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自主的精神生活

请让我用问答形式,怀着也许能帮你探索出属于自己的精神道路的意愿,来分享一些关于清醒自主地探索个人精神层面的想法和观点。

为何采用精神生活这种说法?

我用精神生活这个词汇,来指代你当前对整个宇宙存在,以及自己作为一个拥有清醒意识的生命,在其中所扮演角色的个人理解。你是谁?你是什么?你发现自己身在其中的这个现实世界又是什么?

文字词汇只是个标签,所以请不必对字词过于纠结,或在它上面附加太多思维包袱。词汇背后的概念才是真正重要的内容。你可以把这个同样的概念说成是你的生活哲学,人生的宏大图景,生命的意义等。

我们到底是什么?我们是有着思维能力的实体生命?还是精神性的存在?

我们就是我们让自己成为的那种事物。

从一种视角来看,我们都是独立个体。从另一个视角来看,我们又可以把自己看成联合在一起的整体。

请想象一张无比巨大的铝箔,上面布满数以亿计的微小压痕。作为个体我们都是那些独立的凹痕。但集合起来我们就是整张铝箔。你可以选择采用其中任一视角,或在两种视角间来回切换。

作为一个个人,你的力量是有限的。你只是其他凹痕之海中的一个凹痕。但你在整张铝箔中拥有一种有趣视角。其他凹痕都看不到你能看见的一些景象。其他凹痕也无法用相同方式来体验这张铝箔的样子。所有这些独立凹痕的集合视角,才能形成整张铝箔对自我的认知。作为个体,我们在帮助这个现实世界理解它自己。

然而,通过整张铝箔的视角去行动时,我们会变得强大有力得多。我们对这张铝箔的理解越好,就越能清醒自主地创造出可以影响其他凹痕的漩涡与涟漪。但为了实现此事,我们必须学会用超越个体层面的视角来思考。

这些凹痕存在的主要原因,就是帮助铝箔理解自己。我们的更伟大使命或目的,就是去探索这张铝箔。而铝箔宏大广阔,几乎无边无际。

我们有多强大?

作为铝箔上的一个凹痕,你并没有多么强大。凹痕层面上的思考无法召唤出太多流动能量。

这本身并非一件糟糕的事情。限制自身力量可以帮我们专注于深度。我们可以在自己的体验上坚守足够长久,对它们进行透彻探索。

在微小的探索事物上投入太多能量,就像在一个灯泡上通入太大电流。你将烧穿灯泡,之后失去光亮。

当我们在个体层面的清醒意识上投入太多能量时,那股能量之流将被极大削弱。这种削弱了的能量之流会创造出暂时的稳定状态。在这种层面上发生的改变将进展缓慢。我们还会在恐惧、愤怒、担忧、抱怨、怀疑和其他阻力形式上浪费过多能量。

有些人仍可在这种层面上获得不错的能量之流,很大程度上是通过消除各种抵制阻力做成此事。但大部分人,只会在个体层面上体验到虚弱的能量之流。他们可以捡起一柄勺子,但无法移动一座大山。

大幅提升你的力量有可能做到,但为做成此事,你必须停止从个体层面进行太多思考。你必须学会通过更宏大的整张铝箔,来思考和接通其中能量,而非仅仅通过你自己的那块凹痕。当你学会这样做时,就将获得在之前看来,似乎超出个人触及范围的体验入口。各种麻烦问题会开始溶解,解决方案却似乎能凭空显现。你将拥有超出自我最佳想象能力的经历体验,而且习惯这种生活可能需要花上一些时间。

提升你接入更多能量的能力有两种基本策略。光明使者型策略寻求通过铝箔,面向其他凹痕接通能量。暗黑使者型策略寻求从其他凹痕那里,朝自己吸取能量。两种道路将导向同样的结果,因为光明使者和暗黑使者都必须学会通过铝箔来接通能量。而要做成此事,他们都得让自己与协助铝箔理解自我的更伟大目的,保持和谐一致。从个体角度看,他们也许显得相互对立,但在更深入的层面上,他们都与对存在本质进行探索相一致。因此,当一位光明使者和一位暗黑使者亲自相遇时,他们很可能会有某种程度的相互尊重,因为他们各自理解对方的行为目的。但双方也理解这些探索形式都处于暂时阶段。

利用《星球大战》的比喻来说,世间不存在光明一面或黑暗一面。世间只存在原力,它就是流贯在铝箔上的能量。但我们能暂时约束自己使用这种能量的方式,从而强化自身专注力,去了解它表现出的细微差别。

若你想作为个体来接入更多力量,你的第一步行动就是决定去探索力量。每种探索都将带来不同结果,包括对力量的探索。若你能更好理解并主动邀请因探索更伟大力量而产生的各种结果,你就能提升自己生活中的力量之流。

一个人主动邀请去探索更伟大的力量,并在这个方向上有了某些体验,然后受到一番惊吓后缩回原来的位置,是很常见的事情。你可以期待自己会经历多轮这种体验,因为有些行动步骤要求你同时升级自身的思维、感受、信念和期望。要想接入更伟大的能量之流,你也必须变成一个更好的导管。有时你需要暂停下来,进行反省,重新构建你对现实世界的整体模型。对你而言在较低能量层级上视为真实的事情,在更高的能量之流下可能就不再真实可靠。那些曾经坚固稳定的事物将变得更易锻造。你的旧行为也不再能产生同样的结果。

若你打算去探索力量或其他任何事情,请尽最大努力做出自己独一无二的探索。过于相像地复制或重复其他某个人的经历体验没有多大价值。请寻找你用于表达力量的独特方式,这样你就能为我们的集体探索增添价值。

我们是易朽还是不朽的?

两种都有可能。

你甚至能让自己的一部分不朽,另一部分易朽。

我们都正在探索所有这些方面。

你可以清醒自主地选择个人存在的哪些方面是你想要探索和体验的。或者你可以保持被动,不做任何清醒选择,各种选择将自动为你做出。

若你还不确定自己是易朽或是不朽,那么整个铝箔 — 这个宇宙 — 将为你做出选择。当你死去时,你便会发现这个宇宙对你做了什么决定。

但是,若你想清醒自主地创造出有限或无限存在的个人体验,就请将你的能量接入自己所渴望的那种体验。

你越是清醒自主,越是强大有力,就越有高超能力,去影响你体验这种个人存在的方式。因此开始这种做法的一个好途径,就是将更多能量接入清醒自主的生活。这会给予你更多力量,做出属于自己的人生选择。

我们会进入轮回,活出多重生命吗?

若你想要如此,便可这样去做。但进入轮回并非必须选择。生活还有更宽广的探索可能性,而非只是一次又一次重新轮回成一个人或一种动物。你可以选择作为非实体的生命存在一段时间。你也可以变成虚无。你可以探索神一样的存在。你也可以进入梦境一般的状态。假如你想,也能够成为幽灵鬼魂。只要你能想象得出,你就可以进行探索。什么存在形式对你有着吸引力?

再次强调,若你不运用个人力量为自己做出清醒选择,那些选择将自动为你做出。你已经能在人生中看出这种事情会如何发生。当你为自己做出选择时,便可参与到引导自身经历体验的过程中。由于你的力量有限,通常无法完美控制个人经历,但你可以影响它的最终结果。

在你没有做出清醒选择的任何地方,那些选择都将自动为你做出。有时它会以其他人给你做出的选择呈现,还有些时候各种事件,似乎会基于偶然、巧合、同步性,或运气的形式发生。

若你喜欢轮回成为一个人的想法,而且你采纳了这种人生信念,你就可以按照自己渴望的程度拥有那种体验。最终你将对这种信念感到厌倦,而选择其他某种存在体验。

有些问题为何会折磨我们?我们有时为何会陷入挣扎之中?

我们都在探索存在的不同方面。请把这些经历体验想成已经分配给我们的任务。所有经历本身并非糟糕问题。它们就是我们该去拥有的经历体验。我们正在一起探索存在本质,并对它进行学习了解。有些探索十分容易。另有一些则充满挑战。那就是探索的本质。

这种探索的某个部分是惩罚还是奖赏,其实就是视角问题。一位探索者抵制接受的事物,另一位探索者可能会主动欢迎。

会令我们陷入困境的事情,就是去抵制来到我们面前的经历体验。这种抵制便是对我们力量的滥用。你本是一个充满力量的生命,但当你抵制眼前出现的事物,就是在将个人能量专注于你所抵制的对象,从而使其永久存在。你正让自己丧失力量,并束缚能量之流。你所做的事情,等同于精神层面上的静力锻炼,就像让两只手掌相互使劲推动彼此。那会得到什么结果?大量紧张感受。

你的力量会被你的注意力引导。你有能力去引导和专注个人注意力,而且这是某种你可以通过持续练习改进的事情。你可以将自身注意力从令你烦扰的事上转移开,重新专注于(通过个人想象)你更渴望的经历体验。

你可以成为我们集体探索的受害者,也能成为一名清醒自主、积极主动的参与者。我们存在于此的意义就是来探索和学习。若你感觉自己被分配了糟糕任务,或许你之前就没有清醒主动地要求获得那些更好任务。你曾有意主动进行过哪些探索?若你并未挑选自己的任务,我们所处能量场的集体行动仍会向你发送任务。但那些任务也许将并非你喜欢的,所以你在完成它们时可能就十分缓慢。

挣扎感受会为我们提供关键教训。挣扎的意义就在于教你停止把个人注意力放在你并不想要的事物上。你越多犯这种错误,用自身力量来反对自己,你就将收到越多惩罚。你用自身能量制造越多抵制,你就将吸引到越多需要抵制的经历体验。不过这类惩罚在很大程度上都是自己造成的。当你准备好获得超越这类惩罚练习的进展时,便可自由向前行进。

这种情形也有光明的一面。当你挣扎时,你仍在帮助我们进行探索。你只是碰巧在探索挣扎体验。但你不必把整个人生都花在挣扎上。探索挣扎终将给你一种对流畅生活的更强烈渴望。你越是挣扎,你就越会渴求并邀请获得流畅生活体验。

你是否准备好了体验流畅生活,还是依然热衷探索挣扎?请别推想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挣扎会锁定并固化你生活的许多部分。挣扎要比流畅生活进行得更加缓慢。若你邀请流畅生活,就是在邀请改变,然而并非每个人都准备好了体验更快速率的生活变化。他们更愿困在挣扎的固化状态更长一段时间。

你如何继续前进?请停止抵制挣扎的阶段。臣服于你的挣扎。若你想更快和更有力地穿越这个阶段,就请分享你在经历这个阶段过程中学到的挣扎教训。联系其他挣扎者并相互比较注意事项。像个真正的探索者那样,去实践你对挣扎的探索。

我们为何有组织性的宗教?它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许多人生来就要去实践一种组织性的宗教,这是他们进入精神生活的基本途径。他们学到和实体存在相比,生命还有更多内涵的观念。宗教的真正目的,就是作为精神探索的一般性出发点。并非每个人都需要这样的出发点,但拥有这样一个出发点,也可以很有用处。我们都必须从某个地方开始出发。

世界上的主要宗教,都由内容繁多的概念想法和实践方式组成,存在供你探索的不计其数分支和变体。

说你信仰一种特定宗教,就像说你信仰互联网一样。这样说也许挺有趣,但它并无太多意义。许多宗教拥有的文字你花一辈子也读不完,而且那些文字本身还彼此矛盾。请询问两个有着相同宗教信仰的人士,他们真正相信什么 — 或者成为那个宗教的一员意味着什么 — 你将得到各不相同的答案,倘若幸运的话,两者还有些彼此重叠的模糊概念。

例如,若有人告诉你他们相信圣经,就请问对方他们所指的是200000到400000已知圣经版本中的哪一版。所有这些版本中没有一版是原始文本,而且在一些关键点上,这些不同的圣经版本还彼此矛盾。

我们的许多宗教文本都是基于国王法庭的记录传承而来。当这些法庭被召集起来进行一些有趣的哲学讨论时,他们有时便会记录下自己最喜欢的想法和故事。随着时间过去,这些内容便演化成了更大的文集。这些文字会自相矛盾,就是因为那些法庭本身会表达出各种各样的观点。

这个世界拥有多种宗教和不同信仰系统的一个好理由,就是它会繁衍出许多类型的探索选择。每种主要宗教之内的信仰多样性,和各大宗教间表现出的多样性,很可能都差不了多少。倘若现实世界鼓励存在丰富多样的精神生活起始点,那么我们会找到探索的众多可能性就理所当然。

使用宗教作为精神生活的起始点,其意义并非要你大批吞下它的各种信念。不过这反正也不太可能实现。其意义在于让自己暴露于某些核心观念之下,然后利用那些观念助力属于你自己的探索之旅。

与其用一种客观态度询问什么才是真相,不如问你自己想要进行何种精神探索。

若你想探索身为一名罪人,寻求宽恕,并接受救赎的概念想法,你可以这样去做。若你想祈祷、冥想,或履行各种宗教仪式,你也可以这样去做。若你想一同忽视所有宗教,你同样可以这样去做。

鉴于宗教的核心本质,它们对精神问题的回答在客观上并不可知。你甚至没法证明这个现实世界是不是某种梦境。若你甚至不能证明自己是否身处梦境,你也就没有希望为你的精神问题获取客观答案。所以宗教的意义并非为宏大问题提供真实答案;在这件事上,宗教的过往记录简直就是个笑话。当我们把宗教看成对真相的追寻时,就会碰上各种各样的问题和冲突,因为没人真正知道这个现实世界的真相,尽管我们可以很好地假装自己知道此事。

若寻求精神真相是条死胡同,我们还剩下什么可以追求?我们剩下的,就是精神探索和体验。我们没法知道这个现实世界的本质真相。但我们可以去探索它、体验它,并帮助创造它。

宗教的目的就是给你一个出发点,让你作为一名探索者去引导个人经历体验。通过为你指出一个普遍方向,并告诉你做这做那,还有其他事情,宗教便可让你开始精神探索之旅。当你感觉做好了准备时,就可以转换到清醒自主,自我引导的探索上去。

这世上有上帝吗,还是没有?

假如想要,你可以创造并探索上帝存在的体验,但你并非必须如此。

在这个现实世界中,我们正创造和探索着所有人生可能性。我们中的许多人正创造和探索着一种上帝存在的人生体验,还有很多人正在其他地方进行探索。

有些人探索着有人身的上帝。另一些人探索着不存在人身的上帝。一些人探索着外在的上帝。还有些人探索着自己体内的上帝。仍有许多人探索着没有上帝存在的世界。

我们中有些人探索的信仰会说:我们都是对的,其他所有人都是错的。另一些人探索的信仰会说:从根本上,大家都赞同我们在内心最深处的精神信仰。

有一件事清晰无误:这个现实世界想要探索自我。只要我们能想象出一种可能性,我们就会去探索它。若我们能展望出一种信仰系统,就有某个人会去创造它,而且它会吸引人们前来探索。

你想探索一种包含上帝或众神的现实世界吗?倘若如此,请自由行动并创造那种现实。让你的上帝像你渴望的一样真实。否则请去创造其他某种现实。

我们如何能在此生感到安全和可靠?

请信任宇宙。信任这个现实世界。信任当前的存在。从终极意义上讲,没有别的道路。

你要么会信任这个现实世界,要么就是不信。若你不确定,那就意味着你不信。这种信任要么是绝对的,要么就荡然无存。中间没有灰色地带。

你无法用科学方法来做出这种信任决定,因为科学方法要求你必须首先理解这个现实世界的本质,而它又是不可知的。我们没法知道整个现实世界是否仅仅是某种形式的梦境。你只能去学习研究什么在通过铝箔流动和实现,但你没法直接靠自己来理解整张铝箔,至少不是通过客观科学的途径。此处的挑战就像你在睡觉时研究并了解你的大脑。通过你的梦境,你也许会学到一些关于自己大脑的知识,但你没法直接在梦境世界里了解大脑本身,因为你就困在大脑模拟出来的环境里。你在大脑内部所做的任何科学实验,都只是梦境科学。若你推断这个梦境世界就是真实客观的环境,你的推想其实在创造这种体验。当你做梦时,你无法了解大脑的真相,因为大脑模拟出的景象,能让你陷入想要弄清此事的无穷无尽的循环体验中。所以你能在梦中所做的最佳选择,就是变得清醒自知,可以意识到你正在做梦,然后再到梦中世界探索。请成为一个更好的做梦者。

你仍能在梦境世界里研究并探索科学。只是请意识到你正研究的是梦境科学,因此你的探索发现实际上并非客观观察。在梦境世界里,观察和创造这两者无法分开。

若你相信宇宙是个纯粹客观的空间,那么根据定义,你就是个物体。作为一个物体,你能被压碎、燃烧、破坏,等等。假如被消灭存在,或身体受到伤害,会让你觉得受到威胁,你就永远无法在此地感到安全。你将感知到针对自己的各种威胁。你在各种形式的伤害面前,永远会感到脆弱不堪。

若你确实信任这个宇宙,那么不管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你都会推想无论宇宙向你发送什么结果,从终极意义上讲,它都是为了你的利益。你会推想所有事件和体验都有着积极正面的目的。但为了拥有这种体验,你需要创造并探索非客观性的宇宙体验。

你可能仍会不时对某些事件感到沮丧或有负面反应,但当你身处个人最佳状态时,你会宽恕和信任这个世界。这样做并不容易,但若你和这个现实世界的核心关系是充满信任,那么你将永远给它无罪推定,即使实现这种状态要花上你一段时间。

一份基于信任的相互关系能给你带来一些好处。你将更少用自身的力量来反对自己。你会在所有地方寻找经验教训,因此也将找到更多经验教训。你会对生活拥有整体上的积极和乐观愿景。你将甘愿去冒更多风险,尤其是在进行那些精神探索时,因为你能看出自己与现实世界自然流动的本质和谐一致。

你还将拓展出一种成熟态度,理解短期挫折经常并非像它们所表现的那样糟糕。一次明显的挫折,也可以成为一次强大的成长体验,最终丰富你的生活并添加到你的探索经历中。在回首过去时,有多少人曾说,得过癌症就是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最好事情?或者一次离婚?一次破产?

别把一次经历太快打上消极、有害或讨厌的标签。若你信任这个宇宙,就会发现成长和探索体验到处都是,包括那些你最不期望发现它的地方。

你想创造并探索一个自己完全彻底,不可动摇地信任的宇宙吗?还是更愿探索一个你对它抱有怀疑的宇宙?每种选择都真实有效。

我们为何会死亡?死亡为何会存在?

为了让生命作为某种无比宝贵的事物而存在,它的反面也必须存在。我们无法在拥有生命概念,并感知到它是充满价值的事物时,却没有生命缺失和毫无价值的概念。

死亡的重要性就存在于它的概念之中,而非作为一种最后期限,或时间线上的某个部分。死亡就像一个要我们现在就痛快生活、尽情探索和充分体验的提醒物般,晃悠在我们周围。

为了探索一切可以探索的事物,所有人生大门都必须敞开并走过。死亡就是其中的概念之一。

正如我们在探索生命的所有方面一样,我们也正在探索死亡的所有方面。

我们中的一些人走过那扇死亡大门并体验到不朽。

另一些人则走过那扇大门并体验到轮回。

其他人走过死亡之门并进入天堂… 或地狱般的体验。

还有些人走过那扇大门并体验到绝对的虚无和瓦解。

与其试图预测你在死后会发生什么,不如考虑利用自身力量来选择你的偏好。不要成为生活体验的受害者。而去创造你想要的体验。

你想在死后发生什么结果?

你想进入轮回吗?倘若如此,你愿意重新开始一段没有前世清晰记忆的生命吗?

你想保持不朽状态吗?

你更喜欢完全泯灭于存在的状态吗?

你永远都可以在自己想要的任意时刻更新个人偏好。在你渴望的任意时刻改变自己的主意。

我当前的偏好是,自己想在死后继续存在。我如此强烈地热爱学习、成长和探索,因此至少目前,我并未感到有任何欲望,想在身体逝去后停止做这些事情。我还喜爱和其他共享这种渴望的清醒生命交往联系。不过我很可能不想重新轮回为一个人类。我很可能对探索其他存在王国充满好奇。

假如宇宙是客观的,我实际上会在死时噗的一声没了,我也不会为此心怀担忧。但我不认为我们活在那种类型的宇宙里。我的体验和探索表明这个现实世界更接近于梦境本质,因此死亡(至少部分上)是某种我正创造的事物,而非独立于我存在的事物。倘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么利用自身力量,以自己想要的方式创造死亡就非常重要,而非毫不清醒地将自己设定去创造一种并不渴望的死亡体验。这种不清醒的活法,和人们误用自身力量来反对自己,使日常问题永久化的形式如出一辙。创造出自己并不渴望的死亡,和从事自己并不渴望的工作一样,属于同一类问题。

我选择将死亡看成一个毕业典礼。它是转变到另一种存在状态和另一个存在阶段的仪式。我还可以继续影响自己下个存在阶段的最终结果,就像我能够决定毕业之后该做什么一样。

我感到当某位认识的人逝世时,自己在练习这种观念上做得挺不错。两个月前,我的朋友Morty Lefkoe过世,毕业到了另一个存在阶段。我并未感知到他就像噗地一声消失在这个世界里。我很难对他… 或其他任何朋友的过世,感受到一种损失。在他们去世后,我只是会用不同的形式和他们的能量交往联系。对我而言,他们依然全都存在。我没法再给他们身体上的拥抱,但我仍能给他们精神/能量上的拥抱。我仍能创造出和他们沟通交流的存在体验。我依然能够爱着他们。

我可以在这些人去世时,选择让他们完全消失在我的现实世界里。或者可以探索一种和他们交往联系的不同方式。我选择探索后者,因为我发现这样做会令生命更加丰富和充满力量。

我也认为个人死亡可能会被推迟一段时间。这个现实世界似乎正进化出某些令人神往的可能性,能让我们的实体寿命,远超大家以往所认为正常人寿命的范围。我发现尤其有趣的是,随着自己成长到对死亡的概念变得越来越舒适自在(从而减少了自己对它的恐惧),我的现实世界似乎也在朝着身体死亡可能被长期推迟的方向前进。这种事情简直就像身处一个梦境世界。

在内心深处,我期望自己会在已准备好离开此生,继续前往另一个世界时去世。至少这是我的本意。但若死亡出其不意地来临,我也不会为此责怪这个宇宙。我的宇宙也有着一种幽默感,它看起来肯定很享受各种出其不意。

人类之间的交往关系有何意义?

其他人是我们的共同探索者。我们都是同一张铝箔的一部分,在帮助现实世界探索它自己。这种探索的一部分就包括我们人类彼此之间的互动交往。

人类之间交往关系的所有可能性都正在被探索。

这包括在相互交往时带有爱意与柔情… 平和与融洽… 强迫与冲突… 或强奸与乱伦。

我们可以相互赞同。我们可以发生冲突。我们可以彼此拥抱。我们可以打架搏斗。

我们可以探索合作。我们可以主宰与服从。我们可以探索力量与无力。

我们可以赞成或拒绝这些交往互动的任意方面,我们也可以探索和体验他人的赞成与拒绝。

我们可以探索获得奖赏和遭受惩罚。

我们可以彼此评判,我们也可以互相原谅和接纳。

我们可以探索交往联系,我们也可以探索独处孤寂。

我们可以给予。我们也可以索取。

以上内容都真实有效。我们正探索着所有事情。

若你对如何与他人交往没有特别偏好,这些选择将自动为你做出。假如什么都不做,你的社交关系就会自行得到安排。这是一种完全有效的选择。

若你想要探索当前交往安排之外的选择,你完全拥有发言权。你可以清醒主动地选择想要探索什么,你也能学会在那种方向上接入更多能量,来将其创造实现。你可以影响自己的社交体验。

我发现这是在探索上特别丰富多彩的领域。我尤其享受和其他将自己视为清醒探索者的人们一同探索,理想情形就是双方可以当面进行探索。

我们为何是性欲生命?

性欲是将我们连在一起的一种方式。当我们感到一种朝向彼此的吸引力时,我们便会更多地连接、互动和交流。无论我们是否真正去做任何性事,这种情形都会发生。

现实世界探索着所有可能性,因此一些人有着高度性欲,另一些人则在很大程度上无性无欲。不论人们能在性方面做出何种探索,我们都正做着那些事情。

我们也在性活动的整个范围内探索着赞成与谴责体验。你能说出存在一种性表达形式,会没有追随者和诋毁者吗?

面对那些否定了我们的人们,我们甚至还探索着否定他们的体验。

你在此又渴望何种探索?

你想和一位伴侣探索单一性关系吗?还是想和一系列伴侣进行探索?与多位伴侣进行开放探索对你有吸引力吗?

你想探索某些怪癖式的可能性吗?你想探索自认为平淡或普通的体验吗?还是想深入研究你认为淘气或不同寻常的体验?

你是否更喜欢节欲的生活道路,这样可以把更多能量投入到非性方面的追求上?

所有选择都真实有效。

性探索的另一个价值是,通过和他人裸露交往,我们可以提升对微妙能量的敏感性。许多对性欲进行过探索,尤其是和多位伴侣有过性交往的人们,发现自己遇见身体上看起来很有魅力的对象后,双方能量之流却让他们感觉依然关闭。某样东西处于缺失状态。他们常会说出像这样的话:“双方的内在联系就是不在那里。”这导致人们会放慢交往,专注于彼此关系的能量、精神和情感方面。当一份关系中的能量顺畅流动时,交往体验的整体愉悦感就将得到极大加强,甚至当你和对方没有性方面的交往时也是如此。

你可以在身体上与某人一同裸露的同时,依然在你的思想、感受、欲望和意愿上全面掩盖自己。若你想拥有更佳性体验,关键就是毫无保留地暴露自我,并和那些也能如此的伴侣们交往相处。大家在一起时能够完全彻底地彼此裸露。

当你通过性探索学到全然暴露自我的价值后,你也将看出降下个人抵制,臣服于生活全部体验的价值。

我们为何有法律?

法律和规则为我们的人生体验增添了丰富性。对于你喜欢探索的任何事物,你很可能会在某个地方找到反对它的一条规则或法律。这给了你额外选择,可以在规则约束下进行探索,或在那些限制外进行探索。你可以成为一个规则遵守者,或一个规则破坏者。

哪些规则是你想要遵守的?哪些规则又是你想违反的?

你认为哪些规则是公平合理的?你尊重这些规则和法律吗?

你又认为哪些规则不合理?你会高兴地违反这些规则和法律吗?

遵从规则的感觉如何?破坏规则的感觉又如何?野蛮地违反那些规则感觉如何?创造你自己的规则… 然后遵从或破坏它们,感觉又如何?

通过堆加额外后果,规则和法律给我们的探索增添了复杂性。我曾在晚上以130迈(时速209公里)的车速,在加州101高速上开了至少一个小时。而那段高速的限速是55迈。我探索了超速驾驶一段时间的兴奋感,然后又探索了被交警拦下并收到250美元超速罚单的后果。

当你违反一条规则或法律,并因此得到惩罚时,感到刺痛就是整个体验的一部分。

当你违反一条规则或法律,并逃脱惩罚时,那种淘气的奖赏感也是整个体验的一部分。

在这个现实世界中,我们探索着各种行动和后果。我们探索着奖赏和惩罚。我们探索着好运和坏运。我们探索着逃离和面对审判。我们探索着逃脱和再次被捕。我们探索着报应和平反。我们探索着第二次机会和Three Strikes(“三振出局”,是指第三次犯有暴力罪的犯人被判终身监禁,而且不得保释。译者注)。

我喜欢世上存在规则和法律,因为它们让我更能在特定主题上意识到自身的想法。当碰触一条规则或法律时,我便感到需要暂停下来,理清自己对做出这个决定的感受如何。当存在更多危险后果时,我就更可能仔细思考个人决定。

存在法律和规则的另一个好处,就是若你打算服从其中大多数内容时,它们便为你的决定创造出一个边界框。这能帮你更好地实现专注,这样你就不会迷失于无穷可能性的海洋之中。当我们能缩小做出决定的空间时,就更容易做出好的决定。

我还喜欢法律和规则帮我探索出个人胆魄和勇气。当碰上自己不赞同的规则或法律时,我便决定突破它并清醒自主地违反它,甚至在自己接受这样做可能会有相应后果时也如此。随着实施个人决定,它能帮我感到更加强大和勇敢。

有时你还将面对那些并非不合法,也没有违反任何书面规则的决定,但它们仍可能违反社会或家庭传统。你也同样能自由遵从或违反这些规则。

我把规则和法律看作现实世界的交通警察。它们指导着一些人去探索一个决策点的某一面,同时其他人则被指导去探索这个决策点的另一面。许多情况下,我都能看出这些法律存在的好理由,因为它们能帮我们平衡对这个现实世界的探索。若我们将自己看成现实世界进行自我探索的资源,那么规则和法律就是资源配置的一种机制。

我们为何拥有独特个性?

你的独特个性就是一个体验过滤器。由于你的个性独一无二,它便可帮你创造并探索独一无二的体验。即使当大量人群同时经历相同事件,他们的独特个性也能创造出对这个事件范围宽广的不同解读。这为我们的集体探索增添了宽度和丰富性。

若你想成为一名更好的探索者,请强化你的个性。拥抱并提高你的独一无二性。与一种人云亦云的视角相比,独一无二的视角才能为我们的探索增添更多价值。这些类型的探索者们通常也会收获最佳人生安排。

我们如何能创造并体验更多富足感受?

首先,请看出富足并非某种你无法真正在个体层面创造出的事物。你没法只通过人类层面的因果关系,获得进入富足状态的途径。它本质上并非赚到足够多的钱,或获取足够多的财产这种事情。若你感觉自己现在拥有的还不够,并去增添更多事物,你依然不会感到拥有的已经足够。你索取得越多,你想要的就越多。

富足是你接入个人能量方式的结果。若你把个人能量接入匮乏感受,你就会吸引到更多匮乏事物。匮乏也是完全可以去探索的有效事物,所以假如那是你能量前往的方向,你就将体验到充满匮乏的存在状态。我们中必须有些人去探索匮乏,假如你的能量已流向那个方向,就不妨帮我们完成这项任务安排。

若你抵制匮乏,只会引导更多能量进入其中,因为要去抵制它,你就必须思考匮乏,并产生对匮乏的厌恶感受。你的想法和感受都会与能量相通。所以若你想停止创造匮乏体验,就需要停止给它喂养能量,这也意味着你必须停止纠缠其中。你还需要开始将能量接入匮乏之外的其他事物。

我在这件事上的做法,就是深入理解当抵制匮乏时,我只会让它变得更加强大。所以我开始去做相反的事情。我开始对它充满感恩。我开始欢迎它的存在。我想象自己在作为一个只有很少,或没有财物,不仅破产,还无家可归的人时,仍能去过一种精彩美好的生活。当然,某部分自我仍会在内部抵制这种想法,但我通过发出相反频率的信号来不断抵消那种内心抵制。

这就是如何消除匮乏体验 — 或其他任何你一直在创造和抵制的体验的方式。与跟那种体验挣扎搏斗相反,你转而欢迎和拥抱它。请臣服于它。将它视为一种乐趣。

请停止尝试用你的力量去抵制已经出现的潮流。你抵制得越努力,宇宙的反推力也会越大。若你接收到匮乏结果,又想抵制推回这种结果,那样做只会让你一直陷于困境。

与其逆流而动,不如顺势划桨,至少请在开始时如此。用这种方式你会行进得更快,而且你的能量将加倍放大,因为自己从原先存在的流势中积累了速度。所以若你困于匮乏状态,就请痛痛快快地接受它。让它存在于那里。让你自己彻底体验匮乏感受。假装这就是你此刻实际想要体验的经历。

只是这种做法就将提供巨大帮助。若你以正确态度这样做,便将感受到一种解脱感。你会感到更加轻盈。你还可能开始嘲笑自己,以及当前的处境。人们可能会认为你已经有点疯了。但你会感到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你会感到终于回归了自身力量之中。

一旦你感到自己不再抵制匮乏体验,便可开始将个人能量引向创造富足体验。你可以通过驾乘自己用匮乏体验创造出的积极能量之流,并开始慢慢转向,来创造富足体验。请别立即调转方向,逆流划桨。你可以先开始朝岸边推进一点。

实现转变的一种伟大方式就是练习感恩。看出已存在于自己匮乏体验之内的富足种子。开始感激你能感激的一切事物。感激你吃下的每口食物,呼吸的每缕空气,他人的每次微笑。外出散步并感激自然的美好。看出你已经过着多么富有的生活。

无论何时出现反面想法,请尽最大努力允许它存在那里。感谢它存在于此。原谅它的出现。为拥有这种想法而自嘲。但不要抗争它。不要和它争吵。不要抵制它。

若你做足了这种感恩练习,终能进步到超越匮乏并探索富足的状态。可以注意到匮乏和富足都是真实有效的探索非常重要。在试图将匮乏体验看成错误之事的同时,去邀请富足体验的出现就十分困难。若你试图把匮乏看成错误的事情,只会在其中接入更多能量,很有可能将一路拖着它前进。

匮乏体验的一个好处是,它能帮你专注。若自己只有很少机会,你的选择就不会复杂。而在富足一侧,你可能有着更少限制,但你也需要更善于专注自身能量,而非让现实世界帮你实现专注。你擅长在没有太多帮助的情况下专注个人能量吗?若非如此,再多去体验匮乏状态一段时间可能就是明智选择。

我发现当能保持专注,正确引导个人能量,并像个清醒自主的探索者一样,去过自己渴望的生活时,匮乏体验就会呆在岸边,而我的日常体验也会充满丰富和充裕感受。我的各种需求都能得到满足。我会存在于一个选择众多的现实世界里。我过的生活自然流畅。资源和机会能相对轻松地呈现而出。

但当我开始漂移不定,个人专注变得模糊,有时便会感到匮乏信号就在踢自己脚后跟。假如我想继续在富足的王国中进行探索,匮乏信号便可作为一个温和的提醒物,让我保持个人专注,有意去接入更多积极能量。我感激拥有这样一种提醒物,可以让我专注生活并保持积极能量顺畅流动。

能量喜欢向着那些能够接入,并愿意清醒自主地接入它的人们流动。当人们缺乏意愿和能力时,能量就会流向其他地方。

我们为何有战争?

我们拥有战争是为了探索冲突。这种体验也会添加到我们的集体探索中。

有些人选择探索冲突。另一些人选择探索和平。还有些人在探索成为战争的主体,另一些人则在探索成为和平的主体。

难道有些人不是在并不情愿的情况下也成了战争的受害者吗?是的,许多个体都接收到了这样的任务安排。还有些人成了和平的受害者。我们也在探索获得我们所渴望的事物,以及得不到我们所渴望事物的体验。

集合而言,我们正探索着所有这些事物 — 暴力以及非暴力都有。

若你关心自己想去探索哪一侧生活,就请把你的注意力放在你想探索的那个方面。若你想帮助并安抚战争中的受害者,就请将你的注意力放在那里。若你想抱怨战争并宣告:“应该有人对战争做点什么。”那就请把你的注意力放在应该做的事情上。

什么事情在向你发出召唤?你又想要探索什么?请做出决定,然后放手去探索。

对于探索面向所有生命的非暴力态度,我感受到了强烈共鸣,所以在大部分成人生活阶段,自己都一直在探索纯素主义的生活方式。我还选择不拥有任何枪支。我几乎每天冥想,而且在许多冥想过程中,我都专注于宽恕。所以我能驱散任何面向他人的负面感受。除此之外,我还会想象向着全世界发出幸福快乐、平和宁静与充满爱意的意愿。这能带来任何不同吗?它给我对这个世界的感受带来了不同,而且由于自己在感化这个世界,它很可能也确实感染了我在这个世上创造的涟漪影响。

我选择用这种方式去探索的一个原因,就是它帮我强化了自己的个性,还有我接入能量的能力。作为生活在一个非纯素世界中的纯素主义者,我已经学会了做出属于自己的决定,并趟出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归功于这种决定,这个世界正不断提醒我,自己在清醒自主地创造人生经历。即使像走进一家咖啡馆这样看起来平凡的生活经历,也能让我暴露在丰富的提醒对象面前,让我明白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个体,拥有属于自己的价值观、想法、感受和信念,而且我选择了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我发现这是对实现清醒自主创造的出色训练方式。

我也尊重犯罪、暴力、受害、虐待,还有人们对过往的愤怒情绪,把它们看作同等有效的探索内容。我和在战争、强奸与其他形式的暴力中受害的人们交谈过。我和犯过暴力罪行的人们交谈过。我和创建慈善机构的人们交谈过。我认为所有这些探索内容存在于此,就是由于它们都为这个现实世界增添了价值。

你可能对暴力有着强烈的批判态度。我也有过这样的感受。事实上,我还大量探索过这类感受。但当前,我并未感到谴责暴力能给这个现实世界增添太多价值。我更愿探索接入能量的其他方式,所以此刻不想在谴责之上浪费太多能量。在自己生命的这个阶段,我从探索普遍性的接纳和臣服上寻找到大量价值。到目前为止,这种处世态度一直都有着非常有趣的体验。

假如我们不关注暴力,我们仍会成为它的受害者吗?

我认为即使大家选择专注于和平,以及对暴力的不抵抗态度,我们仍可能成为暴力的受害者。我看不出在暴力面前,存在任何特殊的豁免权。许多人都会受伤和被杀害。

我确实认为,假如不主动参与争斗,而且不沉溺于受害者的无力思维时,我们便可降低自己遭受暴力的几率。但我不会说我们可以完全消除暴力存在的可能性。

正如这个现实世界在探索合理性一样,它也在探索不合理性。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现实世界想去探索存在的所有方面,而非只是合情合理的那些,难道不是更说得通吗?

公平正在被探索,不公平也是如此。

秩序正在被探索,混乱也是如此。

暴力正在被探索,非暴力也是如此。

你想与这种现实平和相处吗?还是更愿意抵制它?每种选择都真实有效。

从个体视角来看,这种现实可能会令你烦扰。你更愿不成为暴力的受害者,也更愿其他人不必经受暴力的伤害,这种愿望完全可以理解。但让我们也从整张铝箔的视角来看看。假如这个现实世界从不探索暴力,它又如何能获得完整?它必须探索暴力。它也必须去探索非暴力。忽视无知并非它的本质。

我认为作为个体,我们能在此选择的最佳做法,就是清醒自主地决定,要亲自参与这些广阔探索的哪些方面。你想抓起一把枪扮演兰博吗?你想成为一个和平主义者吗?你想在社交媒体上抱怨政治家们吗?你想感到恐惧并担惊受怕吗?你想为难民提供食物、衣服和安慰吗?还是想忽视所有这些,专注于其他某件事情?你在这幅图景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这个现实世界的本质是什么?

假如它可以缩减为一个单词,我想说这个现实世界的本质就是探索。

我的意思是,在本质上对一切事物的探索。

假如有事物能被探索和体验 — 只要它能被想象出来 — 它就将被探索。

你的人生就是这种探索的一部分。

活得清醒自主意味着什么?

活得清醒自主意味着,你选择积极主动地参与到,帮助现实世界探索它自己的过程中。

活得清醒自主意味着,主动答应接受你的精神工作,也就是成为一名好的探索者。

你反正会成为一个探索者。你无法不做此事。你保证会用一种独一无二的视角,去过一种独一无二的生活。即使你拒绝探索,你依然在探索拒绝。

你要么让这些探索内容被发放给你 — 通过其他人、这个社会,或整个宇宙发生的变动 — 要么就清醒主动地为你自己选定这些探索内容中的一些。

你越能够有意主动地决定将如何参与到现实世界对它自己的探索之中,就越能活得清醒自主。

从个人角度讲,我发现这是一个奇妙无比的机会。我们面前有着整个宇宙的探索可能,而且大家都被邀请投身其中去进行探索。它就像我们被邀请来到一个无限大的游乐场中。有些项目好玩有趣。有些项目刺激惊险。有些项目令人害怕。有些项目毛骨悚然。整个游乐场都是给你的一件人生礼物。

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