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常规工作的25年

从我结束为他人做的最后一份常规工作到现在,已经过去25年。对于没有常规工作的生活道路是什么样子,我想自己可以分享些反思见解。

选择上的自由

没有常规工作的最基本好处,正是你所期望的。那就是有了选择如何花费个人时间,以及想要创造何种生活的更多自由。这的确是种强大有力的好处,但我们需要花上多年,才能完全实现享受它。

当你没被栓系在一份常规工作上时,显然就要为自己的事情负完全责任,而且需要自行做出各种重大决定。这种水平的自由度能让人不时感到难以招架,觉得自己在头六个月便会创造出一种精彩老练的生活,完全不切实际。你仍将受限于个人能力,无法从思维和实体层面创造出自己渴望的现实世界。

在这条生活道路上,你的短处缺点会导致个人生活方式上的局限,所以它几乎注定是条非常值得追求的成长之路。

这也是条自我信任之路。我唯一有过常规工作的那次经历,就是由于没能真正信任自己,才成为了一名雇员。我那时感觉在一段时间内,需要遵从他人命令带来的稳定生活效果。几个月过后,我意识到自己可以,而且应当信任自己能引领个人生活,而非聘用一位老板来管理自己的部分生活。我肯定会犯些错误,但将从那些错误中学习和成长。之后发生的事情也确实如此。

实现个人目标

我喜欢自己能实现丰富多样的个人目标,假如自己始终有份常规工作,便很难做成此事。我创作并发行过多款电脑游戏。我写过一本书并看到它以很多语言出版。我作为一家非营利协会的主席提供过服务。我建立过两份成功生意。我旅行游览过自己一直想去的许多地方,比如巴黎、伦敦、柏林、罗马、阿姆斯特丹,等等更多城市。我建立过两个成功的论坛社群。我受过武术训练,跑完过一次马拉松。我自行设计并讲授过16个三日工作坊。我结交过一些不同寻常和非常有趣的朋友。

我本来也可以在过去25年都干着常规工作,但那样很可能就无法实现如此丰富多样的个人目标。我将打造一份职业,而非收获一种生活。与收藏了如此多美妙记忆不同,在回顾个人过往时,我将看到平凡得多的时间历程。我肯定自己仍能取得许多成就,但那些成就会显得缺少多样性,而且更有被迫感。

与必须致力于实现某个雇佣目标不同,我热爱将全部时间投入到自己的目标上。我不必把个人目标挤进工作后的时间里去完成。我甚至不必把它们挤进我的工作时间。如果一个目标对我来说足够重要,我可以将手头工作放在一边,全力以赴地去追求那个目标。

我今年的大目标就是创建并发布“清醒成长俱乐部”,我现在一直忙于这个长期项目已有数月。它肯定是个挑战,但我很喜爱和其他对成长充满热情的人们共同创造这个项目。倘若还有份常规工作在吸取个人时间和精力,我将无法看出自己如何能应对像这样的重大项目。

个人工作会与自身技能保持步伐一致也很美妙,因为我可以自行决定要设置哪些目标。我不必因为工作太容易而感到无聊乏味,或因为工作太难而感到压力重重。我可以通过明智选择目标,让自己处于个人动力的甜美地带。这让我能获得爆发式的高昂动力,使自己一天兴奋工作12小时以上都充满乐趣,之后我还可以延长自己休息,玩耍和社交的时间。

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替代你握紧方向舵,成为自己人生之船船长的那种感觉。

表达自我

这条生活道路的关键好处之一,就是与始终有份常规工作相比,我能更和谐一致地表达个人价值观。我越深入地追求这条道路,越能理解我的生活完全属于我的责任,自己不必像其他人那样活着。我能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事,因为没有某家公司要来命令我如何管理个人时间,或处理个人事务。我并非他人机器里的一个零件。

此种生活当然要负起更多责任。我无法在犯错时,转身责怪自己的老板或公司。我有了更多自由去尝试,去冒险,以及去失败,所以自己对生活结果要负的责任更加明显。我不能直接抱怨过分的官僚行为或公司政治,以使自己摆脱责任。我永远都要对自己生活的最终结果负责。

许多干着常规工作的人们,都不得不处理他们和雇主的价值观冲突。例如,你可能在乎帮助顾客解决他们的问题,但你的雇主也许只想让你完成更多销售。或者你可能珍视良好健康习惯的价值,而你的公司却推销着垃圾食品和碳酸饮料的饮食文化。而且雇主们常有模糊不清,不断变化的混乱价值观,所以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是否在和那些价值观保持一致。

价值观冲突属于生活的一部分,但没有常规工作时,我便从日常生活中清除了许多这样的问题,因此能更和谐一致地表达自身价值观。我可以在不对个人想法进行审查的情况下,写作自己渴望探讨的任何话题。当我在工作过程中吃午餐时,吃得都是纯素食物。因为不想让读者被杂乱元素分心打扰,我没有在自己网站上放置第三方广告。我可以想休假多长时间就休多长时间,没有老板会对我发出抱怨。

若你拥有很好的自我激励能力,这种生活方式便挺有效。若你需要某人拍着自己后背赞赏你取得的每个成就,比如从老板那里获得一次积极评价,你也许就会想念人们正式认可自己成功的感觉。在没有常规工作的情况下,为保持生活正轨,你的工作动力必须更加发自内在。你需要满足于实现个人目标并表达个人价值观所获得的自然奖赏,因为有时候,你便是在乎或注意到这种奖赏的唯一之人。

财务自由

我用了数年时间,和一次破产经历,才实现了自己想要的富有生活水平。许多创业者在事业初期都深陷挣扎,因为他们要学的东西不少,可能犯下的错误又如此之多。但若你聪明,灵活,又愿意从那些经验更丰富的人身上学习,最终就能在无需一份常规工作的情况下,享受财务上的富有状态。这种状态意味着在创造你所渴望的生活方式上,金钱已不再是个严重的限制因素。

当金钱无比丰富时,显然时间就成了最稀缺的资源。因此,拥有更多财务自由,其实能激励你提升时间管理并克服拖延问题。你将很快意识到金钱本身并无力量。大叠钞票只是堆放在那里,默认状态下不会做成任何事情。若你想要明智花钱,还得用些时间才能学会。

正如许多创建出被动收入流的朋友们已经发现的,实现财务富足并不会自动创造出精彩生活。事实远非如此!你仍然必须投入时间、精力和智性,才能想清要用自己的时间做些什么。即使你只想四处旅行,也得付出努力,想清接下来要前往哪里。弄清每天应该干些什么需要花费努力。而且若不谨慎,放任自己在个人成长上偷懒懈怠,你还可能跌落到抑郁沮丧的境地。

拥有更多金钱并不会消除你的各种问题。它只会给你一个不同级别的问题去应对。富有之后面对的挑战,并不比富有之前面对的挑战更轻松容易。但在某种程度上,人们更容易在富有后落入萎靡境地,因为此时你没有太多财务压力,去迫使自己采取行动。即使在缺少财务压力的情况下,你也必须学会如何激励自己积极行动。对某些人而言,这的确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我知道 — 拥有这种问题令人嫉妒,不过在实际生活中,当金钱不再是限制因素后,想清如何使用自己的时间,就是个真正的挑战。

我从生活中学到,金钱对自己而言是个无比糟糕的激励因素。即使在破产时,我对那些为赚更多钱而采取的行动步骤,也没法感到兴奋不已。无论何时尝试去赚更多钱,我都会遭遇失败、抵制,和挫折。我实现富有的道路,就是不管自己能有多少钱,都专注于创造一种充满人生目的和令人身心满足的生活。那种思维心态就是我的富有之路。

回顾过去,这种思维心态确实合乎情理,因为金钱属于一种社交工具 — 它其实是社交债务的一种形式 — 试图让人们变得在你那里负债并不怎么激励人心。专注于社交层面而非工具层面会带来很大不同,因为那时你将思考去做些对自己人类同伴富于意义的事情。社交层面的追求会让你采取行动,而那些行动又会导向社交交换,金钱因此也能最终流向你。金钱是通过其他人流向你。若你过多专注于金钱层面,人际层面的因素也许就会阻碍你收获金钱。

我认为很多人在永久化自己的财务问题,这样我们就能避免应对处理那些更加宏大和神圣的挑战,比如在自己死亡之钟不断倒数的同时,如何投资我们的宝贵日子。和面对“我该在人生下个十年做些什么?”这样的问题相比,应对处理财务贫穷之类的挑战可能会痛苦更少。有时与操心你的感情关系,人生目的,或自己的整个存在相比,去操心要付的各种账单会更轻松容易。

找到最佳生活节奏

为能感到脚踏实地,并有合理的高效表现,我需要某种生活架构。在某些方面,没有常规工作的生活会更容易,但在另一些方面,它会显得更难。我并未承袭常规工作的固有结构,但能定义出属于自己的工作节奏,使其有可能更好匹配我的个性和目标。我还可以将工作和私人生活更好地融合在一起。我的私人世界和生意世界可以变成同一个世界。

我今天就是从平时的早晨常规开始启动。自己清晨5点起床,出门跑步时听些音频;做些拉伸运动;坐在公园里反省沉思生活,整个宇宙,以及一切事物;早餐吃的是燕麦粥和新鲜蓝莓;接着开始当天的工作。我喜爱从有氧运动开启一天生活,因为它能立刻提振情绪,强化我的自律意识,并平衡体内激素和神经递质,这样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天,我便能感到思维敏锐。

当有份常规工作时,我对优化自己每天的早晨常规并不怎么在意。我的高效表现与工作结果之间存在断连问题。作为一名雇员,我有时还为自己每天完成了很少实际工作感到骄傲。我不喜欢自己的老板,尤其是因为他的坏脾气和使用恐惧策略管理雇员。所以没有高效表现,或许就是我惩罚他这种糟糕为人的方式。

当自己没有常规工作时,缺乏高效表现就不合理,因为那样我明显在浪费自己的宝贵生命。因此我对保持思维敏锐,并从每日生活中榨出大量有益收获充满动力。若我不能保持个人高标准,就会遭受苦果,而且除了自己,我还没人可以责备。

如果我偷懒懈怠,无论何时想要振作,我都可以重新振作起来。我不必等到下班后,或周末过后再采取行动。无论何时体验到珍贵的意识觉悟提升状态,我都可以去设定新目标,或转换到不同的生活节奏。假如想尝试一种新习惯,一旦做好准备,我就能开始行动。我不必围绕自己雇主的日程安排展开工作。

若我感到毫无动力或精疲力尽,也能从第二天就开始休假(或在某些情形下,当天便开始休假)。只要我想,自己能一直休假。我已不止一次地连续休息超过30天。完整休息一个月能让人获得彻底恢复,自己回归工作后通常会充满干劲地开始行动。

我是在受到激励启发时去写作,而非按照某个雇主命令的日程安排去写作。我不会模糊不清地对自己说:“我今天必须在博客里写些东西。”吸引我开始敲击键盘的,就是自己被某个想法点子所打动。我曾经最长一连七周没有写博客,那种状态也毫无问题。为遵守日程安排而在写作上粗制滥造并不适合我(也不适合我的读者)。我更愿只在受到激励启发,有要沟通的实质内容时才去写作。

如今已不再是工业时代。对创意工作者而言,朝九晚五的日程安排并不适合他们把握最好的创作机会。我感到很幸运,没有任何人强加给自己这样的日程安排。探索找到自己最好的生活节奏,让我在过去多年间,能为一亿读者创作出两百万字的内容。

我的最佳工作节奏很可能会受到一位雇主的惩罚。我喜欢在深受激励时一连工作12个多小时,有时还能一连这样工作数周。之后我需要时间消失几周,去旅行,探索,切换到不同的生活模式 — 有时提前通知这种变化的时间还不到24小时。在那段休整时间里,我的潜意识继续在幕后工作,琢磨着各种问题,频繁为我提供新鲜想法点子,帮我想出新的个人目标。最终我无法再按捺自身的创意能量,渴望回顾工作模式,再来一轮这样的生活循环。自己在最佳状态下,属于爆发工作者,而非按部就班者。但雇主们会尊重这样的工作模式吗?若你发现一位这样的雇主,也许那就是份你确实应当考虑的常规工作。

社交自由

假如有份常规工作,我很可能每天要和同样的人们社交,从而导向停滞的社交生活。我喜欢拥有能选择自己每天交往对象的自由,而非遵从由雇主安排的社交命令。若有人与我不和,我就不必去应对处理他们。我可以让生活中充满自己真正喜欢的朋友,大家是通过自主选择相互交往,而非受迫于外界环境。

在你每天交往的人群里,有多少是自己真正喜欢的?我拥有的大多数社交关系,都是与自己真诚喜欢的人们所建立。如果不喜欢他们,我就不会和对方交往。

自我雇佣可能导向大量独处时间,尤其当你拥有一份互联网生意时。若你参加一个互联网营销会议,很可能会发现整个房间80-90%的人都是内向者。演讲者们也同样如此。基于对方兴奋沸腾的网络视频,你以为那些创作者肯定是外向者,其实在和他们亲自见面后,你将发现对方十分安静和害羞。他们可以在制作视频时看起来非常外向,但面对面的交往属于非常不同的情形。

许多内向者对这种生活毫不介意,他们更喜欢活在茧壳里,从数字设备背后进行自己的大部分社交互动。倘若这是你的社交风格,也许会非常喜欢没有常规工作的生活。如今你几乎能用这种方式过完自己的整个人生。或者你也许更喜欢有份最小化人际交往的常规工作。

但我不想走上那条生活路线,因为自己觉得这种生活没那么追求成长。所以在开始写博客的同一年,我还加入了Toastmasters国际演讲俱乐部,以拓展个人公开演讲技能。我这样做部分是为了在个人生活和生意事业间,创造出更好的社交平衡状态。我很高兴自己那样做了,因为它给了我既能作为内向者,也能作为外向者去生活的自由,而不必被迫只选择一种生活。有时我喜欢离开电脑,通过演讲、工作坊、见面会和旅行的方式与人们面对面互动。另一些时候我则对社交感到有点难以招架,渴望几周独自工作的时间,或想单独与女友享受生活。

可以公平地说,管理自己的社交生活,就是我从开始写博客以来最大的挑战。达成合理的平衡状态,确实需要自己做些清醒主动的思考,而正确决定并非总能清晰明了。我经历了多轮社交扩张和收缩的过程,才嗅出一条生活道路,使自己在感到社交富足的同时,不会觉得不堪重负。创建“清醒成长俱乐部”就是这些扩张阶段之一。

我挺容易结交新朋友,所以很高兴不必将就去过在社交上受阻的生活。我喜欢拥有众多令人兴奋,追求成长的朋友。我也喜欢能有自由,去创造一种适合自己的社交生活。假如有份常规工作,会阻碍自己周全管理这部分生活的能力,难以想象我将在社交上感到多压抑。

我认为自己最享受这条社交道路的地方,就是能遇见其他追求成长的人们,他们喜欢在整个世界过度偏离的时候反其道而行。这些人为我的生活增添了巨大的丰富性。他们给我了希望,让我觉得若大家一起努力,也许某天能让其余的世界不再偏离得如此严重。我们难道偏离得还不够吗?

探索

探索个人成长是我的激情所在,假如自己被一份常规工作束缚,限制了能去做的事情,我便很难全然探索这种激情。

如果有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我还能完成多相睡眠饮水断食,或一连游玩迪士尼30天的生活试验吗?答案让人存疑。也许我可以在休假期间完成短期试验,但没法让这类探索成为自己平常生活方式的一部分。我并不想在休假时间里,让自己应对不睡觉,不吃食物,以及无休止循环的迪士尼音乐等问题。

(顺便提一下,我终于把大多数迪士尼音乐清出脑子,但目前又困在《爱乐之城》的上瘾式歌曲里。无论那些歌曲何时从脑中消退,女友Rachelle都会重新开始哼唱起来。)

我会因为写作关于开放感情关系主仆游戏之类的文章,而在干着常规工作时被炒鱿鱼吗?有可能。结果取决于我的雇主,但谁又想要戴着社交面具去取悦自己的老板呢?直接做我自己会更轻松容易。我不想每次上班时,都要假装成为其他某个人。

我认为很多人都躲藏在常规工作背后,将它作为不去探索自身真实欲望的方便借口。探索行为涉及冒险和直面恐惧。我们很容易便可安于一份常规工作,并对自己说因为没有时间、自由或金钱,我们才无法识别,辨清和追求那些更为有趣的目标。只是弄清一个人的自身欲望都能耗费大量努力,更别提腾出时间去实际探索它们。

当没有常规工作时,我也能一直忙于生意事业,但要假装自己无法掌控个人探索追求,会变得更难。如果我不去探索自己确实想要探索的事情,就必须面对并处理内在的抵制心理。我没法直接找个外部借口,便期望自己能轻易相信它。

因此与有份常规工作的生活相比,我完成的探索要多上许多。我不必在工作日程的间隙,去安排自己的探索活动。我还能将它们融入个人工作之中,工作、生活和玩耍之间无需存在明显分隔。

地点自由

一份常规工作能把你束缚在单一地点,但没有这种工作时,你可以在自己想要的任何时间,前往自己想去的任何地方。如果喜欢,你甚至可以生活在旅途中。

我曾幻想过完全做名流浪者,但我喜欢有个能回归其中的稳定家园,自己有时还会在一连旅行太长时间后感到精疲力尽。我在家中办公室会更加高效,有时生活试验在家里去做时也轻松容易得多。对我来说最管用的做法,就是让自己在家中和在路上的时间摆动切换。我已经挺擅长在感觉是时候离开办公桌时,出门开始自发旅行。

我挺喜欢的是,旅行并非只是个梦想,而是我在想要的任何时候都能去做的某件事情。前往其他城市和国家极大丰富了我的生活,我也看得出旅行会在未来几十年成为自己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个人技能的宽度和深度

作为一名雇员,我也许用有限技能便可应付工作,但在没有常规工作的情况下,要想生存和实现繁荣,我就必须拓展出丰富多样的个人技能。

正如我在《里宽,里深》那篇文章里所分享的,拥有宽广的技能储备,并不意味着技能上的浅薄状态。你其实能从彼此强化的互补技能中,收获更好的技能深度。

在没有常规工作的生活道路上,我已拓展出编程、写作、经商、公开演讲、谈判、培训、活动管理、销售、市场营销、创建收入流、打造社群、网站开发、产品开发、人际交往,等等更多技能。与自己本科毕业后学到的所有东西相比,我的计算机科学和数学学位看起来就像婴儿学步阶段。只是为跟上世界变化的快速节奏,我经常感觉自己每过一两年就得继续学到相当于一个新本科学位的知识内容,尤其是在经营网上生意时。我总觉得自己似乎在某个重要领域已经落后,而这种感觉迫使我要迅速吸收和应用各种新的想法点子。

拥有决定自己教育路径的自由对我而言非常重要。每周我都在吞吃大量信息,自己学得越多,也就越多暴露在个人理解力的裸露边缘。

最近我一直很享受参加他人提供的培训项目。自己目前加入了两个付费社群,很可能还会加入更多。这种学习方式的财务花销更贵,但从时间角度考虑反而更便宜,因为与只是阅读书籍相比,我能从专家和教练那里更快学习。我热爱阅读,一般每周能看完两本书,但大多数时候,那并非我能取得实质进展的做法。

我想假如自己是名雇员,将很容易落入感到太过舒适的生活陷阱,安于现有技能,不会每月都推动自己拓展并深化个人技能。我觉得自己会花过多时间,用相同方式反复做着现有工作,而非质疑自己的工作方式,并为迎接将来的世界,继续寻求打造相关技能。

拥有如此多经济实用的技能,让我很难失败,因为自己总能根据需要,转换使用不同技能。我可以写文章或出书。我可以去做公开演讲。我可以进行互联网营销。我知道如何创建网站,提升流量,打造网上社群。我能编写软件,插件,或视频游戏。我能完成基本的音频和视频编辑。我能提供咨询或培训服务。等等等等。我不必担心事业领域发生转变后个人技能会过时淘汰。事实上,我热爱变化的发生,因为自己甚至能在大多数人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前,便捕捉到全新机会… 比如我在WordPress博客软件诞生的同一年,就在2004年进入了博客写作领域。

拓展出丰富多样的技能也让我变成了一个更快的学习者,所以我能迅速在新技能上获得竞争力,并开始高效使用它们。我学习的技能越多,似乎就能越快学会各种新技能。

这种要不断学习的持续压力会让某些人感到精疲力尽。我见过一些朋友因为担心落于人后,而在生活中反复经历不堪重负的时期。我有时也会屈服于那种感受,但总体而言,我热爱推动自己不断学习、学习和学习的刺激感。我喜欢回顾过去的一个月或一个季度,盘点自己学到的东西。本月我便学到关于创建会员网站的大量知识,因为自己一直在高强度地学习这方面的内容,尤其是在Chris Lema与The Membership Guys等网上资源的帮助下。

感恩

当回顾25年没有常规工作的岁月时,我体会到的主要情感就是感恩、感激和解脱。这并非一条平顺道路,自己在路上也遇过一些坎坷,但我真的很高兴自己决定了追求没有常规工作的生活方式。那个决定迫使我用如此多的方式实现成长,假如选择了雇员路线,我怀疑自己是否还能有这些精彩体验。

当思考我在这条道路上未来25年的旅程时,自己感到快乐、兴奋和乐观。就算只是保持当前的生活方式,我想自己也会在这条道路上感到十分满足。但我肯定未来还将有许多变化,即便它们会不时把我抛离平衡状态,我也对最终驾驭它们充满期待。

查看原文:

25 Years Without a Job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