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Steve —— 如何解决全球冲突

我们该如何解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中东冲突?更概括地说,我们如何能终止世上的暴力行为,创造出持久和平?

我是在最近以色列和黎巴嫩爆发冲突之前收到这个问题,但提交问题的时间不会改变我的回答。

当人们处于较低意识层级时,暴力行为其实是对某些情形的正确反应。它是维持控制的手段,能暂时减少恐惧和不安全感。在这些意识层级上,以暴制暴是回应暴力的正确方式。尽管看起来很奇怪,暴力却能将你的意识层级从恐惧提升到愤怒。若你这一方在冲突中取得胜利,暴力行为甚至能将你的意识水平提升到骄傲层级。因此,只要人类的意识水平仍处于较低层级,世上就总会存在暴力。实施暴力行为的人们并不愚蠢。他们只是处于付诸暴力合理有用的意识层级。

如今地球上还有相当数量的人处于像恐惧和愤怒这样的意识层级。只要这种情况继续存在,我们就会在世上看到暴力。暴力只是这些意识层级带来的自然结果。暴力问题的唯一真正解药,就是帮助人们提升意识水平,至少将其提升到勇气和中性层级。

随着你提升意识水平并摆脱恐惧心态,付诸暴力的欲望自会消散,最终彻底消失。若你毫无恐惧并有无条件的安全感,便没有付诸暴力的需要。暴力是一种维持控制的方式,从而让你感到更加安全,但若你已无条件地感到安全,那么暴力就变得毫无意义。它将不再是回应任何情形的正确方式。

对于全球暴力现象,我们唯一现实和可持续的解决方案,就是必须提升全人类的意识层级。只有当此事发生时,暴力才会停止成为人类存在体验的一部分。在它实现之前,暴力将始终伴随我们。

完全无效的应对策略就是用更多抵制来回应暴力。口头上的谴责攻击毫无意义,暴力反击同样如此。这些做法的全部作用,就是让那些最开始制造暴力的意识层级,变得永久化。然而这却是世界领导者们持续在做的事情。但它永远不会管用,因为这种策略天生存在缺陷。它更可能产生反作用,让暴力行为无限扩散。此外,暴力带来的沮丧情绪还可能让某些人陷入更低的意识层级,比如耻辱、内疚、冷漠和悲伤。这些抵制做法只是延迟了暴力行为,它注定在以后还会爆发。我们在伊拉克就能看到这种情形正在发生。当前的中东和平进程从一开始便注定失败。这种和平进程本身立足于太低的意识层级,难以起到效果。因为涉及其中的人们,在意识觉悟上所处的水平还不足以让和平进程发挥作用。他们当前采取的行动策略正有效地保证了和平进程的失败。

最可行的长期策略其实是宽恕。当人们处于较低意识层级时,这种策略会显得彻底愚蠢。宽恕别人的攻击?没门!那简直是疯了!这也是人们并未采用宽恕策略的原因。不过,当人们处于较高的意识层级(无条件的爱和以上层级),无条件的宽恕就是唯一管用的做法,这种策略的智慧性将显得清楚明白。但是,在足够多关键人士抵达无条件的爱这种意识层级,从而抵消仍停留在恐惧状态的人们的影响之前,宽恕解决方案将没法全面应用,

今天的中东要想实现和平,需要一群有着高度清醒意识的和平使者。我认为这群人至少需要达到平和意识层级,但我猜目前即使这样也不够,其中还需要拥有真正开悟意识层级之人(至少有一位成员能达到这种水平)。 这群人的目标就是提升各国领导者的意识层级,那些领导者反过来可以帮助提升本国人民的意识层级。领导者们需要停止灌输谴责和暴力思想,相反教导宽恕和无条件的爱。这种做法需要付出大量时间和努力,但它终会管用。

我不认为这种解决方案在今天实际可行,但人们终将抵达那里。这是个无比精彩的时代,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更高的意识层级上醒来,尤其是无条件的爱等较高意识层级,暴力在这些意识层级中将化于无形。

作为单个人,你能为减少世间暴力所做的最好事情,就是提升自己的意识层级。随着你摆脱恐惧,转向无条件的爱,便会减少并消除自身的暴力倾向。你将停止竞争,开始合作。你会从匮乏思维转向富足思维。你将停止担忧,开始做出更多贡献。

你越清醒觉悟,就会抵消越多意识层级较低之人的影响,像一座灯塔那样发出更强光亮,激励他人也变得更清醒觉悟。一旦有足够多的人做出这种转变,剩余的世界将跟随行动,暴力也不会再伴随我们。

做到此事需要花些时间,但有许多清醒觉知的人士已经朝着这个目标在努力奋斗。

查看原文:

Ask Steve – How to Resolve Global Conflic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