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管理

时间管理系统近些年变得极其流行而且有充足理由。这类系统的终极潜在好处,就是能优化你花费时间的方式,从而让你在最短时间内收获有可能得到的最好结果。但使用这类系统确实有其代价,那就是你在学习和维持这类系统上必须花费的时间。总体而言,这种管理系统越复杂,使用起来的成本就越高。你在管理整个系统上花的时间越多,用于收割效率提升所产生成果的时间便越少。

1990年代早期开始,我已广泛研究过时间管理,自己不仅大量阅读关于这个主题的现存知识,还有第一手的尝试和犯错经验。我读过一书架的时间管理书籍,听过数百小时的时间管理学习音频,还看过几十篇关于这个主题的文章。我也使用过丰富多样的时间管理系统。自己不仅用过软件规划工具,还用过基于纸笔的规划工具。假如世上有时间管理博士这样的学位,我早已修完很多次全部课程。

研究时间管理是种非常值得的努力付出。尽管那些销售相关产品的人们宣称的作用效果经常太过夸张,但从应用最好的时间管理点子上,我确实得到一些真正的高效好处。正如自己《现在就干》那篇文章里所写的,我能只用三个学期获得两个本科学位,很大程度上就是应用了丰富多样的时间管理技巧,有些还用到极致。对于其他学生要花4年上完的相同课程,我用一年半便全部学完。但自己是通过在相同时间学完三倍的课程量,得以将所有课程压缩到更短的时间完成。不过,我并未将这件事看成非凡成就。我认为其他像我那样研究过时间管理的人士,也能取得相似结果。悲哀的真相是,大多数人在管理时间方面无比糟糕,以至于最低限度的效率表现却被大众视为正常状态。因此相比之下,任何能将自己每天80%的时间,持续投入到明智高效活动上的人士,看起来就像超级成就者。尤其是普通的大学生们,很可能只发挥了自身能力的20-30%,我所指的是他们学业和社交上的总体表现。大多数人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在管理时间上的表现有多可怜,直到某个超级成就者闯进他们的生活,使其相比之下看起来无比糟糕。

时间管理系统

人们很容易认为优秀的时间管理,是拥有出色时间管理系统的结果。但我发现这并非事实真相。我认为面对时间管理的总体思维心态,远比使用任何系统更加重要。而面对时间管理的思维心态,就是你珍视自己的时间。它真的属于自尊问题。若你将自己的生命看作充满价值和意义,就会珍视个人时间。若你发现自己在浪费大量时间,很可能便没有管理好个人时间足够强劲的理由。除非解决了潜在的自我尊重问题,没有什么系统能给你带来太多不同。若你的生命没有充满意义的人生目的,那你就没有足够有力的理由,去提升个人时间管理技能。你也许不时受到激励去行动,但你寻求提升的内在动力不会持久。

各种时间管理系统十分诱人。它们会用更高效率,更多自由时间,更快取得成果,以及更高自尊状态的承诺引诱你。其中某些好处也的确可能实现。不过,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你的管理系统成了分心事物,反而妨碍你取得真实收获。你发现自己把越来越多的时间投入到像组织管理,优化排序,以及学习最新效率软件之类的活动上。本来设计那些系统是为了管理各种任务,结果实际完成那些任务几乎变成事后想法甚至可能成为你讨厌的事情。与帮助提升效率不同,你的管理系统变成了个人低效状态的掩饰手段。对于那些还未识别出自己人生目的的人们而言,这会是个常见问题。时间管理系统提供了一种高效幻觉,但你把它剥掉只剩本质内容时,便会发现里面不过是一堆干草。毫无实质内容。当你去总结做完的所有任务,它们不过是一些忙碌琐事。在整个人生的宏大背景下,是否完成那些任务其实无关紧要。长远来看,反正没人会在乎它们。若你发现自己处于这种情形,便已丢失了时间管理的真正目的。

什么是时间管理?

让我们剥除所有复杂事物,暂时回归事情的基本要素。什么是时间管理?时间管理的本质就是以下步骤:

1. 决定去做什么

2. 去做

这些步骤一眼看去非常简单。甚至一个小孩都能做到。不过,当我们通过优化视角看待这些步骤时,它们就变得复杂了很多。为优化这些行动步骤,我们必须识别出完成每步行动的正确最佳方式。大家很容易看出某些决定行动组合能比其他组合产生更佳结果。因此我们的问题会变成:此刻能做的最佳行动是什么,以及完成它的最佳方式是什么?

解答这个问题,应当是任何时间管理系统背后的主要目的。没错,解答此问题还有些附带好处,比如变得井井有条,头脑清晰,减少压力。但归根结底,这些好处都对决定行动的整个过程有所贡献。你会去做什么,又将如何完成它?

当我最初研究时间管理时,发现大多数现存作品都专注于它的第2个步骤。很多作者都大量强调如何完成事情。对于会被分配任务的雇员们而言,这是一种挺好的时间管理模式。但它属于工业时代的管理模式,并不适合今天的知识工作者。在选择自己所做任务,甚至是个人职业方面,这些人有着多得多的自由。假如正确完成了时间管理的第1步,你在第2步上做得如何其实无关紧要。若你决定去做的是件错事,自己做得有多好便毫无差别。

决定去做什么

完成第1步要比第2步困难得多,这很可能也是我在关于第1步的资料方面,找到的优秀内容如此少的原因。试图明智解决时间管理第1步的最流行系统之一,是Franklin-Covery管理系统。与较低层级的项目和行动管理相比,这套系统更关注人生使命、角色和目标等高层级主题。然而,我并不认为Franklin-Covey管理系统的关注层级足够高。我看到这套系统产生的许多使命宣言,都是些索然无味的废话,尤其是由众多公司制定的宣言。

在人生角色、目标和使命之上的更高一级,是信念背景层级。请把它想成你当前对现实世界的理解认知,以及你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若你改变了自己的信念背景,其他所有事情也会随之改变。例如,若你改变了精神信仰,就能同时体验到个人感情关系和职业上的变化。

准确性至高无上

信念背景最重要的方面就是准确性。你的信念背景要么准确描述了现实模型,要么就没有。这种准确性涉及你最神圣的精神信仰,它也表明你的信念甚至可能改变自己的外部现实世界。若你的行动是由不准确的信念所引导,那这些行动很可能将毫无意义。一个人的高层级信念若不准确,其行为将无法产生任何富于意义的成果。此人还不如去挖个坑,自己再把它填上。

我是从项目和行动层级开始学习时间管理,但一直是以自上而下的视角着手此事。与把事情做对相比,我现在远为关注去做正确的事情。我会花大量时间反省自己的信念,寻找个人信念和现实体验之间的不一致之处,探索其他可能更为准确的潜在信念。致力于项目和行动层级,能使人产生微小的效率提升,而致力于信念背景和人生目的的更高层级,能给人带来重大突破。这个反省过程便引导我离开电脑游戏开发领域,开始致力于个人发展领域。当自己信念背景发生改变时,其他所有事情也发生了改变,包括我的人生使命、目标、工作项目和行动。

我相信自己在管理时间上能做的最重要事情,就是尽可能准确地努力理解现实世界。首先这意味着我不能忽视有用数据。我所体验的一切事物我认为自己知道的一切事情都必须以某种方式和我的时间管理做法融为一体。其中不能存在不和谐一致的地方。我的信念、想法和行动,都必须能与现实本身保持和谐一致。

解决不一致状态

人们在时间管理上会犯的一个重大错误,就是允许生活中存在不一致状态,而且从未清醒主动地解决它们。当涉及宗教信念时,这种现象很容易看到。人们宣称将某些信念视为神圣事物,自己在行动上却没能和那些信念保持一致。他们会在坚守信念上犹豫退缩或把自己看成弱者。为何会如此?因为他们的一部分自我感觉这些信念正确,另一部分自我却觉得它们并不正确。但与解决冲突不同,他们试图回避思考此事。解决这种不一致状态,很可能会给他们的生活造成严重动荡,而这些人害怕发生这种事情。所以他们会过着并不健康的循环式生活,既对自己隐瞒真相,又为无力达到个人信念要求的标准而感到沮丧。他们并不完全赞同那个信念标准,但又觉得必须继续遵从标准生活。

因解决内部不一致状态而造成生活动荡确实会发生,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必须恐惧此事。作为追求这条道路所带来的结果,我经历过一些重大的生活变化,而且每次都挺艰难。但我没法去接受的逻辑是,去依附一个自己明知不准确的信念系统。一旦有新的数据信息呈现出来(或有了对旧数据的全新理解),我就必须找到将它融入自己生活的方法。最起码,我必须在搜寻更好信念的同时,舍弃那些不和谐一致的信念。

尽管会有种种挑战,我对这种做法极为满意。一旦我对个人信念进行调整,让它符合我的现实体验,而非盲目接受其他人告诉我的结果,自己挣扎多年的问题便会消散不见。这个世界充满如此多的虚假信念(尤其是来自大众媒体的那些信念),所以当周围所有人都说我们错了时,信任自我和自身思维,就变成了一个严肃重大的挑战。

例如,我首先发现不准确的信念之一,就是我需要一份常规工作。一部分的我感觉自己应该找份常规工作 — 它看起来就像是大学毕业后该做的正确事情 — 但另一部分的我并不喜欢必须每天上班,还有个老板告诉我该干什么的想法点子。我会看着一份职位申请表,空洞茫然地呆望着它。我还无法忍受制作个人简历的想法点子。我从直觉上感到那种想法整体都是错的。有这种感受的人肯定不只我一个,但大多数人会尽力不理睬它。他们每天去上班,却不真正喜欢自己的工作。若能负担得起个人开销,他们更愿不去上班。与像其他所有人那样,无奈接受这种不一致状态不同,我选择彻底解决它。这种选择引导我找出一条道路,使自己无需上班工作也能过上美好生活。短期来看它并非一条轻松容易的道路,但长远而言它要轻松容易得多。尤其当注意到那些接受找份常规工作生活方式的人们,最终实现的人生结果,我更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在那些人里,很少有人看起来幸福快乐,并对自己的人生感到充实满足。工作时他们假装一切都没问题,但私下他们感到痛苦和受困。而且这种状态每年都变得更加艰难。从个人角度讲,考虑到大多数常规工作对人类精神状态的影响,我并不认为它们十分健康。我肯定世上有例外情形,但那些情形并非常态。

尽管很多人都告诉过我去“找份常规工作”(这句话后经常还会跟上各种各样的咒骂言词),我却从未在大学毕业后找份常规工作,而且从那以来,自己都对没有常规工作的状态感到幸福快乐。我只是接受了自己不想要雇佣生活的事实,我还注意到那些有着常规工作的人们看起来也不怎么想要自己的工作,所以我直接忽视他们的建议,相反去听从个人直觉。通过揭开自身信念里的这种不一致状态,并着手解决它,我得以实现了更好的人生结果 — 包括丰厚的收入,绝妙的职业机会,毫无雇佣状态限制的有趣社交生活。最棒的是,我对自己的人生感到难以置信地幸福快乐。

若对时间管理进行终极简化,那么时间管理就是追求对现实理解的准确性。为高效利用个人时间,你必须尽自己所能,努力创造出对现实世界的最准确理解。这意味着对展现在你面前的所有数据信息,给出充分恰当的考虑:包括感官体验,事实,逻辑,直觉,情感等。我们的终极目标,就是让所有这些因素达成和谐一致。这样你的感知、感受、思想、言语和行动都能保持和谐一致。

清除错误信念

我在这个领域已取得巨大进展,但自己肯定还未抵达和谐一致状态的顶峰。我还有很多没能解决的不一致问题。无论何时在某个领域体验到不确定感,我都会寻找方法进行个人试验。例如,“赚取百万美元试验”就是为了测试意念变现的力量。意念在实现各种生活结果上扮演着什么角色?我并不知道此问题的答案,但自己无法忽视意念变现模式的潜力。因为它可能有着非常显著的作用效果,我也已经看到一些令人信服的变现结果。不过对于意念变现模式的整体作用方式,我还没有足够深入的理解。这些生活试验的真正好处在于,我能利用它们提供的数据信息,升级脑中对现实世界的理解模型。更好的理解模型能让我做出更准确的决定,从而使自己在利用时间上也更加高效。

只是写下一个目标并致力于实现它,这样做还不够。甚至创作一个使命宣言并让自己的生活与它保持和谐一致,这样也还不够。你如何知道自己的使命和目标在一开始是否明智?你是否设定过某个目标,日后才意识到那个目标非常愚蠢或毫无意义?未来的历史学家们是否会用“被误导”这个标签来总结你的整个人生?你如何知道自己不会在十年后回顾现在设定的目标时,所得结论却是你原来一直走在错误的道路上?将如此多的努力付出,放在实现最终无关紧要的各种目标上,岂不是浪费你的时间和生命?

准确性就是那个能让你知晓是否选择了合适目标的标准。若你设定的目标是基于自己能获得的最准确现实模型,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你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最大努力,没法再期待会有更好结果。但拥有准确性远非容易。这也是为何我的许多目标,都直接瞄准于提升个人信念的准确性。我认为若不能足够好地理解现实世界,从而相信自己的目标会富有意义,那么我的首要优先考虑,就应该是提高当前脑中现实世界模型的准确性。我的行动受限于自身现实模型的准确程度,但当自己发现不一致状态时,我便会完善那个模型本身。有时我发现自己的现实模型漏洞百出,以至于必须完全将它舍弃,从头重建一个新的现实模型。对你现实模型的终极检测手段,就是现实世界本身。

虽然你也许不想把整个人生都投入到对准确性的追求上,我认为通过把准确性移到你时间管理哲学的顶部位置,而非总是追求效率、有效性,或其他某个标准,你将在时间管理上收获实质进展。无论你何时必须在使用个人时间的方式上做出艰难决定,都请退后一步,重新审视你当前对现实世界的理解。你所知道的什么才是真相?那些真相为你指出了正确行动方向吗?一旦你知道了正确行动方向,之后便可高效和有效地完成该做的事情,而那就是现代的时间管理系统能派上用场的地方。

提高准确性,消除不准确信念

尽管我们很难知道你的信念何时是准确的,但发现不准确的信念并不太难,所以请从专注消除不准确的信念开始做起。不准确信念的症状表现包括长期性拖延,复杂情绪,撒谎,自我折磨,设定无用目标,恐惧失败,恐惧被人拒绝,胆怯,抑郁,愤怒,沮丧,怨恨,还有穿着过度宽松,裆部都快掉到膝盖的裤子(那种穿法看起来根本不酷;你看起来只是像个傻瓜)。

从自己信念中识别出不一致状态,通常并不太难。你很可能有挺多这种问题,但自己也许被他人教导感觉不一致挺正常。我想说这个问题挺常见,但它绝非正常。我认为感到身心和谐一致要更正常和自然。拥有复杂感受总体而言是种令人不悦的状态。当你体验到这种感受时,请花些时间在日记里私下描述自己不同侧面的感受,尽可能深入地探索它们。大多数人的探索深度几乎都不够。最终你会揭开自己一直以来都不愿面对的新事实真相。例如,就像我以前解释过的,自己必须面对的现实,就是不想花费整个人生为他人工作,但我仍然不得不赚钱满足自己的各种实际需求。我承认这两个方面都很真实(自己的内部感受和外部现实),但它们并未和谐一致。这种领悟使我想出了一个和谐一致的解决方案,从而能同时尊重那两个方面,又不会强迫我回到不和谐一致的状态。我选择找出一条生活道路,使我在无需一份常规工作的情况下过上美好生活。短期而言这样做挺难,但长远来看这种生活要轻松容易得多。不准确的信念对你毫无用处,所以请随时将它们抛弃。

若你搞定了时间管理的最高层级问题(准确性),其他部分便能自行解决。我的人生目的、使命、角色、目标、工作项目和行动,全都源于自己当前对现实世界的理解。基于我对现实世界的理解,我的人生目的得以清晰明确。基于我的人生目的,自身使命也变得清晰起来。等等以此类推。顶部的清晰状态能创造出底部的清晰状态。人们在较低层级上要做的选择还有很多,但那些选择就像挑选你想购买哪辆新车。你已做完了重大决定,其余的细节问题便没那么重要。各种细节问题会控制你生活的滋味和质地,但不会改变你的人生本质。

当涉及时间管理时,你关于现实世界的信念的准确性,基本上会决定你的人生结果。你使用什么特定的管理系统,其实无关紧要。当你努力获得更佳的准确性与和谐一致状态时,请对自己保持耐心。这种对更佳准确性的追求将永远持续下去。我不确定人类能否抵达准确性的顶峰 — 那种结果需要我们变成神明。我们始终会有需要消除的不准确信念,需要进行的生活试验,需要融合的更多数据信息。最重要的是别安于现状。不要在你可以实现和谐一致的状态时,安于接受自己生活里的冲突状态。有时我们要用一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用和谐一致状态替换冲突状态,比如离婚或改换职业的情形,但那些时间反正都将逝去,所以我们不妨好好利用这些时间。

查看原文:

Time Manage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