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该如何对待你的人生

决定该如何对待你的人生远非容易。大多数人从未做过这种决定。但由于我们终归要做点什么,如果不清醒做出决定,自己仍会得到某个决定,但那将是一个无意识的决定。

若你不主动决定该如何生活,那么其他人或其他事情将为你做出这种决定。你的生活很可能会成为各种无意识影响的结合产物,那些影响因素包括你的遗传倾向,养育经历,社会教化,周围环境,生活里的其他人士,或许还有纯粹的巧合因素。

对宠物而言,这也许是种活着的好方式,但对人而言绝非如此。我们人类肯定能做得更好。

从历史角度来讲,与清醒自主地决定你该如何生活以及为何要这样生活相比,允许外部影响去决定个人命运绝对会造成可悲结果。若你任凭命运处理人生细节,也许能有幸运结果,但最终更可能花着自己的宝贵时间,服务于其他人的目的计划。而且你很可能并不赞同那些计划。

随着意识觉悟的成长,以及变得越来越清醒自主,在生命某个时刻,你终将直面这个问题:“我到底要如何对待自己的人生?”

你的回答显然意义重大。它不只与你的生活相关,甚至会涉及你在人生中可能影响到的其他所有人。你可以选择去过一种无关紧要的生活,但你也能在这个星球的未来发展方向上扮演极其重要的角色。最终结果完全取决于你的清醒选择。把这种选择弃让给他人,无论怎样都不会使你摆脱应有的责任。

一旦你的意识觉悟达到某种水平,自己清醒地回答这个问题,明显要比让他人代你回答更好。

不过,随着你开始处理这个问题,很可能会发现它是如此令人怯步的一项任务,自己很快便经受不足诱惑,想要回到非清醒自主的生活状态。请别这样做。虽然回答此问题,的确是你作为一个人要面对的重大挑战之一,但它是你能够解决的问题 — 而且完全值得你付出努力。

对于该如何应对这种问题,以便你能更容易地做出明智回答,请让我来分享些想法点子。

尽可能准确地理解现实世界

决定该如何活着的一个关键要素,就是针对你身处的这个宇宙世界,拓展出对其实际运作方式的真正理解。在自己想出基本策略前,你需要先知道游戏规则。因此对人生目的的搜寻,要从对现实真相的搜寻开始。

理想情况下,一旦你拓展出对这个世界运转方式的真正理解,足以让自己从理智上,情感上和直觉上感到合乎情理,你便能开始弄清自己要在这个世界上扮演什么角色。

若你脑中还没有一个足够准确的现实世界模型,就无法明智地决定该如何活着。你仍能去做这种决定,但它很可能是个糟糕决定。请想象自己在玩着跳棋游戏,并决定了游戏策略,结果却发现自己玩的其实是象棋,那时将会怎样?你原先制定的策略根本不会管用。要决定该如何对待你的生活同样如此。若你脑中的现实世界模型极不准确,那么你的所有决定都将漏洞百出,自己很可能会频繁崩溃。在实际生活中,这意味着你将很难在个人目标上取得进展。软弱无力的生活结果对你来说会变成常态。

我之前写过自己认知现实世界的做法,未来几年肯定还会写作更多这方面的文章。通过在过去15年试验不同的信念系统,我在个人生活结果上已看到彻底变化。去年是我到目前为止收获最佳的一年,我将此结果归功于自己拓展得出的现实世界模型。它看起来和这个现实世界实际运转的方式协调一致。我脑中的现实世界模型肯定不会完美,但它足够准确,已让我开始越来越容易地实现各种目标。我正按照游戏规则行动,而非抗争和抵制它们。

正如先前博客文章里所提到的,在追求个人成长的过程中,我们需要拓展的三个关键品质是自我信任,意识认知和无畏状态。这三个要素合在一起就是我对智性的定义。

虽然理解现实世界有许多方式,我采用的做法基本像是智瑜伽(Jnana Yoga)。这意味着我是通过自身思维努力理解现实世界。我尝试用个人智力想清现实。这种做法最终落实为进行大量个人试验,并留意观察试验结果。但世上还有其他理解现实世界的有效途径。若你是更专注于心灵层面的人士,那么对你来说,直觉可能就是比思维更强大的指引向导。

若你在选择人生目的时遭遇困难,问题根源也许远在上游位置。请更深地潜入你对现实世界的理解。质问自己的内在信念,尤其是那些你被教导永远不要质疑的信念。假如你的信念错了该怎么办?我当前对现实世界持有的信念,与自己被抚养长大时灌输的信念很少有相似之处。通过和真实世界的互动了解,我发现自己最初获得的信念并不准确。这个发现导致我对事实真相展开了十多年的搜寻,如今这种搜寻仍在继续,但自己感觉已经容易了许多。

当你对现实世界的理解足够准确,自己的人生目的几乎会跃然而出。归根结底,当你理解了现实世界,也就理解了自己。你在这个世上的角色之后也会变得更加清晰。

例如,基于我对现实世界的理解,我该如何对待自己的人生便清晰明了。我生活于此就是为了成长并帮助他人成长。

你的人生目的短期来看合乎情理吗?

此时此刻,你是否幸福快乐?我所指的并非只是自足状态。一个盆栽植物就挺自足。我的意思是… 你对自己的人生是否充满激情?与干着实际工作相比,你是否对外出度假感到更兴奋不已?你热爱自己的存在状态吗?你是否在这个特定时刻,对活在地球上感到十分高兴?

我10天前就在度假,老实说,自己回归工作后,和最开始动身旅行前一样兴奋不已。我的工作令自己感到无比愉悦,以至于我很荣幸此刻能坐在办公桌前,将个人想法变成具体文字,让它们在当日结束前就能被全世界成千上万人看到。这种生活在你听来像是受苦遭罪吗?

若你是那类到处说自己并不看重激情的人士,便已牺牲了太多美妙体验。如果你是活在人生目的之中,强烈的内部兴奋感就将成为你的常态。请别害怕 — 这种激情不会突然把你转变成一个情绪化怪物,让你像个嗑药的小精灵那样到处乱撞。激情是种情感燃料。它将推动你在生活中释放全部能力。倘若没有激情,你将频繁停止努力,因为缺乏意志力而一次又一次让机会擦身而过。单纯依靠智力只能让你前行这么远。在决定实现目标和真正实现它之间,存在实质差别。你的智力可以搞定前者,但在实现后者上表现可悲。真正实现一些目标,而非只是反复设定目标,难道不好吗?纸面上的目标看起来挺好,但你难道不想拥有实际结果吗?激情将帮你抵达终点,有时还会以令人头晕目眩的高速步调实现那些目标。

为实现个人最佳表现,你必须学会驾驭激情燃料。若你是个机器人,便无需激情。请利用自身的强大智力,看出你无论是否想要,都会产生各种情感,并且承认过于理性的生活方式对人类而言并非最优状态。随着你的情商不断拓展,将学会在不冲撞个人智性的情况下,充分利用自身激情燃料。你想要变得富于激情和聪明智慧,而非变得充满激情却困惑不已。激情 + 智性会是种强大组合。

若你做出的对待自己生活的决定,并未充分利用每天的激情燃料,那么你做的就是错误决定。请回头再试一次。

当你体验到激情时,它意味着至少在当下时刻,你做出的如何生活的决定合乎情理。它与你的现实生活和谐一致。你的身体将开始燃烧激情燃料,因为它相信你在朝着正确方向前进。在你的身体看来,点燃那份激情并让它持续燃烧,完全值得去做,而非保留能量,让你变成一个躺在沙发上的电视迷。但若你的决定看起来太愚蠢,你的身体也将犹豫退缩。它不会耗尽自身能量 — 反而会说:“没门,这样做并不值得。”

若你发现自己生活的某些部分缺乏激情,请看出这种状态背后传达的信息。倾听自己收到的“没门,这样做并不值得。”的信号。那部分生活也许是一份无望工作,一段无望的感情关系,或一个无望的锻炼项目。不管它是什么,若你的身体并未在激情燃料的助力下进入高昂状态,那就说明你做了错误选择。是时候去做不同决定了。

激情是个力量倍增器。拥有激情会比没有激情的状态强大得多。一个拥有清晰目的感,充满激情的个体所能实现的成就,确实能让人惊叹不已。若你从人类历史中(总共几十亿人口)减去头100位充满激情的人士,我们便很可能依然活在洞穴里。我也许还在用石制工具,凿出一篇探讨如何整理你收集的石块的文章。

你的人生目的长期来看合乎情理吗?

许多决定当下看起来挺明智,但若你想象它们在未来10年,20年,或50年后的发展结果,其中的劣势就变得显而易见。当选择一个人生目的时,它不仅应该为你提供当下时刻的激情燃料 — 还应该在不同时间跨度下,看起来甚至有更好结果。

例如,让我们考虑一下你的工作。长远来看它将把你带向何方?请思考从现在到你的人生终点,这份工作会把你带往哪里。请想象你已到达活在地球上的最后一天,正回首审视自己的职业生涯。你将对它有何感受?

若你做出了对待自己人生的正确决定,在没有后见之明的情况下,就应该感觉整体而言,它便是你有可能做出的最佳选择。你将看到自己一路犯下的某些错误,但你也能看出,考虑到自己当时的认知水平,那些错误在很大程度上难以避免。当回首人生,你的主导想法会是:“我尽了最大努力,自己也许没有过上完美人生,但做了能做到的最大努力。因为这个原因,我没有重大的后悔遗憾。如果我的生命必须现在终止,那就让它终止吧。”

另一方面,若这种想象场景让你大受惊吓,你就有些工作要做。它意味着你当前的发展方向并不合理。它经受不了时间考验,在未来某个时刻,你不得不面对现实。与等待相比,现在就开始改变是更佳选择,因为你推迟得越久,最终结果将越悲惨。

昨天我看了一部名为《屋内聪明人》(The Smartest Guys in the Room)的纪录片,此片讲述了安然公司的丑闻。安然是美国第7大公司,雇员超过上万。与专注于创造价值不同,公司领导把自己变富作为个人最高目标。安然公司年复一年地亏损,公司财报却一直显示盈利。其股票价格不断上升,但背后毫无支持上升的真实价值。显然这是终将注定坍塌的纸牌屋,结果只在24天内,公司便螺旋形地跌入破产境地。对安然公司首席执行官Ken Lay的审判也刚刚开始。

你的生活也像安然公司那样吗?当你把当前势头向未来投射数年,甚至几十年后,会看到什么结果?你在建造一座终将坍塌的纸牌屋吗?你在躲避真相吗?

当所做决定的后果要数年后才会显现时,我们在今天可能很难主动直面真相。但在未来某个时刻,你最终必须面对那个真相。事实上,真相此刻就和你在一起。当你用谎言阻塞自己的清醒意识时,便在降低个人意识觉悟。通过拒绝面对自认为无法面对的真相,你开始活在谎言之中,如同安然公司一样。之后与诚实坦然地活着相反,你的能量将消耗在延续谎言之上。

也许你的罪恶并没有安然公司的领导们那么大。这无关紧要。若你感觉还无法诚实面对整个世界,请至少从诚实对待自己做起。若你能学会提升个人清醒意识,而非降低它,便无需经历崩塌体验。这就是脱离谎言,走向真相的最温和道路。

若你的感情关系已如死水一般,即使无法向其他人承认此事,你至少能对自己承认这个真相。把它私下写在日记里,去探索你的真实感受。若你的职业毫无满足感,自己工作只是为支付各种账单,也请对自己承认此事,另外请承认你想要某种更好结果。你可以感到虚弱和无助。但不可以对自己撒谎。感到虚弱不会降低你的清醒意识,但虚伪生活会有这种影响。

你关于如何活着的人生决定,需要在所有时间跨度上合乎情理,包括此刻,昨天,今天,明天,明年,10年后,以及去世之时。它也必须在不同的场景视角下合乎情理,包括:你明天死去,你明年死去,你50年后死去,你能永远活着,你变得残疾,你结了婚,你保持单身,你有了孩子,你不要孩子,你所在国家的政府崩溃,你的所有财产在一场大火中被毁,等等。

尽管取决于你的当前处境,实现人生目的会存在具体实施方面的问题,但像如何对待人生这样的高层级决定,不应基于超出自己掌控之外的因素而做出。它应该足够灵活,使你能对它做出调整,以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情形,甚至在出现巨大或残酷的变化时,它也能适用。

我做出的成长并帮助他人成长的人生选择,在所有时间视角和生活场景下都有着美妙前景。若想让自己无法继续这种追求,要么所有人都必须实现完美状态,要么我的清醒意识得在某种程度上被冻止或受损,以至于无法再有进一步成长。而在这些情形下,其他所有人生决定也将受到损害。所以我真诚感到这是自己能做的最好决定。

直到2004年,我才真正开始清醒拥抱这个人生目的。当我回首做出这个决定后流逝的人生时光,自己并没有重大的后悔遗憾。我一路犯过许多错误,但自己仍感到尽了最大努力。

这种感受也让我能平静面对自己会在任何时候意外死去的可能性。我并不知道自己在地球上活着的时间何时会终止,但我对此并不介意,因为我对如何活着这件事所做的决定不受时间限制。这个决定对我当下时刻的生活适用,也能帮我为以后50年要做的事情想出长期计划,只要自己还能活那么长时间。

我经常会问自己:“假如我的生命此刻便要终结,我对自己的人生将有何感受?”倘若不喜欢自己的回答,我便知道是时候做些改变。但最近我一直对自己的回答感觉非常美好。我只希望若自己生命真的在此刻终结,妻子能为我写完这篇文章,把它发布出去。因为我已在它上面花了很多时间,要是最终荒废,自己将痛心疾首。;-)

你的人生目的在不同意识水平上都合乎情理吗?

当我探索不同信念系统时,自己遇到的一个严重问题,就是个人生活无法获得长期的连续一致性。每次改换个人信念时,我的一部分生活便会发生断裂,因为它们是依赖旧的信念系统而存在。那种情形会让我在某种程度上陷入瘫痪状态。我必须要么选择追求自身成长(并经历个人行为和生活结果上的激烈变化),要么为完成某些任务项目而试图让个人信念固定不变(导致延缓个人成长)。最终我选择追求成长,直接应对生活的剧变。我认为自己终将稳定在更高的意识水平,那种做法似乎也获得了美妙效果,不过适应如此多的变化绝非轻松容易。

假设你为一家公司做着软件开发的工作。最初在那里工作时,你可能专注于谋取一份好岗位,完成有趣工作,开始一种有着长期潜力的大好职业。或者你可能只是一个热爱编程的极客。起初你可能感到幸福快乐,甚至在这种情形下深感满足。但随着自己不断成熟,个人价值观发生转变,你可能开始在生活中搜寻更多意义。这将导致你对自己愿意从事的工作类型,提升个人标准。同样的旧项目似乎不再像以前那样有趣,于是你要寻找更富挑战和有趣的工作任务。随着在这条道路上不断前进,你开始更加挑剔地看待自己做出的总体贡献,不仅对自己公司,还包括对整个世界。假设你知道自己公司的真实动机就是赚取利润,它开发的软件并非这个世界真正所需。也许它产生的收入,很大程度上源于市场的低效和买家的无知,而非提供了真诚独特的价值。现在你便有了一个要做的艰难决定。你是要留在这家公司并试图为此决定辩护(从而降低个人意识觉悟),还是直接离职(从而保持高度的意识觉悟水平),或者尝试从内部转变这家公司(从而利用自己的意识觉悟,来提升其他人的意识觉悟)?

这并非一个容易决定,但要想过上一种长期适用的生活方式,关键是你需要让自己避免困于固定的意识水平。若你追求清醒意识的开发与拓展,便会经历一些个人生活上的巨大变化。但那并不意味着你对人生目的选择挺糟糕 — 它只意味着你需要摆脱与自己人生目的不和谐一致的事物。若你和大多数人一样,那就意味着你要摆脱很多不和谐一致的东西。这个过程很可能会持续多年。但在经历它之后,你会变得强大和幸福快乐许多。穿过那条黑暗隧道挺难,但它不会永无尽头。它将导向一个美妙的人生境地,一旦你体验过那种境地,便永远不会再想离开。

事实上,当我们提升个人意识觉悟时,还会经历多条隧道。这些隧道就是人们常说的“灵魂暗夜”。当你的意识觉悟上升到与当前生活情形不同步,但自己又看不到任何可行选择的程度时,就会有这种黑暗体验。若你继续专注于提升个人意识觉悟,允许不一致状态存在一段时间,那些可行选择终将自行显现。

一个架构良好的人生目的,应当能帮你穿越这些意识觉悟的黑暗隧道。每条隧道应该只会帮你辨清并强化自己的人生目的,而非迫使你抛弃它。若你感觉自己的人生目的无法在个人清醒意识的成长过程中幸存下来,你的感觉很可能就是对的。

一种人生目的若维系于特定意识觉悟水平,便等同于没有人生目的。它只会让你一直困于那种意识水平。例如,若你的人生目的只与赚钱相关,如果你的意识达到新的水平,导致金钱对自己有了完全不同的意义,那时又会发生什么?也许这个人生目的会变得毫无意义。请努力想象你可能如何继续成长,并选择一种足够灵活的人生目的,让它伴随你一同成长。例如,若你的人生目的是为自己和他人创造富有生活,那么与仅仅基于赚钱的人生目的相比,它就更有可能在你的意识成长过程中幸存下来。

我非常喜爱自己的人生目的的地方,就是它能很好适应我核心信念的变化,包括自己精神信仰的改变。我很难想象拥有一种无法让自己成长,或无法让自己帮助他人成长的信念系统。只要我能体验某种事情,自己就能从那种体验里获得成长。只要我能和他人沟通交流,自己就能与对方分享某些成长体验。

你的人生目的在你死后会变得怎样?

理想情况下,你的人生目的应当足够深远,甚至有可能在你死后仍幸存下来。让我们考虑一下你在死后会发生什么,以及这个世界在你离去后又会发生什么。

首先,请考虑你在死后会发生什么。对于你今天做出的各种决定,它们在你死后可能无关紧要,也可能仍有意义。但第一种情形之所以无关紧要,是因为若你在死后变成湮灭状态,或进入独立于尘世生活的固定意识状态,那么你在此时此地做出的任何决定,都不会带来超越自身死亡的不同结果。所以除非能100%确定我们死后会是第一种情形,你就必须在决定该如何活着时,至少考虑第二种情形。当去想象自己身体死亡后,你继续以某种形式而存在的可能样子,你的人生目的那时仍会合乎情理吗?你甚至能在死后继续追求那份人生目的吗?

若你对这个话题感兴趣,也许会喜欢阅读《亡后生活》这篇文章,文中更细致地探讨了我们死后的不同存在场景。

由于我的人生目的是追求成长并帮助他人成长,那么只要自己仍有某种形式的清醒意识,而且周围存在其他意识生命,我就应该仍能以某种形式继续追求那份人生目的。“聪明人的个人发展”博客到时也将变成“亡者的个人发展”。与把熊类人群转变成鹰类人群不同,我将致力于把魔鬼转变成天使。对我而言,这听起来像是挺有趣的工作。所以若你阅读此文时我已死去,请在到了另一个世界后别忘去找我,我将继续折磨你不断成长,直到永恒。;-)

接下来,你死后的这个世界又会发生什么?那份人生目的在你死后仍能继续发挥作用吗?你能播下足够强大的种子,让它甚至在你离世后,仍能继续生长吗?许多励志演讲家要打造自己公司的部分原因,就在于这样能使个人事业机构化,让那份事业在自己死后仍能幸存下来。这样他们的人生目的将变得几乎不朽。我还记得听Tony Robbins说过,让个人事业机构化对他非常重要 — 我想他是在《个人力量2》(Personal Power Ⅱ)音频课程的附赠CD里说过此话。其总体理念就是要留下一份遗产。

我也想留下足够多的遗产,即使在自己死后,我的事业仍能继续发挥作用。我喜爱个人写作的一个地方,就是文字确实能比我存活得更久。这是种自负想法,但它是挺健康的自负。(没错,这句话来自《星际旅行:下一代》的台词,若有任何人知道它来自哪一集,我愿奖励1000分。)(另外若有任何人知道1000分的引用来历,我愿再奖1000分。)

每当逝去一年,我都想在身后留下一份更强大的遗产。这种追求甚至为我的存活本身赋予了意义。我活得越久,自己能留下的遗产就越丰富。我在这条道路上只前进了16个月,但已喜欢自己看到的成果。我创造出一些小的涟漪影响,而且能见证那些影响会导向何方,让人感觉十分美好。最终我也希望能让自己所做的事业机构化,从而为它赋予更长久的生命。我肯定不是这样做的唯一人士,但从自己能看到的事实而言,我是其中最年轻的人士之一。

你想为这个世界留下何种遗产?若你今天便要逝去,你对这个世界的贡献如何能被人记住?你的贡献是将被铭记,还是像个燃尽的灯泡那样,直接被替换并很快被人忘掉?你在今天创造着什么样的涟漪影响,能有潜力在你离世后继续振荡人间?

自身的死亡也是你关于如何活着的决定需要面对处理的事情。倘若不能决定如何死去,你也无法决定如何活着。我并非想探讨你是会死于癌症,还是被持斧者谋杀。我的意思是,你所需要的活法,能让死亡无法剥夺自己生命的意义。你的人生目的必须非常强大,以至于死亡都无法阻止它的延续。

不要放弃!

我知道找出自己的人生目的并不容易。你可能要花数年才能想清此事。但所有找出过人生目的的人士,都将告诉你它值得付出那些努力。这是条漫长旅程,有时还要翻越艰难地带,但你一路上体验到的奖赏,也会无与伦比。

若你还不知道自己的人生目的是什么,那你此刻的人生目的就是将它想明白。

未来某个时刻,你会撞上那些巨大障碍,让自己想要彻底放弃,逃回低意识觉悟的生活状态。你将发觉自己在想,也许应当直接去仿效电视里虚构角色的生活。或者,你可能只想变得“平常”,就像其他所有人一样。但那种生活并不适合你,你也知道这一点。若你看了这么多内容,还没有转身离开,那么你的意识觉悟已经太高,导致自己无法像沉睡的大众那般幸福快乐地活着。现在是时候醒来了。最初明亮的阳光会刺痛双眼,甚至使你落泪,但你终将习惯明媚阳光。之后你会收获属于自己的高能意识手电筒。我必须告诉你,在人们最不警惕的时候,把亮光照向对方的睡眼,得到的反应有趣极了… 你懂的,只是为了好玩。 当然,它对帮助人们提升自己的意识觉悟,也大有用处。;-)

查看原文:

Deciding What to Do With Your Lif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