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Steve —— 在遭受负面攻击时保持清醒状态

当频繁遭遇消极负面的外部反馈时,我如何能保持高度自尊的状态?我试图保持积极态度,但自己很容易被周围的人们打击得情绪低落。他们的言行常使我感到愤怒、紧张和沮丧。无论自己如何努力地保持积极状态,似乎就是无法逃脱这种怪圈。我能对此做些什么?

很多自助书籍对这种问题的回答,说的都是面对任何环境情形,你始终有选择做出何种情绪反应的能力。在外界刺激与个人反应之间存在一段间隔,在那段间隔之内,你拥有自主选择的力量。如果某人侮辱你,你可以在听到侮辱言语后暂停下来,留意自己想要回击的冲动,让那份冲动自然消散,选择并未感到受辱,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样继续当天的生活。

从某种视角来看,这的确是正确答案,但实际应用起来要复杂得多。只有当你的意识觉悟达到特定水平后,这种解决方案才会管用,若你当前仍有情绪低落问题,就还未达到那种意识水平。这种做法更多取决于觉悟程度,而非从本质上解决问题。你的意识觉悟程度越高,刺激与反应间的间隔也越宽,你清醒选择个人反应的能力也随之提高,而非全由潜意识操控个人反应。

这种解决方案有点像是说,若你想在棒球比赛中做到全垒打,就需要非常猛力地击球。的确,这是审视问题的一种方式,但它也掩盖了你打造那种击球能力需要经受的所有训练。对负面攻击变得免疫同样如此 —— 它是一种可能要花多年才能打造而成的技能。

随着你变得更有韧性,在外界刺激与个人反应之间的间隔,其实并未随时间发展变得更加宽阔,它可能依然只有几秒钟。但在那几秒钟里,你有了召唤更多清醒意识资源的能力。你的潜意识冲动反应会变得越来越安静,个人清醒意识则变得越来越清晰。

在最开始,只是意识到存在这段间隔就是巨大进步。下次你再遇到刺激自己的负面言行时,也许就会注意到从潜意识涌出的想法:我被侮辱了!他怎么敢这样做!她为何要做这样的事情?这种情形简直令人绝望!我讨厌受到侮辱!然后你又像平常会做的那样,遵从那些想法做出反应。你可能感到有点无能为力,自己看着整件事情在眼前自动发生,却无法控制最终结果。

但随着你继续练习清醒觉察到这段间隔,潜意识层面的尖叫想法终会下降为沉闷咆哮。你将开始听到清醒意识从背后发出的安静声音。这份声音起初模糊不清,自己也许没法听清内容:“不要在意,那些人在对自己生气,不是针对你。你的意识觉悟要高于他们。”这份声音仍掺杂着一些自私意识,但它给人的感受与冲动反应型的声音非常不同。不过即便你听见这份安静声音,通常仍会顺从潜意识声音的指令。要想听从清醒意识声音的指令,需要极大的克制力—— 等同于去咬自己的舌头 —— 而这样做的感觉可能并不舒服。

随着你更多练习,两种声音很快变得旗鼓相当,也更加清晰明显。你有时会选择听从更清醒自主的声音,但在任意情形下,你做出任何选择都有可能。你将逐渐变得更有韧性。他人的轻微冒犯对你毫无影响,但严重的侮辱仍会触发你的负面情绪反应。你此时的处理态度就是彼此宽容,互不干扰。

继续练习后,清醒意识的声音终于压过了潜意识发出的声音。随着自私意识被不断排除,清醒意识传递的信息也变得更加清晰。现在你的反应不只是中性态度 —— 甚至会表现出宽恕和无条件的爱。你有时仍会屈服于愤怒和恐惧,但要使你下降到那种意识水平,需要极大的外界压力。你的默认反应是保持积极和清醒状态。你把他人的攻击理解为就像某个缺少爱的人呼喊着寻求帮助,所以用爱来回应对方便合乎情理。当你这样做时,会开始逐渐转化周围的许多人。你受到的攻击将越来越少,因为攻击者无法成功伤害你,他们的自我膨胀也就无法得到满足。当和你单独相处时,那些看起来外表冷酷的人们却情绪崩溃地大哭起来,这种情形并不少见。那些无法适应你全新意识水平的人们,将直接退出你的生活,你也会开始吸引更多志同道合的积极人士。

接着进行更多练习。现在潜意识发出的声音几乎难以听到,而且非常模糊,清醒意识发出的声音则大而清晰。在之前的阶段,你学会用非常理性的方式宽恕他人。对方攻击你时,你选择表现出更高姿态,不去介意此事。但现在你感知到了所有人的内部相连本质。你看出所有的宽恕行为其实就是自我宽恕。你开始注意到自己一直在潜意识中吸引那些攻击行为。当感觉受到攻击时,你会研究了解自我的哪一部分在抵制他人攻击,然后在宽恕他人的同时也宽恕了自己。随着你继续练习这种形式的宽恕行为,你受到的攻击也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轻。你的生活呈现出非常和谐的品质。你会停止吸引潜在的攻击,因为自己不再需要那些教训来获得成长。你在外界攻击与个人反应之间的间隔已无比宽广,以至于能涵盖自己的所有清醒时刻。你感到完全清醒自主,彻底活在当下,能在任何情形下从容选择个人反应,不再有抨击斥责他人的冲动。

这是个漫长的练习过程,甚至能花上一生时间。大多数人终生都从未完成这个练习。对此练习极有帮助的一种做法,就是始终持有要变得更加清醒觉知的个人意念。

你也许一直希望能有快捷解决方案,而非上面给出的解答,但世上没有什么快捷方案。但你早已知道此事,难道不是吗?

遭受痛苦就是缺乏清醒觉悟的表现。你变得越清醒觉知,自己遭受的痛苦就越少。提升个人意识觉悟的行动,其实就是对令自己感到痛苦的所有想法放手的过程。这个过程可能要花费不少时间,但它确实管用。你在此方向上走出的每一步,都将带来生活上的改善提升。

若你认为这种做法要花费太多功夫,请意识到时间反正都要逝去。练习这种技能并不需要你付出额外时间。它就是一种觉悟意识,你需要学会把它融入日常生活。当你未来遭遇他人攻击时,不妨更多练习清醒觉悟意识,并享受它带来的许多好处。最终你会发现,你在世间要做的真正工作,就是提升个人意识觉悟,而非你误以为是工作的各种世俗任务。

查看原文:

Ask Steve – Staying Conscious While Under Atta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