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帮助消极人士

许多人问过我,他们该如何帮助深陷消极思维或沮丧状态中的人士。下面就是做到此事的一些建议。

不管发生什么,请保持积极乐观

我曾拜访过一位老熟人的住所,自己刚看见他,便感觉一波灰暗能量倾泻到自己身上。我几乎立刻后悔走进他的家门。无论我多少次改变话题,他总会逐渐把讨论话题转入某个抱怨的理由,说他为何讨厌自己的生活、其他人,和整个世界。听了30分钟抱怨后,我终于没法再忍受下去,不得不抽身离开。这类人就像能量吸血鬼,试图让我赞同他想象出的所有不幸体验,以便确认自己的受害者角色。当我拒绝加入他亲手制造的牢笼时,对方的不满情绪显而易见,我的拒绝只会让他试图更努力地说服我。但此人试图挣脱的恰恰是自身意念打造出的生活。他之所以是个受难者,就是因为他把自己想成一个受难者。

当你试图帮助身处消极状态的某个人时,最重要的考虑之一,就是必须避免自己落入消极状态。消极人士如同能量吸血鬼。他们有着几乎无穷无尽的能力,去琢磨自己不想要的事物,对个人生活抱怨发牢骚,同时又拒绝为现实结果负起责任。他们的恐惧阻碍了内在的自然能量之流,所以必须从外在的其他人那里获取能量。和这些人呆过几小时后,你常会感到精疲力尽、担心忧虑,或充满压力。另一方面,积极人士则克服了自身恐惧,达到了个人能量可以向外流出的程度。因此,他们会给予能量,而非索取能量。和非常积极的人士呆过一段时间后,你倾向于感到能量充沛,精神振奋,灵感迸发。不过大多数人都处于某个中间位置,所以他们的能量交换倾向于接近中性状态。

不管消极人士责怪何种特定情形造成自己的消极状态,其实都没有差别。归根结底,这仍是根植于自由意志的一个选择。无论一个人做出陷入消极状态的选择时有多缺乏清醒意识,在那时那刻,此人仍有做出其他选择的力量。所以如果决定帮助这种消极人士,你的主要角色就是帮助引导对方做出更清醒自主的选择,那个选择应当更能赋予人力量。

你该如何帮助消极人士?

当年参加童子军并赢得救生荣誉徽章时,我学到若想救助一位溺水者,你最后该做的事情,才是跳进水里游向此人。相反,你应当按照以下步骤次序思考救助方案:伸够,抛扔,划船,下水。首先,请抓个竹竿或棍子去伸够落水者。如果对方距离太远或没法抓紧竹竿,就努力抛扔出救生圈。若这两步都不管用,再跳上救生船,尽快划向溺水者,伸出船桨让对方抓住。最后的解决方案,才是在你受过救生训练的前提下,下水游向溺水者,靠自己施救。

让我们考虑一下如何采用相同的施救程序,帮助深陷消极思维的某个人。

伸够

消极人士不仅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对周围的人也有危险。因此,在试图帮助他们的同时,保护好自己的思维心态也很重要。直接跳进水里,自己却扑打着双臂,在溺水者旁边大喊大叫,对拯救一位快要淹死的人并无帮助。然而有些人在试图帮助消极朋友脱离沮丧状态时,却经常使用这种极其无效的策略。和消极人士一起抱怨只会强化对方的消极状态,并让你对自己的生活感觉更糟。不过这种做法能让消极人士暂时感觉更舒服,让他知道不必独自淹死。消极人士会发出无穷无尽的自怜聚会邀请。若你收到这样的邀请,不要做出回复。

如果对方离得不是太远,你可以尽力伸够,努力把对方提拉到更积极乐观的心理状态。这种做法最好用于处在你伸够范围内的人士,尤其是平常积极乐观或有中性状态,只是暂时落入恐惧和忧虑状态的人士。请用友善姿态伸够对方。尽你所能提振对方的情绪状态,把他们带回积极乐观的世界一侧。邀请对方参加振奋人心的社交活动,或邀请他外出用餐,聊些共同拥有的积极回忆。若此人试图让你加入他的消极思维模式,不要如此。在你哄诱他回归岸边的同时,请让双方的交谈保持积极乐观。

有时当妻子情绪低落时(每月都会发生几次),我便让她停止在做的一切事情,为她进行5分钟的脚部按摩。这种做法常能成功让妻子高兴起来,因为按摩会转移她的注意力。在专注于自身问题,或专注于双脚感受之间,妻子将选择双脚感受,这样她才能好好享受按摩带来的快感。等按摩结束时,她也许还不能完全开心,但至少会感到更加满足。

在战胜轻微或暂时性的消极状态上,用伸够方式应对消极人士会挺有效。有时一句好话和来自朋友的关注就能彻底转变消极人士的状态。但若这种解决方案没有效果或不太合适,我们便需要继续下一步做法… 

抛扔

假如此人在消极情绪之海的位置有点远,你可能就没法直接够到他。或许他拒绝了你最初的帮助意愿。也许即使他的问题在所有人看来显而易见,此人却坚持否认。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尝试更间接的做法,向他抛扔救生圈。

你可以请双方都认识的朋友或家人进行干预。给他发送自己觉得可能有帮助的书籍或CD。给他写张卡片或寄封书信,来提醒对方你确实在乎他。你甚至可以跟生活在一起的某个人采用卡片和书信交流方式,当口头讨论太容易偏离话题时,这种做法通常很管用。利用富有创意或幽默的方式,帮助打断此人的消极思维模式,将他带回正确轨道。例如,录制一段私人音频信息,悄悄存进对方的音频播放器里。

若你的首次抛扔做法不管用,请不断抛出救生圈,直到对方把它抓住。但若救助努力开始让你感到精疲力尽,你可以最后一次抛出救生圈,并告诉对方:够了!你要么抓住我的救生圈,要么我就离你而去。有时最后通牒是获取对方关注的唯一方式,但除非你的其他努力全都失败,请不要轻易使用这个做法。

许多年前,妻子的一位朋友陷入自毁性的螺旋消沉状态,经常伤害自己和他人。在试过帮助她多次后,妻子决定给她写封长信。妻子在信中表达了自己对这位女子自毁行为的真实感受,提供了她能提供的最佳建议,告知出于这位女子的选择结果,双方的友谊不得不终止。妻子意识到必须对这份友谊放手,但她试图用这封信的形式,最后一次抛出救生圈。多年间我们再也没有那位女子的消息,出乎意料地,这位女子后来又联系了我妻子。对方述说妻子的那封信对她产生了极富力量的转化影响,让她认真审视自己,并成为她扭转生活的精神动力。即使她对那份信的初始反应远非积极正面,但长远来看,她对这封信充满感激。

但有时你最好的抛扔努力依然不够管用,在此情形下,你可能要决定

划船施救

当人们无法抓住你抛出的救命绳索,但你还未准备好放弃他们,这时你可以跳上救生船,通过划船施救。这是广为人知的干预方案。你聚集一帮积极人士,彼此有着强化影响,保持团队的高昂能量。然后大家一起看望消极人士,利用结合起来的积极能量,协助把他拉出水面。利用清醒意识之光,照亮消极人士的自毁行为,为他提供你能召集的所有帮助、资源和支持。

就像救生船能保证你的安全一样,一帮积极人士也能防止你的能量被消极人士吸干榨尽。如果消极人士还被其他消极人士包围,这种做法尤其重要,你需要用强大楔子才能帮他们冲破藩篱。若你只身前往,也许就缺乏足够力量 —— 尤其当涉及毒品或酒精上瘾时,力量不足会是常见问题。

有位我认识的人士许多年前开始染上可卡因。起初他只是偶尔服用,但这个习惯很快占了上风。为了满足毒瘾,他渐渐身陷债务。等用光了个人信用卡额度,他又悄悄以妻子名义申请了更多信用卡,在妻子不知情的情况下毁了她的信用评级。他的行为变得狂躁起来,个人职业也一落千丈,很快自己的所有骗术全部崩塌。最终他决定住进戒毒所,戒毒期间,妻子离他而去,卖掉了他们的许多财产。他的人生已经跌落谷底。但一条救生船以匿名戒毒会的形式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他开始每天参加戒毒聚会并找到一位保证人。匿名戒毒会真的帮他扭转了人生。他彻底戒除了毒品和酒精,找了份新工作,努力还清债务,现在已幸福地与人订婚。实现彻底复元花了他多年时间,我知道那条道路并不轻松容易,但他确实做到了。

我们很幸运活在一个满是救生船的世界里。不管遇到的事情有多么黑暗,我们总有希望可寻。这个星球上的许多人都致力于帮助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们。但对某些人而言,救生船甚至都不够管用,此时你可能需要决定… 

下水施救

作为最后解决方案,你可以考虑一对一地帮助对方,把此人拉出消极状态。要想让这种做法管用,你必须对自身状态非常清醒自知,并拥有即使被消极环境包围,仍能保持积极乐观的能力。可以成功做到此事的人并不太多。

就像试图拯救溺水者一样,这种做法会有风险。若你在试图拯救某人的同时,自己却没有足够高的清醒意识水平,便很可能陷入对方的消极状态之中。许多虐待性的感情关系都是以这种方式开始形成。你听到某人的伤心故事,为对方感到遗憾,诱导自身能量陷入此人的消极状态,给了对方控制你的手段。别忘了,若在救人过程中自己溺水的话,你是没法真正帮到对方的。若你想帮助沉没于消极状态中的某个人,首要责任就是保证自己始终安全。做到此事需要将真诚关怀和冷静意识微妙地结合起来。

即使耶稣这种圣人,也有门徒协助他的事业。若有12位朋友坚信你就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圣者,我可以想象当被他们围绕时,你就能成功应对各种艰巨挑战,而不会陷入绝望深渊。

若你能直接一对一地成功帮助最消极的人士,那么已经赢得清醒意识救生员的荣誉徽章。倘若如此,我便没有任何具体建议可以给你,除了告诉你,我为你所做的事情深感荣耀和致敬,希望你的生活能变得更加喜悦、丰盛和忠于内心。

祈祷

如果所有救助手段都已失败,你无法通过人力可为的手段帮到对方,则永远还有请求神灵相助的选项。你可以通过祈祷方式,或专注于为此人带来帮助的意念,做到此事,只要你的做法与自身信仰和谐一致。关键在于直接让你的想法专注于为此人送去帮助。

因为大家都有自由意志,你并非总能成功帮助那些拒绝接受你协助的人们。即使你想帮助的对象和自己非常亲近,对任何特定结果放手并对所有可能性保持开放态度,对你来说十分重要。若你变得过于看重特定结果,便会降低个人意识觉悟,耗尽自身能量,最终削弱你提供帮助的能力。

请记住,你没法通过变成一个受难者,来帮助另一位受难者。有时你能做的最好事情,就是怀着爱意放手,相信一切终会有最好结果。把你的注意力转向帮助那些自己能够帮助的人们。

鉴于我和妻子从事的工作,我们偶尔会收到陷入绝望,甚至想要自杀的人士的帮助请求… 以及他们朋友和家人发来的救助请求。我和妻子没有直接帮助所有这些人的能力 —— 做成此事需要的能量远大于我们能够给予的程度。但通过我们的写作和音频,还有我俩的祈祷和爱心意念,我们在尽最大努力帮助这些人记住大家彼此相连,你我都十分安全,而且无论环境情形如何,我们永远有选择去爱,而非恐惧的自由。

查看原文:

How to Help Negative Peopl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