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天迪士尼生活 — 第21天

由于从客观视角看待的迪士尼体验已变得毫无新鲜感,最近我一直在通过主观视角审视它,用更多象征意义琢磨各种活动事件。当这样做时,我常会对出现在脑中的任何想法都额外留意。

破损系统

过去几天,我和Rachelle遇到游乐项目出现的大量故障。昨天有段时间,好像加州冒险乐园几乎一半的游乐项目都没法运转。可能周末假期的巨大人流让整个系统承受了比平时大得多的压力。

在迪士尼乐园完整度过三周后,自己看到这个系统的人员层面也经常出错。昨天我观察到一位游玩Tower of Terror(惊魂古塔)的游客无比沮丧,因为运营人员不断给他指出相互冲突的排队方向(当时排队人群在乘坐游乐项目前要分成两队)。我简短和那人聊了两句,以安慰他显而易见的沮丧情绪和遇到的麻烦。他说那里看起来就像没人负责一样。这是个能用主观视角进行解读的有趣观察结果 — 缺乏领导者的破损系统。

演职人员

几十年来,迪士尼乐园都有一个传统,就是将其雇员称作演职人员(cast members)。我猜他们这样做是为了提醒雇员,要像演员一样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从而为游客们创造出特定类型的经历体验。但单词cast(全体演员)还有其他含义,似乎也刚好符合雇员们的状态,这个含义就是“石膏模型”或用于固定受损肢体的石膏。若你是位演职人员,那种身份也可能意味着你被困住或卡住了,就像自己被浇入某个模型,预想将凝固在那里。为重获自由,你必须移除那个模型。

在此种意义上,迪士尼乐园便是更大现实世界的反映。我们都能留意到各种缺乏领导的破损系统,覆盖着大部分现实世界,然而我们仍会现身屈服于它们。为让那些系统保持运转,我们将自己注入系统需要的零件模型之中。尽管大家都知道这是探索和体验现实的虚假途径,我们依然那样去做。

也许更糟的做法是,将个人生计与成为某个破损系统的顺从演职人员,绑定到一起。我是付钱经历这种体验,而非有人付钱给我,它只是个临时体验,而且是我的主动选择。在体验结束的第31天,我便会开车回家。但若我让自己依赖于扮演这种角色,又会怎样?要是我落入这个陷阱之中,又将怎样?那时我会更难移除套在身上的模型。

重设目的

我们又该如何面对生活中的其他破损系统?为让一个破损系统保持运转,人们必须不断参与其中。如果没人前往迪士尼乐园,或没人愿意在那里工作,它就不得不关闭,而那块土地终将重新用于其他目的。

即便如此,我们不断使用破损系统的原因,就是由于自己还没用更好的事物替换它。迪士尼乐园有许多缺陷,但它总体上依然运转良好,而且实践着一份目的。它并非完美体验,有时还让人感到沮丧。但若你有心情在南加州度过好玩梦幻的一天,它便是个不错选择。如果市场上明显存在更佳选择,它就将取代迪士尼。

我从1970年代开始便多次前往迪士尼,所以能看到这个乐园在过去几十年的众多进化改变。我仍会在PeopleMover(明日交通)这样的旧游乐项目上看到众多人体骨架。曾经是Mission to Mars(火星任务)的游乐项目,现在变成了一个披萨和意大利面的饮食店。迈克尔·杰克逊的Captain EO剧院现在播放的是《星球大战》宣传片。Space Mountain(太空山)重新用《星球大战》的主题做了包装,现在名为Hyperspace Mountain(超级太空山)。旧的潜水艇游乐项目换上了Little Nemo(小尼莫)主题。Haunted Mansion(幽灵公馆)在今年这段时间采用了《圣诞夜惊魂》的主题装扮。Autotopia(汽车总动员)现由本田赞助,所有汽车都有了本田车标。迪士尼还正修建新的“星球大战乐园”。

我记得迪士尼当年有个Tomorrowland(明日帝国)的乐园主题,激励人们畅想未来愿景。迪士尼如今的未来愿景似乎是《星球大战》和《巴斯光年星际历险》的混合体。你仍可通过乘坐单轨列车体验“明日帝国”的遗迹,这种列车曾被宣传成未来世界的公共交通工具。

应对处理系统缺陷

虽然自己能指出迪士尼乐园系统的许多明显缺陷,我也能看到这个系统总体上运转良好,它还在继续进化。这个乐园属于人力系统,而人力系统总是不完美的。

当遇到存在缺陷的人力系统时,你会有应对处理它的多种选项:

  • 接受它对自己来说足够好,并参与其中
  • 对它发出抱怨,勉强参与其中
  • 从系统抽身而出,谢绝参与其中
  • 致力于提升它
  • 致力于替换它

对于我的迪士尼生活体验,自己在这30天里,主要采用的是第一个选项,但有时也会陷入第二个选项。我能看出这个系统有缺陷,自己只是暂时选择参与其中。在30天结束后,我预想会转移到第三个选项,将在一段时间内谢绝参与迪士尼游玩活动。

针对其他系统,我则会采用不同策略。例如,我不会参与政治选举,也从未参与过。我从没注册参加过投票,也没有事情能说服我参与此事。自己没做任何替代这个系统的行动。我对政治系统只有基本了解,致力于替换这种系统与我的优势、知识和兴趣并不相符。所以这一特定系统并非我的优先考虑对象。当然,事情也可能发生变化。

不过,我非常擅于帮人们度过棘手的生活方式转变过程,尤其是帮助那些想辞掉乏味工作的人士。这样他们就能去做富于意义的工作,享受更心满意足的生活,特别是和志同道合的人们,过上感情关系深厚丰富和充满意义的生活。我已在自己人生中,用结果更好的生活替换了旧生活。我也很喜欢帮助那些发现自己身处相似旅途的人士。这是我拥有更多知识、技能和激情的事业领域。自己在其中也有更多影响力,因为我能在很长时间里,帮到许多人。与浪费个人能量,抱怨这个世界的破败,自己却无动于衷相比,通过致力于改善自己实际有着积极正面影响的破损系统,我得以创造出更多涟漪影响。

这个世上还有大量破损系统,因为人们的不断参与,它们仍在继续运转。这些系统里当然有许多问题,包括那些想让这些破损系统保持运转的人们,出于个人利益或恐惧改变的心理,所做的抵抗和欺骗行为。但抱怨各种问题并没多大帮助。我们需要做的是不断前进,改善和替换旧系统。否则的话旧系统会一直运转下去。

迪士尼乐园本身就是这种现实的映照。即便会不时出现故障,旧的游乐项目仍在运转,直到它们被替换。就算其CEO要求这样做,迪士尼也没法在一夜间修理好所有破损的子系统。他们甚至没法让所有游乐项目持续良好运转。所以他们不得不做出淘汰选择。从我作为乐园游客的视角看,迪士尼当前的优先考虑,似乎是更好利用他们的《星球大战》资产。从客观角度讲,我们可以说《星球大战》的确是极有价值的资产,迪士尼想从中挤出更多金钱收益。但用主观视角进行解读,则可以说这个世界需要我们更多人变成绝地武士,利用好宇宙原力。

专注于创造更佳体验

大家都会遇到破损系统,它们有时令人沮丧。这没什么。请让那些沮丧因素继续存在。它们就该让人恼怒,这样我们才会被其唤醒,从而创造某些更佳结果。不过,请别无休止地忍受那些令人恼火的痒痒之处。该挠就得去挠。

你可以通过接受现实,放弃抵抗来抓挠痒处。也可以因为被其惹怒,直接出门创造些积极改变来抓挠痒处。或者可以尽最大努力忽视它,尤其是在其他生活领域的痒痒更加严重,自己想先去抓挠那些地方的时候。

我在这个世上喜欢抓挠的痒处之一,就是为人们的清醒成长之旅增添更多助力。当看到20多岁,甚至十几岁的年轻人意识觉醒,想要改变世界时,我便感到深受激励。我想帮他们扫清前进障碍,帮他们避开阻挡过我和其他许多同路人的陷阱,帮其实现更加独立的生活方式,以便他们能有充分自由,为自己探索成长之旅。我想让他们沐浴在拥抱和鼓励之中。我想和他们分享自己最好的经验教训和建议。我想推动他们远离恐惧,走向勇气。我尤其想帮他们彼此交往联系,以使他们能更多地相互激励。

当看到有人想挺身而出,帮助创造积极改变,但由于身处破损系统和无法理解他们的不良社交圈,导致自己缺乏行动力量时,那就是我无法忽视的一块痒痒,它也是我能尽情抓挠的一块痒痒。这便是实现人生目的的甜美地带 — 找到令自己烦扰,但你也能尽情抓挠的一块痒痒。

有些痒痒你现在还没法抓挠。另外有其他痒痒会让别人感到难受,但它们看起来并不会烦扰你。但至少在某些微小地方,你肯定能找到自己可以抓挠的痒痒。起初它们可能只是个人痒处,而你在抓挠那些地方之后,也许会建立起抓挠更大社会痒处的能力。

若你穿戴石膏模型太久,位于石膏下的皮肤便会感觉痒痒。抓挠那些痒痒有所帮助,但你终会想要彻底移除石膏模型。重新裸露的皮肤最初有点敏感,但长远而言,你将无比感激没有石膏束缚的生活。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