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闹钟响起时马上起床

当闹钟在清晨响起,你是否很难马上起床?你是否会按下闹钟,立刻回归睡眠?

这也曾是我每天起床的常规表现。当闹钟响起刺耳的可恶噪音,我便立马把它关掉。然后在清晨大脑迷雾的笼罩下,自己慢慢琢磨着是否真该马上起床:

被窝又暖又舒服,如果现在起床,外面太冷了。那种感觉可不爽。

哦,我真该现在起床了。动动吧,我的腿。快下床,两条懒腿。咦… 我的腿怎么没啥动静,它们似乎都不听我使唤哪。

我应该去健身房。没错… 不过我现在真的不想锻炼。我甚至都没吃早餐。也许我该先吃个麦芬。加点香蕉、坚果。那才算是好麦芬。

也许我让自己起得太早了。我仍然挺困的,不是吗?可能用闹钟起床属于非自然的方式。我要是多睡会儿是不是能运转得更好?

我不必一分钟内就起床,对不?我当然能再睡个五分钟左右。就算我现在不起床,这个世界也不会完蛋啊。

我打赌现在抱着妻子会暖和舒服极了。她说过讨厌我在早晨6点紧靠着她睡觉,但那又怎样… 她足够爱我,会原谅我的,对不?我知道该怎么做… 先从按摩她的后背和肩膀开始。她可没法抵抗舒服按摩,即便是在这么早的清晨。接着我会按摩她的头部。没错,就这么干。最后侧卧拥抱她睡觉。这难道不是开启一天生活的愉悦方式吗?

[靠近点… 再靠近点…. 好舒服啊]

两小时过后

我:什么时间了?我甚至记不起闹钟响过。但紧抱老婆睡觉还是很美妙的。哦对了,恐怕今天必须省掉锻炼了。

妻子:如果你不打算在闹铃响时起床,干嘛还要不断设置闹钟?

我:哦,你以为闹钟是用来叫我起床的?它其实是用来让我依偎紧抱你哒。

玩笑归玩笑,我并非真的是为依偎紧抱妻子才设定闹钟。我本意是在闹铃响时就起床,但朦朦胧胧的大脑总是和我讨价还价,让我回去睡觉。

然而时间快进到今天

我的闹钟在清晨4点到5点间响起… 即使在周末和假日,也从来不会晚过5点。我几秒内便关闭闹钟。深呼吸一口气,然后伸展四肢两秒钟。很快我就双脚落地,当妻子仍在熟睡时穿好衣服。接着我下楼拿些水果,前往家中办公室查看电子邮件,随后在515分前往健身房。

但此时我脑中已没有声音争论自己该做什么。甚至没有正面积极的声音 — 它根本就不存在。整个起床过程全是自动发生,甚至在个人思维完全清醒前,此事已经发生完毕。我不认为每天清晨这样起床需要任何自律能力,因为它完全是种训化养成的反应习惯。那种感觉就像当潜意识操控着整个身体时,我的清醒意识只是顺其自然。当闹铃在每天清晨响起,我的反应就像巴浦洛夫条件反射实验里的狗那样。其实自己在闹钟响起时不起床,反而显得更困难。

那么你该如何从第一种场景转变到第二种场景?

首先,让我们考虑大多数人应对这个问题的方法 — 被我视为错误的方法。

这个错误方法,就是试图利用清醒意识的意志力,强迫自己每天早上起床。这种方法也许偶尔管用,但让我们面对现实 — 你并非总能在闹钟响起时思维清晰。你应该有过那种朦胧大脑的体验。你在那种状态下做出的决定,不会像在完全清醒和警觉状态下所做的决定。你此时不能真正信任自己… 也不该信任自己。

若你采取这种做法,很可能会落入一个陷阱。你提前决定在特定时间起床,但闹钟响起后却取消了这个决定。晚上10点时你决定第二天早上5点起床是个好主意。然而到了早上5点,你又认为在8点起床是更好主意。但让我们面对现实 — 你知道晚上10点的决定才是自己真正想落实的决定… 只要你能在第二天早上5点按照意志行动的话。

有些遭遇这种难题的人士,会推断他们只是需要更多自律。在某种程度上这样想其实也对,但并非他们以为的那样。若你想清晨5点起床,并不需要在清晨5点有更多自律,不需要更好的自我交流技巧,不需要在屋里放上两三个闹钟,更不需要含有宇航科技的高级闹钟。

你其实需要在完全清醒和自知的时候,去付诸更多自律:知道你没法在刚醒来时,就能信任自己做出明智清醒的决定。你需要接受自己没法在清晨5点做出正确决定的现实。你在清晨5点的清醒意识教练并不管用,所以你需要将他开除。

那么真正的解决方案是什么?解决方案就是为这个问题找到合适的委派对象。把整件事情交给潜意识处理。切断自身清醒意识在其中原地打转的作用影响。

你该如何做到此事?和你学习其他任何可重复技能的方法一样。将它练习到成为机械习惯的地步。最终你的潜意识将接管此事,自动运行听到闹铃就起床的脚本程序。

这种做法听起来确实挺笨,但它很管用。请练习在闹钟一响后马上起床。没错 — 去练习。但不要在早晨做此事。请在自己完全清醒的白天去练习。

前往你的卧室,把屋里环境尽可能设置成与你渴望醒来的时间环境相匹配。将房间光线调暗,或在晚上刚日落后练习,此时天色已经变暗。若你睡觉时要穿睡衣,那就穿上睡衣。若你在上床前会刷牙,那就去刷牙。若你在入睡时会摘下眼镜或隐性眼镜,那就摘下它们。

将闹钟设置成在几分钟后响起。就像自己睡着了那样躺在床上,闭上双眼。选择自己最喜欢的睡眠姿势。再想象到了一大早… 时间来到你渴望醒来的几分钟之前。假装你已经睡着。视觉化想象一个梦境,或直接尽自己所能神游四海。

当闹钟响起,迅速把它关掉。然后深呼吸一口气,全力伸展四肢两秒钟… 就像你打哈欠时伸展四肢那样。然后坐起身子,双脚落地,站起身来。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接着继续做你在醒来后会做的下一个行动。对我而言就是穿好衣服。

现在从头再来,恢复你醒来前的环境场景,躺回床上,重新设定闹钟,重复练习。一遍又一遍练习听到闹铃就起床,直到此事变得完全自动,你能不假思索地完成整个习惯动作。若你不得不在心里默念任何步骤(即:听到脑中有声音在指导你该做什么),就还没达到完全自动的程度。

请自由自在地用几天时间多做几组这种练习。把它想成在健身房里完成多组和多次练习。每天在不同时间去做一两组练习… 每组可能包含3-10次。

没错,做这种练习要花些时间,但和长远来看你能节省的时间相比,这些练习时间不值一提。今天所做的几小时练习,每年将能为你省下数百小时。

有了足够多的练习 — 我无法准确估算你要练习多长时间,因为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 — 你会对闹钟铃声训化形成一种全新的生理反应机制。当闹钟响起,你甚至连想都不用想,便会自动起床。你运行这种行为模式越多,它就会变得越强大。最终当闹钟响起,不起床还会让你感到很不舒服。那种感觉就像把裤子前后穿反了一样。

若你擅长视觉化想象技巧,还可以从思维层面完成练习。思维练习的效果更快,但我认为最佳做法还是从身体层面完成整个练习。若你只是在脑中反复练习,也许会漏掉非常微妙的体验细节,而你想让自身潜意识捕捉整个体验的真正滋味。所以若你确实要用思维练习,请至少在头几次采用身体练习方式。

你越多练习这种起床习惯,它就会越深融入你的潜意识。闹钟响起—>马上起床。闹钟响起—>马上起床。闹钟响起—>马上起床。 

一旦这种做法成为日常习惯,你就不必在白天再做任何练习。此类习惯有着自我强化的效应。你只用经历训化过程一次,之后基本上一生都将如此,直到自己决定改变这个习惯。即使你出于某种原因脱离了这个习惯(比如在不同的时区环境度着长假),自己也能更轻松容易地回归其中。请将这个习惯想成肌肉记忆。一旦你在地面刻划出凹槽,即使长出野草将其覆盖,凹槽仍会留在原地。

只要你重复足够多的次数,自己在闹钟响起后形成的行为模式,都会自我强化。很可能你已经有了醒来后固定的行为习惯,但那也许并非你想要的习惯。你越多重复现有行为模式,就越会把它训化融入你的潜意识。每次你没能在闹钟响起后起床,那种行为就越会成为你身体层面的默认反应。若你想改变那种行为,就需要经历我上面描述的清醒式再训化练习。

对你糟糕的起床习惯自责内疚毫无用处 — 事实上,你只会把那些自责思维,训化成自己试图改变的日常行为的一部分。你不仅没法在闹钟响起时起床,还会自动为此自责内疚。这种结果多么可悲?你真想余生都一直运行这种愚蠢的行为模式吗?若你不主动训化形成更富力量的行为模式,那便是将要发生的结果。不管习惯是好是坏,它们自会成就或打败你。

一旦你形成自己渴望的起床习惯,我推荐你每天坚持落实 — 每周七天,每年365天,都要如此。在头30天里,请把闹钟设定在每天相同时间响起。一旦习惯形成,你可以变换起床时间,或者若想睡个懒觉,你偶尔也可以不用闹钟。但直到习惯形成前,你最好能非常紧密地保持那种行为模式。这样它才会变成默认行为,此时偶尔偏离日常做法,你也不会有习惯消失的严重风险。

一旦你养成这种习惯,绝对会爱上它,对此我很有信心。我把它看作自己最高效多产的习惯之一。自己因此每年节省出数百小时,而且它还日复一日地给我付着时间红利。我还发现在自己进行多相睡眠试验期间,这个习惯极有价值。

不妨想想 — 若你每天只多睡30分钟,每年就是180多个小时。若你每天多睡60分钟,每年就是365个小时,相当于九个40小时的工作周啊。那可是好多时间!我不了解你的情况,但与超出个人实际需要,更长时间地躺在床上相比,我能想到用这段时间去做更多富有创意的事情。

我鼓励你也尝试一下这种方法。我知道练习起床看起来挺傻,但各位,要是它真的管用呢?假如你确定知道,若设置闹钟在特定时间响起,自己无论怎样绝对会起床,将有什么结果?你在未来几天就能养成这种习惯,没有任何理由能说你做不成此事。通过练习,你便可永久保持。

若你还想知道些养成早起习惯的技巧窍门,我鼓励你阅读以下两篇文章:

如何成为早起者

如何成为早起者 — 第二部分

让这种习惯变成现实吧。你不会后悔的!

查看原文:

How to Get Up Right Away When Your Alarm Goes Off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