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对待你的自我

对于该怎样度过自己的余生,你如何能做出明智决定?你能找到以后不会一时兴起就做出改变的答案吗?

我们很多人是在十几岁后期和20多岁早期第一次面对这种决定。有些人从不直面它,因为这种决定的重大程度而畏惧退缩,允许生活际遇自行决定。但这是我们可以清醒自主做出的一个决定 — 你只是必须知道该如何着手处理它。

若你是这个网站的典型读者,在长期性的职业选择上便有许多可能性。只要你专心投入,就有可能在很多不同的事情上获得成功。你面对的问题并非自己没有选择 — 而是选择太多。而且由于选择过多,你还很难对其中任何一个下定决心。也许你以前做过某些承诺,然而不久后便改变了主意。

由外向内处理方式的问题

很可能自身成长环境会导致你用由外向内的方式,做出个人职业选择。你是更愿做个医生、律师,还是工程师?你想找份雇佣工作,接手家族生意,还是成为自由职业者?你扫描了所有可能选项 — 尽管这些选择看起来可能无穷无尽 — 并尽个人最大努力做出合理选择。许多人也都认为这是种明智处理方式。

但由外向内处理方式的问题是,它终将回到原点。

假设对于怎样度过人生,你想做出个人能做出的最好选择。若你从自身以外寻求答案,便会看到过多选项 — 多到你无法对它们进行任何有深度的思考。你没法通过扫描所有可能的选项,来做出最佳选择。在接近扫描完那些选项前,你便已死去,并且这个世界还会一直产生各种新的职业。

所以和追求最好选择不同,也许你愿意勉强接受一个良好选择。但为了知道什么是良好选择,你需要某种评价标准。当你自问“我应该去做什么?”时,又如何定义“应该”的含义?你还需要相应的背景环境。例如,若你正玩着一盘棋类游戏,想知道下步应该走出什么招数,自己便需要知道游戏规则,当前的棋局形势,以及理想情况下,知道些关于对手的信息。倘若甚至不知道玩的是什么游戏,你也就没法明智回答这个问题:“我应该去做什么?”

而它是个基础性问题 — 你并不真的知道自己在地球上玩的是什么人生游戏。你不知道这个人生游戏的完整规则。地球上也没人知道。科学与宗教试图给予我们答案,但两个领域里最聪明和最受尊重的人们常常意见不一,而且各自领域仍有许多无法解答的问题。你可以像许多人所做的那样,匆匆下出某些结论,但最智慧的做法也许是直接承认:“我对某些事情确实一无所知。”

你可以采取更进一步的做法,认为若自己不知道人生游戏的规则,那么生活目的就应当是学习了解那些规则。弄清这个世界如何运转,那样你的人生角色也许将变得更加清晰。对人生的这些追问引导许多人进入科学和宗教研究领域。此种选择毫无问题。人类正向着这些领域慢慢推进,但作为个体,你仍需要决定在整个人生里,自己该致力于生活拼图的哪块领域,而且仍要独自漂游在一片选择的海洋里。但至少,这种思考模式给了你一个目标 — 去学习了解你为何存在于世,以及你应当对自我的存在做些什么。

但此时你也回到了原点。在追问应该对人生做些什么时,你得出的结论就是要弄清自己应该对人生做些什么。这种做法是个死胡同。

你并不知道自己所玩游戏的全部规则,而且这个游戏的确切目的也不清晰。但是,你仍然必须走出下一步。在这件事上你没有选择。甚至原地不动在人生游戏里也算是有效一步。若你指望从游戏中得到答案,最终的答案就是你应当走出会帮你搞懂人生游戏的招数。但由于自己对整个游戏的了解还不够透彻,你依然不知道此刻该走出什么招数。这种做法对你毫无帮助。它无法创造出清晰感。它只会让你感到更加困惑。

当然,你可以开始随机走出各种招数,通过尝试和犯错来学习了解生活。那是种有效的短期做法,但我们可以做得比这更好…

由内向外的处理方式

由内向外的处理方式,指的是与在人生游戏中寻求指导不同,请向内审视自己。与其询问:“我应该去做什么?”,或“我应该走出什么招数?”,或“我应该选择什么职业?”,请直接自问:“我是什么样的玩家?”

无论你玩的是什么游戏,都要在游戏中带入独特的个人风格。你会如何描述那种风格?在玩人生这场游戏时,你最想玩出的是哪种风格?

你会是进取、谋略、随性、慷慨、慈悲、勇敢、谨慎、探索,等特定风格吗?

我们在此谈论的并非个人价值观。价值观会随着生活发生许多变化。有时你的职业可能比社交生活更加重要,另一些时候社交生活则可能成为首要考虑。我们在此谈论的是你深入骨髓的性格特质。在自我存在的核心位置,你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你会如何描述真正的“自我”?你最热爱的是什么?

我热爱成长。这种热爱已深深嵌入我的灵魂,自己没法不追求成长。核心自我的另一个特质,就是勇气。我有着一种几乎天生的渴望,想要奔向恐惧,而非逃离它。第三个特质便是自由。我热爱拥有巨大的个人自由,尤其当涉及如何使用自己的时间。

我极为厌恶这些特质的反面。成长的反面是停滞或自满(而非衰退,因为即使在衰退状态,我们仍能从中学到某些东西)。勇气的反面是怯懦。自由的反面是限制。拥有这些反面特质的人,会处于一种停滞、怯懦和受限的存在状态。

一旦你对自己是何种玩家拓展出个人感受,便可在玩着人生游戏时,将自己的性格特质注入其中。无论你何时不理解人生游戏的规则,都能用展现一部分自我特质来进行补充。所以若自己应该追求什么职业不够明显,请通过向内审视,而非向外审视,来寻找答案。这种做法将大大缩小可能性范围,让你做出相当明智的选择。你对自我的了解越透彻,就能越明智地缩小选择范围。随着个人内部专注度的提升,你对外部世界也会变得更加专注。

存在状态 vs. 所做所为

假设你列出了自己的核心性格特质。自己又该如何利用它们,做出长期性的职业选择?

首先,让我们重新定义你思考职业的方式。在一段时间里,请直接忘掉各种工作头衔、责任、目标、项目和任务。只把你的职业看作真实自我的一种表达方式:它是你的存在状态,而非你的所做所为。

若你是个艺术家,你的职业就是创造艺术品。但是什么创造出艺术杰作?是画笔或画布吗?是艺术家接受的教育吗?真正创造出艺术杰作的,是艺术家本人。这位艺术家就是真正的艺术杰作,那份艺术品只是艺术家内在自我的实体显现。《蒙娜·丽莎》就是里昂那多·达·芬奇。

一旦你从审视个人存在状态,而非所做所为的思维角度,着手解决职业选择问题,你对职业的真正理解就变成了:你的职业是通过这个实体世界,来表达内在自我。那就是你的工作描述。

你的真实职业,只是内部自我存在状态的外部动态表达。

与其用工作头衔如此狭隘的术语思考个人职业,请把你的职业想成内部自我的外部表达。

如果我向内凝视,看出自己和成长、勇气与自由等特质深深共鸣,那么我的职业,其实就是把这些内部性格品质,表达到外部世界。我的工作本质上便是去做自己。

尽管此事听起来过于简单化,它其实非常务实可行。你如何能利用这种思维心态,做出实际生活中的职业决定?你可以通过自问:“什么才是表达内在自我的最佳方式?”,来做出你的选择。

例如,当面对与职业相关的选择时,我可以提出像这样的问题:“哪个选择能带来最大成长,需要最大勇气,并能提供最大自由?”内部自我存在状态的这些性格特质,便塑造着我在外部世界的所做所为。我经营着一份个人发展生意(成长)。我辛勤工作以提升网站流量(成长)。我喜欢应对处理争议性话题(勇气)。我爱做公开演讲(勇气)。我在家办公并自行安排个人时间(自由)。我创造了能在很大程度上自动运转的收入流(自由)。

我热爱这种处理方式,因为它能创造清晰感。由外向内的处理方式对我并不管用。我应该成为作家、演讲家,或是互联网创业者吗?我没法决定此事 — 它们看起来都很有趣。但当我转向内部自我,便会看出这些选择都能成为自己职业的一部分,因为它们都与内在自我和谐一致。它们全都合理有效。我无需只狭隘地选择其中一样;事实上,我所属的“玩家”类型,决定了应该把三样选择全部融为一体。

真实对待你的自我

你是否因为不想限制自己,而在做出长期性的职业承诺上犹豫不决?我也不想限制自己。通过对职业选择采用由内向外的处理方式,你将不必限制自己。你可以向这个世界表达完整的自我,而非只是其中一小块。

你发现当前职业过于限制自己了吗?你是否在享受现有工作的同时,也对自己本可去做的其他所有事情充满好奇?你为何不能找到尝试所有这些事情的一种方式?别再用非此即彼的方式思考职业选择,请用两全其美的方式去思考。若你把个人职业重新定义为内部自我的外部表达,将会发生什么?你内部自我的哪些部分,并未在外部表达中获得足够享受?你正委屈个人智商,压缩个人创意,抑制个人幽默感吗?

请别把个人职业变成自身灵魂的监狱。若你的内在自我想要伸张拓展,就让它如此。真实对待你的自我。

查看原文:

To Thine Own Self Be Tru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