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编现实

写过关于主观现实的系列文章后,我就一直在思考,如何逼近想法创造现实这种思维模式的极限。你很可能已经知道,我更偏好的处事风格,就是直接投身个人试验,而非干坐在一边空想琢磨。

对于自身想法是否真能创造个人现实,测试它的方法之一,就是改变你对某事的主导想法,然后观察外部现实是否随之变化,最终和你的新想法重新保持一致。改变自己对某事已有的信念可能要花上一段时间,但我的做法是选择某个与自己当前现实并不一致的新想法,然后尽可能在脑中持有那个想法。我会不断思考它,直到自己开始相信。当躺在床上,出门散步,排队等候,开着汽车时,我都会视觉化想象新的想法。无论何时发现自己观察现实的方式,会把事物想成它本来的样子,我就立刻转变思维,去思考自己想要它们成为的样子。做到此事并不容易,因为你必须全天都对个人想法清醒自知,但我已很擅长此事。你必须把自己的平衡状态从观察转变为创造。在过去几天,我花了大量时间,坐在沙发,或躺在床上,想象现实生活与我当前观察到的样子截然不同。

这属于完全主观的生活试验,所以它们只对实施试验的人存在意义。因为现在仅仅试验了三天,自己得到的是非常初始的结果,但我发现截止目前,那些结果都十分有趣。

试验1:增强身体力量。

通过负重训练,在增强身体力量上,我今年一直有着缓慢但稳定的进展。我记录了所有锻炼次数并为个人进展做了图表,所以知道随着时间过去,该对自身力量增长抱有什么期待。因为做过大量跑步锻炼(以及很多骑行锻炼),我的腿部力量已经很强,但上身力量的进展要缓慢许多。我最多能做27个俯卧撑 — 这是周六刚测过的数字。自己以前最多能做30个俯卧撑,但那是在1998年左右。

对于第一个试验,我决定视觉化想象上身力量变得更强。所以过去几天,我一直持有这个想法,并视觉化想象自己比本该有的样子强壮了许多。

结果今天早上去健身房,像往常一样做着上身锻炼时,我注意到自己确实比平时更加强壮。在练习组数/次数跟往常一样的情况下,我的胸部推举负重提升了20%,哑铃飞鸟负重提升了33%。两份数据都是个人新高,我感觉自己甚至能做得更好。我刚在周六做过上身锻炼,所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看到这种程度的力量提升,对我来说绝不寻常。我真的没有觉得在逼迫自己。我只是感到那些负重变得更轻。我也没有改变个人饮食或是锻炼时间。我在锻炼前吃了些草莓 — 但它们没有任何不同寻常的地方,除非它们是经过基因改造的超级草莓。

大概30分钟前,我决定看看自己能做多少俯卧撑。早上的锻炼还让我感觉有点酸痛,自己甚至不认为能再做到27个,因为我是在休息充分的情况下才完成27个俯卧撑。结果我做了32个,有生以来的最佳成绩… 自己只用3天便在俯卧撑上提升了19%。真令人惊叹。

此时我想说,这些结果十分有趣(肯定也很受欢迎),但其中显然可能存在某种精神因素的影响。即便如此,做几天视觉化想象就有这种结果,感觉挺不错。我非常想知道的是,这种结果是一次性的侥幸成果,还是能持续下去的进步成果。我打算继续进行视觉化想象,来看看未来几周还会发生什么。

试验2:提高收入。

我还决定想象自己的收入显著提高。我很喜欢这种试验的地方是,衡量收入变化十分容易。在赚取百万美元试验中,我每天会重复变富意念一两分钟。但这次我尝试全天持有变富意念。

虽然今天本来计划要做些其他事情,我早上却有种强烈的冲动感受,要对自己网站的广告布局做些优化改进。起初我决定只做个小改动,但自己很快进入专注工作状态,最后一口气工作了大概10小时。首先,我重新调整了现有广告布局,提升广告展示效果。接着我移除了表现不佳的Chitika广告。但我做出的最重要改变,就是找到一种既显著提升广告位空间,又让网站看起来广告更少的方法。看出这些改变的长期效果还太早,但我估计它们很可能让个人收入每月至少提升1000美元,不过实现这种结果也许要花上两个月。对于一天的工作量而言,这种结果挺不错。

这是非常初步的成果,但它是在实现新想法的方向上,自己走出的积极有力的一步。我不认为此事例中有任何外部影响因素,因为所有变化都是通过我想出点子,然后把它们落实的过程来实现。但我依然认为取得了积极成果,因为至少这个网站现在看起来广告更少,阅读和浏览体验也更轻松容易。

试验3:对妻子重新编程。

这个试验最好玩(也可能最令人讨厌)。因为不想让妻子(太过)尴尬,我没法公开透露所有细节,但基本上我决定看看能否通过想象妻子行为变得不同,就改变她的个人行为。

妻子并非世上最整洁的人,于是我就想象她变得更爱干净整洁。结果今天我发现妻子在清理冰箱。她可从来不做这种事情。我的意思是真的从来不做。家里冰箱唯一被清理干净的一次,还是我们雇了家政服务的时候。但此刻她却跪在地上擦着冰箱。妻子一看到我,便给出会意的眼神,承认她也非常清楚,这种行为对自己来说太古怪了。接着她说到:不知什么原因,我就是有要清理冰箱的强烈冲动感受。太奇怪了。妻子看起来甚至还很享受清理过程。

我很难相信自己是通过任何行动,潜意识影响了妻子来做此事,除非是在心灵感应层面。我全天都呆在办公室工作,甚至没有告诉妻子我正想象她变得更干净整洁。自己肯定也从未暗示妻子去清理冰箱。我还注意到她也做了其他几件清洁杂务,但那些事情对她来说并不反常。

我还在另一件事上对妻子做了重新编程,结果也令我惊叹。我肯定你能猜到它属于什么类型,我可不打算在这里分享细节。一言以蔽之,我对此事的回忆非常美好。🙂

看到妻子在个人行为上戏剧化的转变后,我终于告诉Erin自己干了什么。她对这种事情并不介意,因为她知道我喜欢做各种生活试验 —— 这和我们去年夏天做的金钱变现试验没什么不同(我俩去年也大为惊叹)。她告诉我完全享受这些事情。她还说尽管自己以前存在抵制心理,过去几天却有强烈积极的冲动感受,想要做那些事情。

你的想法在对个人现实编程吗?

虽然头两个试验看起来可能像是内部重新编程,以及暗示力量的作用结果,我却很难用相同视角看待第三个试验。现在就确定结论依然太早,所以我打算继续测试。更好的试验方法,也许是尝试改变相距甚远的某个人的行为,你和此人没有任何直接接触,这样就能排除自身潜意识行为,以你觉察不到的方式,影响对方的各种可能性。

若你喜欢这种事情,我鼓励你也尝试些类似的生活试验。只是请一定去想象积极结果,这样即使你的试验并无定论,大家至少仍可享受某种积极成果。

这种想法创造现实的思维模式,也暗示若你有沮丧或其他消极感受,那些沮丧想法也会给你制造令人沮丧的现实状态。通过观察生活中令人沮丧的事实,你其实有可能正一遍又一遍地反复创造那种不幸现实。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就是锻炼你的创造力量,将它重新拉回个人想象世界,视觉化想象你要体验的全新现实生活,并足够久地持有那个想法,直到你的外部现实与它和谐一致。根据个人经验,自己几天内便开始看到转变迹象。我在过去一年已经这样做过很多次,但每次看到转变迹象时,仍会感到惊吓。也许我只是需要习惯这种事情。

请记住消极的过往经历同样存在这种问题。回想那些经历就是在思考它们,也就等于在创造现实。因此若你总是记着源自过往的各种问题,只会在当下时刻重新创造那些问题。对于令人伤痛的过往,你能做的最好事情,要么是忘了它,要是就是用积极正面的视角重新解读它。再次强调,这种问题的解决方案,就是通过锻炼你的想象力量,中断对消极负面想法的思考。请停止观察自己不想要的过往和当下状态,花更多时间在想象中培育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现实世界,直到它开始比当前外部环境,让你感到更加真实。最终你的外部现实会转变到与你的想象结果和谐一致。

只去想象一种你相信有可能达成的新现实状态非常重要。对每个人而言,这种现实状态都不相同。若你视觉化想象某种自己感觉毫无可能的事物,它就不会变成一个新的信念 — 它只会停留在纯属幻想的状态。因此若你想从个人层面进行这种试验,不妨抵达你当前相信有可能实现的现实状态的边缘极限,看自己能否再把那些边缘推远一点。

你对他人的评判想法其实可能创造出对方的实际行为,这种事情简直令人惊叹。若你能去想象完全不同的评判想法,达到真正相信它们的程度,也许就会观察到,对方行为将转变到与你的新信念和谐一致的状态。接下来我打算看看能否对自己的孩子们重新编程… 这可是所有家长的梦想。😉

试验3与我读过的某本书所说的观点相一致(忘了是哪一本),书中指出成功婚姻的关键,基本上就是对你的配偶持有积极正面的想法。通过这种做法,你将很快发现配偶不会辜负你的积极期待。我想说,对自己的婚姻而言,此事千真万确。

我倒有点关心妻子在读到这篇文章后,会对我做些什么重新编程的事情。但不管是什么,至少我能预想自己将享受其中。🙂

查看原文:

Reprogramming Realit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