士才能进入其中。我结识多年的人们很快也向我袒露了他们的开放关系状态,而自己以前从不知道此事,甚至根本不会怀疑他们。他们也用某种方式探索着开放感情关系。

他们为何不早点告诉我?简单答案就是他们不知道我能否冷静看待他们的生活方式。身处开放感情关系的人们倾向于极度讨厌评判言行,除非他们信任你不会妄加评判,否则通常不会分享关于自己的这种生活细节。

当我公开谈论自己的开放感情状态时,这种行为自动赢得了某些人的尊重和信任,也说服他们相信可以信任我 —— 不仅信任我说的事实真相,也可以信任我能保守他们的秘密。

基于这种经历,我想说很可能你已知道某些人现在处于开放感情关系状态。你们甚至可能是亲密朋友。但直到和除非你让他们相信自己能信任你:(1)冷静看待此事,(2)保守他们的秘密,他们将继续对你隐藏这个事实真相。如果你想让这些人足够信任你去分享此种私人信息,你通常必须先行一步。

这是否意味着你也必须选择开放感情关系?这要取决于当事人。即使你不选择开放感情关系,有些人也很可能会公开承认此事,只要他们看到你宣称会支持他们的生活方式。另一些人则只会和真正的内部人士分享自己的真实状态。

若你想和喜欢开放感情关系的人们享受一些美妙的交往关系,自己能保守秘密就是明知做法。很多人更喜欢让这类追求保持私密状态,尤其是这些探索行为显露于世后会对当事人的职业和/或社交生活带来负面影响结果。像我这样在博客上公开谈论这个话题并不寻常。有其他博客作者也身处开放感情关系,但从来不会公开写作此事。我对分享自己的人生旅程并不介意,但保护其他人的隐私非常重要,所以我在某些细节描述上有意保持模糊状态。我认为这是合情合理的平衡做法。

9. 找到开放感情伴侣比你预想的更轻松容易

我在一段时间里并未探索开放感情关系的一个原因,就是自己以为找到志趣相投的人会挺难。结果证明那是限制性信念 —— 并非实际真相。

结果表明,我在越过特定转折点并决定进行这种探索后,找到志趣相投的伴侣相当轻松容易。在开始探索的头几年里,我感觉挺受另一侧世界的欢迎。

随着你完成某些思维心态上的转变,这是另一个会变得更轻松容易的生活领域。我们倾向于将此事过于复杂化,而它其实不必那么复杂。

在行动步骤上,有两个简单策略的效果很好:主动给出邀请,以及广播自己对非排他性交往关系的兴趣爱好。让人们知道你对开放感情关系感兴趣,无论是单独告诉他人,还是向大众宣布。

如果你反对这种做法,自己的反对意见又是什么?你其实可以把那些反对意见全列出来,逐个进行分析。你是否对开放感情关系感到羞愧?你是否认为这种做法太放荡?你是否担心被他人评判或排斥?你是否担心某人其实可能答应你的邀请,然后自己必须经历那种体验?你是否对自己的身体形象不自信?

请注意无论你有何反对意见,像你一样的人们已经在探索此事。它也许看起来像个巨大的思维心态转变,但那种思维转变就是进入开放关系俱乐部的关键一步。我们都经历过相似的转变历程。我们都必须解决相似的反对意见。我们都必须用行动支持这种选择并面对自身恐惧。而恐惧终将消散,因为它并不理性。

最艰难的部分就是解决自己的抵制心理,摆正个人思维心态。找到好伴侣这个问题更多与内部心态相关,而非要付出更多外部努力。外部问题其实很容易解决。事情简单到可以是直接告诉某人你喜欢对方,然后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召唤出做此事的勇气才是困难的部分,尤其当你只是刚开始走上这条道路时。

10. 开放感情关系是可持续的

我听到过有些人声称开放感情关系不可持续,通常十分短命,最好情况下能维持一两年时间。我想说对某些人而言这的确是真的,但我认识很多对伴侣,他们在这条道路上一起坚定走过很多年,毫无终止的迹象。我还认识很多个体,即使他们改换过首要感情关系,或选择了不保持单一状态的首要感情关系,自己仍会年复一年拥抱开放关系。

探索开放感情关系的方式有很多,若你想要如此,它就能作为一条长期生活道路持续下去。我肯定感觉这条道路是可持续的,也看不到自己回归单一伴侣关系的有力理由。如果我和伴侣都能处理好保持感情之门开放的状态,大家为何要选择关闭它?

有些人确实在探索过开放感情关系一两年后,选择回归有约束的感情关系状态。我并未看到自己会走向那条路线,但此事本质上是个人选择。我探索过单一伴侣关系很多年(没有任何欺骗不忠的行为),但我感觉自己人生道路的那一部分已经结束,我看不出重返单一伴侣关系有什么价值。我在未来某天是否会改变个人想法?确实,我猜这有可能。但目前我依然更喜欢开放感情状态。它为生活增添了额外活力,能让我不断保持活跃状态。它为这个宇宙世界提供了一种额外运行机制,使我不断感到惊讶,愉悦,或偶尔收获意外体验。

我对这种感情生活模式充满感恩,尤其是对那些在我开始探索它之前许久,便已趟过这条道路的人们。我还对自己和某些女人享受过的美妙交往关系充满感恩 —— 假如没能在几年前转变个人思维,我可能就会错失拥抱这些美妙关系的机会。

你对开放感情关系又有什么想法?你是否看到自己会去探索这种感情生活模式?

查看原文:

10 Surprises About Open Relationship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