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相睡眠日志 — 第19-20天

我在多相睡眠试验上有了些进一步发展,自己认为是时候写篇更新文章。

清醒做梦。周一晚上,我在刚过午夜后进行的小睡中,又做了个清醒梦。这次的梦境并不像第一次那样清晰长久,但我认为它是个显著进展,因为自己很少连续两晚做清醒梦。不过昨晚我没做清醒梦。假如在多相睡眠期间,清醒梦会更频繁地出现,那将是非常美妙的好处。

夜间微弱灯光。过去几天,我的夜间睡眠一直伴有微弱灯光,自己想看这样做会有什么影响效果。在完全黑暗的环境里小睡确实感觉有点奇怪。我发现在减少夜间困倦感上,这种额外布置的微弱灯光有很大帮助,自己也更容易在一醒后就起床。这种灯光也有可能是最近常做清醒梦的促进因素。

高效工作时间。由于我是在持续不断的日程安排下生活,自己一直在试验不同的工作时间。近来我发现自己非常喜欢把凌晨2点到上午10点,作为个人主要工作时段。我喜欢利用这段时间有几个原因。首先,直到大概早上6点半家里其他人开始起床前,整个屋子都非常安静。我在这段时间能深入沉浸到工作里,完成大量工作内容。其次,我的身体在这段时间似乎非常放松,自己很容易专注于写作或准备演讲稿之类的思维工作。第三,我在整段时间里都感觉不到吃东西的需要,所以几乎能在不用休息进食的情况下,连续不断地工作。我中间只需要小睡一次,可能吃个香蕉或在黎明时分享受一份水果奶昔。第四,在早上10点前便完成全天工作感觉棒极了,之后完成的其他任何事情都是额外奖励 — 这令我的每个白天时光感觉都像在过周末。第五,这段时间没有电话干扰,也没人期望我回复他们的邮件,所以我能在没有打扰的情况下,专注于高优先级项目。最后,若我需要在不被打扰的情况下尽可能集中精力,这就是在家里办公室进行单独工作的绝好时段。

克服困倦感。在克服夜间的困倦感上,我已取得很多进展。其中一个关键做法,就是让自己保持更加活跃,比如在凌晨2点开始工作。像以往习惯的那样,在白天工作,然后用夜间时段做些强度不大的个人事务,比如阅读或看电影,对我来说并不管用。过于被动的夜间活动倾向于让我入睡。当我做些更有互动性的事情时,自己要么不会感到困倦,要么就不会留意它。

昼夜不停的活跃水平。在开始多相睡眠试验时,我推想自己需要在能量使用方面保守一点,以防止自己精疲力尽。这种做法在适应阶段是个好主意,但在适应期过后,它显然是个错误推断。我目前一直发现更大的活跃程度要好于更小的活跃程度。除了进行多次小睡,我并不需要大量思维或身体上的休整时间。假如决定在某个睡眠周期懒惰行事,在下个睡眠周期里我也不会觉得能量更足。而且夜间懒惰行事只会让我感到困倦。我最好的做法,就是把全天每个小时都当成白天时段对待,保持合理的活跃节奏。我发现若自己在一个睡眠周期内保持思维和/或身体上的活跃,自己的小睡甚至更有恢复效果 — 我睡得更香,醒来后也感觉更精力充沛。这种表现和单相睡眠也挺相似,你在度过非常活跃的一天后可能睡得很沉,但全天懒惰行事后反而有失眠问题。所以与令自己精疲力尽相反,我发现增加个人活跃水平,只会让自己休息得更好,精力也更充沛。这并非我原先期望的结果,但自己开始看出其中的逻辑原因。它基本上归结于这种模式:使劲儿工作,使劲儿玩,睡得香甜,重复此过程。在单相睡眠模式下,我不觉得自己能全天保持高活跃水平 — 我在有些小时里感到更活跃和精力充沛,而其他小时会感到行动放缓。多相睡眠有着非常不同的日常节奏,我并未感觉已完全适应这种状态。

锻炼。我一直在提升个人锻炼水平,用一些有氧运动和健身操替代瑜伽和长时间散步。我现在还因为昨天早上做完的健身操感觉有点酸痛,尤其是在胸腹部。暂时我会坚持进行有氧锻炼和健身操的混合练习,比如俯卧撑和仰卧起坐。若身体看起来能从那些锻炼中正常恢复,我将进展到力量训练,再看身体反应如何。我很好奇看到的是,身体的酸痛和恢复模式在多相睡眠下如何表现。身体的修复过程也会像往常那样高效吗?时间会说明一切。我一直在考虑办张本地健身房的24小时会员卡,这样只要我想,便可自由在夜间进行锻炼,而且健身房在那些时段肯定不会拥挤。我还有一处健身房的10天免费锻炼卡,所以尝试此事不会花费任何钱(除了要面对过于热情的销售人员)。我家里也有健身设备,但考虑到自己目前在家所花的清醒时间,我并不介意换换地方,到外面进行锻炼。

小睡质量。我发现决定自己能量水平的最重要因素,就是每次小睡的质量。当能迅速入睡,拥有梦境,在闹钟响起前醒来,我就知道在下个睡眠周期里,自己会有极佳感受。即便小睡不到15分钟,我也能如此。但若睡得不够安稳,自己在接下来的睡眠周期便感觉没那么出色。不过就算睡得不好,我的感觉依然不错。即使某次小睡不够顺利,我通常仍能良好运转。主要区别在于,在有过一次糟糕小睡后,我可能会在下次小睡时开始感到有更早入睡的压力,也许在睡过2-3个小时后又想再次小睡。

灵活性。在自己想要的任意时间小睡,而非按照固定时间去小睡的做法,对我挺管用。有时我能在两次小睡间坚持6个小时,其他时候则只有2-3个小时。假如有过糟糕小睡,我可能会在2小时后再次小睡。但若睡得很棒,我也许会利用出色的警觉水平,在下次小睡前,将睡眠周期延长到6小时以上。但总体而言,我每天平均要小睡6-7次,每次小睡时间大概有15-20分钟。所以我们现在所说的,是平均每天只进行90-140分钟的睡眠。若非自己亲身试验,我可不会相信这有可能。

个人调整。我依然觉得这个多相睡眠试验非常古怪。自己在逐渐适应此事,但我仍会频繁自问:“我到底在干啥?这样生活太疯狂了。这件事甚至不该存在可能。“它是我要处理的巨大挑战。我有两个孩子,多相睡眠给自己的感觉,就像是比有个新生儿更大的生活转变。在试验开始前,我便知道这将是个巨大挑战,但我得告诉你,这种挑战比你能意识到的大得多。从这种角度讲,它挺像有个新生儿 — 想着有个孩子,并阅读相关书籍,远未使你准备好真正有个孩子的现实生活。全天都保持清醒和警觉的状态,对我原来的平衡生活,产生了远超事先想象的破坏影响。我生活的所有领域都受到它的影响。

婚姻和家庭。多相睡眠对我的婚姻和家庭生活有着额外巨大的影响。举例来说,我不再像曾经那样,会和妻子孩子度过相同的清醒时间(从比例角度讲)。我突然有了很长的独处时间,有时自己都感觉独处太久。我和妻子都在家工作,尽管妻子就在家里,我有很多小时都没法看到她或跟她说话,这确实让人感觉古怪。如果在半夜听到她发出声响(比如咳嗽、打喷嚏,或冲马桶),我有时会急忙赶到卧室,跟她打招呼,试图与她交谈。我挺高兴和她在凌晨一点聊天,但妻子当然只想回到床上睡觉,并不想在入睡3小时后就和我交谈。从我的角度看,那种状态就像所有家人都在夜里冬眠。有时我会想假如再有一位夜间活动的妻子,再来一两个夜间活动的孩子,说不定挺棒。和一屋子全在睡觉的人们,每天花8个小时独处,的确感觉挺怪。他们就像全被下了药一般。他们干嘛需要睡这么久?

把自己工作时间转移到凌晨2点到早上10点,看起来对这种调整适应过程很有帮助。我得以用这段时间完成高效工作,而非试图和睡眠僵尸们社交,或因为干着太多单调的个人活动而昏昏欲睡。在夜间工作帮我达成了更好的平衡状态。在白天,我喜欢花更多时间和2岁的儿子Kyle在一起,而妻子可以忙于自己正常的工作日。Kyle的语言技能现在有了极大提升,因为他每周都能学到全新词汇。

日程安排试验。既然我感觉已经确立了良好的核心工作时段,自己打算对其他日常活动的安排,进行丰富多样的试验,比如锻炼、休闲、阅读/教育、冥想、沟通、家庭时间等。我现在有了如此富足的额外时间,自己显然需要在每日常规中添加更多活动内容。我不想只用更多相同活动填充那些时间。例如,自己尤其不想每天多花5小时去阅读。

前方道路。多相睡眠的生活真的非常古怪。在感觉对它有了牢固把握前,我很可能还要花上几周时间。那种感觉就像自己正在重写个人生活的操作系统。我建议大家别把我在这段适应期中观察到的任何结果,当成多相睡眠六个月后事情会变成的样子。我在这件事上真的只处于婴儿状态,必须要重新学习新型生活的基础知识。不过我的长期前景非常积极正面。虽然个人生活出现剧变,我认为这种变化正导向更丰富的人生。我很可能会把以前因为没时间精力去做的几种全新体验,添加到未来的生活当中。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