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Steve —— 你有感到挣扎的生活领域吗?

你写过曾经的许多失败经历,以及从中学到的经验教训。你也写到自己的生活在今天进展得非常顺利,无论是从内部还是外部而言。但你现在肯定有某些生活领域,会让自己感到挣扎。它们是什么生活领域?若你告诉读者自己面对的挣扎体验,也许大家可以帮到你。

我收到过这种问题的不同版本,所以上面的提问是合成版。我很感激这个问题,因为它是我还未直接解答过的事情。

通常情况下,我会私下处理自己面对的挑战,然后在觉得有了值得分享的洞见、解决方案或经历故事时,再公开写作它们。如果还未达到那种分享状态,我就倾向于不公开分享,因为自己感觉那种做法不会帮到任何人。我还有致力于解决自身问题的私人日记,以及全力支持自己的妻子,彼此可以放心讨论那些问题。妻子有时也很善于指出我的缺点不足。🙂

对此事做过些思考后,我相信不公开分享这些部分的自我其实是个错误。若不写出自己当前面对的挣扎体验,我会向外投射并不完整和准确的个人形象,也将错失邀请他人提供帮助的机会。我写过很多已成功克服的挣扎体验,但那与分享当前正感到挣扎的事情并不相同。

我以后会单独写些关于当前挣扎体验的文章,但为简短回答大家提出的问题,我的挣扎领域主要集中在金钱、养育子女和性方面。

在上面所有领域里,我正体验着相似的不确定感模式。我所面对的挑战,就是要辨清自己的想法、信念和价值观,达到足以能定义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的程度,从而与真实自我在内部保持和谐一致。一旦明白了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我便很擅长实现相应结果,比如创建这个网站。但若对想要什么模糊不清,我便会困在原地,直到自己能想清此事。

在这三个挣扎领域里,我不得不拒绝显而易见的主流解决方案。那些解决方案曾经对我挺管用,但如今无法再使用,因为它们与我现在变成的样子不再兼容合拍。例如,当你是个小孩而且需要用钱时,可以直接问父母要零花钱。问题自然得到解决。但若你已经40岁,同样的解决方案很可能就不再有效,即使它曾经十分管用。我在某些问题上的旧解决方案已经失效,但自己还未想出新的解决方案。

我的直觉告诉自己的是一种答案,个人逻辑说出的却是完全不同的答案。在此种情形下,根据以往经验,我知道两种答案很可能都是错的。某个地方存在着第三种答案,但我还未获得相应的认知理解水平,能让自己看出那个答案。以前我解决这些问题的常用做法,就是继续致力于提升个人意识觉悟,直到我能从一种全新视角看待那些问题,使其获得解决。

尽管如此,这些挑战不会让我感到担忧或沮丧。我是抱着好奇、惊讶和兴奋的态度面对它们。我知道为解决这些问题,自己必须经历意识觉悟上的另一次转变,实现那种转变才是至关重要的事情。外部存在的问题只是自身当前意识水平的症状表现。我在生活中已看到这种问题模式反复出现。所以目前我做出的选择,就在搜集更多解题线索的同时,继续享受这趟人生冒险之旅。

查看原文: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06/07/ask-steve-where-are-you-struggl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