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Steve —— 性

作为《我问Steve —— 你有感到挣扎的生活领域吗?》这篇文章的后续解答,本文中的例子就是我当前感到挣扎的特定生活领域。

令我感到有挑战的第三个生活领域,就是性尤其是性在我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再次说明,此事归根到底是个如何进行定义的问题。我并非真的确定自己想要什么。

总的来说我和妻子Erin享有非常健康的性生活。我认为双方在此事上还有些优势,因为我们都在家工作,无论何时想要,基本上都能马上来那么一下。🙂尽管性事显然有身体参与的部分,我真正享受的是性爱过程中的情感联系层面。我注意到和妻子做完爱后的几小时里,我倾向于对她感觉亲密得多。

不过事情也并非总是如此。Erin17岁时陷入到一段长达3年半的恶性感情关系里,遭受过性和情感方面的虐待。在大学姐妹会的帮助支持下,她才最终找到勇气离开那个施虐者。之后她有过零星的短期交往关系,但没有太过深入的感情交往。我是在Erin24岁时遇见她,两人在感情发展的头几年,为治愈那些情感创伤付出过许多努力。那段时期对我们来说都很沮丧,但我们最终得以处理好此事。事实上,我从中收获的一个关键好处,就是学会听从个人直觉,因为听从逻辑只会让我们毫无解决办法。

性可以成为实现个人成长的绝妙载体,尤其是长期感情关系中的性生活。性爱确实感觉很爽,但它带来的长期好处是,性爱能揭露你仍需解决处理的情感障碍。你最深层的情感问题会在性爱过程中浮出表面,这些问题包括低自尊,恐惧性能力不足,或对自己身体不满。你对性的看法也反应了你在更大层面生活上的状态。你的性生活空虚又无意义?那么你很可能还未从人生中看出太多意义。你的性生活令人困惑或沮丧?你的人生也挺困惑或沮丧。你的性生活令人回味和满足?你的人生很可能也是如此。当你清醒审视自己最近的性爱体验时,它能为你带来情感成长上的突破认识。

因此我面对的问题是,一旦你已处理好这些情感问题,享受着令人满足的一夫一妻性生活,自己还能在性方面如何继续成长?当性爱帮你治愈了曾经的情感创伤后,它在你的生活中还应当继续扮演什么角色?

下面就是我一直在考虑的一些可能选择:

  • 更深入的性爱。保持一夫一妻状态,研究些像密宗之类的性爱体验。把性爱当做获取愉悦感受的持续出口。我今年早些时候看过一本关于密宗性爱的书,但还未真正探索此事。书中大部分内容似乎都在研究深化身体上的愉悦感受,但对我来说身体快感并不如深化情感联系更加重要。部分原因是我的整个生活已经无比愉悦,所以和自己的基础情感状态相比,性快感并没那么大的作用影响。就像一位西藏高僧所言:当你一直处于情感高潮状态,性本身便不会带来任何差别变化。我还未抵达那种全面高潮的生活状态,但自己已足够接近,能对这种说法感同身受。

  • 更狂野的性爱。一夫一妻式的性爱是否限制了个人成长的各种机会?虽然我对乱性状态毫无兴趣,但自己确实好奇和他人分享身体上的亲密体验会是什么样子,尤其是和那些也把性爱看作情感/精神联系途径,而非只是身体发泄出口的交往对象。Erin的感受和我的也相似。我们在性方面没有独占欲,所以双方对在正确情形下去做此事保持开放态度。此外我认为通过亲身体验,双方能从别人那里学到许多东西。我很愿倾听走过这条道路的人们的见解。这条道路最终会变成一个巨大错误吗?还是能为你的现有感情关系创造积极正面的拓展结果?

  • 重新引导性能量。我注意到随着年岁渐长,我能更清醒自主地将性能量引向富有创造力的追求上,而非像20多岁时那样,只是想着性爱。我发现挺有趣的是,拿破仑·希尔在其著作《思考致富》中用了一整章的篇幅阐述此事。他发现自己研究过的富人都有极高的性能量,而且已经学会把自身性能量重新导向个人事业。

  • 传授性方面的知识。我可以写作性方面的文章,传授如何享有健康的性生活,以及如何享有令人满足的感情关系。这种做法反过来也许会邀请获得各种有用反馈,比如我很可能从这篇文章收获的读者反馈。

  • 涵盖以上所有做法。对以上做法进行富有创意的组合。

  • 保持现状。对我来说并非认真考虑的选项,但我想自己应该把它提出来。

  • 禁欲。您在开玩笑吧,对不?虽然我肯定这种做法对某些人而言是个积极选择,我自己却感觉并不合适。

我现在该走向何方?什么才是定义性在生活中角色的最佳思维模式?

查看原文:

Ask Steve – Sex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