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索求地进行探索

你是否思考过这个世界想从你那里获取什么,而非仅仅考虑你想给出什么?

当思考人生目的时,你专注的主要是自己能向外提供什么吗?你的人生目的是否源于自己渴望给予什么,比如若你喜欢音乐,自己就想分享音乐,或者若你喜欢培训,自己就想去培训他人?

另外,你是否会专注于外在需求层面,但是从一种宽广的人生视角出发来思考?你是否会关注这个世界的总体需求?你是否因为这个世界需要和平,就感到自己应该成为一名和平使者?你是否因为这个世界需要人们醒来,就感到自己应当唤醒众人?你是否因为这个世界需要教育,就想成为一名教师?

请转而考虑,这个世界其实不需要你来改变它。或许世界对它现在的样子并不介意。

当我更年轻时,常把人生目的解读成,自己需要为这个世界去做某些事情。我需要将个人天赋贡献给世界,或需要帮助世界做些改变,或者两者兼而有之。我必须找到一种尘世需求,自己可以帮助将其满足实现。

但当我尝试用这种方式行动时,自己并未感到深受激励。我的内部动力并不存在。不过在纸面上看起来,那些人生目的都很美好。它们似乎都是高尚追求。

当我享受到生命中最富意义的转变,而且激励感受十分强劲时,那种感觉就像自己正在履行一种人生召唤。但这种召唤并非要去满足一种需求,或分享一种天赋。它就是对进行探索的召唤。假如这个世界需要我去做任何事情,它需要的只是让我帮它进行探索。它并不需要我来帮它解决问题,治愈创伤,改变世界,等等。

这个世界向我们发送着大量进行探索的邀请。但我们过度复杂化了那些邀请。我们在本来简单的探索进程上叠加了额外的需求层面。我们想要大量金钱。我们想要美好关系。我们想要健美体形。

它就像被邀请参加一次婚礼,你却为各种问题感到压力重重。我该穿什么衣服?还有谁将会在场?我该带上什么礼物?这些细节问题会自行及时得到解决。担心那些需要并不合适,而且错失了参加这种活动的本意。

许多人都在宣称:我需要赚钱,打造健美体形,吸引美好感情关系,回馈世界,最后也许在退休时,花一点时间去探索我想探索的事情。

但若我们能直接前去探索,不再制造停滞状态,就会发现在行动过程中,这条探索之路本身便拥有丰富资源,我们的身体能胜任各种挑战,最美好的感情关系也会自然流入我们的生活。通过不将它们视作先决条件,我们反而收获了这些先决条件。

当你发现自己正用无穷无尽的“必须条件”,在探索之上叠加各种需求时,请暂停一下并问自己:“我正在推迟何种探索?”

当你的所有需求都得到满足,自己准备开始毫无索求地生活时,你那时将会做什么?为何不现在就做,让你的各种需求在探索途中获得满足?

当你充满索求,这个世界看起来也会充满索求。若你有着各种索求,其他人肯定也有索求,因此整个世界必定就是充满索求的地方。于是你的生命变成了一个满是索求的堡垒 — 你需要从自己身上获得满足,需要从这个世界获得满足,人们需要从你那里获得满足,这个世界还有各种未被满足的需要,等等等等。

但如果那些需求仅仅是种概念想法,将会怎样?若你其实在通过自己的现实世界投射出各种需求 — 而且是毫无必要的的需求,又会怎样?

要是探索根本没有先决条件,将会怎样?要是你根本不必先做其他任何事情才能进行探索,将会怎样?要是你可以直接现在就去探索,将会怎样?要是通过探索过程,你最终也能满足自己的所有需求,又将怎样?你在探索时甚至很可能不会注意各种需求;它们根本就不是问题。你将过于沉浸在进行探索的享受之中。

当我们全身心地进行探索,不再纠结于各种需求,用一个简单干脆的“好!”,而非“好吧,但…”这种话去回应生活的召唤,那么,生活也将用“给你接着!”,而非“好的,我们会等你做好准备。”这种推迟,来做出答复。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