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世界是客观的还是主观的?

询问人生大问题的好处在于,有时你可以用理性逻辑来回答它们。我成功回答过几个人生大问题,达到了让自己满意的程度,并预想那些答案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改变。

现实世界是客观的还是主观的?

其中一个人生大问题,就是这个现实世界是客观的还是主观的。我最终理解到,当从意识生命的视角提出此问题时,答案将永远未知。即便自己死后保持意识存在状态,能用某种方式觉察感知这个世界,我依然不会知道答案。即使我得以永生,变成自己能想象的最强大全能的生命存在,我也仍然不会知道答案。

我们永远无法用确定的是或否来回答这个问题,原因其实相当简单。因为一个主观现实世界可以模拟出一个客观现实世界,反之亦然。所以我们无法知道在当前的现实世界之下,是否有另一层相反类型的现实世界在包裹它。

若这种包裹效应听起来不太可能,请注意你其实已经在夜晚做梦时体验过它。在梦境里,你便身处主观世界。你的梦中景象应该全都发生在自己的想象世界里。

假如你相信自己醒着的世界是客观的,而你的实体大脑当时正在做梦,那么在你的主观梦境世界之下,便还有一层客观现实世界。在那层客观世界里发生的事情甚至能干扰你的梦境,或能影响梦境的最终结果。当你做梦时,自己的实体身躯有可能发生某些事情。你的梦境世界并未与包裹它的客观现实世界脱离和分开。此外,大脑自身的局限会限制你模拟出来的主观梦境世界的深度。你的梦境世界运行在实体硬件之上 —— 此硬件就是你的大脑和它数以几十亿的神经元。

另一方面,若你相信自己醒着的世界是主观的,也依然不知在其之下是否还存在另一层客观世界。也许你的真实本质,就是一个客观生命,正在梦中创造一个主观的人生故事。但即使你在某个时刻从主观现实里醒来,比如自己在这个醒着的现实世界里死去,你仍然不会知道,在此世界之下是否还存在另一层现实世界。

另一种可能性是,当前现实世界之下存在一层主观现实世界,它正基于自身法则和局限模拟出(或是做梦出)一个看起来客观的现实世界。此种状态很像夜间的非清醒梦境。若你不知自己正在做梦,便会自动限制你能做到的事情。但若你在梦中变得清醒起来,意识到自己正在做梦,你就能在梦境世界里完成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比如腾空飞行、创造人物角色等。你可以自行改变模拟结果。

假如夜间梦境能如此容易地愚弄你,让你以为梦境是个客观现实世界,那么你当前醒着的世界具有相似构造属性,难道不也有可能吗?你是否探索过自己此刻也许正在做梦的可能性?若这种说法在你听来荒唐可笑,你便还没有足够深入地思考过此事。请严肃认真地对待这些问题。作为一个意识型生命,它们有可能就是你问出的更为重要的人生问题。

客观-主观等效原则

主观和客观现实世界永远能彼此转换。它们其实永远不可能相互抵触,就像你的左眼不能抵触右眼一样。它们属于能审视相同感官数据的两种视角。

你永远没有希望去证明某种视角是真还是假,是准还是不准,是正确还是错误。无论是主观还是客观证据,都没有可能证明。若你依然充满疑惑,请花些时间好好思考其中的逻辑理由。对于你臆想出的任何场景,请直接询问下面两个问题:

  • 假如我知道自己此刻正在做梦,会如何解释这个相同场景?

  • 假如我知道自己此刻身处物质和客观宇宙世界,又会如何解释这个相同场景?

你能从客观视角描述的任何事件,都会有等效的主观视角解释,反之亦然。它与你通过左眼和右眼分别观看这个世界的情形相似。你的双眼不会相互抵触;它们只是会从不同视角观察每个场景。

若你从来不知自己是活在客观现实世界,还是活在主观现实世界,那么推断自己是活在其中一种现实世界的做法便非常愚蠢,因为你只是在猜测,而且还可能大错特错。我们没有能基于证据的方式来了解真相。它并非有希望通过任何水平的科学或哲学来解决的问题。事实真相就是无法知晓,它将永远如此。任何意识生命,无论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和觉悟,都永远无法知晓将自己包裹其中的现实世界的真实本质。

因此,同时与这两种可能性和谐一致地生活便合情合理。请通过两种视角去观察自己生活里的关键决定,基于立体视觉的融合视角做出决定。不要把自己限于单一视角。请学会把两者融合在一起。

当你偏向一种视角太远,导致做出的决定从相反视角来看缺乏理性时,你便有犯下严重错误的风险。那些决定有可能基于对现实世界运行方式完全错误的推断,因此这种单一视角会有巨大失败的风险,除非你碰巧猜对了事实真相,使个人行为与之保持连贯一致。

我们完全有可能同时利用两种视角做出决定。我多年来一直在采用此种做法,而且当持续一致地这样做时,个人生活便有精彩美妙的顺畅体验。那种感觉就像享受一顿能同时刺激你所有感官体验的美餐一般 —— 如同众多输入信息混合的交响乐。

无法知晓现实世界的本质真相,如同一颗难以下咽的药丸,至少在人生最初阶段会是这样。它可能让你无数次在神秘未知的黑洞里反复进出。但你越能臣服于这个简单的事实真相,你的现实世界就能变得越神奇精彩。

查看原文: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17/10/is-reality-objective-or-subjective/

让你的生活实现和谐一致

当你对关于人生本质、宇宙世界,以及一切存在事物的某个大问题,得出令自己满意的答案后,真正的挑战其实是将那个答案融入自己的日常生活。你如何能让个人行为,和自己最重要的价值观与信念保持和谐一致?

接受不和谐一致的事实

第一步就是注意到不和谐一致的事实。请自问这个问题:我此刻在生活的哪些地方感到缺乏和谐一致?

不和谐一致的地方在哪里?你生活里的哪些领域,使自己感觉不到最佳自我在尽情闪耀?

当你看出这些不和谐一致的地方时,请接受它们的真实样子。接受你观察到的事实真相。努力把与事实真相保持和谐一致,当作独立的行动阶段,与跟爱和力量保持和谐一致的行动区分开来。除非你已接受自己当前人生道路不够和谐一致的事实真相,否则就不必为探索个人欲望和在新生活方向上付诸行动而操心担忧。

你是否经历过那种清晰时刻,自己意识到绝对需要脱离现有工作或感情关系,最后却只是看着自己延迟行动长达数月?在这些情形中,人们通常会为自身行为辩护,假装他们当前所处状况并无问题。

请不要假装。不要辩护。允许你所处的状况糟糕透顶,对自己承认那种事实真相。

接下来,请致力于接受那种事实真相会有的后果。你很可能要经历一次重大转变,这次转变将对你生活的所有领域产生涟漪影响。你没有绕开它的可能。这类转变至关重要,完成它需要勇气、耐心和坚韧品质。

请不断提醒自己保持和谐一致的重要性。若你发现了一个意义深刻的答案,并用理性思维明智论证出其中的真相,那么请提醒自己,若你不能让个人生活与这份真相保持和谐一致,长远而言你也不会得到真正的满足感。

请欢迎你要面对的挑战。停止从内心抵制它,直接臣服于它。这类挑战会让你变得更加强大。

将意义深刻的答案变成日常实践

为把意义深刻的答案变成日常实践,我使用的头号工具,或许就是被自己称为每日清醒时间的做法。这是一段有意投入的时间,通常每天花上15-30分钟,有时也会长达1小时或更久,用来解决自身的和谐一致问题。

我一般会用写日记的形式做此事。下面是我在这段时间里询问自己并做出回答的问题:

1. 我生活里的哪些地方仍感到不够和谐一致?

2. 更强大的和谐一致状态看起来会是什么样子?

3. 若要转变到更和谐一致的状态,我能采取什么行动步骤?

下面就是一个例子,说明了我解答这些问题的具体做法。自己在2008年面对的一个和谐一致挑战,就是处理个人网站上的第三方广告,那些广告当时能为我每月带来1213千美元的收入。

1. 我从网站广告上收入颇丰,赚取这种被动收入也很轻松容易。我本可继续用这种方式谋生很多年。但它并未让我感到和谐一致。我确实不想靠第三方广告收入赚钱。这对我来说并非一条忠于内心的生活道路。在一段时间内探索这条道路是种成长体验,但若我一直这样做,对自己的成长没有太大帮助。广告会让我的读者分心,我知道服务他们的更好方式是让其阅读更多文章。我没法控制谷歌广告每天在网站上显示的广告内容,自己对经常看到的广告也缺少和谐一致的感受。若我继续用这种方式赚钱,只会让自己深陷其中难以自拔。我不能让个人收入流使自己脱离内心和谐一致的状态。

2. 我喜爱富有生活,但我想用更忠于内心的方式创造出那种生活。我的优先目的是帮助人们成长,所以需要一种商业模式来强化这个目的,而广告会让读者分心受扰。为在这方面拥有更强的和谐一致状态,我需要对个人商业模式感到更和谐一致。我深知当自己寻求一条忠于内心的道路并拒绝将就部分匹配的对象时,一切问题都会得到美妙解决 —— 通常比我想象到的结果更好。生活正在这个问题上考验我。我知道那种和谐一致感比金钱更加重要,而一个没有广告的网站会让我感觉更和谐一致。

3. 长远来看,我需要试验其他商业模式,比如直接销售产品或工作坊。我本可逐渐完成转变,允许广告继续存在一段时间,直到替代收入流彻底稳定下来。但那种做法令自己感到懦弱。我看出这件事的真相,试图慢慢转变极有风险;它只会让我更久地停滞不前,很可能要长达多年。假如现在就移除网站广告,个人收入将显著下降,但我会感到更有动力探索其他替代做法,我也信任自己 的创造力。放弃广告将释放许多停滞能量,让我朝着全新方向进行思考,也肯定会提升我和读者间的感情关系。我的最佳自我会怎样做?他会移除广告并不再回头。其实做到此事只用花上几分钟,但这种做法肯定将把我的生活(以及我读者的生活)改变到更好的前进方向。

请想象自己几乎每天都致力于这种个人成长,主动面对那些或大或小的和谐一致问题,尽个人最大努力解决它们。你也许不会总能成功,但长远来看,坚持不懈的努力将带来从头到尾更和谐一致的生活。

请严肃认真地对待这些和谐一致问题。它们真的至关重要。这些挑战就是对你的测试,你可能感觉生活对自己要求太严,把这种挑战摆到你的面前。它在最开始甚至感觉更像诅咒,而非福佑。但当你应对过足够多这种挑战,也许实际上会开始欢迎它们的出现,因为这些挑战就是你在此生能遇到的最丰富精彩的成长体验。

查看原文:

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17/10/asking-big-questions/

询问人生大问题

自己比较年轻时,我就决定不想在临终前,还感觉没有弄清此生的整个意义。我意识到为避免这种问题,自己必须在探索人生大问题和日常生活之间,建立起有效联系。

什么是人生大问题?

你的大问题需要自己来探索和发现。下面是我询问的一些人生大问题:

  • 这个现实世界的本质是什么?它实际是如何运转的?

  • 这个现实世界是客观的(一个由物质和能量组成的世界,我作为有意识的实体生命栖息其中),还是主观的(像梦境一般的世界,意识是主体存在,所有感官体验都是这个更大意识存在之内的模拟结果)?

  • 我死后会发生什么?

  • 我可能将自己的生命延续多久,并且是以何种形式延续?

  • 我能信任这个宇宙吗?信任或者不信任这个宇宙又是什么意思?

  • 宇宙本身在某种程度上有清醒意识吗?

  • 什么是亲密性?我和另一个人的亲密性可以有多深?我对某人的了解可以有多好?

  • 我到底是什么?是这副有着清醒意识的身体吗?还是这份清醒意识,而它包含一副我能让其活动的身体?

  • 我为何看起来活在当下并有清醒意识?

  • 我为何存在于此?

  • 当我存在于此时,谁是我能交往联系的最佳人士?我该如何识别出他们?

  • 我如何能融合客观与主观视角,以便做出更好的生活决定?我如何能在各种关键情形中,连贯一致地练习使用这两种视角的能力?

  • 在为自己学习和与世界分享个人所学之间,分别花费多少时间才算明智?与世界分享个人所学重要吗?当我与世界分享个人所学时,是否只是在和自己分享?

  • 人们是否会以某种方式进行能量沟通?当我获得写作灵感,写下那些几乎是自行写出的文章,为何感觉自己就像在传递从他处接收到的点子?

  • 我该如何利用此生剩余时光,尤其是在不知还剩多少的情况下?

活在人生大问题之中

自己年幼时,大人们用宗教的形式对我的一些大问题做了解答。我被要求反复记忆那些宗教理论,顺从理论便会得到奖赏,独立思考则会受到惩罚。不过,随着慢慢长大,自己对那些答案越来越不满意,我最终将它们看作荒谬可笑,而且内部缺乏和谐一致。到17岁时,我感觉个人认知已超越那些宗教解答的认知深度和诚实性。

但那时我并不真正知道该如何探索人生的大问题,所以我不仅抛弃了旧答案,还一同抛弃了那些问题,很长时间内都不再询问它们。这种状态最终也变得让我无法满意,于是当感觉做好准备时,我又绕回到这些人生大问题。

此外,我最初受人教导而提出的那些问题,从一开始就是糟糕问题,比如世上有无上帝?或者我如何能克服自己的罪恶本质?这类问题的假设前提便没有脱离宗教。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发现自己还能问出好得多的问题。我感到非常幸运,自己逃脱了宗教思维的循环陷阱。这一步走得挺困难,因为要想逃脱,我必须先转向内心恐惧,学会直面它。我必须转向面对神秘未知问题。

我有过多轮获得早期答案并探索它们的经历。自己不能说那是个错误,因为这种做法引导我进行了许多探索,有些还很疯狂。通过沉浸在各种不同的信念系统里,我学到许多东西。这些经历表明,那些关于大问题的流行答案其实只是各种猜想,因为我们并未获得充足必要的数据信息,真实答案并不为人所知。

拥抱神秘未知问题

接下来我进入一种更耐心的阶段,可以怀着问题去生活,不试图强求获得答案。这是我感到最享受的人生阶段。与强迫给神秘未知问题找到答案不同,我喜欢怀着未能解决的神秘未知问题去生活。

当我封闭个人思维,依附于某种信念系统时,自己只会受到限制。各种同步性事件的发生会慢下来或陷入停滞。生活的流畅体验不知怎地像被抑制了一般。我感到与人断连,孤独无援。我无法再听到人生播放的音乐。

但当我重新拥抱神秘未知问题,生活便恢复了流畅体验。现实世界重新给人以奇妙感受。各种感情关系和丰富体验轻松流入我的生活。我能再次听到人生播放的音乐,而且美妙动听极了。

也许那就是我此生的意义 —— 通过生活在神秘未知问题之中,去不断探索它们。

我们为何不能允许神秘未知问题的存在,不去强迫它们得到虚假解答?你能为那个神秘空间注入活力,让自己的生活填充其中吗?即便知道那些问题在你死时仍无解答,你也能超越各种愚蠢答案的围墙,活在神秘未知问题之中吗?

假如生活就是一个永无终点的故事,将会怎样?假如那些神秘未知问题永远不会得到解答,又将怎样?你能应对处理像这样的现实世界吗?

查看原文:

https://www.stevepavlina.com/blog/2017/10/asking-big-questions/

 

我们的人生旅程

今早查看电邮时,我对几条询问拉斯维加斯或我是否安好的信息感到挺困惑。我想自己最好看看新闻,于是很快知道了发生在曼德勒海湾大酒店对面的演唱会枪击事件。

我很熟悉那块地方,几周前还去过曼德勒海湾度假村。它位于赌城大道的最南端,离我住的地方大概有20分钟车程。我在20112012年举办过四个工作坊的热带酒店,离演唱会地点只有很短的步行距离。 继续阅读我们的人生旅程