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自私

有几位读者告诉我,在选择自私还是无私的问题上,他们正经历巨大困境。在内心深处,这些人想要过更好服务他人的生活。但他们也注意到,当前生活几乎完全是围绕服务自我的目的在设计。这种矛盾心态经常导致愧疚感,但那种愧疚一般又不足以引发改变行动。

世上有着丰富多样的信念系统,它们将自私与无私看作彼此冲突,通常还偏爱其中一方。

首先,我们都有无私一面。服务他人要求“牺牲自我”。自我意识被看作必须要超越的某种事物。为变得更加文明,人们必须牺牲自身需求来服务更伟大的善意。许多社会都高度崇敬符合这种行为模型的人士。

另一方面,我们也有自私一面。人类天生自私,不应期待个人将违背自身利益去行动。自私根植于我们的生物本性,甚至编码在我们的基因里。归根结底,我们都是巴普洛夫式的“刺激-反应”机器,被愉悦和痛苦感受所驱使。那些人看起来喜欢服务更伟大的善意,只是因为在某种程度上,这样做能给他们带来愉悦,或不这样做会令他们感到痛苦。

我认为上面两种观念都有些失调。它们假定自私和无私彼此冲突。但这两者真是如此吗?

自私最终导向何方?

若你全面拥抱自私道路,尽可能远地往前走,最终会发生什么?你能想象出的最自私生活是什么样子?你可以想到的最大愉悦又是什么?

你会变成希特勒那样,想要征服世界,让所有人和所有事都处于你的掌控之下吗?好吧,让我们想象你已成为这个星球的最高元首。那又如何?你用那种权力去干什么?倘若不必一直挣扎于维持那份权力,你很可能过段时间也会感觉无聊。

对许多人而言,自私道路根植于恐惧。你获取的金钱、控制和权力越多,你对失去它们的恐惧就越大。追逐更大的权力永无止境。你的境况永远不会彻底安全。

但若你能用某种方式主宰这条道路,真的实现了绝对彻底的安全,又将怎样?你那时会做什么?要是自己毫无恐惧,你会想做什么事情?

或许你想去做些贡献… 为这个世界带来某种不同… 留下一份人生遗产。如果恐惧和安全都不再能激励你,又有什么会来替代它们的位置?

若你思考得足够彻底,并想象自己每步行动都能成功,我认为对自私生活的追求,终将引领你进入某种形式的无私生活。

无私最终导向何方?

但若你从无私目的开始行动,会有什么结果?要是你把他人利益完全放在自己之上,又将怎样?如果不管付出什么个人代价,你都立志做出可能实现的最伟大贡献,那会怎样?这种生活将引领你走向何方?

请想象你在服务他人上取得了巨大成功。你已治愈所有现存疾病,重新平衡了生态系统,结束了贫穷和苦难,最大化每个人的自尊状态。你解决了人世间的所有问题。甚至没人再需要你的帮助。

你那时又会做什么?享受它?致力于个人生活一段时间?这不是将你最终引导回自私生活了吗?

自私与无私间的协同作用

我很清楚,在一生的时间范围内,你不太可能最大化实现自私或无私的生活道路。每条道路上都有做不完的事情。但这种思考方式不禁让我好奇 — 如果最大化一种追求,会导致你回归另一种追求,这样的结果意味着什么?

在我看来,这说明自私与无私都处在同一条人生道路上。当旅行到一条道路的尽头时,你又会撞上另一条道路的开始。或许自私与无私在一起纠缠得远为紧密,就像一条巨大的莫比乌斯带。

从生物学角度上看,我觉得这种结果合情合理。为让人类生存下去,自私与无私必须相互平衡。若我们变得完全自私,没有无私行为,大家就不愿照顾自己的幼崽(除其他问题之外),人类也终会灭绝。若我们变得完全无私,没有自私行为,我们也难以照顾好个人基本需求,很可能将死于忽视自身健康。

为实现最优的自私生活,你必须至少表现出部分无私。而为了实现最优的无私生活,你也必须表现出部分自私。有时保持自私就是你能做的最无私之事,反之亦然。

若你想服务于更伟大善意,就必须服务于自身需求。你必须照顾好自己的健康、财务需求、个人教育等方面。

若你想服务于个人利益,也需要支持能助你成功的周围群体。最起码,你会通过从他人那里购买产品和服务的方式,从财务层面体现支持。

诊断和谐一致问题

自私与无私必须保持平衡。它并非只是两者选其一的问题。你两者都需要。

但在它们发生冲突时,那些情形又该如何处理?我当然不会否认这些情形的存在。但与其花大量时间,试图弄清何时该选择自私,何时又该选择无私,我建议大家尝试致力于人生道路本身,把自私与无私行为带向更伟大的和谐一致状态。

例如,假设你现在的情形是,自己的工作几乎全是自私追求。你干这份工作只是为了金钱、享受,或安全感,但它没用任何有意义的方式服务于更伟大的善意。假设你的公司制造着垃圾食品,长远而言这种产品只会损害人们健康。但你的公司(还有你)能够因此获利。

然后你在空闲时间,会做各种志愿工作,花许多时间和家人在一起,等等诸如此类。在个人生活里,你努力变得更加无私。

此时自私与无私便处于冲突状态。它们无法平衡。

你知道有多少公司像这样?他们所做工作几乎全是自私追求,只服务于公司和投资人的需要。然后又浅显地做些社区服务,为整件事强加一份做作的使命宣言。从内部看,他们是由一套价值观(大多显得贪婪)驱动。而从外部看,他们会投射出另一套不同价值观(大多显得乐于服务)。

这就是纯粹的精神分裂。

若发现身处这种情形,你可以从弄清自己在哪里过于自私,又在哪里过于无私开始着手。你在哪里太受自身利益驱使,会对他人造成损害?你又在哪里牺牲过多,正对自己造成伤害?

诚实无欺

当许多人发现自己处在缺乏平衡的情形中时,他们便会尝试欺骗。

他们企图通过重新定义自私或无私,来符合自己当前情形。例如,一家受贪婪驱使的公司可能试图想出一份做作的使命宣言,以便让自己的商业目标笼罩光芒。但没人会信这种东西。它不过是粉饰手段,毫无激励众人的真正力量。我看到的财富500强公司的使命宣言,大多都落入这种模式。他们用的都是模糊不清的语言,说出的内容也毫无实质。假如他们的使命宣言开头像这样:“我们的使命就是让投资人肮脏致富,并要碾压竞争对手。”我还会多加赞扬一番。与经过公关部门的过滤修饰相比,我认为这才是体现其经营目的的更准确宣言。

若发现处在过于自私的情形,人们会试图用一些无私元素合理化自身行为。他们将努力找出自身行为的良善一面。嘿,至少我在缴税啊。如果我不做这种工作,其他人也会来做。我只是做个好供应商罢了。

不要对自己撒谎。你知道事实真相。

找出自私与无私行为和谐一致的人生道路

找到一条能让自私与无私行为和谐一致的道路并不容易。但它完全有可能。在这种道路上,贪婪与服务都会指引你前往同一方向。虽然你仍需处理它们之间的一些小冲突,整个大图景却是平衡和谐的。你能看出追求自私与无私将把你带往相同道路。

你能选择的最贪婪道路是什么?我认为若你回答这个问题足够深入,会发现它也是一条满怀服务追求的道路。什么又是最伟大的服务之路?它难道不也是一条充满巨大愉悦的道路吗?

创建自己的游戏生意时,我便撞上过那堵不和谐之墙。我的一部分工作属于自私范畴(比如销售和营销)。其他部分工作则属于无私范畴(比如写作免费文章和培训其他游戏开发者)。但每一部分工作看起来都分隔独立。我经常要么在做自私工作,要么在做无私工作。自己甚至会努力平衡两者所花的时间。

那样生活过几年后,我开始看出这种生活方式简直愚蠢。于是自己要定义出一种全新工作方式,可以把大部分个人时间花在既自私也无私的工作上。

我为自己所做的最贪婪事情,就是致力于自身成长。追求成长就是我的驱动力量,个人最大的自私行为。

我所做的最伟大服务工作,就是帮助他人成长。如果我能给某人带来一次视角转变,或教会他们一项新技能,这种工作就有潜力改变他们的生活。然后那些人可以出门去做更多无私工作。

当然,想象出这种两全其美的工作对我来说并不难。我意识到,在致力于自身成长(贪婪追求)和帮助他人成长(服务追求)间,存在着巨大的协同作用。我越是致力于个人成长,自己服务他人的能力也越强。我的服务越出色,它也越能回馈我的成长。

上面是我理想化想象事态发展的样子,但如今我在这条道路上已走过九个月时间,自己不得不说它确实管用。

例如,我决定写作这篇文章的动力,便同时有自私和无私理由。

在无私层面上,我希望这篇博客能为阅读它的人带来好处。它可能毫无效果,也可能帮到很多人。另外,这篇博客也会为网站带来更多流量,从而帮到更多人。这个网站现在已有大量免费内容,可以接触到众多读者。我毫不怀疑这个网站正为人们带来某些好处。每周我都能收到人们因此发来的反馈。许多读者都会告诉我他们经历的多次转变,以及生活结果因为这个网站有了多么显著的改善。

然后在自私层面上。写作这个博客帮我辨清了自身想法。它带来的各种反馈,能帮我从其他视角,审视自己的作品。人们可能会指出其中的漏洞。这反过来也可以帮我重新评估个人想法,同时意味着自己将获得成长。来自这个博客的想法观点,最终还可能出现在我未来的书籍、演讲,或研讨班上。所以今天阅读此博客的人们,正在帮我预先检验这些想法观点。另外,每篇新博客都在帮我产生更多流量,这也意味着更多广告点击(即时收入),更多新闻邮件注册人数,还有更多RSS订阅者。这样未来也将有更多读者购买我的信息产品 — 书籍、音频项目和研讨班。它也意味着会有更多人愿意付费请我演讲,或参加我在距今5-10后举办的研讨班。而那最终意味着更多收入,也意味着自己将获得新鲜成长体验。新鲜成长体验又意味着,我会有更多想法可以和他人分享,从而回馈我的无私追求。

因此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同时受贪婪和服务驱动。对我而言它们是同一件事。服务他人就是贪婪表现。

持续冲突的最终解决方式

无论何时碰上自私与无私行为间的冲突,我都喜欢审视整个大图景。我会努力弄清那个冲突为何发生,并致力于将其消灭。这样做并不容易,但我感觉这样做得越多,个人生活就变得越融洽和谐。

例如,若有某家大公司愿付一笔巨款让我为他们的销售人员做场激励演讲,我该怎么办?假设这家公司的经营目的与我的价值观毫不一致,所以帮其销售人员做得更好,等于是在为制造更大负面问题做贡献。也许这家公司有着丑陋的环境问题记录。这看起来便像自私与无私追求间的一次冲突。我要不要收下那些钱,献上自己最好的演讲?我要不要收钱后为那些销售人员提供糟糕建议,导致演讲对其弊大于利?我要不要回绝这种赚钱机会?

考虑到我的价值观,这种情形很有可能发生(尽管上面的例子有点夸张)。无论收入怎样,我对帮各种公司用损害性的方式赚钱毫无兴趣。但与此同时,我也想帮助在这类公司工作的人们。而且各种公司每年都会聘请大量演讲者,所以它也不是我想完全放弃的市场。

我的决定就是专注于某些特定类型的演讲话题,可以允许自己在不妥协价值观的情况下,仍能为某些公司演讲。对于那些宁愿看不到它们增长的公司,我就不会为其演讲销售或营销之类的生意增长话题。但面对这些公司的职员,我愿意演讲像清醒自主地生活,还有能为人们种下改变种子的那类话题。这些做法可能会严重降低愿意聘我演讲的人数,但我不值得去赚那些钱,来毁坏自己的正直品性。

当致力于自私与无私行为和谐一致的任务时,你的工作动力就会无比高涨。我已像这样工作了九个月时间,自己根本不愿失去任何一方。

你很可能会发现自己身处自私与无私行为相互冲突的情境。它也许涉及你的工作,感情关系,或家庭生活。请花些时间想想,你如何能让两种强大力量和谐共存。与让它们彼此对抗相反,请让它们都致力于同一个目标。允许你的贪婪助力自己的服务,也让自己的服务满足你的贪婪。接纳并融合个人的自私与无私部分。学会同时利用自己天性的黑暗和光明一面。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