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犯错的权利

“你有犯错的权利”这句话,是我上高中时一位历史老师的口头禅。有些学生挺恨这位老师,因为他们觉得他既懒惰还有点施虐狂。这位老师从来不做演讲式授课,似乎也从不备课。他只是躺坐在自己椅子上,有时还把脚放到书桌上,然后问出那些探究性问题,并会羞辱任何试图回答那些问题的学生(通常是由于学生的回答缺乏独立思考)。

在家庭作业方面,他给我们布置大量枯燥无味的阅读材料,然后我们必须针对复杂主题写出极其简洁的论述。比如针对美国内战原因写出只有两页,而且是隔行书写的论述。请相信我 — 这比针对某个主题写出5-10页的内容难得多,因为你必须非常谨慎地选择用词。否则在写出任何有意义的内容前,你便已用完纸张空间。两页纸也是他允许我们书写的最大篇幅。若你写出2.1页的内容,这项作业就算失败。“松散语言”绝不允许。

尽管不受欢迎,这位老师仍有明确的教学目标,他要教学生自主思考,而非仅仅重复我们从别处学来的信息知识。对于只有17岁的学生而言,这种要求可谓严格,尤其是在上美国历史这样的课程时。

虽然“你有犯错的权利”这句话在他的课堂上常被作为玩笑使用,我却认为它是有益忠告。它并未写入《人权法案》,但也许应该考虑成为一项基本人权。你有权犯错,有权错误,有权失败。

然而,很多人并未看出实践这项权利的价值。我认为这也是人们恐惧公开演讲的一个主要因素。假如你对某事公开表达立场,结果被众人攻击数落,证明自己完全错误,那该怎么办?

自己错了到底有多可怕?若你从不犯错,在我看来那只说明你毫无成长。我希望距今五年之后,当回顾今年写出的一些文章时,我并不会完全赞同自己。否则那只说明我要么毫无成长,要么就是在表达自我上过于怯懦。

请不要害怕刺探自身确定性的边缘地带。那就是学习的最佳方式之一。尽管让他人对你的想法观点做出回应。有时对方还会提供新鲜事实,从而帮你完善个人观点。另一些时候,人们则有纯粹的情绪性反应,而这也能帮你在应对他人情绪方面变得更有韧性。请别害怕提出自己的观点,无论是在交谈时、演讲中、文章里、博客上和发帖时 — 任何交流形式都是你能从他人那里获得反馈的好机会。

排除自尊意识的影响

我认为人们之所以抗拒犯错,是因为他们把个人观点想法与自尊意识等同看待。若自己的观点想法遭到抨击数落,他们便将其视为个人失败 — 他们会感觉受到羞辱。来自他人的反馈甚至可能加剧这种内心反应:“哈哈,你今晚真的搞砸了。”但他人把你的观点与你等同起来,并不意味着你也有义务这样做。

在个人成败结果中过度投入自尊意识,将毫无益处,也毫无必要。若认为自己观点的失败就是个人失败,你将不愿去冒太多风险,而那些风险最终有可能带来丰厚回报。但若能学会把自尊意识,与个人观点和工作结果分隔开来,把它们看作与你分离的某样事物,你就会感到自己确实有权犯错。假如一种观点失败,为何不把它看成那个观点的错误,而要看成是你的错误?请允许自己的观点最终失败,同时不把它们变成你的个人失败。

当写文章或做演讲时,我便会尽最大努力,移除自尊意识对最终结果的依附感受。观点想法就是观点想法 — 它们并不是我。即使我引用了个人故事,那些故事依然不等同于真正的我。它们仅仅是文字语言而已。若我给出一场演讲并得到糟糕反馈,那种反馈可能源于我在演讲方面缺乏技巧。但再次强调,我的技巧并不等同于真正的我。我的观点和技能只是我的财产或作品,它们无法定义真实的我。因此,假如一场演讲或一篇文章出错失败,我从来不会感觉自尊意识处于任何危险之中。

倘若一种观点想法看起来真的大获成功,我也不会把它看成一项个人胜利。我只会想… 嘿,这看起来像个好观点。假如一个观点毫无成果,我会看能否从中得到任何有用反馈,然后完善或抛弃那个观点。或者,我也可能认为那个观点没有得到足够好的表达,是因为沟通方式糟糕而最终失败。在我看来,无论成败,所有结果都只是创造更佳观点,并提升沟通技能的有用反馈。

我认为这种心态很有帮助,它让我能不带紧张地给出演讲,并为成千上万读者经常写作。我觉得自己错了完全没有问题。当讨论像个人成长这样的复杂主题时,其中包含众多层面。就算借助自己在此领域拥有的全部知识和经验,我也毫无希望完全理解这个广博领域的所有方面。另外我的沟通技能总会不够严密。而有效沟通要求逻辑与情感的相互结合,但两者有时彼此矛盾,会对不同个体带来各不相同的影响。我不知道有任何伟大的演讲者或作家,能在沟通交流任何有价值的内容时,实现毫无异议的全体赞同。通过排除自尊意识的影响,你就能做到温斯顿·丘吉尔(二战时英国首相)所建议的那样 — 不失热情地从一次失败走向下一次失败。

你如何能更好实践自己犯错的权利?你是否因为不知道该做什么,并预想自己看起来只会像个白痴,而害怕到健身房锻炼?请别让自尊意识牵涉其中 — 记住你所缺少的只是个人技能。只是因为缺失某种知识和技能,并不意味着你在作为一个人上就有欠缺。你还能在哪里勇敢表现错误或无知,所得长期结果只会是有点鼻青脸肿的自尊意识(而且若能摆脱自尊意识的干扰,你甚至连这种问题也不会遇到)?

你拥有犯错的权利。请让你的观点想法失败,让你的技能表现不足,让你的知识显露局限。反正这些东西都不能代表真正的你。

当经历失败时,你便会发现自己的界限。你可以标画出个人能力的边界。而这种做法终将使你超越那些界限和边界。

犯错终会导向正确。即使没有达到这种效果,它仍是一条比毫无行动更加有趣的道路。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