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笑的蛋白质谬见

当我告诉人们自己是纯素主义者时,对方口中冒出的第一个问题经常是:“好吧,那你从哪里获取蛋白质呢?”

一旦听到这种问题,我通常会翻起白眼,立刻知道自己要应付… 嗯… 某位对植物知之甚少的人士。

谬见1:植物的蛋白质含量很低。

植物类食物的蛋白质含量一般都很丰富。例如,莴苣有34%的热量来自蛋白质,西兰花有45%的热量来自蛋白质。菠菜是49%。花菜是40%。芹菜是21%。豆类根据品种不同,来自蛋白质的热量比例范围是23%到54%。谷物是8%到31%。坚果和种子类的食物是8%到21%。水果最低,平均在5-8%。

若想遭受蛋白质摄入不足的问题,你要么必须严格限制总热量的摄入(即忍饥挨饿),要么就必须吃那种乱七八糟,完全失衡的饮食,比如只吃低蛋白质的垃圾食品和特定水果。但在那些情况下,缺乏蛋白质很可能并非你的最大风险。

从个人经验讲,我从没在美国见过遭受蛋白质摄入不足的人士,无论对方是纯素主义者,还是其他类型的饮食爱好者。更大的风险(至少在美国),其实是过度消费蛋白质。

谬见2:植物蛋白质种类不完整。

另一个谬见观点是,你需要结合不同的植物类食物,才能获得完整的蛋白质摄入。这种观点认为,大多数植物类食物只包含某些必需氨基酸,你必须把像豆类和谷类这些蛋白质类型“不完整”的食物结合在一起,才能得到蛋白质类型完整的餐食。此观点最早出现在1971年Frances Moore Lappé所写的Diet for a Small Planet(《一座小行星的饮食》)一书中。这本书买了上百万册。不幸的是,许多人并未意识到,这个理论后来被发现完全错误,Lappé本人在她后期作品里也公开认错,只不过此事没有像她先前的理论那样广为流行。事实真相是,大多数植物食物确实包含了所有必需氨基酸。此外,你的身体能在不同餐食间存储各种氨基酸 — 身体根本不需要在一顿饭里就获得所有必需氨基酸。因此要结合不同植物类食物,才能形成完整蛋白质的那种理论,远非正确结论。当然,终身纯素主义者都已知道Lappé的理论是错的,因为无论他们怎样结合个人餐食,都未遭受过蛋白质缺乏的问题。

如今很多人依然错误地推想,从植物中获取足够蛋白质很难或不太可能。当有人向我解释为何吃素要么会让我丧命,要么应该遭受蛋白质缺乏的症状时,自己尤其喜欢那种场面。我到现在有8年半没吃过任何动物蛋白质,自己从未有过任何蛋白质缺乏症状,我认识的其他纯素主义者也没有这类问题。

另外我也没丧命。恰恰相反,我还感觉棒极了。

所以请别担心自己得不到足够的蛋白质。请尽管吃你的素食,你不会有任何问题。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