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疑主义的消亡

怀疑主义是这种思维心态:我会在眼见为实的时候才相信某事甚至那时我也仍有些怀疑。在实践中,怀疑主义者在相信任何不寻常的事情前,都需要先看到合理程度的外部证据。

怀疑主义背后的理念并无问题。它能让人免于太过轻信而受到利用。它对某些思想上的进步也有贡献。

怀疑主义的基本理念,就是你应该对只看到很少或毫无证据的事情保持怀疑。显而易见,如今做个怀疑者感觉挺酷。此外我们很容易从外向内地指出他人信念上的漏洞。

质疑怀疑主义

不过大多数怀疑主义者存在的问题,就是他们的怀疑主义并不够深入。若你想成为真正的怀疑主义者,就需要对怀疑主义也保持怀疑。你可不想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过于轻信,直接吞下怀疑主义的整个思想系统,难道不是吗?

若我们确实生活在客观的宇宙世界,那么怀疑主义会是明智选择。如果外部现实世界完全独立在你的想法之外,我们就能处于怀疑位置安全地研究它。我们的偏见也许比实际真相更消极负面,但至少不会直接跳进虚假或愚蠢的思维境地。

另一方面,倘若宇宙世界是主观的,即便只有部分会受我们的想法影响,那么怀疑主义也将存在严重问题。我们无法再从怀疑位置来安全地研究外部世界。如果我们心存怀疑想法,它们就能以某种方式,在实体世界中变成现实。我们与外部世界最后共同创造的现实,将毫无必要地更受局限和令人困惑。当我们去研究那种现实世界时,只是在观察自己怀疑态度创造的结果,而非宇宙世界的实际真相。

终极怀疑主义

我曾经很多年里都是个顽固的怀疑主义者(以及无神论者),自己可以作证在那段时期,对于我怀疑并不真实的事物,自己从未看到过任何说明其真实的确凿证据。我没有任何非实体世界的经历体验—— 没有星体投射,没有灵魂沟通,没有超感透视,没有难以解释的同步性事件等。此外我的直觉感应能力非常逊色,自己从来不会真正信任它。我就是个严格意义上的理工男。

挺讽刺的是,我的怀疑主义本身也包含着摧毁它的种子。最终我变得对现实世界的本质感到好奇,开始质疑个人已有信念。我意识到假如这个宇宙世界真是主观的,若自己相信它是客观的,那么我将永远无法看出它的主观本质,因为我会直接用个人信念变现出一个客观的宇宙世界。那种情形就像发现了锁在瓶子里的一个妖怪,当妖怪允许我许三个愿望时,自己的头一个愿望就是永远没有发现那只瓶子。如果这个宇宙世界确实会受我的想法影响,自己却不相信此事,那么我就在用个人主观想法变现出客观世界。所以我必须知道 —— 这个宇宙世界真是客观的,或者我只是在一个主观宇宙世界里变现出了幻想的客观世界?

找出答案的唯一方法就是测试。但这是个极难完成的任务。为了测试宇宙世界的主观性,我必须舍弃大量潜在的限制性信念 —— 包括任何与主观宇宙世界存在可能性相冲突的个人信念。我还必须训化形成相信这个宇宙世界主观本质的新信念。这意味着我也必须放弃怀疑主义。否则我又如何能主观地变现出心中并不真正相信的结果?

测试主观性

遗憾的是,对主观性进行测试是个悖论。你没法真正测试主观性的宇宙世界。对其测试的整个想法便暗示了怀疑态度,如果宇宙世界真是主观的,怀疑态度便会破坏测试本身。所以我必须放弃通过测试来验证的思维心态。测试是客观现实世界里的概念,在主观现实世界里,没有等效概念。放弃怀疑思维心态并不容易,但我正慢慢做到此事。

在主观现实世界里,你不用测试任何事情。你只用经历体验它们。这就是让很多人对赚取百万美元试验感到困惑的地方。在英语里,试验一词有多重定义。一个定义是受控环境下的测试。另一个定义是创新行为赚取百万美元试验属于后者。它是种经历体验,而非某项测试。当然,若你抱有客观现实的思维心态,对你而言它就是一项测试,但此种思维心态只会破坏你的体验结果。假如我今天重新开始赚取百万美元试验,自己会用赚取百万美元体验来替代原来的名称。我对赚取百万美元试验的个人本意,并非要测试自己能否变现出百万美元。我的本意是去经历体验不断展开的意念变现过程。我为何要这样做?因为它是种充满了乐趣和回报,以及丰富多彩的人生体验。

自我实现的预言

倘若我们的信念只是自我实现的预言,那怀疑主义就是挺差劲的一个预言。你变现出的所有证据都会导致自己继续怀疑。这种现实世界可谓无聊透顶。

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主观的现实世界,你便可自由变现出想要的任何事物。若你花了大量时间观察外部世界,自己思考的就是持续性的现状。你只会变现出更多相同的结果。不过,若你想象某种完全不同的事物,便会不时中断现有结果。你的现实体验将以令人兴奋的新方式发生转变。

怀疑主义的陷阱

归根结底,怀疑主义根植于恐惧。恐惧犯错。恐惧受骗。恐惧愚蠢地活着。从主观现实的视角来看,怀疑主义只是你做出活在基于恐惧的客观世界的选择之后,个人思维的调整适应结果。一旦你让自己所处的宇宙世界客观化,怀疑主义就会随之而来。

若你相信宇宙世界是客观的,便无法真正逃脱怀疑主义。反正你也不想逃脱。对于你无法控制的事物,产生恐惧和怀疑就是合理反应。

一旦选择了客观视角,怀疑主义者会将非怀疑主义者视作鲁莽、草率、轻信或遭受误导。从自己收到的电邮来看,对于我不相信客观性宇宙世界,却仍能在世上舒服活着(很可能活得还比大多数怀疑主义者更好)的事实,有些怀疑主义者确实很受烦扰。我想如果自己相信主观性的宇宙世界,而这个世界其实是客观的,那么我的生存能力应当出现减退。但从任何能衡量结果的视角来看,当我采用主观思维心态时,自己反而生活得挺好。

就像之前所提到的,若你在怀疑主义上走得足够远,终将质疑现实世界的本质,那便是怀疑主义自我摧毁的时刻。但大多数怀疑主义者并不会走出这么远。

怀疑主义的替代选择

什么样的选择不会根植于恐惧,能够明智替代怀疑主义?答案就是开放地体验和拥抱现实世界,而非担忧自己的潜在过失。现实世界是你要体验和享受的事物,而非你要测试的事物。你可以选择把它作为一项测试来体验,但那只是众多可能性里的一种。我们为何不能对更宽广的所有可能体验保持开放态度,相反只把自己限制在一种狭小的可能性里?

怀疑主义者会在付出任何努力时考虑成功和失败的可能性。例如,怀疑主义者在开创个人生意时,必须解答许多问题来减轻自身恐惧和疑虑。这个行业里的其他人做得怎样?我是否有足够资金?我如何养活自己?要是生意做不成怎么办?我够不够好?我的成功几率有多大?

非怀疑主义者根本不会这样看待生活。如果他们要开创个人生意事业,将会怀着体验性的态度。他们不会对特定结果有太多依附心理。当我开创这份个人发展生意时,自己并未提出那些怀疑性问题,因为我没有用成功或失败的视角去思考它。我只是想体验这份新事业不断展开的过程。其他人有什么样的成功水平无关紧要。我只想投身其中,用自己的独特方式体验它。有了这种态度,便不存在成功或失败。我拥有的只是不断展开的人生体验。

当你寻求体验生活,而非怀疑和恐惧它时,喜悦便会成为你的自然存在状态。你最终得到什么结果将无关紧要,因为自己始终会有这种态度:多么精彩纷呈的人生体验啊!

查看原文:

The Death of Skepticis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