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律:坚持不懈

世上没有什么能替代坚持不懈的位置。才华不能;富有才华但毫无成就的人比比皆是。天赋不能;一事无成的天才几乎成了人们的笑柄。教育不能;这个世界满是受过教育的无能之辈。单靠决心和坚持不懈便会无所不能。“坚持到底”的口号已经,并将永远解决人类的各种问题。

— Calvin Coolidge(卡尔文·柯立芝,美国前总统)

坚持不懈是自律的第五个,也是最后一个支柱部分。

什么是坚持不懈?

坚持不懈就是无论个人感受如何,都会保持行动的能力。即使当自己很想放弃,你也要坚持到底。

当你致力于任何宏大目标时,个人动力会像拍击海岸的波浪般高低起伏。有时你感觉充满动力;有时又情绪低落。但能产生结果的并非个人动力 — 而是你的行动。坚持不懈能让你在甚至毫无动力时,也会不断采取行动,从而使你不断积累行动结果。

坚持不懈终将提供源于它本身的动力。若你只是不断采取行动,也终会收获结果,而结果能使人充满动力。例如,一旦减去头10磅体重,并感觉以前的衣服穿起来宽松了许多,你就可能变得更有动力坚持规定饮食和锻炼。

何时放弃

你应该一直坚持,永不放弃吗?当然不是。有时放弃显然是最佳选择。

你听说过Traf-O-Data公司吗?又听说过微软吗?这两家公司都由比尔·盖茨和保罗·艾伦开创。Traf-O-Data是两人合伙开办的第一家公司,时间要追溯到1972年。你可以在此阅读Traf-O-Data公司的创办经历。在彻底放弃这家公司前,盖茨和艾伦经营了它数年。他们的确放弃了。当然,两人后来在创办微软公司上干得更棒。

假如他们当初不放弃Traf-O-Data公司,我们今天就不会有这么多关于微软和比尔·盖茨的好玩故事。

那你怎么知道何时该坚持到底,何时又该明智放弃呢?

你的计划依然正确吗?若非如此,请及时更新。你的目标依然正确吗?如果不是,就请更新或放弃个人目标。对一个无法再激励你的目标紧抓不放,毫无荣耀可言。坚持不懈并非要顽固不化。

我在此也学到了特别困难的一课。我以前总相信一个人永远不该放弃,一旦设定一个目标,就应当坚守到最后。还有船长应该和舰船一同沉没,诸如此类的信念。要是我无法完成自己开始的一个项目,便会觉得非常愧疚。

最终我明白了这种信念纯粹是无稽之谈。

若你作为一个人在不断成长,那么与上一年相比,你每年都会成为并不相同的个体。若你清醒主动地追求个人成长,自己的变化也常会剧烈而迅速。你无法保证自己今天设定的目标,依然是你一年后也想实现的目标。

我的第一份生意事业是Dexterity Software(敏捷软件公司)。我是在1994年,大学刚毕业时创办了这家公司。但经营它十多年后,我已经准备好尝试些新事业。我仍会以兼职形式经营Dexterity,但它已不再是我的全职专注对象。由于自己设计这份生意时,就希望它能尽量自动化运行,并为我提供被动收入,我现在得以每周只用一两个小时,便可完成维护工作。这份生意的成功结果已经达到我想要的程度。我可以继续将它发展得更大,但自己也知道,不想把余生都花在制作电脑游戏上。创建属于自己的游戏生意是我22岁时的梦想,发行过二十几款游戏后,我觉得实现了那个目标。22岁的Steve已经获得极大满足。但今天的我拥有大不相同的梦想。

我是放弃了Dexterity吗?你可以这么说,但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某种对自己远为重要的崭新愿景感染了我。假如我顽固坚持经营Dexterity公司,“聪明人的个人发展”网站永远不会存在。我将忙于开发新的游戏,而非写作我的第一本书。

为了给实现新目标腾出空间,我们必须删除或终结旧目标。有时新目标如此迷人和激动人心,让我们没时间再完成旧目标 — 它们必须被中途放弃。我发现这样做时总会感觉不适,但我也知道这样做完全必要。困难之处在于,自己要清醒主动地决定删除一个旧项目,而且知道它将永远无法完成。我有一个文件夹,里面装满了游戏创作点子,还有些永远无法见到阳光的新游戏原型。对我来说,必须清醒决定放弃这些创作项目非常艰难。自己花了很长时间才应对好此事。但能做到它对我的个人成长也极有必要。

对于那些因为个人成长,而可能在一年后显得过时的目标,我仍然必须解决这种目标设置问题。我是如何解决此问题的?我用了欺骗手段。我认为可以设定出值得坚守的长期目标的唯一方式,就是那些目标会与我的个人成长进程保持一致。追求个人成长一直以来都是我的稳定常态,尽管它与成长会导致不断变化的本质相比,显得有点自相矛盾。所以跟自己在游戏生意上设定固定目标的做法不同,我开始设定与自身成长相一致的更宽泛动态的目标。这份新事业允许我全力以赴追求个人成长,并和其他人分享我所学到的内容。因此成长本身就是这份生意事业的目标,不仅对我,对其他人也是如此。这创造出一种共生共荣的感情关系,帮助他人能为我的个人成长提供反馈回报,这种回馈反过来又能产生帮助他人的新鲜想法观点。任何从去年来就一直在阅读这个网站的人士,很可能已经看出我在行动上体现的效果。

对个人成长进行直接和清醒主动的追求,就是对我管用的唯一使命类型。例如,若让精通不动产投资成为个人使命,自己很可能几年后便会感到无聊。由于我想要不停地无限成长,自己就必须让生活挑战保持在一定水平,并不断提高挑战门槛。我没法让事情变得过于乏味,冒险落入自满的生活模式。

坚持不懈所体现的价值,并非来自对过往事物顽固地紧抓不放。它来自一种如此迷人的未来愿景,以至于你甘愿奉献几乎一切,从而让它变成现实。我现在看到的未来愿景,要远远好于自己在Dexterity公司上看到的愿景。能够帮助人们成长,并解决他们人生中最困难的问题,要远比娱乐大众更令我心潮澎湃。在我经营Dexterity公司时,这些个人价值观便有所显露,因为我喜欢创作能挑战人们思维的益智游戏,自己常会放弃发行那些有机会赚大钱,但无法给人们提供太多真正价值的游戏。

行动上的坚持不懈源于对未来愿景的坚守。当你对自己想要的结果超级清晰,个人愿景几乎不会发生什么改变,你在行动上就会更持续一致 — 并能坚持不懈。那种行动上的一致性,也将带来收获结果上的一致性。

你能否看出自己生活的某部分领域,已经显示出一种长期坚守的行为模式?我认为,若你能识别出这样一个领域,它也许会为你的人生使命提供某种线索 — 而这份人生使命,就是能让个人激情与自律状态协同发挥作用的美妙追求。

这篇文章是分为6部分的自律系列文章的第6部分:第1部分 | 第2部分 | 第3部分 |第4部分 | 第5部分 | 第6部分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